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kduq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殺了惡龍》-第八百零七章 說謊讀書-qsit8

    我殺了惡龍
    小說推薦我殺了惡龍
    红皇后被带回城堡之后,是被关在一个房间里的,没有被关进牢房里。
    不过也没人和她说话,她也不能随意进出,她只能一个人待在里面,一个人发呆。
    皇後為上
    一阵敲门声让她放空的眼神瞬间变回高傲的样子,她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家具,一张床上坐好,仰着头看着门口,但并不出声。
    她很清楚,如果是那些仆人,他们如今是不会敲门直接就进的,只有白皇后才会敲门。
    “姐姐,我有话和你说。”门外传来白皇后轻柔的声音,似乎还有些胆怯和底气不足。
    红皇后依旧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门口。
    “我进来了!”白皇后再次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回答,大声说道。
    说完她又等了会儿,还是没有听见任何声音,房门也没有从里面打开。
    她深吸一口气,伸手抓住门把手,一拧一推,房门打开一条缝。
    “去吧,勇敢的魔法少女!”格雷站在远处,在心底给她打气。
    白皇后推开门,自己走进去,然后快速把门合上。
    “她可以说服伊拉贝丝吗?”大猫在他身边出现,两只爪子垫着下巴,小声的问道。
    格雷一把把它捞过来,从头上开始撸,“你刚刚偷听我们说话了?”
    “没有,怎么可能,我是后面出来的。”大猫撇撇嘴,露出一排锋利的的牙齿。
    “相信她吧,毕竟这可是个魔法世界,快乐美好是结局啊。”格雷摇摇头,神色淡然。
    他严格来说只见过红皇后一面,就是法比约斯日决战的那天见的那一面。
    那一次,其实她除了有些暴躁,脑袋有些大,妆容有些惨淡之外,其他的还没什么让他觉得不行的。
    只是他对他的感官却并不是来自这次见到本人,也不是通过其他人的传言ꓹ 跟不是因为原著。
    他对红皇后的感官来自红皇后城堡外的护城河里那无数石质的脑袋,看到那些的时候ꓹ 他对红皇后就有了个直观的了解。
    巫道殺神 高坡
    或许她以前不算是坏人,但是当她开始暴躁的砍人头,而且一砍就是一条河的时候ꓹ 她就已经是一个坏人了。
    格雷是不太愿意帮助她们冰释前嫌的,那让他有些不舒服ꓹ 但他已经来了,海托普一家人还没找到ꓹ 只能从红皇后那边入手了。
    要不然ꓹ 就真的只能把城堡翻过来了,那还得祈祷她不要把他们放到别的地方。
    所以,还是让她去吧,红皇后做的坏事都是针对地下世界的,如果他们可以原谅她,自己也没资格说什么,微笑着旁观就好。
    蜜愛小萌妻:大叔,stop!
    房间里!
    白皇后看着坐在床上ꓹ 仍一脸高傲的看着自己的伊拉贝丝,慢慢走了过去。
    “姐姐!”她轻声呼唤道。
    “美兰娜ꓹ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虚伪。”红皇后开口就冷笑起来ꓹ “别在我面前装作小白兔ꓹ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ꓹ 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姐姐ꓹ 我没想骗你ꓹ 我只是想和你聊聊。”白皇后轻声说道ꓹ 柔柔弱弱的确实像只小白兔。
    红皇后愤然的看着她,生冷的说道:“海托普一家已经死了ꓹ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姐姐,如果父亲和母亲在···”
    她话还没说完,便被红皇后粗暴地打断了。
    她嘴角挂上一抹冷笑,“如果他们还在,他们一定不会失望,我本来就是个坏孩子不是吗?”
    “不是这样的!”白皇后勇敢的看着她,“是我!”
    “什么?”红皇后有一刹那的愕然,没弄明白白皇后说的是什么。
    “是我,是我偷吃了果塔,还骗妈妈说是你吃的,我才是那个坏孩子,对不起!”
