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fgd20精华都市异能 末世小館 愛下-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盤子王:不就商業互吹麼,這個我熟!展示-jsgx0

    末世小館
    小說推薦末世小館
    这玩意说起来貌似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但实际上你这么一琢磨,也就是一鼻子灵不灵的简单问题。
    惡魔少爺獨寵俏甜心 糖長老
    说起来挺不讲理的,但厨子这一行顶层和底层的差距比人和狗的差距都大不老少。
    为什么有的低层永远也熬不成顶层呢?
    除开运气、努力等等,只能说明一个,厨子还是吃天赋的。
    透視神瞳
    真的吃天赋!
    就比如动漫圈儿里闹闹腾腾的“神之舌”“神之手”“神之鼻”这这那那的。
    你炖锅汤,有的人尝一下,说:
    “呸,这他娘的是刷锅水!”
    但另一个人说:
    臺風一號
    “别闹,谁家刷锅水放两遍盐的?”
    瞧瞧,这就是差距,实打实的工具差距——态度不给算的昂。
    林愁鼻子动了动,
    “唔,正了正了,味道正了。”
    其实这时候让他描述到底怎么着味道蒸了一下就给转正了,林愁肯定憋的直瞪眼也说不上来。
    一掀锅,黑是黑白是白,肉与料层次分明,但香味却已经融作一处相濡以沫蜜里调油了。
    神脈傳 言無語
    凰醫廢後
    黑压压好几坨脑袋顶着厨房门往里瞅,林愁一锅底扫过去,
    “边去,头都给你们打爆!”
    蒸地龙肉的原汤不能丢,一点秋油一点儿头抽,和着原汤,加上清如水的淡二汤锅里头再走一遭。
    这淡二汤也是有点小讲究的,一般来说,汤大体可分为顶汤、上汤、二汤、淡二汤四种。
    举个现代流水厨房吊汤的简单实例:
    宰净老母**斤由背开两片,同瘦猪肉十九斤,带骨生火腿三斤,清水四十五斤,并入汤锅内,旺火沸,小火浸,汤不可大开,以成菊花心为度,不歇火,不加水,熬四小时,得汤三十斤,起汤时,去汤面泡沫浮油,味精盐一两二钱放入盆内ꓹ 盆上放洗净的梳竹筛一块,筛面铺洁净白布ꓹ 把汤滤入,这算顶汤。
    老鸡、瘦猪肉、火腿用量均减一半,味精盐另再多三钱ꓹ 这算上汤。
    用己熬过上汤的肉料作原料,加入沸水三十三斤再熬一小时ꓹ 起汤三十斤,这是淡二汤;如起汤后加味精盐一两二钱ꓹ 这算二汤。
    淡二汤的宗旨就是一个字儿——
    淡ꓹ 彻头彻尾的清淡。
    打个玻璃芡,少许明油,最后再出锅淋在颤颤巍巍的地龙肉上,摆盘!
    “嚯~”
    外头又是一大簇脑袋在吸气儿。
    黄大山骂骂咧咧,
    “滚滚滚,给他妈老子挤怀孕了算你们哪个王八羔子的,都滚!”
    “就那么一小盘ꓹ 都甭惦记了昂,惦记也打不过你大山爷爷ꓹ 哈哈哈~”
    此时ꓹ 人群中忽然钻出一个五星杀手。
    好吧ꓹ 虽然他没有五星杀手的光头ꓹ 但目光咄咄逼人。
    山爷倒吸一口凉气,飞给游荡魔一个眼神ꓹ
    “嘘ꓹ 给山爷个面子ꓹ 搞多点大米饭这盘菜绝对够咱四个人分!”
    为啥说是四个人?
    看嘛:
    白穹首,黄大山ꓹ 林愁,游荡魔~
    于是游荡魔心领神会,决定暂时把黄大山这顿胖揍记在账上。
    一盘颤颤巍巍的方块肉山,肉质本身白的像雪,哪怕浓油赤酱汤汁加身,却依然能保持本质不变、出淤泥而不染,一点柔情蜜意却不可小觑的更似花香般的肉香在一众配料中遗世独立,孑孓孤独的带给一群馋掉舌头的食客们难忘的、再也翻不过页的深刻记忆。
    前夫,纏綿不休 Miss魚
    白穹首呼吸都屏住,绕着盘子转来转去的观察。
    十八爷姿态优雅,一筷入口的是两大块肉甚至都没被人察觉:
    “这味道好特殊啊,唔,就像以前林子经常用到的那个糯米金椰的感觉,第一感觉:这东西不可能是肉,是什么水果吧!”
    “我一贯佩服林子的调味的,这种既清淡又不清淡的食材应该是最怕被夺味的,调味料里但凡有任何一味重了,这肉质其实也就可以算是毁掉了,但料理的意义不就是‘有味使其出无味使其入’么,永远都是君臣佐使,用一味乃至一系列‘味’去烘托主角,好了,浑然天成事半功倍,错了也没关系,泔水桶就搁在旁边,洗洗马勺再来一遍呗~”
    “你他妈是不是背着我去进修过拍马屁这门手艺?”黄大山斜睨白穹首,“你他妈可做个人吧,吹牛逼拍马屁都搞这么文艺的人么得人稀罕的,酸唧唧的…”
    白穹首昂首挺胸,
    “呵,你行你也上,不行别哔哔,这菜你想不想吃就完事了!”
    众所周知,林某人除了死脑壳、铁公鸡、怪异的收集癖以及神奇的审美观之外,基本不存在啥见不得人的缺点了——没法洗澡不算!
    给他试菜只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就可以:
    1,会吹牛逼,吹的好没准儿可以打折。
    2,会问问题,问得再多也不会被打折。
    大山谋士今天就选择了第二条路。
    恬不知耻的试图使林愁忘记刚刚俩人之间的不快,一筷子下去,
    “emmm,我细品品…”
    短时间的蒸制并未使得地龙肉有差异性的改变,入口之后艮啾Q弹,口感调皮的像个13岁小萝莉的粉舌。
    山爷暗道咱这回可没说错,基地市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肯定会为这道菜的卖相和口感疯狂的!
    山爷道,
    “我琢磨着这肉的味道肯定是没得挑,花香、蜜香、果香,头头是道,勾芡上来的这些蒸料调料,引而不发,但是呢,有一种我很熟悉的青草香气,我觉得是这道菜的灵魂,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和黄酒的酒香、地龙的肉香一搭,神了嘿,整道菜都活了一样,连成一体了!”
    众人莫名其妙,连白穹首都没想到,
    “真的假得啊!”
    “头一回啊,山爷说的有模有样的。”
    “就是…”
    林愁看了黄大山一眼,用一种我会随时开炮把你轰成抱歉的语气淡漠道,
    “盘子王今天脑袋很灵光啊,那是小青柠盐渍酢浆草的味道。”
    众人简直了:
    穿越之第一俏丫鬟
    “我靠,还真让这狗哔蒙对了!”
    “林老板人前显圣机会-1,怒气读条中。”
    “被女王大人调教过的舌头到底是不一样啊,这灵敏度让人羡慕的很。”
    嬌術
    “那啥,我新来看热闹的,盘子王什么梗?”
    “嗯哼,年轻人,慢慢悟吧,悟透了练好了说不定你也能混个啥亲王做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