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eyg4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六十七章 天動之主!展示-obaj9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轰隆——!!
    破灭大气的绝灭一刺,直接一击便破碎了拘束着圣枪光辉的整个平台,几乎将整个拘束装置崩碎吹飞!
    在震耳欲聋的巨响声中,简直如同引爆了一枚导弹的冲击余波之中,无数碎块如同被赋予了动能的散弹似的,如暴雨般向着四面八方飞溅而出!
    “得手了!”
    非常顺利的一击,影之国女王顿时就是心中一喜,她最害怕的就是魔枪的绝灭一击落下,这座塔中心的拘束装置却是纹丝不动,那样子就真的完全没有指望了……不过情况显然没有糟糕到那个程度。
    散发星辰光辉的「光之柱」顿时摇摇欲坠,开始变得明灭不定起来,像是电压不稳定下的灯泡,而在无数崩碎纷落如雨的碎块之中,一团七彩的绚烂光芒也被赤红魔枪一枪挑飞了出来!
    由此可见,即使是在仓促之间,斯卡哈这一枪也是何等的出神入化,借由自身对魔力的细微感应,直接确定了在平台之下的“能量核心”的精准位置,以魔枪的悍然一击崩碎拘束装置的同时,恰到好处的将其挑飞出来,而不损其分毫。
    刀客情仇 一刀筆仙
    斯卡哈一跃而起,一步越音,径直出现在七彩光团的旁边,伸手抓向它。
    没错,这团七彩的绚烂光芒应该就是拘束圣枪,并且驱动圣枪的装置的能量核心,也是迦勒底一行人此行的最终目标——
    圣杯。
    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形态真的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究其本质,庞大到能够扭曲时代的魔力才是它的根本。即使被誉为万能愿望机,也不过是类似“只要有钱就能为所欲为”的说法,只不过是缩短“时间”的存在。
    制作道具,建立城市,炼成国土,再造时代……
    这些本来可能需要花费无数的人力和时间,才能够完成的事情,能够运用庞大的魔力资源ꓹ 加速过程提前完成,这就是圣杯的存在意义ꓹ 所以本质不过是来自高次元相位的投影,只是块较为卓越的魔力资源结晶而已。
    并不一定是个杯子,倒不如说魔力实质化的集合体才是它的正常形态ꓹ 一般就是现在这样——
    散发着七彩光芒,其所划过的地方ꓹ 都会明显出现空间的扭曲,使得空气宛若水波泛起魔力的涟漪。
    怪盜淩音與怪盜基德 紫蝶雪茉
    “玛修!”
    达芬奇低喝一声ꓹ 玛修连忙反应过来ꓹ 尽管她还是因为贝德维尔的逝去而怅然若失,但是还是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些什么,于是急忙上前准备回收圣杯。
    用圆桌制成的盾牌不但能够作为防护宝具而使用,本身也有收容圣杯的机能。在盾牌内部有一个专门用于收纳这种魔力结晶的隐藏空间,被保护在其中的圣杯能够得到很好的收容,以往特异点里的圣杯回收,基本上都是通过这种方法的。
    “看上去比想象之中的要顺利一些……”看着玛修成功收纳圣杯进入盾牌之中ꓹ 斯卡哈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却没有就此放松警惕ꓹ 而是守在女孩的身边ꓹ 警惕的摆出防备的架势。
    獨霸蠻荒
    她不相信会这么简单ꓹ 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冠位暗杀者在将玛修送来这里之后ꓹ 就开始和那个魔术师纠缠,即使赢不了ꓹ 冠位灵基的底蕴也多多少少能够拖延一下时间ꓹ 帮自己等人争取了这个机会。
