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o9642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御九天討論-第三百八十章 給他們上上課看書-76oca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场中的巫里已经笑了,他其实对李家略有了解,如果李温妮刚才不受激,他会好好问候一下李温妮家里的直系亲属,顺便再把李温妮曾经在联盟的一些丑事儿好好说道说道,虽然这种激将的手段看起来稍微低级了些……可没想到啊,李温妮居然真的直接就上来了,就像个应声虫一样,看来是自己有点高估对方了,这还真是一个没脑子的蠢货。
    “别哔哔。”温妮嚼着泡泡糖,不耐烦的说道:“开打!”
    看着对面那身高不足一米五,脾气却急得不行的小女孩儿,巫里微微一笑,他既是来帮曼加拉姆的,也是过来扬名立万的,龙城之行第二层就退出去的成绩可实在说不上怎么光彩。
    作为一个时刻控场的男人,漂亮的场面话当然要交代几句:“我……”
    可话音刚起却就已经戛然而止,巫里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他感觉眼前有什么东西晃了晃,然后……李温妮呢?
    “就凭你也敢帮别人出头?”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校草戀愛合約:少爺,我沒錢
    巫里一惊,他绰号‘闪电’,是速度型的巫师,一向以速度为傲,专克那些使用笨拙魂兽的魂兽师,可此时,竟然被一个魂兽师跑到身后都不自知!
    一道电光猛然在巫里的双腿间闪耀,他想要先拉开距离,可下一秒……
    噗!
    后背、双腿、双臂乃至脖子猛然一麻,有股火辣辣的疼痛钻了进去,随即瞬间就封闭了他全身的魂力流通乃至意识感知!
    青鳥飛過的天空 驚鵲
    双腿上刚刚才闪耀起来的闪电飞快消失,巫里张大着嘴巴,平直的往前面扑跌下去,最后的一丝意识,听到了一句让他的灵魂都要战栗的话。
    “真是蠢得吃屎!噗!”
    最后那个‘噗’是吐泡泡的声音,巫里甚至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那个硕大的、鼓胀胀的泡泡糖,在小女孩儿的嘴边绽放开来!
    关键是,此时四周看台上的欢呼声还没停,那些叫嚣着‘巫里无敌、秒杀李温妮’的声音,在此时简直是显得尤为刺耳。
    我、我尼玛呀……
    巫里彻底失去了一切意识。
    “巫里无敌!巫里秒杀李温妮!HOHOHO!”
    “干掉玫瑰啊,干掉……”
    总有反应慢的人,看台的欢呼声是巫里倒地后再隔了十几秒,这才缓缓平息下来的,其实何止是他们,连场边刚准备坐回去喝口茶的任长泉ꓹ 此时端着茶杯的手动作都已经完全呆滞了,他、他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呢!
    武斗场再次宁静下来ꓹ 陷入一片死寂,温妮却是一边吐着泡泡,一边懒洋洋的冲任长泉喊道:“喂ꓹ 老头儿!”
    吓?
    任长泉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在和自己说话?
    “对ꓹ 就是你!”温妮说:“你不是裁判吗?还愣着干嘛,过来宣布结果啊!”
    宣布结果……
    任长泉很艰难才放下了手中的茶杯ꓹ 都不用去查看ꓹ 隔了这么长时间巫里都还像死狗一样一动不动,这结果已经很明显了:“第二场,玫瑰……胜!”
    刚才的魔拳爆冲也就算了,可这是巫里啊!特意从隔壁圣堂里转院过来,专门对付李温妮的闪电巫里啊,那个号称能与圣剑克里斯战成平手的天才,竟然、竟然连一招都没来得及出……
    对了!出招!
    看台上的人们似乎突然就找到了合理的理由ꓹ 疯狂的怒吼声在看台上瞬间响彻四方!
    “偷袭,这是赤裸裸的偷袭!玫瑰圣堂ꓹ 不要脸!”
    “我们巫里都还没有出手ꓹ 她就直接绕到了背后!卑鄙、无耻、下流!”
