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xyegf人氣小說 詭三國笔趣-第1968章黃金黃銅,生路死路展示-aka54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其实汉代是很多金的,黄金。
    最初汉开国的时候,是黄金和铜双本位的,
    《汉书》中记载:『秦兼天下,币为二等,黄金以镒为名,上币;铜钱质如周钱,文曰「半两」,重如其文』,汉袭秦制。
    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汉代黄金数量很多,而且也是在市场之上流通,和铜作为上下币,一样作为货币。
    同时汉代黄金和铜的重量单位和名称也有所不同,战国时,黄金以『溢』或『镒』为单位,二十两为一溢。《史记》、《汉书》有许多记载,如『秦王大悦,乃遣车十乘,黄金百镒,以迎孟尝君』;『严仲子奉黄金百镒,前为聂政母寿』等等。
    到了汉时,改镒为斤,如:高帝『乃拜叔孙通为大常赐金五百斤』;『主还坐,欢甚,赐平阳主千斤』。
    新極品公子 紫炎戀少
    铜钱的单位和名称与黄金不同,『钱圆函方,轻重以铢』。
    只不过么,到了东汉时期,黄金就渐渐的没了……
    原因无他,厚葬风俗使然。
    鳳諭:傾城醫女
    古代冶炼技术本身就不怎么过关,汉代之前获得的黄金很多都是狗头金等等,然后融化重铸的,大规模的地下开采相对较少,被汉代皇帝挥霍了上百年之后,自然就渐渐的没了。汉代皇帝,像是汉武帝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听闻那个大臣的家中老人过世了,立刻大手一挥,赏赐百金,让其厚葬去吧……
    导致其后黄金大量埋藏于地下,也使得后来汉代不得不以黄铜代金,所谓赏金,多也变成了赏钱。
    不过么ꓹ 现在市场上的黄金么,不知不觉当中也多了起来。
    原因也很简单ꓹ 战乱么,很多地方法治就不是那么好了,尤其是曹操一直以来都是钱财困顿ꓹ 所谓『摸金校尉』,从一开始就是真的是去摸『金』的。
    士族世家也或许是因为从汉代开始ꓹ 受到了厚葬风俗的影响,就开始大量囤积贵重金属ꓹ 以备自己或是长辈将来的需要ꓹ 因此,原本情况下,即便是曹操再怎样的努力,市面上流通的黄金很快的就会消失不见,直至征西金币的产生。
    征西金币,是不等重货币。也就是征西金币实际上既不是纯金的,当然是这里指相对纯度ꓹ 虽说相差不多,但毕竟有些重量差别ꓹ 大概都只有标明的百分之九十五左右ꓹ 所以征西金币最大的价值ꓹ 就是花出去ꓹ 而如果将其融化成为金块,就无形当中会立刻折损ꓹ 虽然每一枚少的可能就是一点点ꓹ 但是数量一多累加起来ꓹ 也就是不小的损失了。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柳乘風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日常使用的时候几乎没有影响ꓹ 但是对于手中有大量财富的士族来说,就不能不考虑这些差别了。
    同时,如果以等量的黄金要换取征西金币,除了要被斐潜之下的倾金铺收熔铸费用之外,还要被再次啃掉一小块的重量,一来一去,加上费用就等同于要损耗15%左右,于是乎,士族大姓在拿到了征西金币之后,大多数情况下是不太愿意将其熔化的……
    于是乎,市场上就渐渐的有了『上币』的存在。
    神級護美殺手
    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大汉,或是华夏,需要大量的货币,大量的贵重金属,来刺激原本就是很强大的市场,让其变得更加的繁荣,更加的庞大!