    又或者是那个魔术师真的大意了ꓹ 抱着戏弄的心态,所以才没有第一时间解决掉Assassinꓹ 给了这边的她们机会……但是在察觉到问题之后,他绝对会立刻痛下杀手,干掉Assassin并且返回这里处理她们的。
    而达芬奇也明显是想到了这一点,第一时间挥动长杖,不厌其烦也丝毫不吝啬魔力的,在众人周围布下一层又一层的魔术结界……也许没有什么决定性的意义,但是只要能够多少起到一丁点的作用,那就都是值得的。
    接下来很有可能会出现一段极其艰难的攻防战……
    她们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死死守住圣杯即可,不惜一切代价。
    同一时间,贯穿天地的「光之柱」终于是消失了,圣枪伦戈米尼亚德失去拘束与稳定平衡,掉落在地上滚动着,它不再闪耀,也不再发散星辰光辉,而是恢复成为了一支物质形态的长枪。
    食戟之丐世英雄 29歲還年輕
    光看外表的话,完全看不出这是传说之中的边境之塔的本体。
    “……”
    “……”
    果然!迦勒底一方的人这下子更加确信她们的发现了。
    这座塔一直都在担任一个重要的角色,它在维持一个巨型仪式,而圣枪就是仪式的核心,而考虑到它的用途是维系世界表层的塔……
    因此这一场仪式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扭曲世界,再造神代,并且用圣枪钉住世界的表层,维持被扭曲后的秩序、常识、认知规律等等,最后稳固下来,铸就了这个特异点的环境和存在基础!
    而圣杯就是驱动这一场巨型仪式的魔力炉心,只要将它取走,失去魔力供应的仪式就会停止下来,无法再维持扭曲的神代。圣枪也会黯淡下来,不再有力量钉住、维持被扭曲的“世界”!
    或许这个特异点真的超乎想象,和以往的所有特异点都完全不同,甚至怪异到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特异点了。但是再怎么说,按照逻辑来说,扭曲时代的主要因素都还是圣杯才对。
    所以只要拿走了这庞大的魔力源,人为再造的神代就会被终结;只要扭曲时代的因素被排除掉,时代历史就会迅速开始自我修复,将一切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异常」修正过来。
    这是根据已有情报推断出来的结论,合情合理,顺乎逻辑,也和她们目前所掌握的情报线索对应得上,也是她们目前唯一可以选择的方案——
    只要守住圣杯一小段时间,就能够获得胜利;只要能够坚持下来,那么整个时代都会被修复,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事物都会被送走。
    另外一边,阿尔托莉雅没有理会迦勒底一行人的行动,对于她们破坏圣枪的拘束装置,夺取圣杯,并且如临大敌的摆好架势的行为视而不见。
    不说这本来就是要给顺利通过试炼的她们的报酬,况且现在的她也完全没有心情理会这些琐事。
    “贝德维尔卿……”
    她只是表情复杂的端详着,重新回到自己手里的黄金之剑,眼神之中既有缅怀,也有动容。
    只是这种和之前完全不同,终于是有了一丝“人”的热度表现,不是演技却更加深入人心,让人无法质疑,因此也让对面众人更加确信,之前的亚瑟王或者说狮子王,果然是完全神灵化的不正常状态。
    被神性侵蚀,失去了人类应有的价值观。
    所以无法沟通,无法交流。
    而贝德维尔刚刚牺牲自己,归还圣剑的行为,也的确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唤回了记忆的她已经被解放了,不再被圣枪束缚,现在真正的变回了亚瑟王本人……她没有再和自己等人战斗的理由了,因此才没有阻止自己等人刚刚的行为。
    “亚瑟王……你现在没有理由继续和我们战斗了吧?”
