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女子不孕被夫家虐待致死 公婆:他們隱瞞病情不退彩禮 跟別人懷過孕流過產

    女子不孕被夫家虐待致死 公婆:他們隱瞞病情不退彩禮 跟別人懷過孕流過產

    (原標題:女子不孕遭虐待致死案細節:毒打、罰站、剪頭髮,受害者從160斤被折磨至60斤)

    11月19日,方洋洋的親屬接受上游新聞(報料微信號:shangyounews)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重審開庭,他們的期望就是嚴懲兇手,還死者一個公道。方洋洋家屬的代理律師張金武稱,“這個案子很明顯是兩個罪,一個是虐待罪,一個是故意傷害罪,只認定一個,肯定是不對的。”

    人民日報評論員:堅持習近平法治思想

    11月19日,原本是山東“女子不孕被婆家虐待致死”案在山東禹城市法院重審開庭的日子,但卻因故延期。同一天,德州市中院發佈通報稱,經依法審理,該院認爲此案未涉及國家祕密或個人隱私,原審不公開開庭審理違反了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故裁定撤銷原判,發回禹城市法院重新審理。

    山東德州23歲女子方洋洋因無法懷孕,長期被婆家人虐待,並在2019年1月31日被家人多次毆打致死。禹城市法院一審判決:公公張吉林犯虐待罪,判刑三年;婆婆劉蘭英犯虐待罪,判刑二年二個月;丈夫張丙犯虐待罪,判刑二年,緩刑三年。

    這一判決引發公衆“處罰過輕”爭議。今年2月19日,德州市中院裁定撤銷原判決,將該案發回禹城市法院重審。

    方洋洋家屬的代理律師張金武稱,此案重審將延期至11月27日開庭。

    11月19日,山東德州平原縣前曹鎮方莊村,方洋洋家大門外的玉米堆,大門鏽跡斑斑。攝影/記者  李洪鵬

    這家房企的4個王牌戶型,連設計師都說絕了

    1女子因不孕被虐待致死

    方洋洋出生於1997年1月12日,系山東德州市平原縣前曹鎮方莊村人。2016年農曆11月,經媒人介紹,方洋洋嫁給禹城市張莊鎮張莊村男子張丙。

    一審判決書顯示,張丙、其父張吉林、其母劉蘭英3名被告人供述,因爲方洋洋婚前曾流產,事後一直未能懷孕,全家人都很氣憤。

    張吉林供述稱,方洋洋與兒子張丙結婚,一開始都不知道方洋洋精神狀態不好,後來發現她行爲異常,才通過了解獲知她“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再後來,發現方洋洋無法懷孕,通過就醫檢查和去方莊村打聽得知,“是因爲她之前和村裏的男人懷過孕,流過產”。

    新中旅新徵程 中國旅遊集團全新品牌形象亮相旅交會

    劉蘭英供述,“流產不能懷孕”這事讓全家人都很氣憤。2018年7月,張丙去看望方洋洋生病的父親時被打,她氣憤不過就開始讓方洋洋在家裏少吃飯,“多數時候一天就吃兩頓,吃三頓的時候很少。”

    劉蘭英稱,事發前兩個月,她打方洋洋的次數比較多,冬天天氣變冷了,她還讓方洋洋在院子裏罰站,“有時候穿單鞋,有時候穿半棉鞋,隔三岔五罰一次,一站就是半個多小時。”

    張吉林和張丙也打過方洋洋,張吉林打的次數最多。因爲給兒子娶媳婦欠了很多外債,喝完酒後,張吉林喜歡發泄,就經常打方洋洋,“每次下手都不輕”。

    方洋洋丈夫張丙供述稱,2018年10月,他不出去打工後,就經常打方洋洋,有時一個星期打她一次,有時打兩次,打的方式也變成了“拿棍子抽,推出去罰站、挨凍”。據其供述,他曾握着瓷水杯的把打過方洋洋的耳朵,導致方洋洋耳朵出血。

    方洋洋於2019年1月31日18時左右死亡。方洋洋死亡當天,公婆供述對其進行過毆打、罰站。張吉林稱,事發當天從早晨8點30起到下午4點半左右,劉蘭英數次指使方洋洋幹活被拒,劉蘭英多次毆打方洋洋。

    判決書顯示,當天10點半左右,因爲不願宰魚,方洋洋遭到公公婆婆一番毒打。當天下午,因爲沒有幫忙遞東西和沒洗衣服,方洋洋被公公剪去長髮後再次毆打。

    劉蘭英回憶,那天下午方洋洋在屋裏睡覺,直到下午4點多鐘,方洋洋喊身上冷,她就給其下了一些麪食吃。當晚6點左右,劉蘭英發現方洋洋鼻子不通氣,呼吸聲音異常,於是讓丈夫過去看,並打了120。大約40多分鐘後,120急救人員趕到,此時方洋洋已經沒有氣息了。

    特殊資產界創新:浙商資產招募外服 11家機構簽約了!

