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a2ql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第611章 大人,收了神通吧!-40q7l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
    眼瞅着就要直捣黄龙,一战而克。
    却没想到这帮奴隶也太不堪造就,大好的局面顷刻间丧失,不仅从青塘城内被赶出来,还连带着让飞廉军好不容易控制的城门都失手了。
    倒不是飞廉军实力不强,而是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逃跑的奴隶兵,飞廉军就像是面对奔腾的逆流,也没有办法。
    最后只能灰溜溜的退出了城池。
    余生不負情深 喬橋
    大好局面,毁于一旦。
    这已经够让人生气了,更让人生气的是,逃跑的奴隶非常自觉的靠拢到宋军边上,还毫无廉耻之心,这才是让人头痛的事。
    早知道,就让自己人去了,但凡宋军攻入了城池,青塘城内的反抗就算是玉石俱焚,也会被宋军给扑灭了。巷战对于宋军来说,手拿把攥般轻松,因为这样的战斗模式,是宋军装备最喜欢的方式。
    军营帅张内,高俅先开口认错:“人杰,都是某的错,飞廉军没有构建城门附近的防御,等到奴隶兵颓败地之时,想要构建已经来不及,丧失了大好的机会。”
    “不怨你,我也没考虑到奴隶兵军纪这般差,都攻入了城池,还能让人给轰出来。”
    “一万,要不要?”
    李逵能有什么办法,他是战役的统帅,威望只有在飞廉军中无敌。真要是让秦凤路的官兵令行禁止,真把刘延年等人当成泥人不成?
    种建中建议道:“要不明日攻城让我德顺军登城吧?碰,七筒。”
    “这个恐怕不成,我刚答应老和尚洛桑,让他去训斥奴隶首领。这些人如今虽不是奴隶的身份,但想要官职,还得拼命,要不然老和尚的作用就小了。他也无法忍受被人压一头的结局。”
    童贯说到这里ꓹ 紧张的看了一眼李逵,随后很没底气道:“这是人杰让我去说的ꓹ 不是我自作主张。”
    李逵颔首道:“确实如此,我要是表态,就该杀人了。如今青塘的人太多了ꓹ 我去杀人,会让人离心离德ꓹ 如果他们自相残杀,那是内部分裂。”
    “这办法好ꓹ 可惜我等将士立功心切。”
    “赏赐不会少ꓹ 此战之后,草原财富重新分配,咱们给屯留的军队准备一份,另外可以余下一份给将士们发下去。不过都是牛羊之类,比较麻烦。”
    “童贯你怎么不摸牌?”
    “我好像胡了。”
    ……
    帐篷外,刘延年和游师雄面面相觑,并没有做声。但目光已经柔和了很多ꓹ 不像是之前那么愤怒了

    其实,这主要是游师雄生气ꓹ 刘延年倒是无所谓。
    他已经是宣抚副使ꓹ 在地方上已经做到了武将的极致。除非他被皇帝召入京城ꓹ 升官做殿前都指挥使ꓹ 也就是殿帅,私下里也可称一声太尉。但这恐怕真不是他敢想的美事ꓹ 殿前都指挥使是韩德勤ꓹ 还就一个位子ꓹ 除非将他搞下去。而韩德勤深受皇帝的信任,刘延年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说ꓹ 刘延年在秦凤路无欲无求了。
    在李逵来到秦凤路之前,秦凤路的几万兵马都是归他统领。
    武将做到这个份上,就得避嫌。
    争功这种事,能躲就躲。
    要不然皇帝就该睡不着了,皇帝睡不着,他就要倒霉了。
    至于游师雄生气,他是真着急。一直在秦凤路做官,这辈子都没有发达过。已经快耳顺之年,按照大宋的寿命,他已经算是长寿的一类人,说不定那天就要归位。
    游师雄这辈子想的就是能够在告老还乡之前,得到个高官的贴职。
    龙图阁,天章阁等馆阁他都不在乎,能混上就成。学士太高了,他不敢想。直学士,运气好的话,梦里会有。他就想要个四品的‘待制’贴职。别小看这个贴职,大宋大部分转运使都没有这份殊荣。游师雄只要这份殊荣,就心满意足了。
    蔡京当初在四川做转运使的时候,才被加衔‘龙图阁待制’,可见这个贴职官衔很不好弄。当然了,有了‘龙图阁待制’这份贴职,他死了之后,吏部就会按照他的生平仕途,拟订一份谥号,让皇帝批示。
    定下来之后,钦差将圣旨送到蔡京的府邸,然后刻墓碑的时候,就能将谥号刻上去,算是死后殊荣。
    可是,白天一战,让他心情过山车似的难受,他觉得立功都悬了。更不要说告老还乡的时候,获得‘待制’的殊荣了。
    他都开始为自己死后做准备了,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转眼就没了,他能不着急?