    达芬奇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一边试着向着纤细的金发少女低声呼唤道。
    既然已经不是敌人了,那么自然要尝试争取对方的力量。要是这个强大到超乎想象,传说之中的骑士之王能够深明大义,转过来帮助她们迦勒底的话,接下来就会有把握很多了。
    “……不是没有理由,而是没有必要了。”
    阿尔托莉雅抬起头来,看了她们的方向一眼,沉默了一小会儿后才说道——
    “不过我不会对之前的纷争表示谢罪,我也并步认为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
    無限武俠之神武傳說
    “……”
    “……”
    “呃,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达芬奇刚刚才因为前半段话,而下意识的松了口气,但是紧接着就觉得不太对劲,小心翼翼的继续追问道。
    其他人也都是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等待着这位王者的回答。
    “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不能够放弃这个奇迹……卡美洛仍存于此!”作为骑士王的纤细少女冷淡的给予回应,这一次她不是故意冷着脸,也不是刻意压抑语气,但偏偏就是如此,才让人更感心底发寒。
    似乎比起之前的骑士王,现在的这个按道理来说,应该已经恢复正常的少女,莫名变得更加可怕了的样子,让她们的心脏宛若被打入一根冰柱似的。
    没有那么皆大欢喜的结局,贝德维尔归还圣剑的结果只是让她从圣枪之中被解放了出来,却不是删除她本来就有的想法……因为这本来就是她到死都放不下的执念,所以这位亚瑟王即使恢复了正常,但还是不愿意放弃?
    不像是之前那么极端,但同样还是坚定不移的要贯彻自己的理念?仍然还是在站在那个魔术师的那边,为了维护这个特异点而战?达芬奇一瞬间想到了七七八八,觉得自己腮帮子都在发酸。
    “但你说已经没有必要再和我们战斗了。”
    这个时候,斯卡哈紧紧皱着眉头,向着牢牢紧握十字大盾的玛修再度靠近一步,将后者护在身后——
    “我们是绝对不会交出圣杯的……”
    “圣杯?随便你们吧,我不在乎这个。”金发碧眸的少女往玛修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收回视线,“你们该不会觉得,圣杯是一切的源头吧?”
    “难道不是吗?”
    玛修显得很是惊诧,自己等人打生打死,好不容易看见了绕过那个魔术师而获得胜利的希望,现在却被这位骑士之王否定了?
    “当然不是了,圣杯只是用来驱动圣枪的魔力源,不过也主要是为了方便而已,没有圣杯也是一样的……”心情不好的阿尔托莉雅冷声说道,“若是只觉得夺走了圣杯,就是赢得了胜利,未免显得过于可笑了。”
    “这……”
    玛修顿时有些六神无主的看向了达芬奇和斯卡哈的方向。
    “别听她的!她是想要让我们放松警惕,我能够察觉得到……这个特异点的时空已经开始出现混乱了。”
    我穿越成一個國 無極書蟲
    斯卡哈摇头,冷静而又警惕的看着阿尔托莉雅,这位骑士王现在同样危险,圣枪之力或许暂时要打个折扣了,但是圣剑也回到了她的手中,一增一减等于没有削弱。
    “不该存在的时代,和整个人类史格格不入的「异常」,这些东西都正在被人理自身的修复力排除修正,这说明我们的推断是正确的!”
    这可以证明,这座塔里的大魔术仪式已经被破坏!
    无论是扭曲时代的仪式效果,还是稳定扭曲的圣枪装置,亦或者是为以上一切提供动力的魔力源头,都已经被从关键点上瓦解!因此斯卡哈根本不相信阿尔托莉雅的说法,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这位骑士王不愿意放弃她的执念。
    所以才用这样可笑的说法,试图瓦解自己等人的警惕,伺机夺取圣杯。
    而在听到斯卡哈小姐的解释之后,迦勒底等人都觉得有道理,顿时都重新提起警惕性,异常戒备的看着在她们眼里变得“不安好心”起来的阿尔托莉雅。
    “我没有说你们的想法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我说的是,使用圣杯主要是为了方便而已,还不够清楚吗?”
    骑士王并不生气,反而还异常怜悯的看了一眼她们:“大气之中的魔力浓度根本没有变化,就足够证明了吧!圣杯只是圣枪的魔力源头,而不是这个神代的魔力源头,使得大源泛滥,世界充满了灵气和神秘的源头根本不是这个!”
