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0jzf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線上看-第九十七章 薛琦的愛情史分享-j72sr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胜男哎了一声感叹道:“薛琪本来可以有个幸福的家庭的!”
    我疑问道:“不是又从小无父无母吧?”
    胜男白了我一眼道:“你才……不是,不是!哪儿那么多狗血啊!人家自己家挺幸福的啊!是她要嫁的那个人家里!”
    我啊了一声问道:“她都有要嫁的人了,那还在这儿和耀阳扯个什么劲儿啊?过分了啊!”
    胜男瞪了我一眼道:“你说什么呢?我说的是她以前!过去的事!”
    我哎了一声道:“每个漂亮的女人,都是有个凄惨的过去啊!薛琪看上去,那么积极乐观,不像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胜男白了我一眼道:“积极乐观都是表象,谁也没点辛酸史啊?”
    我指着胜男说道:“你啊!你就没有啊!有个疼你的哥哥,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好工作,最重要的是,你还有我这么一个好老公!”
    胜男微笑着说道:“不要脸!”
    然后,再次感伤道:“薛琪啊,本来有个男朋友,他们两个感情很好的,都准备步入结婚的殿堂了,可她那个婆婆活生生地给搅黄了!”
    我好奇地问道:“她未来婆婆不喜欢她?”
    胜男摇了摇头道:“她婆婆是谁都不喜欢,只要是她儿媳妇,她都不喜欢!那男朋友是个妈宝男!”
    我啊了一声问道:“妈宝男?是什么意思?”
    胜男答道:“就是有妈的孩子像个宝!什么事都听他妈的!”
    我笑着说道:“你怎么还骂人啊?”
    胜男打了我一下,说道:“严肃点!说起来我就气,一个大男人,什么都听他妈的,一点不像个男人!”
    我皱着眉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有含沙射影的味道呢?”
    胜男急忙解释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那又不是什么都一味地听老妈的话!她男朋友是那种言听计从,说什么听什么的!其实,薛琪真的无可挑剔,要相貌有相貌,要学识有学识,知书达理,还善解人意。唯一一点就是不太会做家务,可她能赚钱啊!大不了请个工人回来就是了!那男的家里不但没钱,还只是普通大学生,毕业后事业也一直不顺,薛琪帮了他不少忙。
    可就是这样,他妈还是不满足,三天两头地找薛琪麻烦,薛琪想让他男朋友搬出来住的,他妈就要死要活的!薛琪已经尽量忍气吞声了,回家不吵不闹,他妈说什么是什么,就这样还是不行!先说薛琪不守妇道,没结婚就住在一起了。再说ꓹ 天天不做饭,不打扫卫生ꓹ 还和她男朋友说她,花钱大手大脚,平时不在的时候ꓹ 就对她呼呼喝喝!”
    我不解道:“不至于吧?有仇啊?薛琪肯定是哪里得罪她妈了,她自己不知道吧?”
    胜男摇着头说道:“没有啊!真的啊!这样的婆婆ꓹ 我也是见过的!就是不想自己儿子娶老婆。娶了老婆忘了娘,觉得自己儿子什么都好ꓹ 哪个女人都配不上自己儿子的!”
    魔導風暴 南越大都督
    我嗯了一声道:“自己辛辛苦苦养了那么多年的白菜ꓹ 一个不小心就让猪给拱了,搁谁谁愿意啊?这个也是可以理解的!”
    胜男反对道:“管你是什么白菜,卖不出去,就得烂在地里,有猪拱就不错了!”
    我撇了撇嘴说道:“后来呢?就这么被拆散了啊?这有什么命苦的,再找一个就是了!”
    胜男哎了一声道:“薛琪长情啊,加上那个男的ꓹ 死缠烂打,一方面不肯放弃薛琪ꓹ 一方面又不敢得罪他妈ꓹ 薛琪还是心软了ꓹ 就答应和他结婚!结果ꓹ 他妈大闹结婚现场,拿根绳直接去上吊!婚结不成ꓹ 他妈心满意足了ꓹ 可当儿子的ꓹ 就真的想不开了,直接吃了安眠药自杀了!”
