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oa9jv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無敵神婿-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猜對了看書-o0ica

    無敵神婿
    小說推薦無敵神婿
    对于聂穆进入到昆仑山,杨墨三人都是费解的。
    就算要藏身,天地之大,也不一定要进入到昆仑之中啊?
    “难不成昆仑里面有人,而我们不知道?”恒长老脸色大变。
    “若真是这样,那他们便是要寻死。”杨墨紧握着拳头。
    昆仑里面有什么,他也不清楚。可昆仑在数百年前便成了禁地,禁止任何人踏入。
    原本,离火阁是常年有人驻守在这里的,防止有人打昆仑的主意。
    一直到两年前,首领被杀后,这支队伍因为是首领的嫡系,也被屠杀,才没有人驻守。
    “不管里面是否有人,我们都要跟进去看一看。”羽长老冷哼。
    三人没有现身,一直跟入到昆仑深处数万米,聂穆才在一片空地前停了下来,回过头来。
    “几位,都到了这里,便现身吧。”聂穆冷笑着说道。
    “聂穆,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擅自进入昆仑。”羽长老爆喝。
    既然被发现,他们也不用继续躲躲藏藏了。
    聂穆不屑一顾:“不来到这里,我怎么杀你们啊?两位长老,我聂穆在天阁四十年,从未离开过天阁,一朝犯错,你们竟然不讲情面,要置我于死地,我也不需要再讲什么情面了。”
    “一朝犯错?那是普通的错误吗?几十号弟子死亡,难道你不心疼吗?很多人都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忍心吗?事到如今,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悔过,我天阁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羽长老气的脸色铁青。
    天阁不但塑人,更加塑心。这也是天阁一片和谐的原因,大家有时候会有竞争,可是摩擦很少出现,也从来没有挑事的弟子。
    聂穆的这副嘴脸,不仅仅是暴脾气的羽长老受不了,即便是恒长老也怒不可遏。
    “我早就提醒他们,不要上那座山。他们偏偏不听,就算死了,那也是死有余辜,怨不得别人。”聂穆冷哼。
    “聂穆,你身为天阁的执事,天阁从未亏待你半分。你就算要养灵兽,大可以带回养着,为何要这么做?现在一句死有余辜,就想要了事?我天阁怎么会培养出来你这种畜生。”
    八零嬌妻有點蘇
    恒长老被气的浑身发抖,大声喝骂。
    穿越之五行系統 清色簡憂
    “就算不是死有余辜,那杨墨也脱不了干系。如果不是他要炼药,让弟子们到处采药,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说我是罪魁祸首,他杨墨同样也是罪魁祸首。”聂穆冷笑着说道。
    寵愛嬌妻
    责怪杨墨?为天阁炼药也是错误?世界上还有这种道理?两位长老被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更加不敢相信,说这话的人,还是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四十年的人。
    只有杨墨不生气,只觉得好笑。若这么说,那些弟子活着也是错误,如果不活着,也就不会死了。
    橫行時空的倒爺
    他询问道:“聂穆,你的灵兽是从昆仑抓的吧?我很好奇,你私自养着,最后是要将灵兽送走的吧?不知道你要送到哪里去呢?”
    聂穆的眼中闪过些许诧异:“你说的对,雪豹是我在昆仑之中抓的,你也猜对了。我养着雪豹并不是留着自己用。天阁之上根本就用不到。雪豹养大了之后,我还是要卖给昆仑里面的。可惜啊,最多一年,雪豹便可以拿出来卖了,偏偏被你们给破坏。”
    杨墨的眉头皱了起来,果然没有猜错,有人进入到昆仑之中,还活了下来。
    “所以,你是故意将我们引入到这里来的,想要借助这些人的手除掉我们是吗?”杨墨继续询问。
    两位长老也想到了这一点,警惕的盯着四周。
    “杨墨,你果然聪明,你猜对了,我就是要在这里除掉你们。如果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聂穆得意的说道。
    他被逼迫的离开天阁也就罢了,这些人还不肯放他一条生路,他自然是要还回去的。
    超脱者又怎么样?这里面可是住着三位超脱者呢。并且,这里面的超脱者可不是拜奇那些货色能够比得了的。
    都市之最強棄少 青衣拂袖
    “聂穆,老夫只恨没有早一点杀了你。”羽长老气急败坏的说着。
    “你有什么依仗,都叫出来吧,吓唬我杨墨,你还不行。”杨墨说道。
    昆仑里面容不下人,既然有人公然犯禁,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留着聂穆活到现在,就是为了将隐藏在这里的人引出来。不然的话,他才不会和聂穆说这么多废话。
    “若你所愿!”
    聂穆仰天大吼,发出一声猛虎般的长啸。
    几秒钟后,山林中同样传来一道虎啸。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劲风。三道身影在风的伴随下而来。
    好快的速度!
    两位长老赞叹一声,做好了战斗的姿态。
    傳奇紈絝少爺(穿越之紈絝少爺) 賊眉鼠眼
    这三个人的速度绝对比雪豹还要快,比他们还要快。
    “哈哈,害怕了吧?两位长老,你们可怪不得我,若不是你们赶尽杀绝,亲自追到这里,也不会面临此等险境。杨墨,你是超脱者,想要拦住你不可能。你可以走,但是这两个人你休想带走。”聂穆说道。
    说完,他便笑吟吟的看着杨墨。他要给两位长老上一堂课,并不是只有他自私,当危险到来的时候,谁都是自私的。
    “你哪里来的自信呢?”
    杨墨的目光盯着三个到来的人,这三个人胡子拉碴,长发凌乱,身上的衣服是树叶杂草做的。看起来,他们三人都像是野人,可是杨墨看到他们后的第一眼,便感觉到了他们身上的熟悉气息。
    这三个人也呆呆愣愣的看着杨墨,眼眸深处有情绪在激荡。
    “自信,当然是强者给的。杨墨,在天阁上,你是强者,可在这里,你还上不得台面。杨墨,我奉劝你赶紧离开,并且永远都不要到这里来。”
    聂穆转头对三个野人说道:“三位大哥,小弟不才,没有完成你们的嘱托,雪豹被这三个人给杀了。现在他们三个还要杀我,便追到这里来了。请三位大哥为了我,也为了你们自己,斩杀这三个人。”
    为了救他,三个人未必会大开杀戒。可人不能够闯入昆仑,这是整个龙国都知道的规矩。为了行踪不被泄露,为了不被龙国军队剿灭,他们三人必须得杀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