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sahay优美小說 宋煦笔趣-第三百七十三章 如是我聞相伴-0qtbr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赵煦也不管萧天成还在,哦了一声,道:“具体说?”
    章楶稍微侧身,道:“宗员外郎,你给官家说一说。”
    宗泽此刻也在,他出列,抬手道:“启禀官家,臣认为,其中原因可能有三:第一,夏人整军仓促,对这一战的战术有分歧。第二,就是后援,环庆路施行了浅攻扰耕,夏人本就地贫,粮草必然短缺。第三,夏人可能还抱有某种幻想,比如,我大宋会退让。”
    赵煦看着宗泽,三十多岁,却有着四十多岁的面容,想来他一年多足够辛苦。
    微微点头,赵煦笑着道:“宗卿家所言有理,不管夏人怎么想,怎么做,咱们按照既定计划推进。种建中的骑兵,要充分发挥机动作用,侵扰夏人后方。各路要塞,坚守的坚守,出击的出击,要找准战机,给予夏人痛击。”
    至尊屍皇 葫蘆
    超級預言大師 XX神
    復仇將軍霸道妻
    冷情女王妖殿下
    “臣等领旨!”
    誤惹豪門:冷少的億萬新娘
    章楶,宗泽等人齐齐抬手,朗声说道。
    赵煦摆了摆手,看了眼前面不远的秦州府,与一众文武官员说道:“朕来之前与章相公约法三章,朕此来,是来鼓舞士气,坚定我大宋战胜李夏之信心,其他的战略战术安排,非大事,朕不插手。并且ꓹ 朕就在秦州,不胜不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ꓹ 赵煦话音落下,不少人面露松色。
    赵煦眉头挑了下,继续说道:“这一路上ꓹ 朕与辽使萧卿家多有交流,发现辽国深慕我大宋文化ꓹ 朕决定,与辽国重修旧好ꓹ 共建兄弟之邦ꓹ 互帮互助,永结同盟……”
    章楶,宗泽等人一怔,目光看向萧天成。
    萧天成突然被点名,神情动了动,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总不能说,他大辽不愿意吧?不说这是国与国的大事ꓹ 他没资格做主,但凡他在这种时候落宋人皇帝的面子ꓹ 他未必能活着走出去。
    于是ꓹ 他面色不动ꓹ 不言不语。
    他这一不说话ꓹ 就等同于默认了。
    赵煦眼里的人,除了章楶ꓹ 包括宗泽在内ꓹ 都一脸松口气的表情。
    美女老板的桃花運 琉璃娃娃
    这一战ꓹ 他们最担心的莫过于两线作战,辽人要是横插一手ꓹ 大宋的处境堪忧!
    现在,辽国不插手,他们就能专心的对付夏人了。
    这些人,不止松口气,不自觉的还挺了挺胸,准备好好的收拾狂妄自大,一再挑衅的夏人!
    萧天成明显注意到了,余光瞥向赵煦,眼神越发警惕。
    这小皇帝的手段,还真是令他防不胜防。
    章楶八风不动,等了一会儿,道:“官家圣明。此处风大,请官家入城。”
    赵煦笑着点头,迈步向前走。
    他身后,一大群人随之而动。
    霍栩走在前面,皇城司的二百多禁卫快速提前布置。
    南天友随在赵煦身旁,他一身黑锦,头戴纱帽,要配金环刀,一挥手。
    不隶属于任何部门,穿着浅黑锦衣的擎天卫禁卫护卫在赵煦身旁。
    赵煦身后带来的,机要房参谋室的参谋,情报室的情报分析官等被隔开,楚攸的虎豹骑也退后,只有楚攸跟在赵煦身侧。
    一大群人,跟着入城。
    秦州城并不大,但在宋朝一再扩建下,还是有些规模,倒是人口并不多,大部分都是‘军属’。
    赵煦看着坚硬的城墙,来回巡逻的士兵,一副严阵以待,煞气凛冽模样,暗自点头。
    不提他这一年多再三辛苦,章楶,宗泽等人确实是能臣,大宋疲软的军风,有了可喜的改观。
    不时有人要觐见,都被挡住,赵煦带着一大群人进入秦州府府衙。
    秦凤路是一个大路,是陕西六路之一,下辖十六州县,地处西北,人口较少。
    赵煦进了府衙,他带来的人迅速被安排,各就各位。
    赵煦则来到后堂,跟来的,除了赵煦带来的陈皮,南天友,楚攸等人外,就是章楶,宗泽以及枢密院,兵部的官员各一。
    章楶坐定,等上茶后,便直接道:“官家,许尚书在河东路,总览河东,河北三路兵力近十万,加上官家有意缓和与辽国关系,问题应该不大。”
    赵煦抱着茶杯,微笑以对。
    他哪里是要缓和与辽国的关系,他是想吃掉辽国啊!