    我啊了一声问道:“死了啊?”
    胜男点了点头道:“是啊ꓹ 回家后,他妈怕他再跑出去,瞒着她结婚,就把儿子锁起来了。她儿子常年失眠,一时想不开就吞了药了!他妈这下可是啥都没了!”
    我愤愤地说道:“这样的男人不死也没用了!他死了,薛琪怎么办?他妈怎么办?逃避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吗?薛琪也不算什么命苦,相反,这是好事,她多亏没嫁给那个男的,要是嫁了,以后不知道得受多少委屈呢!连选择爱的权力都没有,他还能给到薛琪什么啊?这样的男人就不值得爱!”
    胜男深情地看着我道:“还是我男人会想!我就喜欢你有担当的样子!”
    我笑嘻嘻地说道:“那是!找到我,是不是美得大鼻涕泡都出来了?”
    胜男笑道:“德行!”
    隔了两天,省设计院那边给信来,说他们院长同意协商古镇的设计方案问题,定在下个星期开会。
    我直接给耀阳说道:“不同意!最迟后天必须的开会解决,这已经是对他们最大的宽限了!这事能拖吗?拖多一天,咱们的损失就可能扩大一些!要是整个坡体全部滑落下来,把地下室全埋了,后果谁来承担啊?必须要他们给出个明确意见来,不然就法庭上见!”
    耀阳也愤愤然道:“是啊,他们好像不当回事儿啊!就得这么整!我马上回电话给他们!”
    我挂了电话,在我旁边的宝儿突然说道:“师傅,你不觉得奇怪吗?这最基本的设计方案,他们省设计院都能搞错,不应该啊!图纸设计审核,可不是一个人,两个人来审核啊!应该是一整个团体来审的,这种低级的失误都可能发生的,真不应该啊!你觉得会不会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呢?”
    極品特工女皇
    我愣了一下道:“这个我还真没考虑过,不过话说回来,我一个外形行都能看出问题来,他们的确是没理由看不出来的啊!事有蹊跷!”
    宝儿嗯了一声道:“师傅,你该好好查查设计图纸的所有人,看看能不能查到他们的往来收入纪录,有没最近收一大笔钱的人,又或者是支出和收入不符的人,我觉得可能有人被收买了!”
    我又想了想说道:“你这么说,我又觉得那天下暴雨的时候,他们堵水管,不是随意的,而是有预谋的了!你仔细想想,堵了排水管,让大雨把挡土墙冲垮,因为当时设计图纸的时候,他们可能就想好了,要这么做,只是那时可能要等我们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才是逐渐的破坏。估计现在是等不及了,又有了这么好的天赐良机,这么大的雨水,所以就直接来,不等了!”
    嫡女歸來:帝女風華
    宝儿哼了一声道:“这也太龌龊了吧?什么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来啊?”
    我微笑着说道:“天才啊!一般人的大脑怎么可能想得这么复杂呢!?”
    宝儿自告奋勇道:“师傅,这事交给我去查吧,我保证给你查的一清二楚!”
    我白了她一眼道:“你闲的没事做了啊?研发中心的事,怎么样了啊?资金到位了,我怎么没看见有一点动静呢?”
    宝儿笑着答道:“人员还不齐啊!硬件设施就算做好了,没有技术人材,还是毫无用处啊!只有找对了人,才能知道缺少什么?怎么样扩建才是最理想的!所以啊,我不急,我得找到这方面的人材才行,这事得从长计议!”
    我哼了一声道:“这可都是银行的钱,咱们要还的,算利息的!你可想好了啊!”
    宝儿笑嘻嘻地说道:“你就放心吧,我自有分寸!那调查的事?”
    家有妖狐 幽愛
    星禦
    我想了想说道:“你去查吧,但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啊,包括耀阳在内!”
    宝儿不解地问道:“为什么连耀阳都要瞒住啊?他才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啊!”
    我哎了一声道:“他那脾气你还不知道,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搞出来的项目,是被人预谋好来搞破坏的,他不是杀人的心都有了!我怕出事啊!耀阳对于这个项目,比对他儿子都上心!”