    只不过让他想不明白的是,帅帐内虽然谈论的军情,同时还有与军国大事毫不相干的话,让他摸不到头脑。
    游师雄仰起头看向了体态魁梧的刘延年,轻声问:“他们在干嘛?好像说的不全是军情。”
    刘延年低声道:“打麻将。不过你不用担心了,李逵他们自有主张。毕竟飞廉军如今的武器让人惊颤,再次破城应该不难。”
    “什么麻将?”游师雄一直在地方上做官,京城风靡的麻将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一种游戏而已。”
    “什么,如此惫懒,辜负了君恩岂不是罪大恶极!”
    “谁在外面?”
    “河州知州……”
    植物大領主
    游师雄还想让刘延年自报家门,突然发现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帅帐外,刘延年早就走了。
    他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了帅帐内,原来李逵几个真的是在打牌,也算是消遣。这时候拟订作战计划,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围城之战,能做的准备也仅仅是打造攻城武器,甚至连派遣探子都不现实。
    游师雄看到李逵等人懈怠军务,顿时气地怒容满面,指着李逵怒道:“老夫要上书陛下,弹劾尔等。”
    李逵肤色比较黑,看不出喜怒。
    但童贯脸白啊,他这辈子就没有遇到这么没眼力见的官员,拿着鸡毛当令箭,登鼻子上脸。
    李逵摸了鼻尖,沉吟道:“明日破城门之后,让河州将士先入城。”
    游师雄犹豫了,秦凤路的士兵不错。即便是厢军也不错,主要是当地的百姓民风彪悍,还有不少羌族士兵,更是骁勇善战,悍不畏死。而且还穷,穷到厢军每月一贯出头的军饷,都能让人心甘情愿的卖命。
    是硬气一把?
    还是面对李逵给出的好处,不为所动,维持世间的正义?
    游师雄胸口起伏了好一阵,最后气短道:“在青塘的奴隶兵之前?”
    “在他们前面。”
    李逵点头允诺。
    游师雄不做纠结,果断背身:“我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背着手悠哉悠哉地离开了帅帐。
    翌日。
    青塘城外,东西南北都有军队出营。
    游师雄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不是要猛攻东门的样子了。
    他找到李逵,询问:“李知州,这是何意?”
    “今日三个城门都猛攻,不给青塘王阿里骨以困兽犹斗的机会。”
    这话说的义正言辞,游师雄忽然觉得自己被李逵摆了一道,脸色有点难看。但同时,开始琢磨起来,难道李逵的攻城手段有很多?
    还是决定将所有兵力都投入战场,万一伤亡太大,岂不是老夫为了私心,而害人不浅?
    游师雄但心道:“会不会徒增伤亡,要是如此,老夫于心不忍。”
    “不会,还是和昨天一样,这次我军围困青塘城,就是为了试验军中的新武器,枢密院的工坊拿来多少新武器,我们都要试一试。要不然这仗岂不是白打了?”李逵很大度,不在乎游师雄对他的冒犯:“只是游知州为河州军选个城门吧?”
    游师雄不是童贯,不能随便欺负。
    只不过,前辈的称呼省略了。
    游师雄眉头紧蹙,狐疑道:“哪个城门都可以?”
    “这是自然。对付个小小的青塘唃厮啰而已,已经是困兽犹斗,真以为我大军无法破城?只是游知州还请明白,青塘之前的权贵不倒,我大宋要控制这片膏腴之地,就要费尽心机。”
    说话点到为止,游师雄心中了然。反正是青塘人,死多少和他都没有关系。
    他用力道;“我要东门。”
    “行。”
    李逵身后的飞廉军,问:“想要哪种破城的办法?”
    游师雄懵了,这还有的选?他倍感小心地问:“昨日的轰天雷就很好。老夫就选轰天雷了。”
    “也行。”
    李逵当即下令:“年熹,你带着投石车去南门,用猛火油燃烧弹。去挑选一万奴隶兵攻城。”
    “得令!”
    说完,李逵对刘延年拱手道:“有劳刘宣抚压阵。”
    “不碍事。”
    德戎军跟着年熹的投石车去了南门。
    “丰璋,你带着没良心炮去西门,挑一万奴隶兵工程。”
    “得令!”