    “看起来挺可爱的小姑娘ꓹ 怎么学得这般卑鄙手段!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ꓹ 必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可爱个屁,她刚才还冲我们竖中指!这是亵渎圣光ꓹ 这是亵渎神灵、这是黑暗堕落……”
    “呸!”刚走到场边的温妮唾了一口ꓹ 九小姐可不是忍气吞声的性格ꓹ 干脆把嫩嫩的中指朝四面八法一一甩过:“我就竖了,怎么的?不服你们下来咬我?”
    看台都惊呆了ꓹ 差点就暴乱了,幸好任长泉及时稳住:“肃静!肃静!”
    不能不喊停啊,毕竟玫瑰还没有从圣堂中除名,若是原本一场正常的切磋,衍变成了玫瑰圣堂弟子被暴乱的曼加拉姆人围殴,且先不说李温妮那难缠的身份所会导致的后果,就算圣堂那边,他曼加拉姆也过不了关、交不了差。
    原以为这种主场优势会给玫瑰带去巨大的压力,进一步的巩固曼加拉姆的胜利,所以任长泉之前一直在纵容,可没想到这群小子根本就不带怕的,反倒是把曼加拉姆这边弄得相当被动,不能再被带节奏了!
    那个兽人是个意外,李温妮的强大原本也在意料之中……现在曼加拉姆还没输,还有三场,完全还有一搏之力!
    “第三场!”任长泉跃入场中,恐怖的魂力狂暴一炸,正所谓快刀斩乱麻,气浪掀飞瞬间震慑四方,将群情激奋的整个武斗场都强行镇了下来:“玫瑰战队先出场!”
    翡翠天眼
    原本认为很强的曼加拉姆,却被接连秒杀了两局,王峰、温妮和玛佩尔大概是没什么感觉的,乌迪还在发呆,坷拉却是感觉已经有点看不懂了,就跟做梦一样!
    对方是真的很强啊,无论资料还是刚才的战斗……巫里那个不算,但至少魔拳爆冲出拳时的速度和破坏力,是对得起他那名头的,但是……坷拉忍不住看向旁边的队长,那个让她和乌迪都感受到了无敌挫败感的炼魂阵,难道真的已经神奇到这种地步了?
    “阿西。”老王没管坷拉的目光,只是喊了一声:“第三场你的。”
    龙城一战,已经让王峰了解刀锋各大圣堂的水准,他对温妮等人更有信心,实力才是硬道理。
    “哈哈哈!”范特西早就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连乌迪都在上面出过了风头,自己没理由在下面继续低调的啊!刚才他真怕老王让玛佩尔或者坷拉上去,真要那样的话,多半又是个秒杀,那自己大概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得嘞!”
    范特西一翻身,相当骚包的接了个前空翻,然后稳稳落地,冲曼加拉姆的方向得意的招了招手:“我要打你们队长!最强的那个出来!”
    武斗场还处于一片安静中,阿西八这声音传遍四方显得异常刺耳,圣剑克里斯的眉头却挑了挑。
    挑衅我?呵呵……
    克里斯的嘴角微微一翘。
    刚才的李温妮让他有点意外了,那是真的很强大,甚至强大到连他都感觉到了一丝畏惧,龙城之行时的李温妮绝对没有这么强,否则不可能才排名六十多位,大概是有了什么新的突破吧,这恐怕已经是十大的水准!巫里输得是一点都不冤,这个无话可说。
    坦白说,现在的曼加拉姆已经是两连败了,第三场绝对不能再输,而之前乌迪的意外获胜,已经给曼加拉姆许多人埋下了‘玫瑰的面板资料都是错的,看起来弱的其实很强’这种错觉。
    诚然,玫瑰确实在大众面前隐藏了实力,但其中绝对不包括眼前这个胖子。
    这家伙看起来虽然魂力还算雄厚,但在龙城资料中排名倒数第二是妥妥的事实,何况但凡是去过龙城的人,应该都相当清楚这个玫瑰胖子的新绰号‘范跑跑’!现在距离龙城之战不过才过了一两个月,一个遇到敌人只能抱头鼠窜的家伙,他就算是吃了神药,难道还能变个人?
