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fjp6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四重分裂-第九百二十八章:新的交易推薦-5nqvd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游戏时间AM03:19
    自由之都,白昼区外沿,某民宅前
    “就是这里了,先生。”
    科尔恭谨地对墨檀行了一礼,已经换回黑色皮甲、腰挂两把无光短剑的他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纤长的身形在屋檐下显得有些模糊,俨然已经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
    尽管这次目标的反侦察意识薄弱到近乎于可笑,但这位前段时间已经彻底将境界巩固在高阶的科尔·舒伦却没有半点大意,这与他身边那位似乎能够从容面对任何逆境的先生无关,事实上,在后者的刻意培养下,科尔所接受的‘正统盗贼教育’完全就是以‘如何在社会中隐藏自己是个资深精神病’的套路来的,别的不说,这位年轻人至少已经把警惕心方面的技能点加满了。
    【大意】等同于【死亡】,墨檀已经将这个概念死死地钉进科尔的脑海中了,这小子现在就连晚上睡觉怀里都得揣着两把匕首才安心。
    从客观角度上来看,这或许是一种矫枉过正的病态心里,然而正是这份病态心里,在科尔真正意义上成为自由之都的暗夜君王之前,却是救了他不知道多少条命。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现在我们不聊后话,只说当下。
    “进。”
    墨檀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甩给了科尔一个‘乖乖去踩雷’的眼神。
    后者立刻心领神会,在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前提下缓步走到门前,从袖口中抽出了一枚造型古怪的刀片,小心翼翼地将其探进那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锁眼中,微微发力。
    咔——
    伴随着一声微不可察的脆响,屋门就这样毫无戏剧性的被打开了。
    下一秒,始终坚持用墨檀那套堪称非人的训练方式磨练自己,仅凭略高于普通人的天赋在短短半年内晋升到高阶实力的科尔·舒伦飘身进入屋内,仿佛一道鬼影般以极高地效率完成了侦测,转身对墨檀比了个专业性很强的手势,简单来说就是【屋里安全,内有暗道】。
    然后……
    “嘛意思?”
    站在门口的墨檀咂了咂嘴,大大咧咧地冲屋内的马仔喊了一嗓子。
    科尔:“……”
    “别介意,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墨檀对宛若炸毛般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的科尔莞尔一笑,然后便溜溜达达地走进了这间看上去分外朴素的屋内,歪着头向后者问道:“哪儿呢?”
    科尔侧开身子,让出自己身后那个摆放着少量器皿的木架,抬手将中间那层左数第二个杯子上按了一下,然后他身后的墙壁就悄无声息地‘沉’了下去ꓹ 露出了一条漆黑的通道。
    “咱们下去看看?”
    墨檀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征询着科尔的意见。
    但后者显然是不敢有任何意见的ꓹ 所以在墨檀提出这个想法同时,便将左手的匕首调转,轻车熟路地在刃锋侧面某处按了一下ꓹ 将这把凶器的柄部变成了某种类似于荧光棒似的玩意儿。
    【热烈声援小蓝】,是墨檀凭借自己在工程学方面的造诣为科尔这把匕首添置的额外功能之一ꓹ 不但光源稳定,而且还兼具着充能便捷和节能环保两个特点ꓹ 可以在任何极端环境下完成长达三十分钟的打call。
    甚至还可以用来照明。
    总而言之ꓹ 科尔就这样在【热烈声援小蓝】的映照下走进了这条暗道,而墨檀则一边哼唱着‘小螺号,夏姬八吹,海鸥听了夏姬八飞~’的小调跟在前者身后,看上去宛若郊游中的小学生。
    麻辣催眠師
    这条暗道的长度一般,根据其结构大概可以判断出目的地应该是正好位于这间房子正下方,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通往某种类似于违建地下室的地方。
