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pefka精华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兩百三十二章 在真理之中死去-vt3zy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天起渐渐转寒,赵国不少地方已经开始飘雪,赵国的冬天,还是如往常那样的寒冷,百姓们不敢再出来了,廉颇也不敢再让着百姓们继续在外挖掘,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冬衣,若是由赵国来为这些召集的百姓来提供冬衣,赵国又拿不出这么多,故而徭役在冬季也只能暂停,百姓们都急匆匆的返回家去。

    一辆牛车正在慢悠悠的朝着马服赶去。
    驾牛车的是一位年轻人,虎背熊腰,面目英俊,因为穿上了厚厚的衣裳,使得他的身躯变得更加魁梧,让人望而生畏,一路上,总是能引起他人的瞩目,而在他的身后,却是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一个好奇的孩子,母亲长得娇小,完全不像是已经生育的模样,而孩子也有四五岁的模样,坐在母亲的怀里,流着鼻涕,正在摆弄着自己的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父亲…戈公为什么不来驾车呢?”
    “外头太冷了,你戈公的腿有些疼痛,就没有让他来驾车。”
    “那为什么要坐牛车呢?”
    與校草在一起的日子 鑫鑫.
    “你本来就够傻了,若是我驾着马车狂奔,你不就被冻得更傻了吗?”
    英雄學院之三色霸氣 青梅酥
    赵政一愣,忽然抬起头看着艺,他委屈的说道:“母亲,他说我傻!”,艺拿出了布帛擦了擦他的鼻涕,这才哄道:“别听他胡说,他自己才傻呢,政儿是最聪明的…”,赵政这才点了点头,继续玩起了手中的木剑,挥动着木剑ꓹ 自己还要给木剑配音,“唰~”ꓹ “唰~~”
    相公乖乖來受罰 醜花
    “不要再说政儿笨,谁能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就能学会那么多的字呢?他甚至可以背诵《马服书》…政儿ꓹ 给你父亲背上一段….”
    最強貴女
    “背什么背啊,他从小就在学室里长大ꓹ 你就是把一头猪丢进学室里四年,也该能哼出些东西来…哎呦!”ꓹ 赵括正说着ꓹ 忽然被艺狠狠的掐了一下后背,赵括这才叫道:“我就知道你们是一伙的!等着吧!等我有了一个女儿,我理你们我就是猪!”
    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朝着马服赶去,赵括大概是闲的无聊了,忽然又开口问起了赵政,“政儿?韩非说你很喜欢听历史故事?那我问你,齐桓公和管仲之间ꓹ 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听闻,管仲曾想要射杀公子小白…后来..公子小白继位成为了齐桓公…”ꓹ 小家伙认真的摇着头ꓹ 断断续续的讲述起了韩非所告诉他的故事。
    “哦ꓹ 你知道的还挺多ꓹ 那我问你,管子曾经说:国有四维ꓹ 缺了一维ꓹ 国家就倾斜;缺了两维ꓹ 国家就危险;缺了三维,国家就颠覆;缺了四维ꓹ 国家就会灭亡….这四维说的是什么呢?”
