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5zjbn好看的都市异能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txt-第四章:四十七支本壘打!(求訂閱)熱推-coiku

    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強棒駕到
    “为什么?”
    大和田秋子搞不懂。
    刚刚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的确让人看得非常激动。
    但也正因为太激动了,这里面蕴含的危险,大家可想而知。
    她实在有些没有办法理解,青道高中棒球队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风险?
    相公狠難纏 宇文花青
    毕竟只要轮到张寒上场打击,即便没有办法干净利落的拿下本垒打,一只普通的安打,还是很有把握的。
    垒包上有人,张寒几乎就从来没有失过手。
    穿越很傾城
    在这种情况下,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选手,有什么理由去做这样的冒险?
    她心中不解,就把问题给提了出来。
    坐在她身旁的富士夫,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
    “青道高中棒球队,是为了给中京的选手施加压力。”
    施加压力?
    虽说这个时候的大和田秋子,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棒球小白,但她依然没有办法理解自家前辈的这番话。
    施加什么压力了?怎么就施加压力了?
    “如果现在的局面是一人出局,三垒有人,你感觉中京的投手和选手们会怎么做?”
    大和田秋子瞪着自己卡姿兰的大眼睛,稍微沉思了一下,脑海中立刻就出现了答案。
    “保送…”
    三垒有人,一二垒的垒包全都空着。
    不管是为了一开始的局势,还是逃避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强棒,他们都有非常大的概率接连保送掉青道高中棒球队,接下来上场的两个打者。
    张寒和结城哲也。
    “这里可是甲子园的赛场,一旦保送选手的话,影响……”
    大和田秋子脱口而出,但紧接着她自己就停止了话语。
    她突然间意识到,这种可能性出现的概率,恐怕真的不低。
    这里的确是甲子园的赛场,比赛一开始就保送对方的打者,的确是够丢人的。
    但那也要看对手是什么人?
    如果是张寒或者是结城哲也,这些早就声名鹊起的全国顶尖打者。
    投手在球队需要的时候,做出这样的反应,也不是那么的难以让人理解。
    “正因为这里是甲子园的赛场,所以选手们的表现才会更加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中京的投手是不会跟张寒或者结城正面对决的。”
    不仅仅是中京的选手,几乎所有打进了甲子园的球队,表现都比以往要保守的多。
    他们不能让自己丢人……
    哪怕输掉比赛,也尽量不让自己狼狈的模样出现在电视上。
    这个念头,几乎是所有参加甲子园的选手,心里的通病。
    当着现场数万球迷,电视机前上千万的球迷……
    他们需要表现出来的ꓹ 或者说他们渴望自己表现出来的,都是自己最完美的一面。
    在这种情况下ꓹ 他们又怎么可能去过多挑战自己没把握的事情。
    “青道高中棒球队早就习惯了,他们球队的两个核心打者,会被人保送这种事情。毕竟就连稻城ꓹ 药师这样的队伍,也不敢放开了手脚全部跟他们正面对决。更不用说其他的对手了……”
    “也正因为如此ꓹ 为了让自家球队的核心打者能够发挥实力,他们球队其他的选手就必须学会审时度势。小凑亮介并不一定没办法拿下安打ꓹ 仓持洋一也不一定冒险突进本垒。他们之所以这么做ꓹ 就是为了造成眼前这样的情况。”
    一人出局,垒上无人。
    这就相当于就相当于狠狠的将了中京大中京一军。
    现在垒包上有没有跑者,他们还有一个出局数。
    “如果在这种局面下,中京的投手都没有办法跟张寒或者结城正面对决。对他们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年选手而言,绝对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高中生的选手,哪怕是成熟的豪门选手,也免不了少年人的心性。
    球队一旦打得顺风顺水ꓹ 他们所能够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和战斗意志,甚至丝毫不比职业的选手们差。
    一旦球队遇到了困难ꓹ 他们丧失了获胜的信心ꓹ 本来很有实力的队伍ꓹ 也有可能被人家打得落花流水。
    “中京大中京没有选择ꓹ 这个时候只能正面跟打者对决。”
    而这一切,显然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策划好的。
    两人交手还没有正式开始ꓹ 谁更胜一筹ꓹ 已经一目了然。
    “不愧是拿下了关东大会冠军的队伍ꓹ 气势果然不一样。”
    中京的王牌投手越野,很明显的感觉到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爆发出来的恶意。
    他们这是在逼自己正面跟张寒对决。
    “不过这样也好ꓹ 我早就求之不得了!”
