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ykukw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六百七十八章 暴君去死展示-hmd66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原来顶上三花,是这样的啊。”
    苏云张开眼睛,露出惊讶之色,真仙都说顶上三花,他原本以为顶上三花就是结出三朵道花。
    现在看来,自己的理解多半有些错误。
    顶上三花,指的是你对道的理解,达到凝结开放三朵道花的程度。
    但并非是说真仙只能拥有三朵道花!
    倘若你修炼了两种大道,便有可能修炼成六朵道花,修炼三种大道,便有可能达到九朵道花的程度!
    甚至倘若你的悟性足够高,参悟三千仙道,说不定还可以炼就九千朵道花来!
    想一想,都令人觉得壮观!
    “只不过,顶上三花的多少,对修为实力的提升有限。”
    苏云很快察觉到自己修成剑道的顶上三花,修为并无多大的提升,显然,炼就多种大道的道花,提升的只是对多种大道的领悟,对修为并不多大帮助。
    一枝”紅杏”,桃夫別過來
    愛錯億萬總裁【完】
    不过,倘若有人参悟不同的大道,都提升到顶上三花的程度,修炼成数量可观的道花,那么尽管每炼成一种道花只提升少许修为,也可以将自己的修为实力提升到极高的境地!
    “倘若真有人能修成三千仙道,九千道花,其人的法力修为之深,只怕连我也望尘莫及。”
    苏云心中悠然:“可惜花费的时间太久,不可能有这样悟性的人。便是芳逐志和师蔚然两位第一仙人,也无法办到,他们多半也就是多尝试几种,小小的提升一下修为罢了。”
    没能开创出那一招剑道神通,多少让他有些惋惜,不过苏云也知道,自己将这一招剑道神通开创出来是迟早的事,强求不来。
    紫府没有了至宝的异种大道烙印压制,立刻调动先天紫气修复自身,没多久,便恢复如初。
    烛龙紫府共有两座,这两座紫府互为映照,苏云把这座紫府的伤势治愈,另一座紫府的伤势也会相应除去。
    现在紫府只是元气大伤ꓹ 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苏云欠身道:“道兄伤势已经痊愈ꓹ 切莫忘了刚才的约定,你我联手,守望相助。若是我有事相求ꓹ 道兄不要推辞。你若是有事,我也绝不推辞!”
    紫府没有反应ꓹ 突然府中紫气涌动,紫气中显现出它大破四极鼎ꓹ 斩断鼎足的先天一炁大神通!
    它曾经答应过苏云ꓹ 与“灭世金棺”论出胜负输赢之后,便传授给苏云它大破四极鼎、焚仙炉等至宝的神通,现在虽然与金棺的较量还未分出胜负,但它还是兑现诺言。
    桑天君看到紫气中的画面,心神大震:“这座紫府,就是当年那个斩断四极鼎一足的元凶!”
    四极鼎被斩断一足,引起仙廷极大的震怒ꓹ 帝丰下令,调动仙廷内外不知多少仙人ꓹ 四处搜寻到底是谁砍掉了四极鼎的鼎足ꓹ 然而始终没有寻到。
    当时ꓹ 帝丰还曾下令ꓹ 命人潜入混沌海打捞鼎足,但是进入混沌海的仙人往往都死于非命ꓹ 尸骨无存。
    仙相百里渎说ꓹ 只有手持帝混沌的肢体进入混沌海ꓹ 才能避免被混沌同化。不过混沌海底葬的便是帝混沌,拿着他的肢体下海ꓹ 岂不是自寻死路?
    因此打捞鼎足一事便不了了之。
    没想到斩断鼎足的元凶,一直隐藏在下界,而且就藏身在烛龙星系之中!
    更可怕的是,显然苏云是这个元凶的帮凶!
    桑天君打个冷战:“我好像知道了太多的秘密,该不会被灭口吧……咦,我怕紫府倒还好说,紫府根本不在乎我,更不会灭口。但我怕苏圣皇个毬?我一定是被莹莹喂得胆怯了!这小香饼,不吃也罢!”
    苏云很想细看紫气大破四极鼎的那一道光芒,但眼下寻找到金棺更为要紧,爽朗笑道:“道兄,寻找金棺更为重要,不能拖延,否则它治愈了伤势,便难捉住它了!学神通一事,等我回来之后再说!道兄可知那金棺现在何处?”