    白皇后伸手拉住红皇后的手,真挚又悲伤的看着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如果现在还不算晚的话,请你原谅我吧,姐姐。”
    一滴泪珠从她眼眶滑落,滴在红皇后的手背上。
    她没有挣脱她的手,呆滞的看着白皇后说出这些话,眼眶也有些湿润,哽咽道:“我一直想要的,就是这些话。”
    “对不起,是我的错!”白皇后张开手臂,抱住红皇后。
    这次她没有拒绝,而是在片刻的迟疑之后,也伸手紧紧地抱住美兰娜。
    “我原谅你了!”她轻轻的说道。
    良久,红皇后推开她,收敛了情绪,淡淡的说道:“他们在王座后面中间靠右边的窗户上。”
    “什么?”白皇后想了想反应过来,她说的是海托普一家人。
    “姐姐,我们一起去吧!”她拉着红皇后的手臂说道。
    红皇后轻轻摇头,没有说话。
    “你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的,我也有错,要罚,应该是我们一起受罚。”
    白皇后拉着她,“我们一起出去,和大家说明情况,你就留在城堡吧。”
    “不行,大家不会接受的!”
    两人争执了一会儿,白皇后一个人从房间里出来,一出门便看到大家都在这里等着。
    “各位,她已经告诉我了,她没有伤害海托普一家,我希望大家可以原谅她。”白皇后对着众人说道。
    “可是···”
    睡鼠他们都很清楚,红皇后所作所为伤害的绝不是只有海托普一家。
    “我原谅她,我原谅她了。”疯帽子大喊,恳求的看着白皇后,“快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跟我来吧!”白皇后没有急于求成,让大家都一下子同意,她带着大家走向城堡大厅,走到王座后面。
    她看着后面巨大的半透明圆窗,在中间仔细的找着,很快找到了只有蚂蚁大小的海托普一家。
    武極巔峰(納蘭禦)
    “找到了!”疯帽子兴奋的大喊。
    格雷把窗户玻璃切开一角,他们全都从那里跳出来,落在疯帽子手上。
    他把他们放在地上,抬头看着白皇后,“女王陛下,您还有变大的蛋糕吗?”
    白皇后拿出一块蛋糕递给他,疯帽子捏碎了撒下去,一群蚂蚁大小的人很快变大。
    夢幻重生 張君寶
    無上龍脈
    不过尴尬的是,他们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被撕裂了。
    格雷反应最快,一挥手,浓浓的白色水汽将他们脖子以下的地方笼罩,让他们不至于太过尴尬。
    “士兵,带海托普们去换身衣服吧!”白皇后迅速转身,对着士兵们说道。
    海托普一家面带尴尬,穿着一身浓白的水汽衣裳走开。
    “格雷,伊拉贝丝已经知道错了,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不用离开城堡吗?”疯帽子他们追着海托普一家离开,白皇后靠近他,小声的问道。
    格雷轻轻摇头,奇怪的看着她,“你可是女王,这种事对你来收不是轻而易举吗?”
    “我是女王,所以才要公平!”
    “红皇后小时候被撞到脑袋,精神收到过创伤吧?她现在是及时醒悟,主动放出海托普一家吧?”
    格雷慢悠悠的说着。
    “比起把她流放,对她最大的惩罚就是把她留在城堡,看着自己的家被她痛恨得妹妹占据。”
    “以后大家淡忘她的时候,她就可以出现在花园。”
    神人沈度 南黎川
    “她脾气不再暴躁,不再随意打骂,要砍人脑袋的时候,她就可以走出城堡。”
    “因为她的精神已经痊愈了。”
    格雷慢条斯理的说完,便看到白皇后呆呆的看着自己。
    “这不是说谎吗?”
    “女王陛下没说过谎?”格雷惊讶。
    白皇后俏脸一红,哒哒哒迈动脚步走开了。
    格雷无所谓的耸耸肩,能达到想要的目的,说点谎话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