    青道高中棒球队,被称为全国最强的打线。
    张寒更是被称为二年级的第一选手。
    其实明白人心里都知道,采访张寒的记者,之所以会那么说,没有把二年级这个前提给去掉。
    主要是害怕投诉。
    当他把这个名号报道出来的时候,在那个记者的心里,恐怕已经把张寒奉为当今高中棒球界里,最强的选手了。
    身为一名高中的明星投手,这样的对手,越野在心里,早就已经不知道交手过多少次了。
    他一直渴望能够碰到张寒,能够碰到青道高中棒球队,见识全国最强打线里的最强打者。
    如今他的这个心愿,终于要实现了。
    怦然婚動 薇子
    “我早就已经等不及了,就让你来好好见识一下,我的投球。”
    周围小伙伴们的加油声,越野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他这个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张寒的身上。
    直到……
    “寒桑…”
    “那个小白脸没什么了不起的,就这样击溃他吧。”
    小白脸?
    这个小白脸当然不是长得帅的意思,毕竟跟张寒站在一起,他还够不上小白脸的级别。
    所以小白脸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说他的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而这一点是越野,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容忍的。
    “哪里来的讨厌家伙!”
    越野寻声望去,看到了青道高中棒球队休息区里一个笑容灿烂的一年级选手。
    “原来是个替补…”
    对方是一年级的选手,现在却能够代表青道高中棒球队来参加甲子园,潜力和能力都是毋庸置疑的。
    只不过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上场,不然的话一定让你小子好看。”
    心里打定了主意的越野,转回头全心全意地跟张寒对决。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小伙伴们乐不可支。
    “对方的王牌好像听到你的话了?”
    “不会吧,距离这么远……”
    泽村荣纯感觉不可思议。
    说实话,双方的直线距离的确是不近。
    只不过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越野的耳力不错,他是真的听到了。
    而且这个时候越野,心里也明白,有类似想法的青道选手,恐怕不仅仅是那个一年级。
    他们都对张寒有着极强的自信,他们相信只要张寒出手,解决自己就是个时间的问题。
    “那就让我来好好打击打击你们这膨胀的自信心。”
    所有的对决,都能够解决张寒。
    越野并没有这样的把握。
    盛名之下无虚士。
    就张寒的名气来说,要说他是一个徒有名气的草包,名不副实的弱者。
    打死越野,他都不带相信的。
    但是他同时也不相信,张寒真的像外界吹捧的那样,已经是全国最强的高中生。
    即便张寒现在的本垒很多,甚至打破的纪录也不少……
    但是这种东西,除了实力之外,有的时候跟运气也是息息相关。
    张寒的成绩之所以那么显赫,有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原因就是来自于他的运气。
    打个比方来说,张寒别看只是一个二年级的选手,但是代表青道高中棒球队参加的正式比赛,怎么着也有好几十场了。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选手,哪怕是打到了三年级,真正参加的正式比赛也就是十几场而已。
    來自陰間的鬼
    即便他们个人的能力再怎么强悍,在这样的选拔制度下,也很难真正脱颖而出。
    “就让我来好好见识一下!”
    下定了决心的越野,拉开架势将自己手中的棒球给投了出来。
    这个投手的特色跟川上很像。
    尽管他不是侧投手,是用正规投球方式来进行投球的,但是投出来的棒球就该设定好了轨迹的导弹一样。
    指哪儿打哪儿!
    一开始就瞄准了内角的极限,迫使张寒根本就没有办法对着这一球出手。
    惹上冷情少 沐紅衣
    “啪!”
    “好球!!”
    第一球,张寒眼睁睁的看着棒球从眼前飞了过去。
    看台上那些中京的支持者,一个个眼中爆发出巨大的希冀。
    一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也是十分的紧张。
    人的名,树的影。
    最近这几个月里,张寒的名气在高中棒球界,那可是如雷贯耳。
    自家的王牌虽然实力不错,但是更被称为这一届最强投手的成宫鸣比起来,好像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意思。
    大話香江
    成宫鸣都没有挡住张寒,他们球队的王牌真的有那样的实力吗?
    扪心自问,他们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一直到现在,看到他们家的王牌投手在跟张寒的正面交锋中,没有处于下风。
    反而隐约占据了几分优势。
    这些原本担忧的支持者,一个个就跟从新活了过来一样,神采飞扬地开始给他们家的王牌加油打气。
    一个小小的张寒而已,运气好搏了这么大的名气。
    但仔细琢磨,他们发现,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他们能够众志成城,只要他们家的王牌能够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
    “解决张寒,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嗖!”
    第二球,是外角边缘低角度的极限。
    仅仅两球,就把对角球的精髓,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越野的控球能力,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真的跟杨舜臣很像!”
    “球速还要超过……”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内心非常的吃惊。
    之前在研究中京资料的时候,其实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就已经知道,中京的这位王牌投手越野的实力,很不错。
    毕竟能够成为一个地区的明星王牌投手,又怎么可能没两把刷子?