    现在曼加拉姆两连败,对方这是吃准了自己这边不敢再输的想法,然后摆个空城计,想用他们最弱的家伙换掉自己啊!然后剩下的坷拉倒也罢了,龙城四百多的排名,塔图他们是能应付的;但那个能进入龙城幻境第三层的玛佩尔就将无人限制,虽然现在还并没有人真见过她出手,但克里斯知道,应该至少比坷拉更强一些,那个女人,曼加拉姆只有自己才能降服!
    “塔图!”克里斯淡淡的说道:“你上。”
    这不是赌博,而是看穿了玫瑰的计谋!想摆空城计?没门儿!
    曼加拉姆那边的队员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一个背着大剑的魁梧家伙轰的一声跳了上去。
    “一个死胖子也敢嚣张!”背着大剑的塔图器宇轩昂,身材魁梧高大,落地时虽然没有之前魔拳爆冲的那种恐怖气浪,但也是气势十足。
    哗!
    他也不多废话,左手在后背一拉,两米长的符文阔剑往身前一横,双手牢牢握紧:“宰了你!”
    數據三國
    范特西还打算先吹上两句牛逼,为自己这圣堂扬名的第一战留下一段佳话呢,没想到对方说砍就砍!
    此时阔剑在手一声爆吼,塔图气势如虹相当凶猛,动作快准狠,中路直切,那柄巨大的符文阔剑看起来少说怕是也有两三百斤,可在他手里却是仿佛轻若无物,这并非完全的蛮力,看那巨剑挥舞的幅度,怕是已经掌握了一点举重若轻的门道了,绝对是在水准之上。
    对方中路切得极快,范特西正准备接招,可没想到在距离七八米外,对方居然高高跳了起来。
    干嘛?
    阿西八呆了呆,只见那热血沸腾的狂暴战士凌空举剑,有大量的魂力灌注入那符文阔剑中,激发了阔剑上的符文,在空中闪耀起来,就像是传说中传奇驱魔师艾德利斯手中的法杖,散发出夺目的圣光!
    “圣剑!”塔图凌空爆吼,热血沸腾、气势万千:“斩妖除魔!”
    场外的克里斯微微一笑,塔图是他带出来的,虽然名义上是师弟,但其实已经可以算半个徒弟了,这手‘圣剑斩妖除魔’,他已练得有了自己的七分火候,虽然魂力、意境等各方面都差了一点,但用来斩一个龙城排名倒数第二的范跑跑,那已是足以。
    “是克里斯的招数!”
    “啊!多么圣洁的色彩、多么澎湃的心绪,看到这一剑,我仿佛沐浴到了圣光!”
    “圣光荣耀!曼加拉姆万岁!”
    看台上瞬间就激动起来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站立起来,为这精彩绝伦的一剑喝彩致敬,对曼加拉姆的人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圣光更荣耀、更能让人热血澎湃了!
    何况,现在正是他们最急需一场胜利的时候!
    “在圣光的洗礼下颤抖吧!”
    “哈哈,那个胖子已经被吓傻了!”
    “圣光啊,净化那个邪恶的胖子吧!”
    看台上欢呼着,天空中照耀着,阿西八呆滞着……
    看着空中那霸气无双的对手,阿西八现在多少算是有点明白了,明白老王过来的这一路上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松。
    因为这世界上的二傻子是真的多啊!
    都跑到对手面前了却不攻击,非要跳到天上去,上天都算了,还特么非要在天上摆个造型……
    这尼玛,这尼玛除了好看,有个啥?
    暗黑缠斗术是老王教的,但战斗理念却是从老黑那里学的:任何攻击,打得到的才有用,否则都是花拳绣腿!
    空中的巨剑转瞬落下,要斩妖除魔!
    可范特西却只是轻轻向前踏了一步。
    呼!
    光芒万丈的一剑瞬间落空,图塔还有点没反应过来,然后就感觉自己的手腕儿被人一把拽住,紧跟着,一股恐怖的蛮力袭来!