    “哇~~我不知道~~”,赵政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牛车赶到了马服乡的时候,正在门口的监门去死盯着看了片刻,随即被吓了一跳,赶忙开了门,笑着走了上前,与赵括行礼拜见,赵括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学室的方向,这才进了乡内。刚刚进了院落,众人就赶忙前来拜见赵括,赵母也非常的开心,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儿子见面了,一番嘘寒问暖,赵政这才凑过来,告诉大母,父亲这一路上都在欺负自己。
    果然,赵母皱着眉头,假装要打赵括,赵括摇着头:对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有了更加清楚的认识。
    赵括随后又去看望了一下戈,戈坐在床榻上,闷闷不乐,他为赵氏父子驾了一辈子的车,可是到如今,他却只能在家里坐着,出不了自己的府邸,这让他非常的失落,看到赵括之后,甚至都没有去嘲讽他,只是摇着头叹息,赵括坐在一旁,跟他聊了些水渠的事情。
    “郑国赶去信平君的府邸,展也跟着去了,我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就回来了。”
    “我号召河水岸边诸县城的贵族们出力,他们倒是不吝啬…”
    戈认真的听着,这才无奈的对赵括说道:“马服君,您要外出的次数很多,可是我已经年迈,不能再为您驾车,请您再找一位驭者吧….您亲自驾车,那是会让您失去贵者体面的举动,就连乡野的小吏,都会找能驾车的可靠的心腹来为自己驾车,您身为封君,不能亲自驾车…”
    “无碍,这段时间,我也不会出门,还是等您痊愈吧,先前狄说要为我驾车,结果险些将我甩飞,若不是我紧紧抓住车沿,只怕就要从邯郸跑回来了…”
    “哈哈哈~~”,戈大笑了起来,抚摸着长须,摇着头说道:“狄驾车,只怕说的话要比他驾车所行的路还要多…”
    赵括回到院落的时候,就看到韩非正在跟一位老者争辩着什么,吵得面红耳赤,他看到赵括,松了一口气,急忙朝着赵括行礼拜见,这才对身边的老者说道:“我的老师回来了,若是有什么事,请您直接问他,不要再来问我了!”,赵括这才看向了这位老者,老人的岁数很大,骨瘦如柴,却精神奕奕。
    在这样的冬季,还能走出内室,看起来身体还是不错的。
    韩非揉了揉额头,这位简直比狄还要能说,自从他来到马服之后,韩非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赵括自然是知道面前老者的身份,邹衍,赵括在前世就曾听说过他,阴阳家的圣贤,不过,邹衍为了等他,在马服里待了这么久,他是不曾想过的,赵括与这位老者相见,这才带着他走进了内室。两人坐了下来,邹衍微笑着打量着面前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孔武有力,心底也很善良,特意拉着自己进屋…
    邹衍点着头,却忽然板起脸,愤怒的说道:“我听闻,乡野愚民荒谬的想法能使得一亩的耕地没有收成,郡县官吏的荒谬的言语能让一个县城的百姓为此受苦,君王荒谬的想法会让一个强盛的国家灭亡,那请问,一位圣贤所说出的荒谬的言语会产生多大的危害呢?”
    赵括平静的看着他,说道:“一个圣贤荒谬的言论,会引起无休止的内乱,例如有个人说:王朝按着五行的规律更替,于是乎,就会有人以这个为借口,谈论当朝的德行已经消灭,纠结麾下来实现自己的野心,最终让百姓们来承受无妄的灾难…您觉得呢?”
    邹衍愣住了,沉思了片刻,方才说道:“我听闻,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着一定的规律来运行…我并不是说出这一点,而是证明了这一点,就算我不说,事情也会这样进行,这就是规律,这是我,或者您,所不能改变的,事情的发展并不会因为我说了什么而改变,他有着一定的规律,永不改变的规律..”
    “您说的很对,您所说的规律,比如您将石头扔向天空,它一定会掉落在地面上。人一定会生老病死,每个人都不例外。没有什么是永恒的。这些就是您所说的规律,可是这跟五行有什么关系呢?若是您想要证明世界的运行规律,就应该去想为什么人会生老病死,为什么石头会落地,为什么会天黑,为什么会天亮…”
    “呵…这…这..”,邹衍呆愣了片刻,方才询问道:“那您来说,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一切都存在着引力,我们所生活的大地更是如此,所以石头会落地,因为人的体内有细胞,细胞会不断的生长,最终衰亡,所以人会生老病死,因为我们所存在的球体是在不断的转动着的,所以当球体的一面背对太阳的时候,这里就会天黑,另外一面却是亮着的…”
    “王朝之所以会更替,是因为分配不公,分配不公产生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的所有权的占有….”,赵括认真的讲述了起来,邹衍只是瞪大了双眼,认真的听着他阐述自己对于世界规则的看法,对王朝更替的看法,“当然,这只是一个方面,还要从制度,从特权阶级,从经济方面来阐述…”
    邹衍沉默了许久,他摇着头,说道:“那您要为什么解释黄帝,禹时的那些异象呢?”