    11月19日,山東德州平原縣,方洋洋家西偏房已有磚頭掉落,因漏雨屋頂鋪着塑料布。/記者  李洪鵬

    2一審判決“過輕”引發爭議

    一審法院認爲,被告人張吉林、劉蘭英、張丙經常對共同生活的被害人方洋洋,以打、凍、餓、禁閉等手段予以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摧殘,並致使被害人方洋洋在營養不良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情節惡劣,各被告人的行爲均已構成虐待罪,應予刑事處罰;各被告人因犯罪行爲給刑事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楊某(方洋洋母親)造成的物質損失,應當予以賠償。

    鑑於各被告人歸案後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構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現,決定從輕處罰;各被告人親屬自願預交賠償金5萬元,決定從輕處罰;被告人張丙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悔罪表現,無再犯危險,決定適用緩刑。

    2020年1月22日,山東禹城市法院作出判決,張吉林犯虐待罪,獲刑三年;劉蘭英犯虐待罪,獲刑二年二個月;張丙犯虐待罪,判二年緩三年。民事賠償部分,三被告人賠償楊某42562元。

    對此,方洋洋家屬的代理律師張金武稱,“這個案子很明顯是兩個罪,一個是虐待罪,一個是故意傷害罪,只認定一個,肯定是不對的。”

    國王第12順位選中哈利伯頓 最強”保鏢” 下限有保障

    今年2月19日,張金武接到案件代理請求時,雖然已經過了上訴和抗訴期限,但由於一審存在程序違法和實體錯誤,最終山東德州市中院裁定發回禹城市法院重審。

    張金武表示,張丙一家人於2019年1月31日對方洋洋施以鈍器打擊的行爲,在客觀上造成了方洋洋的受傷後果,且行爲人亦在主觀上明知其行爲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故不應僅以虐待罪進行判處。其次,此案件不涉及個人隱私和國家祕密,依法應公開審理,然而一審開庭時法院以不公開審理爲由,未允許方洋洋的近親屬參與訴訟,損害了申請人的權利且程序違法。

    11月19日,山東德州平原縣,家屬稱方洋洋母親有精神疾病,她對女兒的死亡沒有概念,一顆眼淚都沒流。/記者  李洪鵬

    天津新增4例陽性 一小區升爲高風險地區

    3父親去世,婆家也不準兒媳回家奔喪

    11月19日早上9點,山東德州市平原縣前曹鎮方莊村,降溫後的冷風裹挾着雨水,十分陰冷。該村一條主幹道上,三三兩兩的村民穿着厚厚的衣服,手揣進兜裏交談着。每當看到不是本村的車輛進村,村民們都會扭轉目光,看來人是否又在打聽方洋洋的家。

    方洋洋的家就在村主幹道北側,門前放着用鐵絲網圍起來的玉米堆,2米多高的紅磚圍牆和用水泥粉刷的南偏房顯得有些不協調,暗紫色大門已經鏽跡斑斑。

    上游新聞記者現場看見,方家正房共3間,其中一間堆放着玉米粒和小麥,中間臥室是方洋洋母親的臥室,牀上凌亂地堆着雜物和被褥。鋪在牀底下的褥子已經變得油黑,窗戶邊上放着一張老八仙桌,桌子上擺放幾個空礦泉水瓶子。家裏除了臥室空調和外廳風扇外,沒有其他電器。另外一間則是廚房,廚房裏堆放着柴火,柴火旁邊還放着一張有污漬的鍋蓋,一個用木頭架子搭起來的飯桌上,放着兩隻僅剩下菜汁的碗盤。

    院子西偏房屋頂上有幾處用塑料布蓋着,牆體上已缺了幾塊磚。南偏房則是方洋洋70多歲的叔叔在居住。

    方洋洋的表哥謝樹雷告訴上游新聞記者,方洋洋是家中獨生女,其母患有精神疾病。2016年,方洋洋與張丙經媒人介紹於當年農曆11月結婚,婚後方洋洋僅在2017年臘月二十六回過一次孃家,其婆家一直謊稱夫妻二人去外地打工。甚至在2018年7月方洋洋父親重病去世,方洋洋都沒被允許回來見其父親最後一面,其丈夫、公婆也沒有前往方洋洋的父親葬禮上吊唁,“大舅舅病重期間,曾說過想見女兒,但張丙及其家人都沒有同意。”

    11月19日,山東德州平原縣,方洋洋家廚房桌子上,兩隻碗盤僅剩下菜汁。/記者  李洪鵬

    4家屬:1.76米的大個子,瘦得只剩60斤

    謝樹雷表示,方洋洋婚前身體健康,一米七六的個頭,一口氣能背起一袋糧食,另外也沒有什麼疾病,就是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反應慢點,生活能自理;還曾經打過工,一般的活都能幹。父親在世時,經常和父親一起做飯。