    通道内部还算干净ꓹ 空气也在上方几枚风元素法阵的作用下颇为清新干爽,虽然鉴于没有光源显得有些阴森ꓹ 但却并没有什么恐怖氛围。
    两人就这样沿着冰冷而干燥的台阶拾级而下ꓹ 很快便来到了一个看上去面积与楼上相仿ꓹ 但内容要丰富许多的宽敞空间内。
    周围的墙壁每隔半米就有一盏魔晶灯ꓹ 其中大多数都是比较廉价的款式,而少数看上去颇为奢华的则无一例外散发着红芒ꓹ 上面还印有血翼家族的徽记。
    在兼具着柔和与违和的光源下ꓹ 墨檀和科尔可以很轻松地看清楚这片空间内的一切ꓹ 比如那些厚重宽大的桌子、比如那些大堆大堆摞在一起的稿纸、比如摆放着各种黑色液体的实验台、比如地上那些奇形怪状的玻璃器皿、比如大量厚重的书籍、比如正在翻看其中一本书的高大身影。
    没错,这个地方是有人的。
    “嘿ꓹ 伙计。”
    在科尔下意识地绷紧身躯,随时准备应对那可能会出现的袭击时,墨檀却是轻快地走到那个站在一堆书籍中央苦读的高大身影,笑盈盈地打了个招呼:“晚上好~”
    畢業後開始戀愛 揮毫德
    那是一个身高只比安东尼·达布斯矮点有限,体态看上去十分精壮,把自己隐藏在宽大黑斗篷中的人,他托着书本的双手十分宽大,戴着充满了机械质感的厚重手套,兜帽下的脸同样戴着全覆式面具,只留下几个看上去多半是用来视物和呼吸的空洞,动作稍显笨拙,却有着一种莫名的从容。
    “嗯……”
    低沉的声线与外形毫无违和感,屋主那庞大的身形缓缓转向墨檀,不紧不慢地垂下头看向他的脸,直到几秒种后,鼻音厚重的男声才从面具下响起:“欢迎,被暗夜祝福的不速之客,我愿意给你足以调转两次暗光之沙的时间说明来意,无需道谢、无需感恩,一切皆为必然、皆为因果。”
    科尔当时就给镇住了,惊疑不定地盯着面前这位充满着神秘气息的庞然大汉。
    “你的宽厚足以照亮整片夜空。”
    墨檀浮夸地行了一礼,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在旁边那装满了无数瓶黑色液体的实验台上,笑盈盈地说道:“鉴于不知道调转一次暗光之沙的究竟要用多长时间,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鄙人名叫赛文·茵克,仅代表蕾莎·凯沃斯女伯爵向您致以最诚挚的问候与邀请。”
    高大身影沉默了半晌,缓缓放下了手中那本《金辉河中神奇水生植物和它们的特性》:“蕾莎·凯沃斯么?星辰在我的耳边低喃,它们在歌唱,宣称这个名字会为我带来不详,那是不甚清晰的、让人无从判别的恨意,或许赛文·茵克可以告诉我这是否只是那片繁星的小小玩笑。”
    “当然是玩笑,星辰的歌唱永远都不值得我们信赖。”
    墨檀完美地跟上了对方的节奏,微笑道:“如果您是在担心凯沃斯家族是否会因为您这几个月内对血翼家族做出的卓绝贡献而怀恨在心,那么我可以保证,那位美丽的女伯爵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深究此事,毕竟我们都知道,您与血翼家族之间仅仅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而已。”
    对方再次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盘起双腿缓缓坐到地上,语气似是有些困惑:“我感受到了真诚的温度,却无法肯定那是否值得信赖,正如星辰也会撒谎一样,你眼眸深处那漆黑的烈焰让我感到不安。”
    “我非常理解您的顾虑,但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只有我们二人而非熟识个凯沃斯家族的精锐,这本就是一种诚意。”
    墨檀垂下眼眸,一边玩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轻笑道:“并非威慑、并非恐吓,唯有尊重与诚意,据我所知您是一位杰出的研究者,而绝大多数杰出研究者的通病,就是他们既难和那些庸人讲清道理,又难打赢那些不讲理的人,不是么?”
    对方只是沉默地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换而言之,尽管我十分尊重您脑海中的知识,却很怀疑有着如此健美体魄的您能否在我旁边这位马仔手下走过三招,呵,请不要误会,这并不是威胁。”
    墨檀耸了耸肩,挑眉道:“让我们跳过那些无聊且乏味的试探吧,至少那些东西对我个人来说毫无意义,开门见山的说,既然您能在拉斐尔·血翼先生的邀请下与其达成合作关系,我是说单纯的合作关系,那么自然没有理由在血翼家族已经被吞并的现在拒绝凯沃斯家族的橄榄枝,不是么?”
