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ktjf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回到明朝做昏君 txt-第五五一章 這個盧象升過於謹慎讀書-mg3y7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大军向北,第一个要攻占的城市就是抚顺。
    洪武十七年,明朝在高尔山下兴建抚顺城,明成祖朱棣谕赐“抚绥边疆,顺导夷民”,“抚顺”一名由此得来。
    越过抚顺之后,大明就能够直取赫图阿拉。赫图阿拉这座城市是努尔哈赤自己新建的。
    只要抚顺被拿下,大明进军的路就被彻底打开了。一旦战事进行到这种程度,基本没有悬念,建奴可以说是退无可退。
    而是在东边作战线上,卢象升也坐在马上。
    这几年大明在辽东的活动非常多,各种商业活动和谍报活动也早就展开了。不论是内务府,还是锦衣卫,那触手伸得到处都是,至少地图都绘制出来了。
    由皇家书院定制的规则,新式的地图绘制完成,就交付到了亲军之中使用。
    现在在皇家亲军当中,想要成为一个将领,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会看地图。如果不会看地图的话,基本就当不了将领。
    卢象升的手里面就拿着一副地图,胸前挂着一个望远镜。这片土地的地形早已经被他记到了脑海当中,但他还是时不时的拿出地图来验证一下,真怕哪里出问题。
    我真的一球成名了 我愛自拍
    这一次,卢象升要做的事情就是沿着鸭绿江沿线进攻,直接朝着赫图阿拉打,同时还要攻打呼兰哈达下的佛阿拉山城。
    这两个地方对建奴来说都非常重要,对大明来说也非常重要。
    赫图阿拉是努尔哈赤称汗的地方,佛阿拉山城则是努尔哈赤造反的地方。大明一定要把这两个地方打下来。
    对大明来说,努尔哈赤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而且还是叛徒。当年他可是李成梁的亲卫,虽然家里面的破事也一大堆,但是有些事情就是说不清楚。
    送你一匹馬
    不过无所谓,在大明的立场上就该被打,卢象升就想要把这两个地方打下来。而且他觉得没有什么难度。
    作为军中的新一代,卢象升身后可是有不少皇家书院的人在支持。
    对于皇家书院的人来说,这是一次对外展示实力的机会。像孙传庭那些人,他们都觉得要落伍了。至于其他将领,那就更看不上眼了。
    所以,这一次他们要向世人证明,他们才是最有天赋的,他们才是最好的,其他人都是土鸡瓦狗。
    作为卢象升的好朋友,也作为他的下属ꓹ 曹文诏骑着马跟在他的身边。
    两人一起向前走。
    曹文诏转头看着卢象升,笑着说道:“怎么又在看地图?你是不是有一些太过于紧张了?这一次出动了这么多人马ꓹ 肯定没有什么大问题。”
    朱由校现在有两支皇家亲军,每一支各五万人马。这些年他的钱一大部分都砸在了军马上面,各种各样的新式武器也全都往他们身上招呼ꓹ 吃的都是最好的,训练的也是最好的。
    这一次出动了五万ꓹ 东西各自抽掉了两万五人马,这已经是难得的多数人了。
    用孙传庭和卢象升的话来说ꓹ 这有一些过于大动干戈了ꓹ 建奴这几年实力被削弱的很厉害。
    即便是没有被削弱,孙传庭和卢象升也觉得动用的人马过多了,一万人就足够用了。
    现在的大明亲军,超过一万就不可敌。这两个将领有了无与伦比的信心,绝对不会有问题。
    卢象升看了一眼曹文诏,沉着脸说道:“不可骄傲啊,骄兵必败ꓹ 我们要谨慎一些。”
    英雄聯盟女魔王
    听了这话之后,曹文诏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不可以骄傲ꓹ 可你这也太过谨慎了。你说你推演出了几套进攻方案?”
    庶女醜妻
    “前天的时候你和我说是十四套ꓹ 做足了各种各样的准备。之前兵棋推演的时候ꓹ 我们做了多少次?四十六次了吧?而且各种各样的情况我们都演练了一遍ꓹ 能有什么问题?”
    被弟控的少年
    在曹文诏看来,卢象升实在是过于谨慎了ꓹ 这种谨慎让人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卢象升背负了皇帝的希望ꓹ 背负着皇家书院的名望ꓹ 压力过大。第一次领兵打这样的大仗,而且只能够胜ꓹ 不能落败。
    可即便如此,这谨慎得也有一些太过分了。曹文兆生怕卢象升崩断这根弦,所以给他松一松。
    这样太紧张了,实在是不好。
    卢象升看了一眼曹文诏,把手中的地图收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应该明白,这一次意味着什么。即便我们不要功劳,也要把仗打得漂亮。”
    曹文诏不以为然的说道:“有什么了不得的?他们还敢出来吗?”
