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alogk人氣小說 世界樹的遊戲-第646章 凋零之心的祕密-d4glp

    世界樹的遊戲
    小說推薦世界樹的遊戲
    阿撒兹勒发了一番牢骚之后,最终还是屈服了。
    祂成功地从魔神迷宫的包工头,升职到了魔神迷宫+泰坦遗址的包工头。
    对第七魔神大人的从心选择,伊芙还是挺满意的。
    “虽然抱怨了一下,但答应得蛮干脆的嘛,看来还有潜力可挖。”
    祂勾着嘴角恶趣味地想到。
    这之后,伊芙沉吟一下,干脆又利用游戏网络中的祭司系统,挑了几个尽心尽职的祭司玩家,给他们发了两个隐藏任务。
    与前一阵子发给第一祭司玩家苳苳的隐藏任务一样,依旧是泰坦遗址的坐标,正是位于精灵之森西边,以及死亡荒漠上的两座遗址。
    这两座泰坦遗址都是被发掘过的,八成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只是,这仅仅是针对伊芙而言,对于玩家们来说,真神眼里的破烂在他们眼中可能就是极品宝贝,所以还是有很大的开发价值的。
    而等玩家们探索之后,直接再派妖精之王菲妮尔走一趟,也将这两个遗址的后续野怪刷新交给阿撒兹勒即可。
    完美。
    当然,这两个遗址应该给伊芙带不来什么大的惊喜了。
    最多也就是像第一个泰坦遗址一样,成为一个分流玩家的新副本,缓慢地给伊芙提供力量并给玩家们带来快乐。
    但是,丰饶平原上的那一座未被发掘的泰坦遗址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未被发掘,就意味着很可能有真神器,甚至其他好东西存在。
    按照之前设想的那样,伊芙翻出了玩家的名册,开始在其中寻找自己熟悉的、认可的高玩,打算也给他们发一个探索丰饶平原泰坦遗址的任务,算作前期探路。
    不过,就在伊芙勾上几个ID之后,却忽然心中一动,感知到了来自矮人与锻造之神多尔夫特的呼唤。
    那是祂与对方约定好的联系方式,地点则依旧是万神殿。
    “多尔夫特?凋零之心这么快就修复好了?”
    含笑關山月
    伊芙愕然,继而一喜。
    距离祂上次与对方见面还不到一个月,这个神器修复效率可以说是相当快了。
    带着期待的心情ꓹ 祂暂时放下了丰饶平原遗迹探索任务的发布,再次回应呼唤ꓹ 进入了万神殿之中……
    光芒闪烁,伊芙意识流转,激荡的神力幻化为投影ꓹ 出现在了万神殿的生命与自然神座上。
    而当祂来到这里的时候,矮人与锻造之神多尔夫特已经在等待了。
    只是ꓹ 当伊芙看向对方的时候,却发现这位矮人真神正一脸严肃而又警惕地看着自己。
    嗯?
    发生了什么事?
    看着多尔夫特如临大敌的表情ꓹ 伊芙心中一动ꓹ 继而也警惕了起来。
    “多尔夫特冕下,您怎么了?是凋零之心出了什么问题吗?”
    祂沉声问道。
    听到伊芙的提问,多尔夫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
    这位矮人真神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之后,祂看向了伊芙,目光中满是审视与凝重:
    “伊芙冕下,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您一下。”
    问题?
    伊芙心中一跳。
    “您请问。”
    祂说道。
    多尔夫特深吸了一口气ꓹ 随后问出了一个让伊芙感到莫名其妙的问题:
    “伊芙冕下,您……是怎么看待深渊的?”
    怎么看待深渊?
    伊芙微微一愣。
    祂犹豫了一下ꓹ 思索矮人与锻造之神为什么会这么问。
    对方这个样子ꓹ 就像是在判断自己的立场似的……
    嗯?
    立场?
    余光扫过万神殿中那华丽庄严的浮雕ꓹ 伊芙心中微动。
    祂沉吟了片刻ꓹ 选择了最为妥当,也最为被众神接纳的答案:
    “深渊是众神的敌人ꓹ 它能够污染赛格斯晶壁系的各个位面ꓹ 为世界带来灾难……”
    “对于深渊力量ꓹ 身为真神,我们必须要与其对抗到底。”
    伊芙的声音ꓹ 空灵清澈,回响在万神殿之中。
    而多尔夫特一边听着祂的回答,一边警惕地留意着万神殿的浮雕变化。
    当祂发现浮雕毫无反应之后,终于松了口气:
    “真言浮雕并没有变化,太好了,伊芙冕下……看来您还没有被深渊污染。”
    被污染?
