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tp2r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笔趣-第三百四十二章 真是一羣努力的人兒相伴-21e10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魔虫的速度很快,显然已经等不及了,虽然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它的激动和期待之意。
    驚世毒後:惡狼欠調教
    就在它刚刚进入那条手臂,正准备安安稳稳的大快朵颐时。
    火凤的眼眸一凝,以火光凝成刀锋,只见红光一闪。
    “嗤!”的一声。
    敖云的那条手臂被齐根斩断,抛飞出去。
    清晰可见,那条散发着美味的手臂之中,有着一只黑色的长虫,有如大号的水蛭一般,正在蠕动吞噬着。
    它深深的沉浸在美味当中,从未感觉虫身如此完美,什么鲜血、仙力都弱爆了,太好吃了,这才是虫生啊!
    妲己的眼睛只是淡淡的一瞥,随后手中仙气涌动,形成一抹白色冰晶,将那条手臂缠绕,眨眼间就将其化为了一个冰雕。
    “啪嗒”一声,砸落在地。
    冰雕很硬,落在地上一点损伤都没有,甚至还闪烁着亮光,不过却重重的砸在所有人的心头。
    “美食,我的美食啊!”囡囡和龙儿呆呆的看着那手臂,顿时泪如泉涌。
    其他人也都是感到心中空落落的,有种暴殄天物的感觉。
    “手,我的美味的手啊!”
    敖云同样傻了,内心可谓复杂到了极点,上去抱住自己的断臂,傻傻的打量。
    太惨了,先是被火烤熟了,难得居然散发出如此美味,紧接着就化为了冰雕,我这只手也算是命途多舛啊。
    空气中还残留着那烤肉的香味,让人如梦似幻。
    李念凡忍不住揉了揉囡囡和龙儿的小脑袋,哈哈笑道:“哭啥哭,那手是人家敖老的手,吃是肯定不能吃的,还有,那手里可还有魔虫,你吃啊?”
    囡囡抽泣了一声,擦了擦嘴角亮晶晶的口水ꓹ “可是……太香了嘛。”
    敖云站起身,真诚的感激道:“李公子ꓹ 真是太感谢您了,我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大恩不言谢ꓹ 以后有任何需要尽管吩咐!”
    “举手之劳罢了,不算个什么事。”李念凡笑了笑ꓹ 随后好奇道:“敖老不觉得疼吗?”
    敖云笑着道:“之前被香味所吸引,倒是没觉得ꓹ 现在有点ꓹ 不过我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能承受的。”
    说话间,他抬手一引,有着水波在指尖荡漾,接着附着于断臂处,形成了一个伤口保护膜。
    李念凡不知道其作用,却不妨碍不明觉厉。
    他拱了拱手道:“敖老ꓹ 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告辞了。”
    “李公子ꓹ 要不在这里住下ꓹ 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熬成自然是竭力的挽留ꓹ 殷切道:“海族多的是ꓹ 还有很多节目可以给李公子欣赏,海中的美景更是数不胜数ꓹ 鱼虾遍布ꓹ 何不多逛逛。”
    李念凡沉吟片刻ꓹ 笑着道:“还是不了,多谢敖老的好意。”
    “也罢ꓹ ”敖成只能道:“李公子,我给您准备了海鲜,还有大闸蟹,这可万万不要推辞,以后但凡想吃了,让龙儿回来知会一声,我这边多得是!”
    “哈哈哈,好!”李念凡欣然接受。
    再度寒暄了几句,李念凡等人便离开了鲤鱼宫,告辞而去。
    敖老和敖云立在门口,恭敬的目送着。
    “高人,果真是绝世高人啊!”
    敖云的语气中带着极度的感慨,“这可是噬龙蛊啊,百万年来,无人能解的噬龙蛊啊,居然会以如此奇特的方式被解开,化腐朽为神奇也不过如此啊!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
    敖成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笑道:“呵呵,大惊小怪,这就把你给吓住了?高人本身就是超乎想象的存在,能够与之交好,这是我们龙族的福气啊!”
    逐心 男男
    “我这条手臂……断得值啊!”
