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vhpvk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愛下-第四百一十八章 帝后之爭,兄妹之戰讀書-ug0ls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帝俊看着羲和,又看了看常羲,很欣慰的点着头。
    “两位夫人,贤惠端庄,明识大体……能迎娶你们,可真是孤的福气。”
    他感慨而言,夸赞两位出身于太阴神星的女性神圣。
    羲和与常羲对视了一眼,便是很默契的摇头,笑而不语,对帝俊的赞词不置可否。
    妖皇也没有太计较,只是对白泽妖帅吩咐起来。
    “相关事宜,便劳烦道友了。”
    帝俊书写请柬,言辞恳切,“我天庭之中,若论诸般礼仪形式的了解,当属白泽道友你这史官为最……有你出面,执礼相邀娲皇证婚,暂罢巫妖血战纷争,给人道苍生喘息的空闲,却也不失一桩美事。”
    “陛下有令,白泽自当欣然而往。”白泽妖帅拱手接过。
    “甚好。”
    帝俊微微颔首。
    之后,这位妖皇便进入了下一个话题……只是论及重要程度,却是远不及之前的了。
    多是对先前计划的补充执行,亦或者是老生常谈但总是效果不佳的老问题。
    比如说那什么屡屡绞杀、却怎么都绞杀不干净的“轮回神教”啊;又比如说是当年自昆仑而始,疯狂扩散如瘟疫,最后甚嚣尘上的、破坏妖族内部和谐的都运会黑幕啊……之类的。
    转世的诱惑……种族间的歧视……
    问题很不少。
    哪怕是手腕强硬如帝俊,对于这些麻烦迄今为止也没能解决干净——因为那是在挑战人心!
    致命婚約:老公太會撩
    只要不公还在。
    只要物种形态还有不同,有猎杀与被猎杀,矛盾就永远都在。
    想要化解?
    那绝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何况,这里面还有巫族对手的拱火,千头万绪的便更麻烦了。
    管吧,太浪费精力。
    不管吧,那搞不好哪天就捅出了一个大窟窿。
    到了如今,帝俊也算是看开。
    内部矛盾千奇百怪是吧?
    既然如此,就全都转化为外部矛盾,靠未来的战争红利来消弭人心之怨!
    電競世界唯我獨尊 瀟雨夢
    顺带呢,也给巫族来上相似的一手——
    比如屠巫剑,这就挺不错的诶?
    ……
    天庭的最高会议,持续了整整三十个日夜ꓹ 期间在帝俊妖皇的领导下,一位位妖神踊跃发言ꓹ 为妖族的昌盛贡献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力量。
    直到具体的战略彻底决定,连带着备用计划都做到了第九千五百七十二号,大致能应对一切诡异变化……才算是告一段落。
    当帝俊宣布散会。
    诸神心底暗自松了口气ꓹ 舒缓了神经,自发自觉的有序退场。
    “羲和ꓹ 常羲……你们留下。”
    就在两位太阴女神要离开时,帝俊出言挽留。
    羲和微愣ꓹ 常羲讶异ꓹ 两尊太阴女神的表情上满是不解和困惑。
    不过,她们很听话。
    本已经迈出的脚步收回,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太一旁观了整个过程。
    作为倒数第二个退场的天庭皇者,此刻他脸上挂着古怪莫名的表情,露出“原来你是这样的兄长”的神色,意味深长的看着帝俊。
    而后,不等帝俊表示什么ꓹ 他便大踏步离开宫阙。
    这离开就离开罢……他还顺手给带上了殿堂的大门。
    最后映入帝俊眼底的,是太一玩味和鼓励支持的眼神ꓹ 祝福他好事成就。
    帝俊望着这一幕ꓹ 嘴角抽搐ꓹ 一只手臂微抬ꓹ 似要挽留,解释一二——他可是一个正经神!
    哪里会玩白日调情的游戏?!
    “嘭!”