    伊芙心中一跳。
    暂不提身为能够吸收深渊力量的世界树究竟会不会被污染,深渊力量又怎么有机会入侵祂的神魂呢。
    “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您竟然需要依靠万神殿的真言之地来验证我的立场?是与凋零之心有关吗?”
    伊芙皱着眉问道。
    多尔夫特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没错,的确与凋零之心有关。”
    说完,祂又看向了伊芙,问道:
    “伊芙冕下,第二个问题,您是否曾经利用神力净化过凋零之心呢?”
    净化凋零之心?
    我什么时候净化过凋零之心了?
    伊芙一脸的疑惑。
    祂正准备说没有,但却忽然心中一动,神魂深处浮现出来了一段画面……
    那正是祂刚刚获得凋零之心,进行鉴定探查时候的记忆。
    回忆起这段记忆,伊芙的神情忽然一肃。
    不……
    祂净化过……
    祂的确净化过凋零之心,就在祂刚刚获得这件真神器的时候……
    而且还是轻易地、彻底地将凋零之心中的深渊力量全部清除出去了!
    可是,自己怎么会忘记这件事?
    更别说,为什么交给多尔夫特的时候,自己又默认了凋零之心中依旧存在深渊力量的污染?
    不,不是默认,而是的确存在污染,不然多尔夫特当初并不会说里面的深渊力量很难清除……
    换句话说,自己当初根本没有彻底将深渊力量消除!
    然而,这件事在祂与多尔夫特交流的时候,竟然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祂甚至直接忽略了自己曾今“净化”过这件真神器……
    念头至此,伊芙的神情微沉了下来。
    祂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不知不觉间,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进而记忆与判断受到了干扰……
    是什么时候?
    拿到凋零之心的那一刻?
    还是净化它的那一刻?
    “看来,您似乎注意到了。”
    看到伊芙微变的表情,多尔夫特轻轻一叹。
    “您发现了什么?”
    伊芙神情凝重地问道。
    多尔夫特微微抬起手,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了一串骷髅项链,正是凋零之心。
    祂看着凋零之心,说道:
    “伊芙冕下,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这件神器,恐怕并非是一件封印类的神器,而是一件被污染的精神控制类神器……”
    “被污染的精神控制类神器?”
    伊芙皱了皱眉。
    發個紅包去天庭
    “没错。”
    多尔夫特继续说道:
    “事情还要从我将其拿回神国说起……”
    “伊芙冕下,我将凋零之心拿回神国后,就对其展开了修复,而在修复之前,我打算尽力再将其中的深渊力量清除一下……”
    “在我的原本的计划中,我计划花上三天的时间,尽可能地将深渊力量压制,只是……当我第一天做完之后,第二天却忘记了这件事,心中默认了已经将此事做完。”
    “如果不是因为我封神前养成的习惯,会将自己每日的锻造记录记载在下来,或许我直到将这件真神器修复,也不会察觉到这件事。”
    “但好在,我有着每天翻一遍前一天锻造记录的习惯,从而发现了端倪。”
    “我在不知不觉中,记忆与判断被这件真神器影响了……”
    “不仅如此,当我发现这件事,去询问协助我修复神器的神使的时候,发现祂们同样也忘记了此事,而其中的两位神使,更是受到了些许深渊力量的污染……”
    北京往事
    听了多尔夫特的话,伊芙神色一肃:
    “凋零之心?”
    “没错,正是凋零之心的污染,而且没有人能够察觉,如果不是因为我一直戴着心灵之锁的话,说不定我也被污染了。”
    多尔夫特苦笑道。
    祂的脸上,还带着一丝后怕:
    親愛的匹諾曹王子 南川南
    “但好在的是,两位神使的情况也不严重,最多也就是让性格产生些许偏执,我花费了一番功夫就将其净化了。”
    “所以……您就担心长期使用甚至将其认主的我,也受到了污染?”