    没良心炮是李逵能做到的不是办法的办法,这种武器投掷很近,只有两百米,但是可以投掷出重量超过十斤的炸药包,威力惊人,算是弥补了火炮只能发射实心弹丸的困扰。算是大口径臼炮的变种。
    围三缺一的原因就是青塘城没有北门,城北是山,没法进攻。
    分配妥当之后,进攻开始。
    已经有了对宋军新武器的亲身经历,青塘城内也做好了应对。
    城头安排少量的士兵,不给对方在城头大量杀伤士兵的机会。
    同时,阿里骨也准备了机动的重骑兵,虽然数量不多,但是昨日使用下来效果显著,没理由不用。
    同时,还封锁了部分街道。
    癲狂片警 螞蟻賢弟
    奴隶们冲进城池之后,见人就抢,见人就杀,简直丧心病狂。封锁了城内权贵的府邸,寺庙,官府和王府附近的街道之后,阿里骨这才稍稍放心。
    其实他想要投降,可是宋军如今局面优势明显,他投降的结果会很惨。
    反倒是如果他能够和宋军来回厮杀,让宋人知道了他的厉害,他才有信心让他能更体面的投降。
    打不过,更要打,这是阿里骨最为头痛的事。
    “大王,宋军围困了三座城门,恐怕就要进攻了。”
    “城门堵住了没有?”
    “都堵住了。”
    阿里骨让侍从给他穿戴上了铠甲,而三座城门附近传来的隆隆爆炸声,他已经能坦然面对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浑身不得劲,总觉得要发生些什么。
    突然,他看到南门一团烈火冲天而起。
    阿里骨的心态又崩了,嘴角哆嗦着:“神难道要弃我了吗?”
    神灵不神灵的他没法去探究,但是他知道青塘城再次要在风雨摇摆之中。
    而西门的动静,要比东门还要大。
    城外的土丘上,李逵眺目远望,还是目力有点不殆。根本就看不到西门的动静,爆炸声倒是能听到,还能看到似乎是黑色烟雾一团团隆起之物,可惜站的太远,看的不清楚。没良心炮的效果没有近距离观察的直观。
    倒是南门热闹,火光冲天而起的那一刻,一目了然。
    东门,动静虽然不小,和昨日一样,士兵们顺利攻击上城头。
    然后下了城头之后,发现城门被堵住了。
    消息传到城外的那一刻,游师雄摇晃着差点晕倒。堵住了城门,要是清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堵容易,扒开堵住的石头和木料可不是轻松的活。
    而其他几个城门在攻城之后,就有战旗在城门摇晃。
    眼瞅着要攻打进入城池。
    游师雄顿时急了,命令士卒尽快清理。
    一时间,青塘城内四处都是战场。来不及从城门进入的奴隶兵,顺着城墙用绳索下了城头,对城内的守军发动攻击。
    “大王,城南危险。”
    “大王,东城的城门要被打开了。”
    中國通史 中國通史
    “大王……”
    “滚。”
    阿里骨心累不已,他不是没长眼睛,摇摇欲坠的城防他都已经看在眼里了。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谁知道宋军会发疯,不按昨天的攻城套路来?
    感情受到欺骗的阿里骨也在纠结,但是有一个人却要比他更果断。
    王庭附近的国相府内,国相穆赤对急地困兽般的权贵们道:“诸位,宋人毁灭青塘已经昭然若揭。我等不得不为后事着想。”
    “要不国相我们现在动手?”
    说话的这位,穿着铠甲,但是铠甲内是价格不菲的丝绸,显然身份尊贵。
    穆赤微微摇头道:“王庭的实力并未有大的损失,为今之计只能再等等。”
    “可是哪些卑贱的奴隶可不管这些,我们再不动手,恐怕结局难料。”
    穆赤却坚持道:“唃厮啰氏的实力还在,现在动手,太冒险了。诸位,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的人守住各自府邸,我去大业寺见了巴日勒法师再说。”
    盛世毒後
    大业寺内,青塘地区身份地位最高的僧人巴日勒老僧坐定,默念着经文,置他面前的穆赤国相于不顾。
    良久,他才长叹一口气道:“寺院是清净之地,老僧不问世事。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但愿你做的是对的。”
    “弟子这么做,也是为了保住我族人的最后一点种子。”
    穆赤走出寺院之后,对一群迎上来的权贵道:“法师答应了迎接宋将,我们可以动手了。”
    厮杀了半日之后,青塘城内得守军的范围被一再压缩。
    可就在这时候,青塘王府发生一场大变故,阿里骨怒目盯着穆赤,怒吼道:“你们背弃了盟约,会下地狱的!”
    穆赤冷冷道:“老夫就怕不答应宋人,今日就要下地狱。带走……”
    李逵也进入了城内,他在东城城楼上搭建了临时的指挥所,可以近距离观察战场。
    城内很惨。
    同时奴隶也很凶猛。
    就在此时,一群青塘武士护着一个老者和僧侣从街头走来,领头的是个能说官话的青塘人,开口就让李逵有点脸上挂不住:“大人,收了神通吧,我们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