    但很可惜的是ꓹ 太一没有给他这个解释的机会。
    轻响声中ꓹ 殿门闭合ꓹ 此地顿时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一男二女身处其中ꓹ 空气似乎也因此变得暧昧起来。
    “啧。”
    帝俊摇了摇头。
    起身,迈步,他走到了并肩而坐的两位太阴女神面前。
    他们靠的有些近,都能聆听到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了。
    羲和眸光平静,双手交叠在小腹前,姿态端庄典雅,有一种贵气,镇定的与帝俊对视。
    千金來襲:侯門妻不可欺 櫻相
    常羲则是要活泼一些,一双明眸眨呀眨的,贵气稍减,灵气却更胜其姐三分。
    两位太阴女神,各有风情,可谓风华绝代。
    可惜。
    却是都便宜了帝俊,因此让不知多少男性的先天神圣羡慕嫉妒恨,三更半夜不睡觉,在道场中举头望月,画圈圈诅咒帝俊。
    顺带着,金乌一族还没少遭殃……在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下,第三条腿面临重重危机。
    称帝俊为神生大赢家,想来没有多少人会反驳。
    能有一双翅膀,相助翱翔天际,为本来就不太平衡的男女大罗数量比例上进一步打破平衡……还是本纪元时代的妖族最尊贵皇者,执掌大权……
    事业、爱情,双重丰收,羡煞旁人。
    不过……
    此时此刻,帝俊的面容表情似乎有些遗憾的样子。
    他看着羲和与常羲的眼神里满是柔情,可在眼底最深处,却有一点无奈和感叹,能被两尊太阴女神清晰的捕捉到。
    这令她们心底一跳。
    原本很镇定的小眼神,不由自主的开始了游移……当姐妹之间彼此对视,无数年时光累积下的最清晰了解,一道目光就传输了万千心思,鬼鬼祟祟如同是隐藏在暗中接头的情报工作人员。
    “唉。”
    帝俊摇头,再摇头。
    他收敛了感情流露的目光,尽数潜藏于心中,依旧是往日里诸神所见那难以测度其心机城府的妖皇。
    “好了,你们不用这样……”他笑着道,“很多事情,我还是有些猜测的。”
    “不用解释。”
    帝俊忽的伸出手,竖着一根手指,先是虚立在羲和的唇前,示意她噤声,而后飞快一划,便到了常羲的面前,如法炮制。
    他御妻有方,调教的本领了得——毕竟是能于万千险阻中杀出来,坐到妖皇位置上的狠神,日常更是调节诸多派系纷争,各种合纵连横,经验数不胜数。
    哪怕两位出身太阴星的女神同样不简单,可真考究各自的具体段位?
    帝俊还是要更猛一些。
    此刻,他就展现出了一种压制性的气场,让这对姐妹听话。
    “可以沉默,但不要欺骗。”笑意在帝俊的眼底浮现,“我还是很珍重这段感情的。”
    “我并不希望,在一开始,就埋下隐患的火种。”
    “理想可以有分歧,认知可以有差异,见解甚至可以相悖……但初心,我希望能是最纯净,最美好。”
    羲和眨眼眨个不停,她代表自己这一对姐妹开口,“唔……你看的这么开?”
    “呵……你呀!似乎小瞧了你的夫君?”帝俊收回了手指,背负在身后,本来似调情而前探的身躯挺直,“我们修行,探索永恒,追逐盘古的成就,这承载着我们的梦想,但不是我们人生的全部。”
    “我们是为了人生的更精彩,才踏上修行的道路,以此实现理想。”
    “而非成为道的傀儡,失去自我,只为道存。”
    “所以。”
    “我可以拿的起,也能放的下。”
    情掠一世錯愛 荷菱
    帝俊语气从容,此刻有很灿烂的光彩,铭刻在羲和与常羲的心中。
    “何况,我还是占着便宜的不是吗?”他话锋突然就是一变,笑意浓的化不开。
    “你们看啊。”
    “我能那么顺利的达成这等成就,轻松迎娶你们这一对姐妹花,不用经受那什么‘女性神圣互助同盟’的疯狂诘难,天天挂在墙上裱起来,宣布为渣男,骂一个时代不够,可能还要骂到下个纪元。”
    “我得了多大的便宜?”
    “再有。”
    帝俊掐指一算,“你们做了天后天妃,为天庭存续大义,是不是要给我生上几个儿女呢?”
    “不管怎样,我都是大赚特赚。”
    “至于可能因此有的麻烦?”
    帝俊嘿笑着,“那算什么?”
    “迟早有一天。”
    “我能把你们给掰过来——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送到嘴边的美味,虽然带着刺,但我不贪心,更是有耐心,把你们给同化争取,最后变成我的形状。”
    “啐!”
