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0m2y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討論-二百八十一章 向同知言之有理看書-qieef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康飞说了两句犯嫌话,自顾走了,向大爷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最后没奈何,捏着鼻子,还要去替他揩屁股,便转身去找康同知。
    守護甜心
    康同知看向老爷来拜访,顿时屁滚尿流,虽然大家都是同知老爷,可是,一个文同知,一个武同知,相差何止以道里计……
    向鼎看这位康同知头发花白,还一口一个卑弁,倒也有些不落忍,不过,文人面对武人自带优越性,当下和颜悦色:康老兄,你我同为同知,向来少些走动……
    这话一说把个康同知骨头都软了三分,连道不敢,可脸上的光彩,就如五百年后打了一阵玻尿酸,着实年轻了几岁……
    康同知赶紧叫后面康奶奶来敬茶,向大爷一瞧,顿时心里面叹气,怪不得三弟遭不住,这桃窈柳致的,宛如*****,想三弟正是气血方刚……想到此处,未免觉得这位康奶奶不自重,眼神未免就严厉了些。
    向大爷吃了一口茶,把茶盏往旁边花茶几上一顿,板着脸就说:按说,这话,本不该我来讲ꓹ 但是,康老兄ꓹ 你这位宝眷,既长得这般颜色,便该深藏后宅ꓹ 不要胡乱走动,这行都司衙门ꓹ 颇多气血汉子,如今南赣巡抚又驻扎了进来ꓹ 这瓜田李下的ꓹ 总是不妥当。
    说了这番话,向大爷一拂袖子就走了,把个康同知楞在当场,许久,这才叹气,我说哩,这位向老爷怎么无缘无故来拜访俺这个无权无势的武同知……
    康奶奶也是涨红了一张脸ꓹ 任凭是谁,被别人跑自己家里面来指桑骂槐ꓹ 脸上都要挂不住。
    一線仙機
    一张脸红了转白ꓹ 白了又转青ꓹ 康奶奶这时候才高声叫道:“即便是个同知老爷ꓹ 也管不到俺们老爷头上来,怎么就大大咧咧跑来俺们家说长道短……”
    康同知一把抱住她ꓹ 伸手掩了她嘴ꓹ “老婆千万别高声叫……”
    康奶奶挣扎了几下ꓹ 终究放低了声音,“妾只是替老爷不值当……”
    “我一个武同知ꓹ 有什么值当不值当的。”康同知松开康奶奶,叹气就说:“人家是正牌子出身的进士,像俺们这种靠着点祖上余荫的角色,自然不入人家的眼,你也莫生气,说起来,还是老婆你生的好看,大约,有南赣巡抚老爷麾下哪一家土司衙内瞧上老婆你了,这位向老爷来把丑话说了一番,说起来,大约为咱家挡了……”
    康奶奶心知肚明,谁不知道这位向大爷和自家衙门卞老爷还有那位小戴相公,三人乃是个八拜之交,心里面未免忐忑:俺是千肯万肯,这位小戴相公,未免嘴也太不稳……
    不过女人么,再怎么慌,嘴上决计是不肯松的。
    这便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区别的,女人哪怕外面有了相好,那嘴上是决计不肯承认的。
    男人哪怕外面没有相好,那嘴上也是要吹一下自己外面有几个相好,不如此唯恐自己被人瞧不起。
    至于什么刻把钟时长,那都不好意思吹,要吹也得吹半个时辰,不然怎么张得开口?
    明明慌得一比,康奶奶却是说道:“老爷放心,妾心中那也是有一杆秤的,也只有老爷宝我爱我,妾,生是老爷的人,死是老爷的……”
    康同知掩住她的嘴,“说这话做甚么!你也莫怕,咱们只在后衙,难不成还怕有人来后衙抢人不成……”
    夫妻二人商量抵定,康同知便去前面南赣巡抚老爷处上衙,别看他是个同知老爷,谁叫他是武人哩,按规矩,要上宿直到五更。
    上位
    当然,旁人来了也不至于,可是南赣巡抚号称小一号的四省总督,在朝廷来看,或许不过如此,可对于地方上这些武职来讲,不亚于天老爷一般了。
    康奶奶有两个丫鬟,一个是之前夫家大奶奶替她买的上灶丫鬟,一个是后来康老爷替她买的丫鬟。
    既然有先后,自然就有个亲疏。
    康奶奶把后买的那个放在奶妈身边一起带孩子,自己身边这个是跟她一起嫁过来的,那时候她丫鬟初上位,两人还有些共同语言,天天在一起,感情自然亲厚一些。
    丫鬟替她铺床叠被,一边就说,那小戴相公吃干抹净,倒是不认了……康奶奶吓一跳,左右看看,随后,伸手就打了她一记。
    “你倒是想哩!人家那个出身,难不成还能挑俺做正房奶奶不成?”说着,她未免狐疑,那眼睛仔细看了丫鬟两眼,“莫不是你起了心思?想给人家做小罢?”