    范特西其实几乎都没有用力,他只是躲开攻击的同时顺借了一下对方下冲时的力量,然后拽着图塔的手腕往左侧轻轻一带……
    哒哒哒哒……图塔两条腿儿绞麻花一样乱跌了几步,身体重心全失。
    这时候感觉就不是范特西抓不抓他的手腕儿了,反倒是惊慌中的图塔生怕范特西放手,对方要是现在放手,惯性下的他肯定要跌一个狠的!
    还好、还好……图塔踉踉跄跄的站住,对方终归没有放手,让他免了跌个狗吃屎的狼狈,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感谢一下,一个香喷喷的肥肘子接了过来,正中他脑袋。
    砰!
    图塔直接就没有想法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是被野牛日了一下,仿佛头骨和脑膜都已经在这瞬间分了家,瞬间昏死过去。
    呼~~呼~~呼~~
    武斗场上鸦雀无声,几片儿树叶被清风席卷,打着旋儿飘落在地面,颇有几分秋风落叶般的萧条。
    范特西拍了拍袖子,坦白说,他本是期待着能有扬名立万的精彩一战的,可没想到竟然打了个白痴,这真是……虐这种弱鸡有什么意思?赢得一点儿都不痛快!
    阿西八有些感慨了,他仿佛找到了些许黑兀凯那种独孤求败的感觉,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黑兀凯在龙城时看不起那些低级的牌子……那收了是真的没有任何成就感啊,反而感觉有些羞耻!
    原本想好的漂亮台词也不用说了,阿西八都懒得等任长泉宣布结果,摆摆手直接就走回了老王战队这边。
    静—静—静——场上还是一片死静。
    没人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也根本没人愿意相信。
    不良公爵
    妻主嫁到
    这就……输了?咱们最强的队长克里斯都还没有出场啊!为、为什么会这样?
    阴谋?这三个输掉的家伙都被玫瑰收买了???
    场边还在盘算着玛佩尔真正实力的克里斯张大了嘴巴,四周看台上则是成片成片的呆若木鸡,就连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圣堂记者们也全都瞪圆眼睛忘了眨眼……这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啊,不是,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咱们还什么都没记录啊,一个图片、一个描述战斗的文字都还没有,这特么就已经三场都打完了?!
    好不容易才重新端上茶杯的任长泉此时也彻底呆滞了,完全忘了宣布结果,但其实,似乎也已经没有宣布的必要了,毕竟宣布结果这个仪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衔接下一场,可现在,还有下一场吗?
    就在本该主持大局的任长泉还在呆滞时,一个人影走向了武斗场中央。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曼加拉姆圣堂。”老王站定,伸出手指点了点看台的四面八方所有人,眼中挂着那丝淡淡的、慵懒的笑意:“就这?”
    不同于之前温妮挑衅时的群情激奋,诺大的武斗场,此时竟然没有一人作答!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个嚣张的家伙,看着这个堕落的魔鬼将圣光蹂躏在了粪坑里,可是……
    该装的逼不能不装,但不该留的地方也绝对不能久留。
    老王是个讲究人,场面话交代一下就够了,非要站这里等他们回过神来给个反应结果,那就是脑子有坑了。
    于是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老王雄赳赳气昂昂的带着玫瑰战队所有人大步离开,推开那铁门,穿过外面不明觉厉的围观群众,迅速的消失在长街中。
    總裁約婚:枕上嫩妻 紫語
    大家都是加速步行,这是一座疯狂的城市,天知道等那些家伙回过神来时,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直到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跑回车站,钻进了刚好要出发的魔轨列车中,直到车轮已经滚动,所有人那绷着的脸上才突然有了一丝变化。
    痕跡 白蕓
    赢了?不不不,赢了不重要,重要的是,竟然赢得这么轻松?这个什么排名六十九,这特么是真得吗?还有,以前代表玫瑰的洛兰他们到底是有多蠢啊,连这样的废物圣堂都能比他们排名高几十名!
    大家的目光有释怀的、有兴奋的、有激动的、也有玛佩尔那种依旧沉默的,所有的情绪和目光都混合在一起,复杂万分的看向王峰。
    “这么激动干嘛?打赢了嚣张两句不是很正常吗?人不疯狂枉少年,咱们今儿就是给他们上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