    但众人都是这么想的,这才符合眼前的局势。
    章楶继续说道:“陕西六路,臣分别部署诸将,攻守有别,已全部就位。宗泽,楚攸是后援,明日可推进到环庆路。种建中的骑兵臣安排在熙河路,以逐步蚕食的方式,进入夏境,针对性的进攻夏人的粮道以及重地……”
    無敵兵鋒 圓桌木偶
    赵煦静静听着,不时点头。
    蝶靈 雲舞阡
    他不懂军事,但他信任章楶,信任宗泽以及折可适,种建中,种师中,郭成等人。
    等章楶说完,赵煦找不出什么要‘指正’的,虽然是正式的汇报,但赵煦在面呈、奏本、私信以及擎天卫,皇城司等各种渠道,了解的差不多。
    喝了口茶,赵煦道:“朕就说两点,骑兵是要打仗,要磨练,但骑兵初建,是朕的宝贝疙瘩,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折损太多。第二,要充分考虑各军的情况,虽然西军没怎么动,但其他各军都经历了‘军改’,具体情况还不清楚,要认真慎用。”
    章楶面露严谨之色,躬身道:“是,臣等谨记官家训示。”
    赵煦笑了笑,见气氛有些严肃,又喝了口茶,对着南天友摆了下手。
    南天友会意,上前一步,抬了抬手,道:“章相公以及诸位,从擎天卫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一次夏人动用的军队,号称八十万,实际估计在二十七八万左右,其中骑兵估算有六万……目前来看,他们还是冲着环庆路来的,熙河路,泾原路等都有布置,但只能算是牵制,并无从中突破的意图……”
    南天友说的是擎天卫得到的情报,现在分享的更为细致,内容更多。
    屋子里的人纷纷面露凝色,三十万大军,不管怎么打都不会轻松。
    等了一阵子,皇城司副指挥霍栩出列,躬着身,低着头,道:“皇城司得到的消息是,夏人这次来的总兵力是二十二万六千人,分为六路。目前已经越过没烟峡,夏人认为平夏城位置最为要害,平夏城一破,诸塞不攻自破。六路军统帅为嵬名阿埋,西寿监军司妹勒都逋两人都力主攻破平夏城……”
    今天你立Flag了嗎 後來者
    章楶,宗泽等人起初听着还觉得惊喜,认为皇城司情报更为准确,清晰,但继而就有些惊疑了。
    因为霍栩说的,简直仿佛他就在夏人的军营里,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会议了一样。
    众人惊疑的目光从霍栩的脸上,慢慢转向赵煦,似乎想要求证。
    赵煦喝了口茶,道:“情报准确无误?不是陷进?”
    霍栩一愣,连忙抬手道:“只是初步探查得来,具体情况,还需核验。”
    一来,霍栩是真没底,二来也为推卸责任留下话头。
    章楶听懂了,沉声道:“此事,臣等来印证。”
    如果真的如皇城司所说,那章楶就要做出更有针对性的部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