    謝樹雷還記得,方洋洋的丈夫張丙曾與方洋洋孃家爆發過沖突,張丙稱方洋洋智力有問題,想要回10多萬的彩禮,方洋洋的父親不同意,喝醉的張丙與方父吵了一架。

    謝樹雷回憶,2019年1月31日,方洋洋被毆打去世當晚,他們接到張莊村村主任的通知,得知表妹去世消息後,一家人連夜趕到張莊村,“結果張家不讓我們見她的屍體,還說是病死的。我們當時覺得事有蹊蹺,就報了案,派出所來了,就把張家人全帶走了。”

    日澳就防務協定基本達成一致,將可在對方國軍訓

    對於張家,謝樹雷表示不瞭解。這門親事是她父親同意的,而且她自己也同意嫁過去。最後一眼在殯儀館,那個時候看到她很瘦,瘦骨嶙峋的那種感覺。原本1.76米的大個子,瘦得只剩60斤,基本上就只剩下骨頭了。那個時候才知道表妹這麼多年遭遇了非人待遇。

    對於此前一審判決,謝樹雷認爲處罰過輕。“殘暴的虐待行爲,結果一家三口加起來只判了7年,這完全不合理。如果真是病死的,或者意外死的,那沒什麼說的。但現在是因爲家庭暴力,被毆打、活活虐待致死的。這就讓我們完全無法接受。”

    對於張家是否給了10多萬彩禮一事,謝樹雷稱,他對此不太清楚,“但是我舅舅(方洋洋的父親),有記賬的習慣,他借了誰的,那怕是100塊錢,都會拿筆記到紙上或牆壁上。”

    張繼科吃飯儀式感被罵上熱搜:運動員生活習慣太隨便

    對於重審的期望,謝樹雷表示,家屬訴求就是嚴懲兇手,還死者一個公道。

    謝樹雷最擔心的,是方洋洋母親的贍養問題。“她母親有精神疾病,對女兒的死沒有概念,該吃吃該喝喝,連一滴眼淚都沒有流,也沒有勞動能力,以後誰來照顧她?希望方洋洋的母親能夠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能得到社會的關注。”

    路邊一些村民也向上游新聞記者證實,方洋洋這孩子挺老實的,人緣也好,見了人都知道該叫什麼,不會叫錯輩分。

    “刺死辱母者案”當事人於歡出獄:感謝給我公平公正的判決

    方家一位鄰居告訴記者,方洋洋不太聰明,有時候眼睛會發直,反應有些遲鈍。對於流過產一事,她表示,沒聽說方洋洋在婚前有過男朋友。

    景業名邦打造文旅新IP 帽峯山造“嶺南小鎮”

    11月19日,山東德州禹城市張莊鎮張莊村,張家大門上了鎖,房屋外牆紅漆脫落,露出斑駁白色瓷磚。/記者  李洪鵬

    5村民:女方沒要求買婚房,張家借錢給了彩禮

    構建營銷新生態 廣汽新能源爲何與衆不同?

    張丙家旁邊是當地一個小型農貿市場,有3間平房,大門已經上鎖,鎖上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店鋪外殘留着白色破舊的貼紙招牌。其中一間屋子用來經營童裝店。房屋外牆紅漆脫落,露出斑駁白色瓷磚。透過玻璃,能看見右邊有幾個並列玻璃矮貨架。

    IBM分析:蘋果用M1芯片,1年可省25億美元硬件成本

    上游新聞記者發現,附近鄰居多數不願意提及張家的事情,對相關問題也比較敏感。

    記者詢問一位鄰居關於張家的事,鄰居警覺地搪塞稱:“不知道哪裏是張家的房子,更不清楚張家的事,不清楚。”

    警惕換了馬甲的奧數培訓班

    張莊村一位村民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方洋洋的公公張吉林喜歡喝酒,經常責罵老父親,也不太照顧老人。“喝多了就不大清醒,有時甚至都會跟他爹急眼,還砸了他爹家的東西,所以估計也打兒媳婦了。”對於張吉林兒子張丙,該村民表示,跟張家兒子幾乎沒啥交集,不太清楚。

    中建映花悅府 待售中 預估21500元/㎡起售

    張家馬路對面的一位商戶表示,據他所知,張家經濟條件並不太好。張丙在跟方洋洋結婚前,媒人曾經來說過好幾個女孩,但一提到需要在濟南、德州、禹城有房,事情就都黃了。而方洋洋家沒提買房,所以張吉林借錢給了方家彩禮。

    該村民還表示,張吉林喜歡喝點酒,對於是否酒後打罵方洋洋一事,他表示並不清楚,也不清楚方洋洋是否存在精神問題,“他們家的門經常關着,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一汽大衆 CC 強勢氣場超有範 全新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