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klpj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第九百四十一章 厲害看書-6jtxz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胡孝民拿着手电筒,在正金银行门口,开始了非常专业的勘察。他用手电筒照着地面,然后跟着卡车的轮胎痕迹,一路向前走着。
    每到拐弯的地方,胡孝民才会停下来,“认真”地观察着路面。没过一会,他就能找到痕迹,准确地判断出卡车的行进路线。
    妙手天醫在都市
    渡边义雄一直跟着胡孝民,心里很是佩服。在平整的路面,卡车几乎没留下任何痕迹。可胡孝民还是很快就能找到线索,之前谁说胡孝民平庸无能的?真该让他们来看看,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能找到卡车的线索吗?
    胡孝民走到沿江路,望着地面两条崭新的车轮印,笃定地说:“渡边君,如果我推测得没错,卡车开进江里了。”
    这个地方比较偏,四周也没人,要不是草地上有车轮印,实在难以相信卡车是从这里开进江里的。
    渡边义雄大吼道:“来人,赶紧下水去找。”
    如果能找到运金砖的卡车,找回那一点五吨金砖,他就能回去向林少佐请功了。
    終結冶煉師 玄風
    日军士兵很多是渔民的儿子,熟识水性,有两个跑进去,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很快就上来报告,卡车果然在水里。
    渡边义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他踮起脚尖,拍了拍胡孝民的肩膀,微笑着说:“胡桑,你大大的厉害!”
    胡孝民提醒道:“渡边君不要太乐观,卡车虽然找到了,但金砖未必还在。”
    神受男友 祭小尹
    神秘老公,太磨人
    渡边义雄朝胡孝民鞠了一躬,诚恳地说:“胡桑,此事还要拜托你。”
    为了破案,他可以对胡孝民表示非常的尊重。不要说鞠躬,哪怕抱着胡孝民的大腿喊爸爸ꓹ 如果能破案的话,他也愿意。
    胡孝民说道:“明天我会派人去各大帮会打听ꓹ 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
    找到了卡车,胡孝民的任务就算完成。至于如何把卡车拉上岸,那是渡边义雄的事情。
    原本在岸边ꓹ 还有些脚印,可为了把卡车拉下来ꓹ 渡边义雄叫来了一个小队的日军。这下,就算再有痕迹ꓹ 也被他们破坏掉了。
    胡孝民没有等着卡车出水ꓹ 他先一步回了家,刚到家,就给赵仕君去了个电话,向他详细报告此事。
    胡孝民叹息着说:“部长,我很担心……”
    他的潜台词很明显,怀疑对象直指吴世强。前段时间吴世强准备干票大了,加之在南京和日本人的压力下ꓹ 赵仕君准备免掉他警卫总队长的职务,吴世强完全有理由干这样的事。
    赵仕君吃了一惊:“你觉得是大块头?”
    “大块头”是他给吴世强起的外号ꓹ 整个特工总部ꓹ 现在也就赵仕君敢这么喊。
    胡孝民轻声说道:“富永贡看到ꓹ 拦他车的ꓹ 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左眼一直到右嘴角。章国震的脸上ꓹ 好像就有这么一条刀疤。”
    赵仕君问:“这件事你跟渡边义雄说了吗?”
    禍國帝姬 帥楠楠
    胡孝民连忙说道:“没有。”
    赵仕君点了点头:“你做得对ꓹ 暂时先不要说ꓹ 等会你去问下大块头,让他说实话。如果真是他做的ꓹ 谁也救不了他!”
    胡孝民这一点很不错,随时都能掌握分寸。
    胡孝民犹豫了一下,问:“部长,这件事能不能只查到章国震头上?”
    赵仕君冷笑道:“一点五吨黄金,你觉得日本人会放过他吧?他也不想想,这么多黄金,拿在手里就是个祸害。”
    胡孝民住在愚园路473弄3号,而吴世强的新洋房在愚园路475弄2号,他去吴世强家,都不用开车,走几步就到了。
    “二哥在家吗?”
    胡孝民按了门铃,等佣人来开门时,问道。
    飲唐 水印江山
    吴世强得知胡孝民半夜拜访,很是意外。他在想,不会是东窗事发了吧?
    章国震说道:“大哥,要不别见了?”
    他们逃离正金银行的现场后,就去了舞会喝酒,也刚回到家里不久。
    吴世强说道:“不,他半夜来,肯定有事。”
    胡孝民不会随便来家里拜访,特别是半夜三更,一定是有特别的事。他谋划抢劫日本人的金砖,如果被日本人发现,那可吃不了兜着走。
    胡孝民见到吴世强后,直截了当地问:“二哥,正金银行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吴世强不置可否地说:“你怎么会这样想?”
    胡孝民意味深长地说:“一点五吨黄金,虽然是笔巨大的财富,但也会带来灾祸。这些金砖,此时已经变成一个个的定时炸弹。一旦爆炸,能把人炸得粉身碎骨。”
    吴世强诧异地问:“什么一点五吨黄金?车子不是没开走么?”
    胡孝民问:“你怎么知道车子没开走?”
    吴世强一时语塞,连忙解释道:“我是听别人说的。”
    胡孝民冷冷地说:“车子被开走了,那些人很聪明,把车子开到江里,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那些丢失的黄金,如果能找回来,或许日本人还能网开一面。如果不把黄金还回去,那是要死人的,而且死的不止几个人,到时候会血流成河。”
    吴世强迷惑不解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没错,我确实准备抢这批金砖,可司机把车钥匙拨走了,没办法开啊,日本人又很快会到,我们就走了。”
    胡孝民叹息着说:“我就猜到是你,当时拦车的是章国震吧?他左眼角到嘴右角,这么长的一道刀疤,也敢露出真面孔?如果不能换人,至少也要蒙块布吧?”
    吴世强说道:“六弟,你说说黄金的事,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开走汽车,更没拿走一块金砖。要不然,我还不早跑回苏州了?”
    他是苏州南通人,在苏州也有自己的洋房别墅。原本计划,如果得手的话,就回苏州躲一段时间。可他们把卡车原封不动留下,也不用担心日本人查到他们头上。
    胡孝民叹息着说:“二哥,你惹下大麻烦了。”
    吴世强说道:“卡车不是我开走的,金砖更是一块都没拿到,我这最多就算未遂。日本人应该抓真正的劫匪,跟我有屁关系?”
    胡孝民淡淡地说:“你觉得日本人会信你的话么?要不,你让章国震去自首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