    那丫鬟脸上顿时一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康奶奶未免长叹,“你倒是想的恁好事,那小戴相公什么人?还能瞧得上你?那天若不是我使出手段,他又着实吃多了酒,你以为俺们能有这机会?春桃我与你说,像是俺们这种身份的人,攀着男人上位,那是天经地义的,可是,你得看准了,哪些是露水姻缘,哪些才是可以死死栓住的……”
    有些男人总觉得自己睡了人家一次就要对人家负责,可问题是,你肯,你问人家肯不肯?
    女人天生比男人早熟,男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女人就已经开始明白事理了。
    谁是露水姻缘,谁是可以接盘的老实男人,人家早早分辨清楚了。
    像是之前调戏康飞,康奶奶心中很清楚,只把自家身子快活罢了,难不成还能做个长久的夫妻?
    她是点到为止了,可康飞却傻傻以为会有麻烦事……同样的,她这丫鬟,也是痴心妄想了。
    康奶奶把丫鬟训斥了一番,丫鬟其实也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了,之前只是抱着万一的态度,被奶奶一番话,说得心甘情愿,这丫鬟到底年轻,沾了枕头就睡了。
    康奶奶却是翻来覆去,把两条腿夹得跟个棉花一般……一直到五更时分,眼睛迷迷瞪瞪地才想睡,听见外面敲门,披了衣裳下去开门。
    康同知一身夜凉,瞧见是她来开门,未免感动,说,还是老婆心疼我,那两个丫鬟真是不知道轻重,等老爷我睡足了起来,把她们两个狠狠骂一顿。
    按下康奶奶不表。
    那边向大爷让人给康飞递话,赶紧回这边衙门来,大哥我都替你摆平了。
    康飞对于这位老哥哥的操守倒是有点信心,既然说摆平,想必真摆平了,便从田姬那边打道回府。
    他回来后,却愕然发现,线娘那边已经上手,虽然忙,却完全不需要他了,他唯一的用处,大约就跟庙宇里面的泥胎木偶一样,只需要坐在那里受人香火……
    康飞未免就对向大爷抱怨,说大哥你叫我回来作甚。
    向大爷看在眼里,对那位魏国公府上五姑娘真真是一个赞不绝口。
    一路上走来,也没看出这位五姑娘如何,不曾想,三弟无心,把她推到那个位置,居然历练出来了,果然是开国中山王之后。
    康飞未免要撇嘴,心说你这个是以血统论啊!真真是一个要不得。
    不过,自己何必去挣这个,难道要把线娘赶走然后自己去?那岂不是傻了?
    当下他自然顺着向大爷的话说,随后又开始过起没心没肺的日子……只等着好日子来临,把二哥卞狴犴和俞家姐姐送入洞房,他戴康飞的任务便圆满了。
    不过,其实这日子挺没趣的。
    古代娱乐少,无非就那些个调调儿,能听个戏,就算是顶尖儿的享受了。
    可这时候的戏剧,乃是南戏的天下,以吴语体系为主……像是建宁府唱戏的,当地谓之【土优】,唱起来那叫一个催人欲睡。
    幸好,这时候的南戏,还比较三俗,经常往下三路去,老百姓喜闻乐见,康飞也勉强还能瞧个乐呵,等再过些年,文人士大夫开始改编戏曲,把三俗给反掉,就不能看了。
    行都司衙门这边整天热火朝天,到了晚上,搭台唱戏,更是堵得水泄不通,许多人慕名而来,就是要听个小戏。
    唱戏这一出,还是线娘想出来的,康飞赞过她一回,她当时一笑,说自己也是跟叔公学来的。
    她家那位东园公,那的确是个奢遮人物,家里面的园子戏班子,都是当时首屈一指的,连应天府尹上任,都要亲自登门问他借戏班子。
    前夫霸寵不厭
    由此也可见,当时娱乐的匮乏,故此线娘把当地土优请来唱戏,顿时轰动。一开锣,当即就能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得路都走不动。
    那些土优也念这位魏国公府五小姐的好,恁把这扬名机会与他们。
    康飞瞧了两天就没兴趣了,说实话,还不如在校场打两遍拳。
    这天他正在和一帮手下家丁在校场打熬筋骨,后面来个婆子来请,说是曾氏请他吃酒。
    冷面刀客
    他一听吃酒,顿时皱起眉头,不过,既是曾氏来请,这个面子要把。
    去后面吃了一回,曾氏嘴拙,也说不出一朵花来,康飞吃了三杯酒,又添了一碗饭,吃完了就告辞去了。
    他刚走,那婆子就没地埋怨曾氏,大娘子你这嘴,未免也太……
    曾氏也晓得自己嘴巴笨,讷讷说不出话来。
    那婆子未免就念叨,家花不如野花香,为甚?就是因为如大娘子这般,不懂伺候男人。
    她说着,未免就拿隔壁康娘子来说事儿,说那位康奶奶,拿眼瞧人都要挑个眉儿,有三分的姿色却要放出七分的情趣来,这样的娇娃,男人才喜欢,说白了,你若不马蚤起来,岂不就是庙里面泥胎木偶,即便天仙也似,哪个喜欢?
