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nz64e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201章:豈曰無衣,信念不滅看書-v7qqz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刺耳的警报声中,配乐也变得激昂了起来,密集的鼓点加入,烘托氛围的弦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近乎变调的合成器音色,人造出来的音色,多了一丝刺耳,多了一丝焦躁,让人情不自禁地紧张起来。
    歌声起。
    又是主歌。
    歌声变得格外大声,压住了音乐,但却压不住镜头上发出来的声音。
    “你可曾像我一样
    眼中只有迷茫”
    科林飞行的院子里,江卫带着刀疤、大壮、光头,四个人多路狂奔。
    鞋靴摩擦地面的声音,关上们的声音,碰撞的声音,呐喊的声音,以及警报的声音,在科林飞行内部回荡。
    江卫狂奔过一条狭长的通道,刹那间,画面闪回到了之前。
    雨夜之中,他带着自己的同伴追逐那几名小偷时的景象。
    “忘了所有名字,
    迷失所有方向。”
    前方已经是死路一条,刀疤露出了凶悍的神色,转身,一把匕首已经在手。
    看到刀疤拿出了匕首,几名保安都露出了警惕的神色,略略向后退了几步。
    江卫看向了后方那几名保安。
    和他之前一样年轻的面庞,一样茫然的目光,一样畏惧的模样。
    江卫摇了摇头,按住了刀疤手中的匕首,对保安们说了几句什么。
    保安们你看我我看你,舔着嘴唇,咬着牙,慢慢向前逼了上来。
    江卫摇头,转身。
    一个助跑,蹬在一侧墙壁上,然后一个腾身,伸手抓住了墙头,一个翻身,就已经站在了墙壁上。
    几下兔起鹘落,让几名保安目瞪口呆。
    “踮起脚尖摘下
    是别人的幻想”
    其他几个人不用他命令,已经依样画葫芦,刀疤和光头把手中抱着的航空汽油桶向墙上一丢,眨眼之间已经上了墙。
    但大壮人高马大ꓹ 活动也没那么灵活,晚了一步。
    他两只胳膊趴在墙头上ꓹ 还没爬上去,两条腿就被下面的两名保安抱住了。
    他拼命踢了两下腿,把鞋子都踢掉了ꓹ 才算是翻上了墙,拽着自己的裤子ꓹ 指着下方大声叫着。
    这一刻,网友们看得是又揪心ꓹ 又想要笑。
    生怕他们被抓住ꓹ 又被那保安被他的靴子臭的拼命皱眉的模样逗得忍俊不禁。
    几个人翻过墙,向外面狂奔而去,后方的保安一边继续追,一边对着对讲机说了句什么,前方,科林飞行的大门开始关闭。
    几个人眼看着大门关闭,目光逐渐绝望。
    就在此时ꓹ 关闭的大门再次打开。
    保安室里,之前被江卫强制扒走了衣服的小保安ꓹ 趴在桌子上ꓹ 用下巴按下了旁边的开门按钮。
    然后对着江卫狂喊着什么。
    跑啊!快跑啊!
    突然间ꓹ 大壮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ꓹ 怦然趴在地上,抱着的那一桶航空汽油ꓹ 碎裂满地。
    他转头看去ꓹ 他的右脚被一个暴露在地面上的螺丝钉划伤了ꓹ 鲜血直流。
    后方,保安们已经追了过来。
    大壮挣扎着想要站起来ꓹ 前方突然又有两只手伸了过来,江卫和光头,把他拉起来,架着他向大门口跑去。
    大壮一瘸一拐地奔跑着,咬着牙,嘶吼着。
    “撕开胸口的疮
    契約總裁:拒絕寵愛 星璃緋魚
    只有空空荡荡”
    江卫狂奔之中,捏起手指,打了一个呼哨。
    希律律律一声长嘶声,四匹马从门外狂奔了过来。
    江卫几个人把大壮推上马,然后飞跃而起,宿舍方向狂奔而去。
    接下来就是预告片里曾经出现的那一幕。
    江卫四个人,在车水马龙里横冲直撞。
    “站在十字路口
    却不知去向何方”
    黑马、花马、黄马、灰马。
    幸孕嬌妻:前夫,請投降
    保姆進化論
    召喚蒼穹 妖刀鐵碎牙1
    四匹马穿过了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在车流之中跳跃奔行。
    跳过绿化带,穿过道路中央的隔离带,一路狂奔着,把整个城市搅得鸡飞狗跳。
    但是他们终究还是凭借自己的灵活,抢在警察和保安们之前,回到了江卫居住的大楼里。
    这栋楼只有两部电梯,电梯里挤进一匹马已经非常困难,但是这会儿,却要挤进去两匹马。
    把大壮和刀疤送进一部电梯,江卫和光头使劲把两匹马塞进另外一部电梯里,电梯门关上,江卫一转身,却发现一桶航空汽油,还在电梯门外。
    他想要去拿那航空汽油,远方,却已经有警察冲了过来。
    江卫收手,电梯门关上。
    一名警察冲过来,想要伸手拦住电梯,但电梯终究在他的手臂之前关上。
    电梯门打开几个人冲进了江卫的房间里。
    那穿越的通道,已经开始闪烁,格外不稳。
    四人四骑赶快依次钻了进去。
    镜头转向,窗外,帝江正摇摇晃晃地飞了过来,像是一只无头的苍蝇。
    在它即将飞进破损的窗户时,突然旁边伸出来一只手“啪”一声,把这只帝江抓在了手中。
    镜头渐渐拉远,一个少年伸展着双翼,悬浮在空中,凝望着那窗口里闪烁着的光芒通道。
    谷小白!
    “车水马龙之中
    是谁在对我唱”
    少年慢慢松开了手,帝江在它的手心里乖乖趴着,轻轻蹭着他中指的指肚,然后抬起头,咧着大嘴,露出了讨好的笑容。
    这会儿,弹幕上已经一片雪白。
    “小白,快去帮忙啊!江哥需要你!”
    “小白,别虐他们了,呜呜呜呜,看得我好揪心!”
    “小白,去大杀四方吧!一个世界需要你拯救!”
    行走諸天的劍客
    就在此时,间奏起。
    镜头拉远,城市繁华,高楼林立。
    少年悬浮在城市的上方。
    正午的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宛若神祗。
    远方,车水马龙,依然繁华喧嚣。
    一切似乎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画面一转,镜头又变成了江卫。
    他们从光门里穿过来,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哈哈大笑。
    光头从马背上拿出来了那航空汽油的桶,却是猛然一愣。
    天下惡霸 南下九風
    就看到那汽油的桶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已经漏到了只剩下不到一半。
    江卫面色一变。
    这已经是他们硕果仅存的半桶航空汽油了。
    没有了航空汽油,云中君就不能飞了。
    光头懊恼地摇头顿足,江卫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他几句什么,然后打开了那手提箱。
    手提箱里,一只铁灰色,肩膀上有尖锐利刺的特殊版本“云中君”,正躺在里面。
    江卫拿出了那云中君,小心翼翼地把汽油加入了云中君里,然后穿在身上,按下了手臂上的开关。
    “嘀嘀”一声,红灯亮起。
    手臂上,小小的显示屏上显示出四个大字。
    “指纹错误。”
    江卫大吃一惊,这才发现,开关上竟然还有指纹的标志。
    江卫完全呆在了那里。
    他的身边,大壮、刀疤、光头你看我,我看你,然后凑了过来,簇拥在了江卫的身边。
    歌声再起:
    “岂曰无衣?
    与子同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