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q85mk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老婆是女學霸笔趣-第二百五十章 半空來個大劈叉!讀書-cxboe

    我老婆是女學霸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女學霸
    跳舞?
    跳芭蕾舞?
    听到大妖精的这番话,林帆不由激动了一下,差一点连呼吸都忘记了,不过这份激动并没有维持很长的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件很残酷的事情摆在眼前。
    小时候,
    小时候她学过芭蕾舞!
    问题是现在大妖精都已经二十九岁了,还能踮起脚尖吗?千万别到时候把脚指头给能骨折了。
    “唉?”
    “你…你这是什么反应?”柳云儿起初以为林帆会非常非常的激动,毕竟又解锁了一个全新的动作,然而当自己告诉他晚上去酒店,跳舞给他看后,竟然…竟然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
    “你什么时候学的芭蕾舞?”林帆认真地问道。
    “小时候。”柳云儿说道。
    “几岁?”林帆急忙追问道。
    柳云儿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下…说道:“大概二十多年前吧,学了有两年的时间。”
    听到这个时间,
    林帆深深地叹了口气,严肃地说道:“宝贝…咱们别跳了。”
    “为什么?”
    小男友是用來寵的 人靜初
    “你…你不想看吗?”柳云儿一脸迷茫地问道。
    “想看…但是。”
    林帆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说道:“二十多年前学的芭蕾舞,而且只学了两年的时间…就这种水平,你心里没有点数吗?而且你二十多年前什么身材,现在什么身材?”
    謀傾天下
    “对不对?”
    “以前你这样…对不对?现在这规模…这就是负担呀!”林帆严肃地说道:“别跳了…到时候芭蕾舞到没跳完,先把脚指头给弄骨折了。”
    刹那间,
    柳云儿气得浑身直冒烟。
    “你看不起谁呢?”
    “还有我…我身材怎么了?”柳云儿一脸恼怒地说道:“如果没有这么大,你会喜欢我吗?”
    “…”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林帆苦笑道:“不要高估自己…凭心而论,二十多年没有跳了,你这突然要跳芭蕾舞,你…你这基本功还在不在?”
    柳云儿陷入了沉默中,的确…这二十多年没有跳了,突然去跳芭蕾舞,可能会出现很多很多的失误,不过…这混蛋看不起人的样子,真的让人非常不爽。
    “我就问你…想不想看!”柳云儿认真地问道。
    “想!”林帆点点头。
    “那就行了。”柳云儿白了一眼林帆,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时,
    林帆想到了一个问题,急忙问道:“宝贝?咱们穿衣服跳吗?”
    “…”
    “你…你脑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柳云儿快要崩溃了,压低声线…怒道:“能不能给我正经一点?”
    “不是…”
    “我是说穿跳芭蕾的专用服装,对了…还有专用的鞋子。”林帆认真地说道:“白色的丝袜也不能少了,这可是灵魂…要是没有了白色丝袜,我觉得芭蕾舞就不好看了。”
    这时,
    柳云儿觉得自己好像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本来她就随便蹦跶两下,也没有想着跳多少好,转几个圈就得了…结果这混蛋又是芭蕾服饰ꓹ 又是芭蕾舞鞋,还要穿…穿白色的丝袜。
    这…
    这感觉就是在折腾人啊。
    “如果…”
    “如果你能买到的话ꓹ 我就…我就穿!”柳云儿随口说道。
    億萬征服:總裁的粉嫩小妻
    淺伏深愛,惹火神秘男神 維維寶貝
    醫妃難逑
    “肯定买得到。”
    “我手机一查就知道了。”林帆也顾不得吃什么芒果圆子,这东西本来就齁甜齁甜的,急忙拿出了自己的手机ꓹ 找了一下所在商场的购物信息,结果真被林帆找到了。
    林帆抬起头笑嘻嘻地说道:“找到了!”
    “…”
    “你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柳云儿翻了翻白眼ꓹ 无奈地说道:“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穿进去。”
    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研究
    “买大号啊!”林帆说道。
    “你懂什么。”
    “这种衣服要…要紧身才行。”柳云儿叹了口气,默默地说道:“算了…试一下吧。”
    话落ꓹ
    狠狠地瞪了一眼林帆ꓹ 气呼呼地说道:“大白痴…就知道折腾我。”
    许久,
    两人吃完芒果圆子,大妖精便挽起林帆的胳膊,开始逛起商场。
    很快到了一家卖舞蹈服装用品的实体店面,店内也有不少年轻男性,都陪在自己女朋友的身边,并且手里提着各种大包小包ꓹ 只是这些男人明显表情有些木讷。
    随后柳云儿买了两套不同号码的芭蕾服,并且是价格最贵的那种ꓹ 但她并没有在人家店里换ꓹ 大妖精担心把别人的衣服给…给崩坏了。
    此时ꓹ
    林帆提着大大小小的袋子ꓹ 前往了附近的酒店。
    看着大笨蛋在前台开房间,柳云儿内心有点感慨…以前还会稍微矜持一下ꓹ 现在直接了当开房了ꓹ 也没有什么忌讳。
    随后两人到了房间ꓹ
    林帆直接瘫死在沙发上,而这时林帆看到大妖精拿着大大小小的袋子ꓹ 走进了卫生间。
    “你干什么啊?”林帆问道。
    “试一下能不能穿进去。”柳云儿淡然地说道。
    “哦…”
    傲世逆修 火星的男人
    “需要帮你脱吗?”林帆一脸认真地问道:“我这个人…善解人意。”
    “滚!”