    就像是后世战后米国『充满善意』的要求,让各国在他家的库房内存放黄金,而且拒不归还一样……
    司马徽笑容满面的站在自家庄园门口,恭恭敬敬的送骠骑将军斐潜远去。
    司马孚陪在一旁,两人一直等到了完全看不见骠骑将军人马的踪迹了,司马徽才带着司马孚,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厅堂之中,坐下,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寥寥。
    『叔父大人,如此……』司马孚看了一眼司马徽,说道,『便是……如此了?』
    虽然司马孚说的有些拗口,但是司马徽却明白其中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不冷不淡的说道:『还能怎样?莫非你真以为,骠骑有当下之能,就真的是我给他取了个名号?要不然我也给你取一个,然后你去打一块地方来看看?』
    司马孚尴尬的笑了笑。
    话自然是这个道理没有错,但是么,放在别人身上,顶多当个故事,若是在自己身上么……就像是走在路上看见旁人踩香蕉皮上吭哧一声,便大多会发笑,然后自己要是也踩在了香蕉皮上摔了一跤,多半就笑不出来了。
    很多人以为水镜先生司马徽,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斐潜的那个批驳名号的行文,但是没想到的是司马徽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不做,结果反倒是斐潜亲自到了其庄园上,给了司马徽三个选项。
    彼岸星空
    煤。
    盐。
    还有黄金。
    如今天气是越来越冷,而对于大多数的民众来说,炭这种高级玩意,即便是到了唐朝,也不是普通人的消费品,所以更为廉价的煤,自然就是最好的抵御寒冷的取暖物了,即便有烟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等,但是对于原本就是四下漏风,茅草屋顶的民居来说,这些问题还是问题么?
    因此,原本吕梁山一带的煤矿,就有些不足用了。
    兩小有猜
    斐潜的意思是,如果司马徽愿意,就将河西,也就是后世甘肃一带的发现的一处煤矿的开采权交给司马家……
    煤矿的单一利润不高,但是量大,所以如果司马家真的有这样一个煤矿开采权,也是极好的。
    『叔达,说说看,为何不选煤矿?』司马徽转头问道。
    虽然司马徽说得随意,但是司马孚却很恭敬的拱手说道:『回禀叔父,煤者,以量而利之,虽说有河道之便,然司马家中无舟……若是再购舟船,怕是又被骠骑大赚一笔……』
    司马徽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除舟船之外,还有人啊……』矿工,船工,那个不需要大量人手?
    『盐亦如是,且不说辽东何时可克……』司马徽缓缓的说道,『煮晒转运,亦是需要大量人手,更何况与幽州接壤……』盐业确实利润巨大,但是同样的也有大量风险。更何况曹操就在左近,东海煮盐看起来很美,但是也很难。
    司马孚恍然道:『如是说来,唯有黄金可选……』
    司马徽翻了翻眼皮,看了司马孚一眼,说道:『汝与汝兄,相差甚远矣……汝固然性情谨慎,可守家业,然灵动不足,恐是难以开疆辟土……』
    司马孚默然无言。
    司马徽仰着头,再次叹息道:『汝既知之,骠骑何尝不知?西域黄金……呵呵,骠骑之意,非扬其名,乃宣其物也……』
    司马孚一愣,皱眉思索了片刻,忽然睁大眼睛,『叔父之意……』
    司马徽摇摇头,然后斜眼瞄着司马孚,说道:『老夫原本以为天下……未曾想骠骑之天下,和老夫天下,并不相同……老夫老了……年轻可畏啊……汝等,若是都斗不过,就别去轻易招惹……知否?』
    司马孚伏地而拜道:『谨遵叔父教诲。』
    ……( ̄。。 ̄)┐……
    黄金,这两个字,便是新年到来之前,在三辅和陇右地区被提及最多的字眼了,迅速的就将原本所谓的士族的名声名头之类的给盖了过去,很明显,名头这个事情,毕竟是少数人的事情,但是利益,就是牵扯千千万万的人心了。