    遇見我,你真不幸
    他们甚至做出推断,或许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跟杨舜臣很像。
    对于青道高中棒球的小伙伴们来说,这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
    那位明川学园的王牌,可是曾经凭借一己之力跟青道高中棒球队抗衡许久。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对于杨舜臣的评价非常高。
    他们认为越野的实力可能及得上杨舜臣,这个评价同样很高。
    但青道小伙伴也就是那么想而已,他们内心深处显然并不真的认为,越野能够比得上杨舜臣。
    他们只是尽可能的高看对手一眼。
    没想到真正比赛的时候,中京的选手,会给他们这么大的惊喜。
    尤其是他们球队的王牌。
    竟然让张寒两次都没能出手。
    刚才放出豪言壮语的泽村荣纯,下意识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他可是青道高中棒球队里张寒的第一吹,铁杆儿的小迷弟。
    所以张寒和越野正式交手之前,他坚定地站在张寒的一方,认为张寒学长把对方的球打出去,就像探囊取物一样容易。
    可是现在,他突然惊奇的发现,眼前看到的,好像跟他想象中有区别。
    超級思維
    那个小白脸,那个脸色苍白看起来好像长过大病一样的小白脸。
    投球的时候好凶啊。
    瞄准的都是角落,即便他们隔着这么远,都能感觉出来那两球之间的直线距离有多远。
    如此犀利的对角线,就连张寒都没有办法直接出手吗?
    “没想到这个小白脸,竟然能够压制住寒桑?”
    他不可思议的感慨。
    其他的小伙伴们,也是紧紧皱着眉头。
    一开始的时候,仓持和小凑亮介,接连把球碰出去。
    虽然用的都是短打,但是那么容易就把球碰到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理所当然的认为。
    中京的王牌投手,可能不过如此。
    如果第一二棒都能这么轻而易举的碰到,就等到张寒和结城上场,一定会让中京的土鳖们知道,打者的恐怖。
    但是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小伙伴们却惊讶地发现。
    对方的实力,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
    “对方在跟仓持和小凑亮介对决的时候,并没有把自己全部的实力展现出来。”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但是看到了越野现在的投球,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人很容易就能够做出推断。
    越野很有可能是看客下菜碟的。
    他们哪里知道?越野一开始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小伙伴们的脸色很难看。
    对方突然展现出来的能力,明显超过了他们之前的判断。
    这跟他们想的,太不一样了!
    “没想到,张寒也会被压制?”
    有的小伙伴忍不住嘀咕道。
    要知道张寒在青道高中棒球队几乎所有选手的心目中,都是无所不能的。
    对手的实力很不错,状态又出奇的好。
    两球基本上都挂在死角上,让打者根本没办法出手。这些东西,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看得一清二楚。
    他们也能够理解,面对这样的球,张寒没办法出手的原因。
    可理解是一回事,心里有没有失落,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张寒两次连挥棒都没有,他们心里还是有些想法的。
    “被逼的,没有出手?”
    御幸一也惊讶的看了一眼自家的学长,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被选拔上来的?
    根本就不懂啊!
    张寒哪里是被逼的动不了手?
    他是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好不好?
    张寒接连两次都没有出手,中京的那些铁杆支持者一个个眉飞色舞,就好像他们已经解决了张寒一样。
    殊不知他们球队的王牌,这个时候眉头都快皱成疙瘩了。
    腹黑冷帝無良妻
    不管他把球投到哪个角落,张寒都是纹丝不动。
    好像这些球,压根就撼动不了他。
    “不愧是张寒!”
    一年级就能成为豪门的主力,现在更是成为球队了核心,甚至只差一点就能够打进本垒打历史前10的纪录。
    想起张寒的战绩,他现在这种沉稳的表现,好像也不是不好理解了。
    “只差一支本垒打就能杀进前10吗?”
    想起张寒的本垒打纪录,越野就感觉自己体内涌现出无穷无尽的力量。
    他心里非常明白,现在只是二年级的张寒杀进历史前10的纪录,甚至更进一步。
    都是迟早的事。
    他管不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打算管。
    “之后你什么时候打破纪录我不管,但是绝对不能从我手里拿下来。”
    “嗖!”
    越野压榨了自己体内全部的力气,把全身的力气都压在了自己投球的两根手指上,将手中的棒球狠狠的投了出去。
    白色的棒球就好像一道流光,瞬间出现在了打击区。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看到以后,惊讶的不得了。
    “好快!”
    这一球的速度,比之前的每一球都要快。
    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叫做越野的男人,体内竟然还隐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与此同时,站在打击区上的张寒,微微的挑了挑眉。
    “好慢!”
    他双手紧紧得抓着手中的球棒,算好了轨迹,然后将手中的球棒挥了出去。
    “乒!”
    球棒重重的击打在白色的小球上,然后白色的小球在现场数万双眼睛的注视下,飞跃了上百米的距离,砸在了外野的看台上。
    “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