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袖珍學校”裏的“麻雀課”

    “袖珍學校”裏的“麻雀課”

    【一線講述】

    在祖國的偏遠山區,有很多不足100人的“袖珍學校”,它們是全國教育體系的神經末梢,是教育扶貧的“最後一公里”。我們支教團的任務就是盡力爲這裏的孩子們提供更多優質教育資源。其中,發展美育是重要一環。

    重要文章!習近平縱論這個“顯著優勢”

    2014年,我第一次來到貴州鎮寧縣木廠小學。學校共80名學生、3名教師,主要開設語文、數學等科目,美育課程幾乎爲零。這種情況也是其他“袖珍學校”面臨的普遍難題。

    支教過程中,孩子們常問我:彩虹爲什麼是彩色的?長城是建在雲朵上的嗎?城裏高樓有眼前的山高嗎?他們從未見過樂譜、鋼琴和水彩,也不知道音樂會、畫展和舞臺劇。我常常想,貧窮限制了山區孩子的視野,侷限了他們自我成長的空間,如果能開拓美育課程,引導他們認識美、體驗美、創造美,激發他們體驗生活、感受世界、不斷創新,那該有多好。

    支教團成員都有類似想法。我們用近7年時間摸索出一套課程體量小、授課方式活、教學內容“土”、受衆學生少、價值導向精的鄉土課程,因爲擁有“小”“活”“精”等特點,被大家稱爲“麻雀課”。

    我們充分利用當地條件,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探索鄉土教育經驗,不做城市教育的翻版。比如,在貴州苗寨的學校裏開展蠟染藝術、蘆笙舞等鄉土課程,將美術、音樂與鄉土文化充分融合,既節約了教學成本,也促進了鄉村之美的迴歸。

    “麻雀課”授課方式靈活,可以在不同學校實現差異化佈局。我們在不同的學校分別設置民族舞、音樂、美工等課程,並在區域內建立美育“共同體”,推動學校間資源共享、優勢互補。

    陳喬恩看望安以軒女兒 大讚娃寶比媽媽美

    爲了讓課程設置更科學,我們聘請了北京師範大學、揚州大學教育科學學院的專家們出謀劃策,打造標準化課程體系。如今,審美教育、勞動教育、鄉土教育等60多門微課程矩陣逐步形成,範圍拓展到黔、川、隴等地的60餘所學校,開設美育課程15000多課時,參與支教老師300多人,累計聽課學生20000餘人次。


    調控效應顯現 10月70城房價漲幅回落

    現在,第一批受教學生已有不少考上了大學,從事與音樂、美術等相關的學習和研究,還有一些學生加入我們,成爲“麻雀課”的志願者,以實際行動反哺山區、奉獻力量。

    項目團隊:

    本報記者 李曉、張國聖、晉浩天、嚴聖禾、王斯敏

    本報通訊員 張運、林小楚、夏霞

    就這?記者曬申花全隊隔離餐:有沒有想念綠葉菜?

    廣東350萬青年學子爭當“宣講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