    申时,虽然还不算太晚,但是天色已经昏暗,陇右金城城西的条窄巷里走过来一个年轻人。
    雪又下来了,不大,无声无息的飘着。
    年轻人肩膀和布帽之上,都沾染了一些白色的碎雪,他走得并不快,甚至可以说有些犹豫,但是依旧没有放慢步伐。当他走过一家挑着酒幌子的屋子前,被屋内的热浪一熏,不由得狠狠的吸了吸鼻子,然后走了,但是没有过多有又翻身回来,钻到了蓝布幌子之下。
    过了片刻之后,年轻人便又出来,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窄巷之中。在巷子中段的一显得有些破落的院子前,他又停了下来。
    这是大汉城池之中很常见的一个普通院落。一道低矮的泥墙围垣,围墙上的瓦片似乎都掉的七七八八了,干裂的泥缝里还能看见一截截的麦秸杆,站在院子外就能看见不大的前院有一间正屋和两间厢房。一个漆皮斑驳的木门扉,门扉上的门神画被风撕得破破烂烂,显然还没有舍得换上新的。
    年轻人轻轻的拍了拍门扉。
    院里没动静。
    静悄悄的声音,催生了一种叫坏脾气的事物生长,他又叩了两下门,然后就变成了咣咣咣……
    一个年轻女子在正屋门里探出半张脸来。她张了年轻人一眼,立刻低低地惊叫了一声石头哥,就急忙跑过来开门。
    年轻男子,石头不耐烦的问道:『你聋了么?!』
    超絕兵王
    生存還是死亡:極限求生 龍恩
    『没……』女子低着头,局促地把手抓着围裙,低声说,『我,我在后院……』
    『你爹呢?他也没听见?』石头一面问,一面朝正屋走。
    石头名字叫石头,长得也像是一块石头,面部线条硬朗,脾气么,更像是一块臭石头。
    『他,他……』女子不敢说爹听见了,只不过不想来开,只好一边跟着,一边低着头跟在后面,『我爹的病犯了,腿肿得发亮,下,下不得地……』
    『该!』石头冷哼了一声,走了两步,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来,递给了女子,『去收拾收拾……等下一起吃一些……』
    陰陽邪醫(陰陽艷醫)
    虽然油脂已经略有凝固,但是肉的香味还是透过了油纸,钻进了女子的鼻端,『石头哥,这……这个……』
    『叫你去弄就去!怎么那么多废话!』石头推开了正门的房门,『老狗子,老子来了!』
    『你个兔崽子,你个混球!你是谁老子?!你个克爹娘的家伙,怎么,今天又来打我女儿主意了?告诉你个混球,想都别想!』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屋内的火盆里面还有些红红的煤块燃烧,多少供给了一些热量,使得刚从寒冷里面走进来的石头多少有些舒坦和惬意,但是口中的语气却没有弱半分,『这该死的天气,怎么也没把你个老不死的收走先!老狗子,怎么,嫌弃我啊?等下我买的猪头肉你有种就别吃!』
    『老子嫌弃你这个瓜怂!老子又不嫌弃猪头肉!』老头在床上挪动了一下,指了指一旁,『坐……』
    『……』沉默了片刻之后,石头说道,『就算我是个克父母的……月妹子,说起来,也是个克夫的,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啥?』
    『那不一样……』老头说道。
    石头又有些安奈不住,『有个屁不一样,你个老狗子黄土都到脖子了,还那么怕死!』
    『怕死怎么了?!老子好不容易才从战场里活下来,现在想多活两天有什么错?老子还想抱个孙儿!啊?然后再被你个瓜怂克死了?老子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你个瓜怂手上,冤不冤?啊?』老头也不含糊,对骂回去。
    『你那个屁战场!人家骠骑的兵才算是兵,去的才叫战场!你还好意思说……』石头不屑的说道,『你就是个怂兵!』
    老头原先是西凉兵,跟在韩遂之下,后来韩遂战败,一部分投降,一部分被俘虏,老头当时年龄太大,直接就被遣散了,自然也就没有像是一般退役兵卒那样的待遇。