    紫府似乎有些疑惑,不知他有何神通能捉住金棺,不过还是指点他方向。
    只见紫气中是一片星空,复现了当日诸宝大战的一幕,其中金棺打碎空间,遁入虚空,又被四极鼎轰出,坠向星空深处。
    这一幕苏云也看到了,因此并不陌生,但紫气中的景象却是紫府的视角,颇为新奇。
    这时,紫气中只剩下金棺在飞速坠落,飞跃一颗颗星辰,过了片刻,突然一个巨大的洞天映入眼帘。
    海布裏之翼 八角塔
    那金棺冲入那座洞天的大气层,拖着长长的火焰,斜斜坠向大地!
    苏云皱眉,反复打量一番,摇头道:“这不是帝廷大陆,好像与其他洞天也不一样,这是……”
    他突然醒悟过来:“一座正在奔向帝廷的洞天!”
    莹莹连忙记住那洞天的形状,道:“这座洞天前几天还在星空中奔行,应该快与帝廷合并了。”
    苏云向紫府告辞,道:“将来我若请道兄出手,道兄切莫忘了今日。”
    他祭起青铜符节,符节载着莹莹、桑天君飞出紫府,向帝廷而去。
    莹莹查阅典籍,道:“伊朝华在记录各个洞天的形状,这座洞天若是在飞向帝廷,多半已经被她观测到,想知道这座洞天何时会飞临帝廷……”
    她突然直勾勾的看向符节外面,突然抬起手,指向外面,吃吃道:“士子,你看那座飞来的洞天,是否便是紫府所显化的那座?”
    苏云急忙看去,果然只见一座巨大的洞天拖着数以百计的星辰,正在飞往烛龙衔珠之处,距离烛龙口中的第七仙界已经很近!
    观那座洞天的轮廓,果然与金棺坠落的洞天一般无二!
    那座洞天,森然如狱,给人一种天然的囚笼之感,仿佛落入其中,便无法逃脱!
    “这座洞天蕴藏着天然的大道理……”
    苏云惊讶万分,细细打量,愈发皱眉:“只是这种道理,似乎有些不太对劲,给人一种极为压抑极为凶险的感觉。咦,这股魔性……”
    他远远看去,有些心惊肉跳,那座洞天中竟然有着深沉的魔性,还有魔气成云,没有一朵云是白的!
    突然,桑天君道:“天牢洞天!”
    苏云急忙向他看去,疑惑道:“天牢洞天?桑天君知道这座洞天?”
    桑天君从天蚕化作人身,遥望那座洞天,面色凝重,道:“仙廷也有天牢,我当然认得。不过仙廷的天牢并未被打碎过。天牢所蕴藏的天地大道也比这座洞天要显得浓烈一些。不过,想来这座洞天合并之后,大道便会复原,不逊于仙廷的天牢。”
    苏云目光闪动,道:“天君似乎有话未曾说完。”
    桑天君犹豫片刻,还是说出口:“仙廷中,狱天君掌管天牢,不过自从帝丰陛下遇袭受伤以来,狱天君也一直消失无踪,并无返回仙廷……”
    苏云心头一跳,道:“那是我争夺下界领袖一战时,邪帝、天后他们伏击帝丰,当时伏击爆发之前,狱天君似乎感应到邪帝、天后等人的魔性,却被仙相碧落引走……”
    桑天君摇头道:“不是。”
    苏云怔了怔,疑惑道:“不是?”
    權少心尖寵:老婆,生個娃 南門煙
    桑天君道:“狱天君乃是人魔成仙,他对魔性的感觉无比敏锐,有他在,根本没有人能暗算得了帝丰陛下。是有另一个人魔在场,在稍纵即逝的机会里,诱导他进攻仙相碧落。仙相碧落当年是帝君,道境已经修炼到八重天,就算是深陷劫灰化之中,狱天君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主动追击碧落,说明被人影响。”
    莹莹道:“他又是人魔成仙,能够影响到他的,也只有人魔了。”
    桑天君点头。
    苏云不由得想起那个红衣少女,当时梧桐也在帝廷。
    “难道是她蒙蔽了狱天君那么一瞬,给了邪帝天后他们偷袭的机会?”苏云出神。
    桑天君道:“仙界的天牢已经被劫灰堆满,里面早就没有了福地,更没有活人,即便有活人,进去没多久便会化作劫灰。狱天君被碧落打伤之后,不会回归仙界疗伤,肯定是躲在下界的天牢洞天中。天牢洞天中有福地,可以吸收众生魔念魔性,化作滔滔魔气。其中最有名的福地叫做渊之眼,狱天君多半会躲在那里疗伤。”
    苏云微微皱眉,询问道:“桑天君,你的实力比狱天君如何?”