    那边康飞回到校场,借着酒劲,就打了一趟拳,周围轰然叫好,他未免得意,还是打熬筋骨来得有意思。
    最強天賦 二蛇
    等过了些天,眼瞧着卞狴犴卞二爷要结婚了,这时候,却又出了一桩事。
    原本,卞狴犴花了钱,请南赣周巡抚来与他主婚,周良臣囊中正羞涩的时候,有这样送上门的好事,自然满口答应。
    可随后,一封调遣文书,却是让周良臣勃然大怒。
    这文书,自然是淮扬巡抚唐荆川,以南京兵部的名义,调他麾下永顺土司的土狼兵前往淮扬。
    周良臣赖在建宁府不走,不就是想着等机会,好让他周巡抚立个大大的功劳。
    不曾想,机会没等到,却把黄鼠狼给招来了。
    周良臣吹胡子瞪眼,把一块心爱的砚台都给摔了,下面有幕僚这时候就说了,这肯定是有人捣鬼。
    周良臣心说这还需要你说么?
    旁边又有幕僚说,抚臣,学生听说,如今在建宁的那位扬州府小戴相公,可是和淮阳巡抚有八拜之交……
    一众幕僚七嘴八舌,最后断定,是因为抚臣占了建宁行都司的半个衙门,那卞狴犴一干人等心下不服,暗中使坏……周良臣越听越生气,忍不住咆哮,把汀漳道向同知与我叫来。
    向鼎向大爷的汀漳道海防同知正是南赣巡抚麾下,如今就在衙门办公,巡抚相召,顿时匆匆赶去。
    到了巡抚老爷堂上,周良臣黑着脸就问,向同知,本督平日,可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么?
    向鼎闻言,心中咯噔一声,哪里还不明白,他的事儿发了。
    今日这局,从康飞开始说要调遣土狼兵,向鼎就料到了。
    设身处地,向鼎觉得,自己也难以接受。
    不过,他既然是和康飞穿一条裤子的,那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了。
    “老大人,这事,是我那三弟办得欠妥当了。”向鼎先伏低做小,认个错,随后,话音一转,“可是老大人,如今,严阁老圣眷正浓,督办东南抗倭的是严阁老的干儿子赵梅村,而赵梅村又跟淮扬巡抚唐荆川是一榜同年,换一句话说,唐巡抚,是严阁老的人……”
    他这话一说,顿时就把周良臣后面的话全部给打落回肚子里面去了。
    他是南赣巡抚不假,可是,也不过是个南赣巡抚,真要说重要性,南赣和淮扬几乎没法比,淮扬那地方,有盐漕之利,朝廷依赖甚重,若是能用自己的南赣巡抚去换淮扬巡抚,他大约睡觉都能笑醒了。
    另外,他是个阉党,他的后台是御马太监张佐,可御马太监张佐虽然是潜邸旧人,论权势,却是大不及严阁老的。
    甚至,御马太监连新近的咸宁侯仇鸾都比不得,那咸宁侯正是炙手可热,执掌三大营,而咸宁侯,却又和严阁老【约为父子】换句话说,他的后台连严阁老的儿子都比不上。
    向鼎看堂上周良臣脸色转变,顿时心中大定,当下继续就说:“老大人,即便我那三弟不提土司兵,可是,老大人麾下万把人驻扎在建宁府,难道,建宁知府就不提了?”
    这是祸水东引了,你们万把土狼兵和壮勇营在建宁吃喝拉撒,建宁这地方又不是什么出名富庶的地方,这地方也没什么倭寇大肆虐,知府老爷会心甘情愿养着你们?
    像是康飞以前在扬州知府面前动不动还喊两句你们不要逼着我造反,大家捏着鼻子认了,不就是因为倭寇动不动窥视扬州,大家只当养条恶犬。
    这万把人得队伍常年驻扎在当地,谁养得起?谁吃得消?
    你们这万把人,把当地都吃穷了,人家还怎么收刮钱粮?人家知府老爷来当官,千里为官,只为吃穿,难不成要讲奉献?
    故此,周良臣哪怕明知道他是祸水东引,却不得不一拍案几,叱骂程知府没有大局观。
    随后,向大爷一拱手,就说了,老大人,何不上书朝廷,就说自己在建宁,靡费钱粮,于心不忍,宁愿替当地扩建城池,也好备倭。
    这,是向大爷早早与康飞商量好的,要不然,真把南赣巡抚惹恼了,话说,还指望南赣巡抚给卞二爷主婚。
    至于建宁程知府,那得罪也只好得罪了,总不能处处好事占尽,人家还千恩万谢罢!
    这话一说,周良臣先是一愣,随后,脸上表情,若有所思。
    周围幕僚这时候却是炸锅了。
    原因无他,这是能够在自己履历上浓墨重彩一笔的,日后说出去,我当初跟南赣周巡抚,把建宁城给扩建了……这个履历,任凭哪位老爷,都要高瞧一眼。
    周巡抚首席幕僚顿时一拱手,抢着说道:“抚臣,向同知言之有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