    说老头迷信罢,也确实是,毕竟老头认为在战场之上那么多人都死了,只有他只是小伤活了下来,那就是老天爷庇佑,而石头这个家伙什么都好说,就是克了父母,其父母年纪轻轻就死了,不久之后连其爷爷一辈也死光了,所以说什么都不愿意自家的女儿嫁给他,虽然说两个小孩也算是两小无猜。
    两个人还待再吵,年轻女子掀了门帘进来了,一老一少相互瞪了一眼,闭上了嘴。
    猪头肉不多,但是油脂很香。
    酒水也不醇厚,但是辛辣够味。
    吃喝完了,女子又将餐具撤下去,一老一少又开始瞪眼。
    『老头子,过两天,我要出趟远门……』石头低声说道。
    『……哦?干啥子?』老头问道。
    『去西域……』石头说道,『骠骑将军,在招人了……』
    『你个兔崽子,疯了不成?去那个地方,九死一生!别听市面上瞎吵吵什么黄金白银的,那有那么好的,都是哄人的!』老头着急了。虽然说平日里面吵归吵,但是老头其实心中也把石头当自家人看,表面上的凶恶只不过另有原因而已。
    『如果真的有呢?』石头说道,『骠骑将军什么时候骗过人?』
    『这个……』老头愣了一下,转口说道,『那也不能去,听说路上有虎豹虫蛇不说,还有哪些鬼怪邪神,专吃人哩,一个不好,小命就没了!』
    『那不是正好,你也省心了,不用担心月妹儿嫁给我了么?』石头冷笑道。
    老头张着嘴,咔吧两下,说不出什么话来。
    石头伸手到怀里,摸了摸,然后掏出了一个小布袋子,咣当丢在了老头床边,『这是骠骑将军给的安家费!你……老头你,你就先收着罢,我一个人在军中,也用不到这些银钱……新年了,也给月妹子添件新衣裳……』
    说完,石头站起来就走。
    老头连忙撑起身,抓住钱袋就要追,但是伤寒腿却支撑不住身躯平衡,啪嗒一声摔在了地面上,忍不住叫了起来,在后院洗涮的年轻女子听到了声音,连忙跑了过来,却被老头一把将钱袋子塞在了手中,推着她要她去追石头。
    『石头哥!石头……啊……』女子的声音在风雪之中飘着,然后歪歪扭扭的踩着雪,一不小心就吭哧一声滑到在地。
    『你怎么还是这么笨啊!走路都会摔!』石头嘴上毫不客气,手上却轻轻的将女子扶起,上下仔细看了看女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然后又将沾染的雪花弹了弹,便将手一甩,『回去!回去!好好照顾老头就是了……』
    『不!我不!』平日里面都是唯唯诺诺的月妹子难得犟了一回,抓住了石头的衣角,『石头哥,你别去!这,这钱退给骠骑将军去,你别去了……』
    石头脸上得线条忽然有些柔和了起来,『这钱都花了……怎么退回去?你忘了?刚吃的猪头肉……』
    『啊?』月妹子又呆滞了起来。
    『再说了,我不去……怎么能有钱财娶你?』石头看着西边的方向,『骠骑说了,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西域有黄金白银,还有玉石……不冒风险,难道天上会掉下钱财来么?』
    月妹子急得摇头,『我……我爹……我……我爹……』
    石头伸出手,按住了月妹子急得乱摇的脑袋,『别摇了,我都懂……你爹啊,其实为了你,也是为了我……我为了葬父,卖了一半的田,后来为了葬爷爷,又卖了另外一半……你爹这是怕他熬不过去,若是你现在嫁给我了,若是老爷子那个……多少又要卖了院子,要不然街坊邻居指指点点难受……你现在没嫁给我,便和我没关系,我也不用卖院子了,所以天天故意恶语相向,好让邻居都知道你爹和我的关系不好,让我有理由……算了,说这些没用……我已经托付了城中巡检,这几年的兵饷都会给你,你就好生照顾老爷子……放心吧,我石头的命硬着呢!若是愿意等,就等我三五年,若是等不了,或者我回不来了,也成……』
    石头最后摸了摸月妹子的脑袋,然后将其往后轻推了一下,沉下脸:『听话!回去!我走了!我要去西域赚大钱!别再跟着了,再跟着我揍你了!』
    石头挥舞着拳头,似乎像是小时候常做的一般,用武力来恐吓月妹子,但是走了两步之后,拳头松开了,变成了挥手……
    风雪渐大,飘飘摇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