    羲和轻啐了一声,脸色有些晕红,不过很快消散,“帝俊,我跟你讲……话可不能乱说。”
    “你这么怀疑我们,可是要讲证据的。”
    優等生的修煉計劃 汪喵不離家
    “证据?迟早会有的。”帝俊淡然,“你们要相信我的老本行……我是做什么起家的?”
    “追查线索,抽丝剥茧……情报方面的工作,我都沾手过。”
    “你们两只小肥羊,还敢在我面前晃悠?”
    他伸出两只手,在羲和跟常羲的头上摸啊摸,“道行可是差了点呢!”
    “不过,看在夫妻的份上……我给你们机会哦!”
    “看一看,究竟是你们能把我给策反了?还是我把你们给同化了?”
    “你很有自信。”羲和叹道。
    “当然。”帝俊点头,而后调笑道,“来……”
    “为了表现你们对工作、对理想的热爱,以及忍辱负重。”
    “快。”
    “快卖一卖萌,用甜甜的嗓音,喊一声‘夫君’给我听听?”
    帝俊的话音落下,殿堂中瞬间安静了。
    然后……
    没有然后了。
    在这一日,整个天庭中,许多神圣都看到了一颗流星闪耀,帝俊横着飞舞,砸进了太阳星里。
    ……
    白泽妖帅任重道远,背负起了邀请证婚人的工作。
    只是,当他还在路上,尚未抵达女娲处时。
    人族中,此刻却已经不“太平”了。
    若说原因?
    自然是因为庖栖的安排,铸就一枚人王印玺,以代表人族最高权力的象征。
    伏羲跟女娲,此刻正各自撸起袖子,大眼瞪小眼。
    原因呢,自然是那在他们中间的一枚精致宝印。
    哦。
    对了。
    眼下这人族至高圣殿里,除了一对兄妹外,其实还有一个人——作为风后候选人的风曦。
    只是,现在的风曦低眉顺眼的很,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小透明,几乎恨不得猫在墙角里,将自个儿从那兄妹碰撞摩擦的火花余波中避过。
    嗯。
    一家三口的既视感非常的强。
    爸妈吵架。
    孩子知道自己劝不动,很乖巧懂事的蹲墙角。
    不仅要蹲墙角,还不能表现出幸灾乐祸……否则混合双打的悲剧很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要使用“努力学习”的名义,沉浸在工作的状态中,演绎出不放过一丝一毫提升自己机会的模样——我沉迷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至于暗地里?
    风曦的耳朵早已竖了起来,一心两用,密切关注着一场家庭悲喜剧的发生和上演。
    不可以明着幸灾乐祸,避免被事后算账……难道还不会偷着乐吗?
    作为唯一的见证者,风曦决心背负伟大历史记录者的使命,代表三千大罗,记录下编外的野史。
    ……
    那一枚人王印玺,在材料方面,不成问题。
    不管是不是幌子,是不是什么珍稀材料打造,其实都无所谓——以庖栖眼下的威望、权威,他就是随便从地上捡一块石头雕刻一下,制作成印玺。
    那份大义,那份权威,人族会认,巫族会认,连作为对手的妖族也会认。
    能用铜料,很给面子了好不好?
    为此,道场在首山的先天神圣,甚至于还得上赶着送礼物给伏羲大圣。
    毕竟,他以后有的吹了——明面上人族王印的材料采购供应商,首山之铜的原产地……连大名鼎鼎的羲皇陛下,都认同首山铜的品质,你们还有谁反对?
    造不造?
    俺们首山铜,从此以后卖的价钱,就不止是单纯的铜料了……你们还要买一份寂寞,买一份档次。
    这卖的是奢侈品!
    就像凤凰一族的梧桐木一样,那是伏羲大圣的“伏羲琴”材料来源……所以以后购买乐器,考究木料,还不得首选“梧桐牌”?
    首山铜,也是这般。
    能将广告打到人族最高王庭,这绝对算是天降喜事……那尊神圣送礼,也是送的心甘情愿。
    当然。
    会引发伏羲跟女娲的争执,与材料的关系不大。
    真正原因,是那枚印玺的造型。
    “你这是在气我!”
    风里希义正言辞得指责着,一根手指戳啊戳的,点在庖栖的肩膀上,发表着自己的不满。
    她很生气!
    “哦?”庖栖笑着反问,“我可亲可爱的妹妹,你能不能给我说说,我怎么个气你了?”
    “你怎么能书写铭刻五方天帝呢?改!一定要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