    “您曾亲眼见过飞上天空的蚯蚓?见过浑身燃烧着火焰的鸟?”,赵括笑着说道:“等您让我看到了这些,我再为您解释。”
    邹衍没有继续言语,他心里还有很多的困惑,还有很多想询问的,可是他不知自己该如何去问,他的脸色不断的变换着,口中反复的说着赵括方才所说的那些,赵括知道,邹衍肯定是在认真的思索着自己所说的那些话,在如此多的学派之中,像这位一样已经开始钻研世界运行规律的学者,实在是罕见。
    邹衍是一个爱思考的人,他不仅思索世界的运行规律,他也会思索自己脚下的大地,思索海外的那些土地,只是,因为时代的限制,邹衍并没有能走上正确的道路,他大概是从传闻里听到那些王朝更替时所出现的异象,又总结了世界的构造,从而拟定出了一个五行所构造的世界。
    有木,有水,有火,有土,有金,世界的一切,仿佛都可以归类在这五个属性之中,赵括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开口说道:“或许您说的对,世界的确是由很多种不能看到的元素来构成的….氢..氦..”,赵括认真的回忆着,可这时间过去太久,他却是怎么也没有能想起自己曾经学过的周期表…
    邹衍抬起头来,眼里闪烁着光,他还在思索着什么,“元素?那如果不是我所说的五种元素,那会是什么呢?”
    “这…”,赵括摇着头,说道:“我也不能为您讲述清楚…”
    邹衍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语着,离开了内室,当这样的人陷入思考之后,显然是没有人可以打断他们的,他的弟子们都有些害怕,邹衍这模样,就好像得了什么疾病,次日,当他们看到老师正拿着石头往天空上抛去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慌慌张张的赶往邯郸,为邹衍请来了一位专门医治老年人的医生。
    可是,这医生也没有能治找邹衍,在弟子们的眼里,邹衍的行为变得愈发的古怪,他甚至令弟子们敲碎石头,不断的敲打,甚至将石头敲成了灰,这才趴在地面上认真的打量着那些粉末,甚至还沾在指头上尝了尝…他有些时候还要拿出燃烧殆尽的灰烬,不知在探索着什么。
    直到邹衍将自己的手臂划开,观察自己的血液的时候,弟子们就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忙忙的拜见赵括,哭着求赵括能帮着治一治他们的老师。赵括听闻邹衍有自残的行为,也是急忙来到了邹衍暂时定居的院落内,在院落里,邹衍披头散发的蹲在地面上,用手捧着水,对准了太阳,正在认真的看着。
    看到他这个模样,赵括反而是没有开口打扰。
    “水,到底是什么组成的…为什么它会流动,为什么它会消失?雨水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掉落?”,邹衍不断的询问着自己,看着面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赵括忍不住的坐在了他的身边,笑着说道:“的确是很难理解…最近,有一批墨者找到了我,不如,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看的更加清晰的机械,借助机械来探讨这些问题…”
    “只是用眼睛来看,只怕是看不出什么来的,而我所说的王朝的更替规律,这些反而是您可以想出来的,大自然的本质,和他的运行规律,并不像您所看到的这样简单…”,邹衍看向了赵括,他笑了笑,邹衍并没有发疯,相反,他很理智,他只是很想知道心里的那些疑惑的答案。
    他探索了一生,最终拿出了五行学说,奈何,在马服待了一段时日之后,他对自己所坚持的本质规律学说也产生了怀疑,很多东西,是他所说的规律不能解释的,若是强行解释,也不过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对学说毫无用处的诡辩而已。邹衍缓缓站起身来,认真的对赵括说道:“我一定会弄明白的。”
    赵括心里忽然有些愧疚,自己对他学说的否定,是不是有些太残酷了?
    一位探索了一生,自以为得到答案得老人,在年迈之时,却知道自己拿到了错误的答案…他似乎已经没有多少时间来继续探索了,或许,这真的有些残酷。
    老人那精明的双眼打量着面前的赵括,他似乎明白赵括在想什么。
    他温和的说道:
    “谢谢。”
    “我宁愿在探求真理的道路上死去,也不愿意存活在谬论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