    重生之超級太子爺 杯中窺香
    “一个新的契约?”
    对方用沉吟的口吻提问。
    “一个新的交易。”
    墨檀站起身来,张开双臂笑道:“美丽凯沃斯女伯爵愿意满足拉斐尔·血翼承诺给你的一切,甚至可以开出更加优厚的条件。”
    “我需要一个更加舒适的空间,至少要比这里舒适。”
    对方在沉默了片刻后微微颔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那本《金辉河中神奇水生植物和它们的特性》,一边用比之前稍快的语速说道:“还有一些足以容纳更多真理的设备,当然,这份契约中理应存有那些令人遗憾的、涉及到俗物的款项,但我不会在这方面进行太多索取。”
    墨檀微微颔首:“那么,告诉我你所擅长的,先生。”
    “浮灵们愿意与我分享它们有限的知识,调制通往极乐的魔药是我毕生所愿,但还请注意,能够听到声音的我并不能与那些庸俗的炼金师混为一谈,我无意于钻研某些苍白而空洞的定式。”
    曾经帮助血翼家族找到如何掌控伊莉莉源血的男人低声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手:“但我却有着上天赐予的第三只眼,那是无形物质的,能够摆脱无数僵硬定式的视野,你必须小心斟酌,才能决定是否要与我签订契约,你必须全神贯注,去思考我是否能够成为一个令人满意的契者。”
    墨檀咧嘴一笑,随口说道:“无妨,我认识一个与你性质相仿的女孩,她总能带来无数惊喜。”
    对方先是一愣,然后微微颔首道:“或许她是我的同类,能听到浮灵与星辰的低喃,被才能所祝福的超然者。”
    “好了,现在还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墨檀看了一眼系统时间,无精打采地岔开了话题。
    “霍乱·塔兹丁苟。”
    片刻的迟疑后,对方终究报上了自己的姓名,与墨檀从拉斐尔嘴里问出来的情报相同。
    “科尔。”
    墨檀打了个响指。
    “在,先生。”
    年轻的高阶盗贼立刻踏前一步。
    “带霍乱先生去凯沃斯庄园,把这里发生的事告诉小艾和我们的女伯爵,然后让她们派点人手过来收拾一下,把这间房子里的所有东西全都运到庄园离去。”
    墨檀轻快地发出了命令,然后嘴角微翘着补充道:“如果你在路上发现霍乱先生有任何不配合的迹象,哪怕只是你因为今天酒喝多了而产生的错觉,别犹豫,第一时间杀死他。”
    “是,先生。”
    科尔毫不犹豫地点头应下,然后走到那位自称霍乱·塔兹丁苟的神秘炼金师面前,礼貌地邀请道:“我们走吧,霍乱阁下。”
    鬥魂大陸 楓葉戀秋落
    霍乱:“……”
    在沉默了一秒半,也就是科尔调转手中那柄匕首,将刃锋翻到正面的总用时之后,霍乱便很配合地点了点头,与科尔一起离开了。
    五分钟后
    墨檀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身躯,一个人闲庭散步般地在这间‘地下室里’溜达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检视这里面每个能够看到物品说明的东西。
    书本、卷轴、魔纹、器皿……
    有着无比耐心的墨檀用了近半个小时才将这些东西挨个看完,并在最后得最后,拿起了实验台上的其中一瓶黑色液体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然后他就把那口东西吐了,脸上露出了十分厌恶的表情。
    “真是糟糕的味道……”
    墨檀眯起双眼细细端详着面前那瓶【可疑的半成品试剂】,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味道,好像有那么一点点熟悉啊。”
    ……
    軍部蜂後計劃
    同一时间
    西南大陆,格里芬王朝,王都布罗瑞德,血誓庭院
    “你该出发了,伊莉莎。”
    “我知道了,兄长。”
    “几成把握?”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比较有趣吧。”
    “呵,说的也是……”
    第九百二十八章: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