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8v78m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愛下-第三十八章 星火遠征 (4100,小章)-mp2zl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薄雾山再也没有黑夜了。
    自十二天前,斯维特雷教授将燃薪神木栽种至高塔之顶,那颗仿佛完全由光芒凝聚而成的树苗便大放光明,将整个山间峡谷连带小半个薄雾山脉都照的透彻分明,宛如白昼。
    不,不是薄雾山脉了,自从那位强大的教授用自己的心光体打通了东西屏障,令东海潮湿的海风可以顺利通过山脉的阻拦后,原本仿佛永远被水汽和云雾充斥的山岭就再也没有雾气萦绕。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仿佛永不停歇的大风——狂风穿过峡谷,时不时地在山脉两侧产生龙卷,源能在这里汇聚,甚至会在无云时分凭空孕育出闪电。
    雷霆,狂风,以及几近于永昼的异象,令所有怀着各式各样目的来到此处的冒险者和各大势力的探子心惊莫名,某种意义上,这就是人造的天灾,这种手段已经超越了常人对灾境的认知,是更甚其之上的力量!
    事实也正是如此。
    此时的薄雾山脉,亦或是已经开始在外界流传,被冠以‘希光’的山脉,如今已经变成了一处充满神秘和危险色彩的禁地。
    心怀恶意,或者说,并非诚心诚意地来到此处,想要加入希光结社的人,都会被此地怪异的天象驱赶离开。
    仅仅是想要一探究竟,试试希光结社这一新兴组织究竟有几斤几两的冒险者,会被不可抗拒的狂风礼送出山脉,倘若还不死心,狂风的力度就会一次又一次加大,直至最后,便是满溢着雷霆的龙卷将人直接甩飞到天上,重现一番‘好讨厌的感觉’。
    但倘若心怀恶意……这些人将要面对的,将会是无处不在的神木根系,甚至是会挥动各式几近于无坚不摧武器的蔓藤触手,这些被苏昼以自己的神通培育而出的‘厄木’无论是杀人还是开罐头都轻松非常熟练ꓹ 这些烛昼奇妙的小眷族非常乐意用恶人的血肉来培育下一代。
    和它们的主人一样,厄木们一点也不挑食ꓹ 而且也没人在意它们吃的是不是生的。
    隐匿于山脉中的神秘组织,强大到有点匪夷所思的顶级强者……希光结社内部的情况,对于不清楚情况的人而言ꓹ 的确是是神秘非常,就这么十几天ꓹ 类似于‘斯维特雷教授在山脉中挖出了一个上纪元古老遗迹’这样的消息已经出现了十几个不同的版本。
    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并没有猜错,就停在希光高塔下面的初耀舰的确非常古老ꓹ 而且是天知道几个纪元之前的遗迹造物。
    但实际上ꓹ 苏昼和自己追随者的生活其实非常简单,半点也不神秘。
    早上起床晨练,紧接着上课至中午吃饭,下午实践工作,建设结社,紧接着晚上讲课,最后睡觉。
    这样的日子ꓹ 无论是对于苏昼还是他的学生和追随者们来说,都相当悠闲自在ꓹ 且清晰简单。毕竟苏昼的讲课的确简单易懂ꓹ 且别开蹊径。
    哪怕是一开始对此不以为意ꓹ 觉得只是初期讲课的资深冒险者在听了一段时间后ꓹ 都开始重视起来。
    大漠謠 桐華
    因为他们发现,倘若说其他人教导的修行ꓹ 无非是钻木取火去烧开水。
    的确ꓹ 这能点燃火焰ꓹ 也能烧开生水,但无非就是摩擦的速度够快ꓹ 用的力气够大(勤奋),以及木材(天赋)足够好。
    而苏昼教导的修行是直接从火为何会点燃的原理教起,钻木取火虽然也在教导范围之内,但更多的只是以其为根基,衍生出种种全新的烧开水方法——譬如说寻找全新的燃料,发明真气机,内燃机等等等等……简直是手把手教会人怎么从石器时代进入工业革命。
    九界修神II 調音師
    而且这一修法,对天赋也并不看重。
    修行一事,普通人总是觉得神秘非常,需要种种机缘和天赋,但这不过是没有把握住要领,苏昼高屋建瓴之下却知晓,修行无非就是掌握灵气的一个过程,肉体和灵魂的天赋归根结底只是人的意志用来操控灵气的工具,天生的工具。
    既然是工具,那么就没有不能换的道理,固然原生的肉体是最契合和最好用的,但大可以对其进行改造,优化。