    伊芙问道。
    “正是这样。”
    多尔夫特点了点头。
    说着,祂松了口气:
    “但还好,您还没有受到影响,看来您对深渊的抗力比我想象得还要强大……”
    因为我是世界树,的确有着超强的抗性,不然的话……恐怕我早就被污染了。
    伊芙在心中说道。
    祂想了想,微微皱眉:
    “但我的记忆似乎也受到影响了,我想了起来,我曾经净化过它,而且还是彻底地净化……”
    “这就是我发现的另一个问题了,伊芙冕下,在察觉到凋零之心这种奇特的力量之后,我又花费了不少神力,正在做好防护的前提下对其进行了仔细的鉴查,我发现它并非是一件封印类的神器,而是一件罕见的、影响精神状态的神器!”
    多尔夫特激动地说道。
    祂摩挲着手中的骷髅项链,叹道:
    “只不过……它似乎经过某种伪装,展现出来了封印神器的样子,而究其本质,其实并非封印,而是施以目标一种心灵暗示,暗示对方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完全禁锢,从而让目标主动地、毫无自觉地将自身的力量自我封印起来……”
    “这,才是它的真正力量!”
    “当然,它影响我们的判断,也是通过这种力量,只不过因为它受到了深渊力量的侵蚀,导致这种影响会向深渊侧偏移……所以,才会出现之前的种种问题。”
    原来是这样……
    伊芙微微恍然。
    祂忍不住看向了凋零之心,心中惊异。
    这究竟是一件怎么样的真神器?竟然能够连认主的存在都能瞒过?
    不过,这倒是解释了之前祂为什么会出现记忆偏差的问题了。
    一件能够影响真神判断的精神类神器,可以说是相当可怕了……
    “那么,您修好它了吗?”
    伊芙又问道。
    多尔夫特摇了摇头:
    “这就关乎我想要问的最后一个问题了……”
    说着,祂神情一肃:
    “伊芙冕下,您真的要使用它吗?您应该能够想到,一件被深渊力量侵染的,又能影响真神意志的神器有多么可怕……”
    “这件神器让我想起了一段秘辛……据说在泰坦纪元的末期,那场席卷泰坦与巨龙两大种族战争,事实上是后崛起的泰坦在压着巨龙打的,而泰坦巨人的底牌,不是他们那强大的体魄,而是神秘而强悍的封印力量……”
    竟然如此?
    难道泰坦们就是依靠着凋零之心与巨龙作战的吗?
    伊芙心下惊异。
    这些事,是拥有世界树传承的祂也不清楚的。
    世界树的传承之中,好多关键的记忆与知识,其实都没有保存下来……
    “那既然是这样,泰坦与巨龙之战的结局,为什么是泰坦灭族?”
    伊芙又皱眉问道。
    只是,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但祂的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猜测……
    多尔夫特看了一眼手中的凋零之心,眼神唏嘘。
    祂叹了口气,说道:
    “那场战场,导致整个晶壁系都迎来了灾难……”
    “但最后的最后,导致泰坦巨人一族灭族的,并非是巨龙……”
    “而是在最终决战的时候,包括泰坦之王阿诺斯在内的众多神话泰坦,都疯了……”
    “神话泰坦们疯狂了起来,开始彼此攻击,泰坦王庭中发生了一场惊天的神战,直接造成泰坦巨人掌控的泰坦位面彻底崩溃,泰坦一族也最终毁灭……”
    说到这里,多尔夫特抬起了头,神情凝重地看着伊芙:
    “伊芙冕下,凋零之心,就出于泰坦王庭的遗址……”
    听了矮人真神的话,伊芙心中微动。
    祂知道对方的意思了。
    多尔夫特在怀疑,泰坦巨人一族是在使用凋零之心的过程中,受到了深渊的力量的污染,进而纷纷堕落……
    换句话说,完整版的凋零之心,比祂想象的还要强大,而位于其中的,那因为凋零之心本身所固有的能力导致无法彻底清除的深渊力量,则让它变得分外得危险……
    梟寵,特工主母嫁到 簾卷雲舒
    这是一把强大到真神都无法掌控的双刃剑!
    “伊芙冕下,您现在,还要求我修复这件真神器吗?”
    矮人与锻造之神多尔夫特神情严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