    桑天君道:“我是道境第七重,他也是道境第七重,不过他受的伤显然没有我重。而且他还是人魔,而且他还比我凶狠,而且他的宝物比我多,而且我翅膀还没长出来……”
    他越说声音便越是细小,终于渐不可闻。
    冒牌大昏君
    莹莹道:“士子,我愈发怀疑帝丰让他镇守冥都,是打算释放帝倏出来搞事情。”
    苏云连连点头。
    桑天君心道:“若非你们几个潜入冥都第十八层,帝倏便死在我手中了。可恶,我差一点便弄死了帝倏,每次都是只差一点点……”
    苏云又问道:“天君,倘若你与玉太子联手,是否能敌得过狱天君?”
    桑天君道:“玉太子虽然强横,但毕竟是劫灰仙,比生前差远了。他与我联手,最多只能在狱天君手中多坚持片刻。倘若圣皇能帮我治愈道伤,而且让我翅膀长出来的话……”
    他心中欢喜,这时心底响起一个声音道:“我便可以飞走了,不用给你打工!”
    桑天君笑容满面,心道:“我这心声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了?”
    莹莹从他灵界中飞出,凶巴巴的在他脑门上敲了两下:“因为那是我替你说的!”
    桑天君抱头,目露凶光:“我若是伤好了,第一个弄死这小书怪,报仇雪恨……等一下,我与她好像没仇,她似乎还对我有恩……不管,她折辱我便是有仇……等一下,恩将仇报岂不是禽兽……我就是禽兽!”
    苏云没有管他,径自催动符节向天牢洞天飞去,天牢洞天已经开始与帝廷合并。
    天牢洞天尽管极为庞大,托着百十个星系,但与帝廷的规模相比,还是相形见绌。
    这座洞天与帝廷合并,并未对帝廷造成多大的影响,对帝廷仙气和福地的质量的提升也是有限,不如从前那般巨大。
    神鬼競技
    但对天牢洞天的福地和魔气的提升,便是难以想象了,苏云在赶往天牢的途中,便见天牢洞天的魔性魔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剧提升!
    这座洞天中不少福地中的魔气突然间近乎喷泉似的往天空喷涌,可见帝廷各大洞天的众生积累的魔性是何等恐怖!
    “不是人魔需要众生,而是众生需要人魔啊。”苏云心道。
    他还未来到跟前,远远便见许许多多灵士和仙人已经在接壤地附近等候,这些灵士和仙人是从其他洞天赶来,应该是天文发达,他们提前知道今日会有洞天与帝廷合并,甚至推算出合并的地点,因此提前来到此地。
    苏云皱眉,不知道这些人来天牢做什么。
    桑天君见状,笑道:“苏圣皇居于帝廷之中,占据下界最好的福地,不知众生疾苦啊。福地的总量有限,不可能每人一个,所以先来的占据了,便不会让给后来人。在不想打得你死我活的情况下,便只能冒险去其他洞天闯一闯。这些人便是来天牢碰碰运气的。”
    莹莹道:“现在咱们下界仙人多了,争夺福地的事情时有发生,去新洞天冒险,也是常有得事。”
    苏云沉默片刻,道:“我担心第七仙界会变得与第六仙界一样……”
    就在这时,只见宝辇楼船驶来,芳逐志的声音响起:“诸君,此乃天牢洞天,魔道圣地,凶险重重,并无你们想要的福地!还请退避!”
    “避你大爷!”
    有人怒骂道:“小白脸想骗走我们,独吞这座洞天!”
    芳逐志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是欢喜:“我终于也有被人叫做小白脸的一天了!”
    楼船上,师蔚然命仆人打出师家的旗帜,朗声道:“诸君,在下皇地祗师帝君门下师蔚然,请听我一言,天牢洞天险恶,魔性蛊惑人心,里面并无能产仙气的福地……”
    “闭嘴小白脸!”
    人们纷纷怒骂:“下界洞天,帝廷苏圣皇是共主,与你们师家有什么关系?”
    这时,苏云的声音传来:“诸君,我便是苏云苏圣皇,这洞天的确是天牢洞天……”
    人们更加愤怒:“暴君去死!”
    變身之蘿莉主播 青棘
    ————昨晚其他作者相邀聊天,没来得及写完,早上趁着开会前写好这一章,四千多字,去开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