    被苏昼根据埃安世界的情况优化后的轮转不朽法,其中蕴含的神木之道,正是自我改造的良方。
    只要将轮转不朽法修行至‘不死根’的地步,无论原本的天赋如何,由修行者体内自然衍生出的些许神木根须,就能取代,强化持有者的灵气感应以及操控能力。
    極品邪惡反派召喚師
    寂寞撒的謊 記憶七秒
    这些根须是由每个人的血肉自然衍生而成,自然拥有各自不同的属性和天赋,亲和的灵气类别完全不同。
    苏昼将其命名为‘灵根’,但这就太正国风了,放到埃安世界没人听得懂,所以苏昼也将其称之为‘源能回路’。
    源能回路是同时存在于肉体和灵魂上的灵气构造体,它与拥有者绑定,除非同时失去肉体和灵魂(说白了就是死),那么至多也不过是丢掉一半而已。
    它可以毫无后遗症地优化修行者的天赋,并且强化对源能侵蚀的抗性,更是能赋予持有者高再生能力。
    听上去简直完美。
    唯一的缺点就在于,这东西就和真正的植物一样,需要经常摄入营养才能保持完好的工作状态。
    落難郡主要逆襲
    换而言之,修行这修法的人,在修行的初中期,会成为饭桶,一餐吃七八人份都很正常。
    “就这?”
    这是某日苏昼在讲课时,慎重无比地讲出这句话后,在场所有学员和追随着心中的真实感受。
    第一位原孤儿院的孩子们之外,加入希光结社的冒险者安达心中更是忍不住吐槽:“这也能叫缺点?那我能吃十人份!”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人会怀疑斯维特雷教授的实力了,不谈仍在周边整理山脉的三头巨龙心光体,仅仅是高塔之上,燃薪神木释放出的一阵阵充满生机和纯粹源能的光辉,就令所有人知晓,他们选择加入的势力是何等强大且前途远大。
    修法并不难,不少以及冒险者在短暂地学习后,就很快地入门。不过也正因为不难,许多后来加入的冒险者便惊愕地发现,他们的修行进度甚至还比不上那些十岁不到的孤儿院小孩!
    作为苏昼实打实的嫡系,真正的核心弟子,昔日孤儿院的孩子们早就在海滨之都时就完成了源能回路的修行,人均十五条回路以上,其中最强的洛亚,伽沙和塞涅卡都超过了四十条,其中洛亚甚至有五十五条。
    这样的天赋,简直就能比得上得到不死血前的苏昼了。
    所以现在,孩子们除却不朽法外,都在学习苏昼的拟道以及五德神光简化版。
    假日时日,这就是三十多个人均五德充沛的神意强者打底,里面出几个灾境也不稀奇。
    “将课本收好,今日的课程结束,后山的实战训练场已经建好,明日早上我会进行分组,开始进行实战演练。”
    “明日再见。”
    “再见,导师!”
    整齐划一的回应声响起,充满了热情和希望。
    希光高塔底层,由山脉直接凿穿而成的巨大岩石大厅中,苏昼将手中的讲义合上,曾经货真价实当过正国教授的青年就算不是很专业,但起码也见过专业的猪跑。
    归根结底,他是天仙中的强者,如今的讲课,不过是借着教导学生,来归纳整理自己过去颇为繁杂的修行之路,自然深入浅出,有趣之余也令人容易理解。
    昔年 wy_841
    自东海之战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
    能够通过无想之心的考验,真心想要加入希光结社的人也开始陆陆续续自埃安大陆的各地汇聚而来,如今已经有了十八个人。
    虽然听上去不多,但这十八个人是一知道苏昼在此地教课的消息后,便立刻出发,第一时间赶到的那一批人,而一般不太坚定,更次一等的人肯定会犹豫迟疑一段时间,会晚上一段时间才能到。
    到了那时,希光结社的本部可就不是那么好加入的了……他们最多也就在山脉的外围驻扎,苏昼也会去那边讲课,宣传自己的功法神通,理念信念。
    有教无类,也不是见个人就传授绝学,起码要对方证明自己真心想学,苏昼才会真心去教。
    “斯维特雷教授。”
    走出大厅,苏昼本想要去希光高塔顶部看看燃薪神木幼苗的情况,但是在中途就被熟悉的声音叫住。
    他转过头,银妖精拂晓正漂浮在半空,一脸凝重地看向他:“你知道吗,你的‘众生平等’理念在埃安大陆上已经传播开来了,但是舆论很不对,许多人说你包庇怪物,心理扭曲,居然认为魔化者和普通人是同样的存在!”