    敖云突然拿着自己手里硬邦邦的手臂摩挲着,“这可是高人亲自烘烤过的手臂,倒是便宜了那个噬龙蛊了,能够跟如此美味的手臂冰封在一起,这得是多么大的造化啊!我得放在家里供起来,以后我把这手臂一拿出来,就看谁还敢对我不敬,哈哈哈……”
    敖成看了看那条手臂,有些酸溜溜道:“你西海龙宫都完了,居然还好意思笑得出来。”
    说到这个话题,敖云的语气顿时沉痛起来,低声道:“这次龙门重新现世,本来我还是很激动的,却没想到南海龙王是我龙族败类,这才被其下毒,不过,还有一个更加不好的消息。”
    敖成眉头一挑,“什么消息?”
    敖云凝声道:“上次大劫中,南海老龙王居然没死!这老东西,心黑啊!”
    敖成的面色微微一变,不过随即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意,“云兄,说到这里,那我就不得不告诉你一件天大的秘密了。”
    亂世湮華
    “秘密?”
    敖成神秘无比的看着敖云,接着嘚瑟道:“不炫耀的说,我东海的老龙王……也还活着!哈哈哈,羡慕吧?”
    ……
    逛了一圈海底世界,李念凡顿时感觉自己的见识得到了极大的扩展,生活都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旅游啊,如此悠闲欢乐的生活,倒也配得上神仙生活四个字。
    回到四合院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空中繁星笼罩,忽闪忽闪,星光垂落而下,照着虚空中那一层层薄雾。
    仙界。
    冰元仙宫已经不复存在,冰块消融,仅仅是一天的时间,此地居然长出了青草,更是有着花香飘荡。
    紫叶看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内心复杂,目光看向虚空之上,眼眸中充斥着一丝期待与忐忑。
    她叹息了一声,“如今地府已经重归,也不知道我天宫何时能够回来。”
    她的身后,星河恭敬而崇拜道:“七公主,高人的布局开始一个个显露,大势已经出现了变化,天宫迟早都会回来的!”
    “但愿吧。”紫叶轻声说了句,便身子飘起,顺着天柱,再度来到南天门。
    那两个大罗金仙没能留下一点痕迹,同样没有人再来阻挡她。
    迈步进入南天门,她脚步飞快,轻车熟路的来到了一座殿宇前,正是七仙宫。
    紫叶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平复自己的内心,这才抬手推门而入。
    冷酷總裁鬥萌娃 溫希
    房间内,很整齐。
    整齐得让紫叶都愣住了。
    她站在门外,伫立良久,有如时光倒流,回到了过去,一切的布置似乎都没变过。
    抬腿迈步而入,行走在客厅之上,拐个弯,穿过圆拱形的木雕门,突然出现的五道身影让她全身一震。
    这五道身影,有的抚琴,有的品茶,有的微笑,各自端坐在房间之中,如果不是因为都是石雕,那绝对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大姐、三姐、四姐、五姐、六姐!”
    紫叶惊呼一声,连忙小跑了过去,扑在石雕上,泪如雨下。
    看到这一幕,星河长叹一声,老眼中同样有着泪花闪烁。
    他没有去打扰紫叶,而是默默的退了出去,独自一人行走在天宫之中,
    月老阁中,一名老者一手持着红线,一手握着泥塑,成了石雕,在他的面前,姻缘盘同样化为了石刻。
    兜率宫中,两名童子石雕坐于丹炉旁,手持着扇子,似乎还在彼此交谈。
    凌霄宝殿上,玉帝宝座同样化为了石刻,其上空无一人,下方,则有不少神仙石雕,似乎还在上朝。
    整个天宫,笼罩在一层枯寂与诡异的气氛当中。
    越过凌霄宝殿,星河来到观星台的边缘,遥望那片黑暗中的星空,寻找着自己当年掌管的那颗,再也没能憋住,两行热泪顺着脸颊滚落。
    时间如水,日子一天天过去。
    李念凡的生活再度变得平静而悠闲,一切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其实心态却是大不相同。
    如今的他,能够被约束的东西已经很少了,既能飞,又有了功德圣体,人脉也越来越广,倒是有种修仙界尽可去得的感觉,生活比之前不知道有趣了多少。
    在立城隍庙后的第五天,洛皇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名老者以及一名将军,不过,他们却是以魂魄体而来,目的自然是混个脸熟。
    这老者在附近颇有些名望,将军则是身怀无畏,战死沙场的大将,用来充当第一任落仙城城隍的文官与武将。