    “这……”
    “好像是真的,空气之中的魔力密度没有下降……”
    达芬奇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既然如同斯卡哈小姐说的那样,这个特异点正在崩溃,一切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都会被修正,历史会像是水面恢复平静一般,恢复到本来面目的话——
    那么最先被波及到的,不应该就是这个时代无处不在的魔力环境吗?
    时代出现扰动,人理的扭曲正在被修复,不该存在的历史正在恢复……就连这些概念性的东西都明显出现了变化,那么理论上来说,大气之中的以太应该是以最快速度如云雾般消散才对的啊!
    然而就她感受到的魔力波动来看,虽然混乱激荡不已,却没有任何衰退消散的迹象,这似乎的确可以证明骑士王的说法,真正的源头不是圣杯?
    “那又怎么样?”斯卡哈也微微变色,但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就算源头不是这个,但是仪式还是被破坏了,等到这个特异点彻底崩溃,照样一切都要尘归尘,土归土!”
    “看来你们还是不懂……那个术式的真正含义。”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是天动说。”
    “天动说?”藤丸立香有些懵。
    “在人类的认知之中,地球或者说大地是世界的中心,大地之外有九个等距天层,由里到外的排列次序是月球天、水星天、金星天、太阳天、火星天、木星天、土星天、恒星天和原动力天……”
    似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达芬奇的脸色煞白一片,好似是在喃喃自语着,又好似是在给藤丸立香解释一般。
    “而至高无上的造物主则是推动了恒星天层,带动了所有天层的运动,这就是第一因,推动尘世的运转的原动力,也是整个世界运转的解释……”
    “没错,而在这个术式之中,他扮演的正是这个第一因的角色……”
    耍酷被雷劈哦親 步步塵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她没有明言“他”是指代什么人,但是谁都知道她在说谁——
    “无论是视点,还是力量和位格,在这个术式之中,他都居于这个世界观的最高层次……一切的原动力都是他,他能够主动创造这个世界,自然不可能说连修复都做不到!”
    余生漫漫:陸少的頭號新歡
    “反而是无法真正解决源头的你们,才是根本就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改变不了!因为既然他能够施展一次这个术式,就能够施展第二次,第三次,你们无论破坏多少次水面都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
    “……”
    平静的声音,冷淡的言语,却犹如惊雷轰鸣,在迦勒底等人的脑海之中响彻,劈得她们思维一片空白。
    而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骑士王,在这个时候却是若有所觉,她抬头看向了穹顶的上方,那本来是圣枪的光柱贯穿出去的空间,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天空与大气。
    “开始了呢……好好看着吧,他没有阻止你们,是因为根本不用阻止。”
    “……!!”
    我的純情女租客
    伴娘捧花(上) 寄秋
    所有人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一刹那间,拥有高等级千里眼的斯卡哈瞳孔猛地一缩。
    其他人没有那样的视力,但是就连藤丸立香都在一瞬间,感觉到了莫大的震撼和冲击,不亚于不久之前直面杀生院祈荒的那种可怕,脑袋深处更是有一阵阵的晕眩浮现而出,冲击着她的理性。
    刚刚阿尔托莉雅和达芬奇说的事情,她或许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此刻,她彻底理解了什么是第一因,什么是推动世界运转的原动力——所谓诸天乃造物主的荣耀,天空乃神手之伟业!
    天空越来越黯淡,阳光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掩住了。
    明显的阴影轮廓横亘天际,隐约能够辨别出一只巨大的手掌的模样……不仅仅是她们,而是几乎整个世界、所有属于这个时代的人都能够看到!
    仿佛宇宙中有无比巨大的魔神朝地球轻轻的伸出了手,要将整颗星球一举抓住……
    位于术式尚未完全崩溃,仍然维持着得原动力天层之中的魔术师,轻轻探手将行星的概念摄入掌中,抽离掉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