    “许多魔化者因为你的理念而感到心动,其中有不少魔化者奴隶劳工正以各种方法挣脱枷锁,暴动正在加剧,他们想要来到你这里——而受损失的工厂主和农庄主勃然大怒,这些有钱有势的家伙正在鼓吹各大势力对你动手,消灭你这个怪胎!”
    银妖精显然是匆匆赶来,她最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通过新加入希光结社的冒险者和学员了解这片大陆,她自然很清楚魔化者和普通人的矛盾,也从最新一批来到结社的学员口中,得知了这个颇为不妙的消息。
    ——因为不亲近任何一方,如今的希光结社,仅仅是存在,便成为了各大势力的眼中钉。
    就连海滨之都都要被强迫战队,更何况只是最近才出现的斯维特雷教授?就算这老头的实力真的强的可怕,但哪个大势力又会没有底牌,又有谁真的觉得一位最近才出现的隐士老头,可以和雄霸了整个世界的帝国与各大贵族相抗衡?
    拂晓虽然觉得未必不是不能一战,但也觉得应该小心戒备,而不是像苏昼这样,每天除了修行就是教课,好像嗅不到外界紧张的气氛似的。
    但苏昼却点了点头。
    “果然。”他一脸意料之中的表情:“甚至比我想象的还慢一点。”
    苏昼又不傻,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思维和理念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离经叛道的,尤其是那些将利益建立在剥削魔化者,剥削其他人身上的存在,苏昼宣扬的人人平等理念,就是在挖掘他们剥削的根基。
    夺人钱财,杀人父母,依照这种说法,苏昼当即便可化身埃安世界最大的父母屠杀者,被人记恨针对很正常。
    “我来,不是叫世上享太平。我来,是要叫这世上起刀兵。”
    苏昼将手中的讲义递出,有些懵然的拂晓收下,苏昼顺手弹了弹对方头顶的呆毛——有种金属弹簧的触感——然后笑着道:“他们怒了,证明我作对了,这些家伙被我说破防了,当然会魔怔起来,非要针对我不可。”
    “而且,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的敌人会出现,我们的朋友也会出现。”
    苏昼抬起头,看向南方。
    看向昔日希光孤儿院所在的区域,艾文德城的方向。
    ——我昔日散播出去的火种,现在应该也颇为壮大了吧?
    如此想着,男人面带微笑。
    但实际上,苏昼并不知道,他曾经抛出去的火种已经不仅仅是火种了……在某些特殊存在的影响下,点点星火已经燃起了燎原大火。
    大陆南方。
    一座似乎被废弃了有一段时间的移动都市中,有众多身形匆匆的人影正在来回行走,似乎想要将这座因为魔月之光绽放,护盾破损而被废弃的小型移动都市修理完好。
    能够看见,这些人影,全部都是魔化者。
    “加把劲啊,各位!”
    开朗,甚至称得上是豪迈的女声通过城市中央的广播传遍全城:“咱们现在要去投靠最强的那个老大,为我们魔化者创造一个家园啦!”
    閃婚密令:軍爺寵入骨 花間妖
    “我们现在吃点苦,受点累,流点血,以后孩子们就能有灾境强者庇护,不用再流汗又流血了!”
    先驱冒险者的宣传口号简陋,但却非常有效。
    未來多子多福
    整个城市中,所有正在奋力工作的魔化者们,意志登时更加坚定。
    絕寵醫妃:王爺中了蠱
    他们开始埋头苦干,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后代的未来。
    圣日已经落下。
    薄暮冥冥,长路漫漫,夕阳之下,这一支魔化者队伍心怀迷茫与困惑,热情与决心,还有一股坚定的信念,开始了一场由南自东得漫长行军。
    小小的城市行驶着,带着烟尘与希望。
    无数双目光投注至此处,心怀忌惮与戒备。
    但不管情况如何,一切都已经发生。
    星火的远征,已经开始。
    世界因此而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