    名额选出,第一时间便是来向李念凡报道,连带着其生平事迹,一一给李念凡了解,显然是来咨询李念凡意思的。
    地府给了李念凡足够的尊重,但李念凡自然不会越俎代庖,只要大差不差,随口讲了一些鸡汤,也就过去了。
    同时,李念凡从洛皇口中,却是也了解了外面大致的情况。
    周云武忙着一统凡人,孟君良则是在努力的办学堂传道,月荼把佛教发展得如火如荼,古惜柔似乎也在准备着什么,敖成似乎也很忙,李念凡猜测他估计在努力的化龙。
    对了,还有紫叶那群人,说是要去建天宫,也不知道成果如何了。
    总之,大家似乎都在为了各自的目标而努力奋斗着,忙得不行,相比较而言,自己反而是有些咸鱼了。
    “真是一群努力的人儿啊!”李念凡躺在摇椅上,身下垫着一层青色的柔顺狼王皮,身上还盖着一件灰色的熊皮大袄,在冬天依旧能享受到温暖的幸福。
    身旁,还有着小妲己帮忙喂水果,生活乐无边。
    李念凡微微一笑,“如此也好,等他们努力成了超级大腿,那自己背靠大树就好乘凉了。”
    这天,同样是仙界,依旧是老地方。
    一只带着面罩的小狐狸缓缓的出现,一蹦一跳间,进入城池之中,闷头向里走去。
    它的小眼睛滴溜溜转着,身后的九条尾巴左摇右摆,时不时还回头看两眼,似乎有些忐忑。
    不多时,它就来了黑市深处的一个店铺前。
    店铺还是那个店铺,其内一片漆黑,只有一个黑色的门帘低垂着,看起来极为的肃穆。
    同學少年都不賤
    “我不能表现得太熟悉,需要表现得纠结而不安。”小狐狸想起了姐姐的教诲,在跑到门口时,硬生生停下了脚步,接着调头往回跑开了,接着,又跑了回来,站在门口犹豫。
    如此往复了三次,这才一咬牙,跳了进去。
    黑暗之中,显然被整得有些不耐烦了,即刻就有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可是来交换东西的?”
    小狐狸不住的点头。
    “以前来过吗?”
    小狐狸摇头。
    “你可是九尾天狐,难道不会说话?”沙哑的声音顿了顿,接着道:“想不到居然还能见到九尾天狐,行了,把你的东西拿出来吧。”
    房间之中,开始出现微弱的光亮,那老者手中拿着的剧本完全一模一样,故技重施般缓缓的浮现。
    小狐狸的小爪子微微一挥,在它的面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小桶,桶中装着牛奶,还有一捆韭菜。
    “牛奶跟韭菜?”
    老者呆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居然是五色神牛的奶!不错,好东西!”
    接下来,他抬手,好奇的把那捆韭菜给拿了起来,打量了片刻后,闻了闻,眼睛顿时一亮,“灵根?这韭菜居然是灵根?!”
    殄官賜福
    他惊呆了,之前收到橘子是灵根也就算了,怎么如今连韭菜都出灵根版本了,这个世界变了,有些不对劲了!
    但凡灵根,功效都是不凡。
    他忍不住在一根韭菜上小小的咬了一口,细细的咀嚼,闭眼品位着。
    不多时,他的老脸就升起了一抹红晕,眼睛豁然睁开,惊喜不已道:“好东西,这韭菜绝对是难得的好东西!”
    他看向小狐狸,“这两样东西都算难得,你想要换什么东西?”
    小狐狸脆生生道:“换一些来自远古的灵物。”
    “又是远古灵物?”
    老者的心头狂跳,他现在对这四个字过敏,如此短的时间内,这已经是第三波了吧,关键每一波还都出事。
    他拍了拍手,当即就有一个锦盒落在小狐狸得面前,锦盒之中,躺着一个模样并不算规整的金色圆球,有着一股沧桑与神圣的气息流露而出。
    “这上面的气息你应该能感受到,绝对是远古之物,而且价值不凡。”老者笑着开口道,接着道:“这韭菜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只要告诉我,我再送你一样远古灵物!”
    “我才不会告诉你呐!”小狐狸似乎有些惊慌失措,一转身,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急速蹦跳着离开了。
    老者看着它的背影,若有所思。
    “很显然,它是知道这韭菜出自哪里的!这韭菜太过不凡,必须要得到手!”
    老者的语气中带着坚定,但心中总感觉有哪里不对,思虑道:“我总感觉受到了针对,这次难不成跟前面那两次有所关联?事不过三,绝对不能让悲剧重演!算了,这波我还是亲自出马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