    说起这句话的时候,曹文诏满心的骄傲,胸膛都挺了起来。
    之前的作战当中,大明很少愿意与对方野战。因为野战很容易输,大明的骑兵不够给力,面对人家冲击的时候,军纪也不够严明,战斗力太差。说白了就是军队不行。
    当年成祖皇帝扫北的时候,也是以步兵方阵为主,但是人家就能够打赢,面对骑兵冲阵悍不畏死,能够圈踢骑兵。
    可现在的这些大明士卒早就不行了,但是曹文照相信天子亲军可以不动如山。
    只不过亲军是不会给对方骑兵冲阵的机会,自己这边也有骑兵,而且是枪骑兵,装备了新式骑枪的骑兵。
    在曹文诏看来,枪骑兵就是战场上无敌的存在。
    一颗子弹干掉一个敌人,坐在马上拉栓开枪,是现代骑兵的浪漫。
    对方无论来多少人都没有用,如果想要冲击步兵方阵,那很多枪骑兵都会教他们做人。
    无论是步枪兵、机枪兵,还是迫击炮兵、山炮兵,全都会让建奴的野蛮子们知道什么叫做有来无回!
    这一次所有的装备命名为天启八式,顾名思义,就是天启八年正式定装的。
    这一次天子亲军带过来的那可全都是天启八式,在曹文诏看来过于强大。
    卢象升看了一眼曹文诏,说道:“我们推演的时候你也知道,如果他们不出城,只在城中的话,那只能是坐以待毙。”
    这件事情他们已经议论过无数次了,推演过无数次了。
    如果黄台吉不出兵,直接选择在城池中坚守,那么他将是败得最惨的。任何一种溃败的方式都没有这种方式溃败的惨。
    因为在皇家亲军当中,城市攻坚战已经成为了必须训练的科目。无论是火炮还是步枪兵,对这方面都没什么问题。
    通常情况下,面对这种城池,上去就是一顿大炮,然后再做其他的。而像辽东的这些城市夯土为城,根本没有办法面对大炮。
    虽然很多人都说夯土为城很坚固,但是在面对热兵器的时候,它就没那么坚固。
    “那你觉得他们一定会出城?”曹文诏看着卢象升问道。
    “一定会。”卢象升点了点头说道:“要知道,这几年朝廷那边也没少收集消息。黄台吉这个人还是有一些魄力的,不是那种胆小怕死鬼,他一定会拼一把。”
    “有了当年的萨尔浒,也就有了希望。这一次如果他们能够像萨尔浒一样战胜的话,那他们就能够立马翻身。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会不拼一把吗?何况这些年他们可没少买咱们的武器装备。”
    曹文诏一皱眉头,神情有些不快的说道:“怎么?还会有人把咱们的武器装备卖出去?北边那边不是内务府说得算吗?他们居然也会让人把东西卖出去吗?”
    自从当年的张家口大案之后,边疆上敢做走私生意的人已经不多了。
    大宁城这边有公开的口岸,甚至张家口那边也开放贸易口岸。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安安稳稳的做生意,安安稳稳的交税,这样谁都平安。如果为了利益去走私,很可能就是满门抄斩。
    在这样的情况下,冒风险的人已经不多了。除了一些悍匪,很少有人这样做。
    絕對領域 蘇卡suki
    可即便是这样做的,周围也会有人查处,那些当兵的可不管这些。想要走私军械的话,基本不太可能。
    听了曹文诏的话,卢象升无奈的说道:“就是内务府的那些人干的。他们在大京城公开售卖兵器,基本都是咱们皇家亲军淘汰的那些玩意。”
    “咱们淘汰下来得盔甲,还有刀枪,全都卖给他们了。除了弓箭之外,这几年内务府都快把京城里面的库房掏空了,那些破烂他们全都卖给了蒙古人。”
    “无论是科尔沁,还是内喀尔喀,这几年都没少搞。而蒙古商人出了大宁城之外,草原上谁能管得住他们去哪里?”
    “很多人就把这些装备送到了建奴的手里,现在他们也是换了一茬装备了。”
    “没卖弓箭?”曹文诏问道。
    卢象升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不允许卖。这些弓箭大部分都被送到了其他的地方了,最多的是送到了四川和云南,但是不允许在北面卖。”
    “没有弓箭怕什么?”曹文诏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他们也不是没试验过,现在这种新式的步枪击穿铠甲就像玩一样,一枪下去直接就能把人打死。
    何况现在已经是指哪里打哪里,准确度非常的高。军中的那些人甚至开始拿枪打鸟眼睛,闲得无聊。
    在这种情况下,你护住人也护不住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