    柳云儿恶狠狠地白了一眼,默默地走进了卫生间。
    紧接着,
    大妖精直接反锁了卫生间的房门。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柳云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打开了装有芭蕾服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中号。
    “…”
    “这么小…究竟能不能穿进去啊?”柳云儿有点迷茫,下半身肯定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上半身。
    犹豫了一下,
    柳云儿决定开始穿这件衣服。
    其实,
    大妖精手上的这件芭蕾服,并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芭蕾服,它属于芭蕾练功服,柳云儿首先穿上了白色的裤袜,这对她来讲不是什么问题,问题在于…接下来的紧身衣该怎么办?
    犹豫了很久,
    腐上你的心 淺以默
    终于鼓起勇气,硬生生地给穿了进去。
    刹那间,
    柳云儿感觉到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非常的难受…无法正常呼吸。
    不过…
    真的好美呀!
    大妖精站在镜子前,看着此刻自己的模样,由于紧身的关系,导致柳云儿的身材被更加完美的体现了出来。
    此时,
    柳云儿忍不住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挺胸收腹提臀…
    紧接着…
    嘶啦~
    衣服裂了。
    高校黨建與思想政治教育管理研究文集 李憲倫
    “…”
    “不会吧?”柳云儿都傻眼了,看着自己后背那长长的裂痕,瞬间就懵圈了,自己…自己就做了挺胸收腹提臀,三个动作而已,就…就直接撑爆了?
    不过大妖精到没有什么意外,她早就意料到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所以买了一间大号的。
    这时,
    卫生间门口传来敲门声。
    嘭嘭嘭,
    “云儿!”
    “我要上厕所!”林帆喊道。
    “…”
    “憋着!”柳云儿没好气地说道。
    “哦。”
    等门口没有了动静,柳云儿急忙拿起另一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件大号的紧身服,开始一通的折腾。
    片刻,
    柳云儿便穿了进去,虽然这件衣服还是挺紧的,但没有之前那种压迫感。
    “唉…”
    “以前穿中号,现在…现在竟然要穿大号了。”柳云儿叹了口气,有时候…她挺羡慕那些飞机场的,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而自己…首先要考虑衣服的质量,会不会被撑爆了,其次要考虑自身问题,穿上后能不能正常呼吸。
    和之前一样,
    大妖精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幸运的是并没有出现爆裂的情况。
    名門婚寵之千金歸來 穆藍
    “呼…”
    “该出去了…”
    “也不知道那个大笨蛋…看到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柳云儿的俏脸泛起阵阵红霞,其实这根本不用去思考,那家伙肯定是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看。
    “笨蛋?”
    “我…我出来了啊。”柳云儿喊道。
    “嗯!”
    “快点吧!”
    “我快憋死了。”林帆焦急地说道:“快要炸了。”
    柳云儿没有犹豫,直接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当她慢慢走出卫生间后,迎面就看到了大猪蹄子,此时大猪蹄子正满脸惊愕的表情,眼睛瞪得像铜铃。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柳云儿被盯着有些不好意思,低下脑袋轻声地说道。
    “啊?”
    “哦…”
    “差点忘了。”
    林帆这才反应过来,急急忙忙地走进了卫生间,刚进去就看到一件坏掉了的衣服,顿时内心感慨万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真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有点漂亮而已,谁曾想到…深藏不露啊!
    片刻,
    林帆上完了厕所,洗完手里面冲了出来,然后就看到大妖精站在一片空旷地,做着一些基本动作比如半蹲、全蹲、擦地、小踢腿等等。
    这时,
    林帆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只活生生的大天鹅,正在翩翩起舞,这优雅的极致的动作,这魔鬼般得身躯…
    哎呦喂,
    简直令人发颤。
    不过林帆挺担心一件事情的,就是此时大妖精穿着的衣服,它正承受着自己不该承受的压迫。
    “开始了吗?”林帆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让我回忆回忆几个动作。”柳云儿抿了抿嘴唇,无奈地说道:“我…我有点忘记该怎么跳了。”
    话落,
    柳云儿严肃地冲着林帆说道:“让开一点,我要尝试做一个大动作。”
    听到大妖精的话,
    林帆急忙退到了边上,用一种欣赏艺术的眼光,盯着此刻的大妖精。
    此刻,
    柳云儿深吸一口气,随后助跑了一小段,下一秒直接跳到了半空中,来了一个大劈叉。
    林帆都看呆了,思来想去也就有两个个词可以描述大妖精的这个半空大劈叉。
    卧槽!
    牛逼!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悲剧的一幕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