    宝儿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省设计院终于妥协了,答应明天一早来商讨改方案事宜。
    我打算下午去先过去,免得明天迟到,还得起早。
    刚走出大门口,安南就把我拦住了,说有工作要和我汇报,我没答应他,和他说,他的顶头上司不是我,而是宝儿,有什么事找她汇报就可以了。安南却执意要和我谈谈,我只好再次回到办公室,看看这安南到底想搞什么花花肠子出来?
    安南进到我办公室后,先掏出了一包芙蓉王,递给我一支说道:“陈总,我原来一直都很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喜欢抽这烟,最近自己试了试,这一试就真不舍得扔了,现在就抽这个烟了!”
    我从酒柜里拿出一条苏烟来,扔给他说道:“别学我,我这不上档次的消费观不适合你!有时候,到了我这个位置,做什么都是对的,觉得我勤俭持家,低调奢华,返璞归真。你不一样,学我就会不伦不类的,抽点好烟,你又不是抽不起!”
    安南接过烟说道:“我好像还没到那个档次吧?25块钱一包的烟,不便宜了!咱们那些车间主任到现在还在抽椰树呢!”
    我撇了撇嘴道:“你和他们比,他们又不用应酬的!出去别丢公司的脸,这点钱可以从走销售费用的!”
    安南急忙摆手道:“那可真不用,我真不是心疼那点钱!”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行了!这钱本来就是公司出的,从老冯那时候开始就是这样报的!销售费用,你不用替公司省,你不用,公司也不会给你的!”
    安南嗯了一声道:“这个我知道!”
    我问道:“找我到底什么事啊?我这下午还有事呢,赶着出去呢!”
    安南的小眼睛又开始提溜儿乱转,然后缓缓说道:“也没啥大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我不悦地说道:“我说了我有事的!你想和我敞开心扉的聊天,有的是机会!”
    安南腼腆地笑了笑道:“我就是想和你敞开心扉的聊次天,自从我离开了万众之后,我和你就没正式坐在一起,认真地聊过天了!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说!”
    我看了看表,说道:“给你10分钟!”
    霸道寵婚:老婆,你被潛了
    安南诚心诚意地说道:“一个小时,就占用你一个小时,多余一分钟不占用你的!”
    我不耐烦地说道:“这前奏都快10分钟了,你赶快说吧!”
    家有狐仙在閉關 古淩野
    安南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有很多的不满,我就是很好奇,那你为什么还要用我呢?就是为了让我难看?让你爬上来,再把我重重地摔下去吗?不会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不成熟的安南了,我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就已经赚到了,我根本就不去想以后的事情!”
    我没好气地说道:“就和我说这些啊?浪费时间!我让你坐上这个位置,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这是万众体系所决定的,不是我的个人决定!我不喜欢你,不代表你不能位万众做事!你又不是替我做事,而是为公司做事!不过,你能想到,坐上今天的位置,你已经赚到了,这是好事,是我没想到的,你早这么想,说不定我的位置都是你的了呢!”
    寵婚撩人:老公,求放過 了了藍
    安南急忙摇头道:“这个我可不敢想!”
    我呵呵地笑道:“是不敢想,还是没有想过啊?”
    安南急忙改口道:“没有想过,没有想过!”
    我哼了一声道:“以后和我说话直接点,咱们谁不了解谁啊!我不会在工作上为难你的,你大可以放心,是你得成绩,没人可以抹杀掉,是你的过错,谁也不能帮你抗下来,你得自己担着!就这么简单!明白?”
    安南点了点头道:“这个我相信,至少你是讲理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还愿意选择万众的原因!”
    我站了起来道:“行了,谈完了吧,那我走了!对了,最近销售业绩你得看紧点,我看到华南,西南区销量有所下滑啊!和预计同期的销量出入很大啊!”
    安南急忙解释道:“啊,这个是我们预计内的,我们做了部分轮岗调整,一个地方的土皇帝做久了,难免会懈怠,无危机感!”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说完,准备出门。我留意到,安南也看了看表,然后犹豫了一下,再次叫住我道:“陈总,我还是事向你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