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uzzzz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第四百一十八章 帶貓漫步潛龍中熱推-7ibd3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约了谁?”
    “不是我约了谁,是项冲这小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向我挑战,准备让他们项家的高手出面打我!”
    李成龙呵呵一笑:“就约在今晚上十一点,学校大操场!等我得胜回来,再和你切磋!彻夜切磋的倒是可以,貌似已经许久没切磋了!”
    “就这么定了!”
    当天晚上十二点多。
    李成龙被揍得猪头猪脸的被项冲扔了回来。
    “这一顿,揍你的不开窍!”
    项冲怒冲冲的丢下一句话走了。
    下午项冲实在是忍不住,于是约了李成龙死磕,结果被李成龙狂揍一顿;项冲快气疯了。
    你个钢铁如此不解风情;于是给家里说了一下,瞒着妹妹,约了李成龙晚上干仗。
    揍他!
    对于项家人来说,不开窍?
    好办,揍!
    我就一陰陽先生 邪鴉妖雀
    所以今天晚上,出动长辈高手,直接将李成龙揍的七荤八素。对于项家人来说,他们完全没考虑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反效果……
    别的话也没法说啊,我们总不能说,我们家姑娘看上你了,行不行你给个话……
    这多丢脸啊。
    项家肯定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以他们霸王世家的作风就是,多揍几顿,揍着揍着就开窍了!
    要是还不开窍……就只能劝自家丫头想开点了,别可着一棵树吊死!
    强掳为婿的事,我们项家还是干不出来的!
    李成龙鼻青脸肿的躺在沙发上,努力的睁着熊猫眼看着左小多:“有点莫名其妙啊这个……项冲这个魂淡,约架居然出动长辈高手来揍我……这简直太出格,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只是听到了项冲那句话,就将所有事情已经完全了解的左小多,顿时感觉这顿揍还揍得太轻。
    已经过了十二点,约定已经完结,重新拥有说话权利的左小多满脸皆是唏嘘的道:“就是,当真是人不可貌相,项冲这作法真真是太不讲理了!肿肿,这事儿不能忍啊,要是我的话,我可咽不下这口气,约架就约架,但凭什么出动长辈揍咱们?这岂止是过分,简直是太过分了,没想到项冲这样看起来浓眉大眼的汉子,居然能干出这种事!”
    見鬼實錄我和我身邊人 蔣凱
    被挑拨的李成龙愈发气愤起来ꓹ 道:“你也这么觉得吧,真真是太过分了!”
    “这事我支持你ꓹ 决计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讨回公道,不过单单修理项冲没意思ꓹ 项家不还有项冰在咱们班?明天你就去揍她!”
    左小多一脸义愤填膺的出着馊主意:“他们打你,你就揍他们家的闺女!一报还一报!怎么也比直接针对项冲来得解气!”
    李成龙犹豫:“这不大好吧?”
    “切……说得你少揍了似得!”左小多一脸鄙夷。
    李成龙一想ꓹ 对啊。
    现在吃饭睡觉揍项冰,已经成了习惯了。
    这几天没揍ꓹ 居然就被项家打了……
    难道是感觉我这几天没有揍项冰的缘故?
    看到李成龙捂着眼睛一脸的若有所思ꓹ 左小多坏笑一声,就蹑手蹑脚上了楼,没有再说更多。
    说太多的话教主只怕就要反应过来了……
    在左小多的猜测之中,以他对项冰的了解程度来说,教主被强推的日子多半不远了。
    那妞可不是那种有大耐性的人,现在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肿肿今晚被打,项冰肯定不知道的;但是这妞是不会做这种事的ꓹ 一旦知道,心中更加有危机感……恐怕立即就会行动了。
    肿肿啊ꓹ 项冰啊ꓹ 本老大这个现成媒人ꓹ 就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ꓹ 就不用多谢了!
    心臟止跳 筆瘋v
    左小多恶趣味的猜测着,项冰会怎么做呢?
    到时候李成龙会不会哭天抹泪的来跟自己哭诉ꓹ 说他被糟蹋了?
    總裁的貼身保鏢 叮咚
    左小多才一上楼就被吴雨婷给抓住了。
    “咋回事儿?就听见你在下面一肚子坏水的怂恿人家打架ꓹ 还是跟一个姑娘家ꓹ 你损不损哪!”
    知子莫若母。
    吴雨婷对于左小多的恶劣脾气,简直是了解到了骨子里。
    其实自从左小多小时候ꓹ 五六岁的时候,被别人家的小孩揍了,回来对左小念说:姐,那个谁骂你骂得好难听……
    然后怂恿左小念出去揍人的时候,吴雨婷就知道自己生了一个奇葩。
    换成别人家孩子都是这么说的:姐,我被谁揍了!呜呜呜,你去给我报仇……
    但是咱家孩子就能说:他骂你……
    愣是半句不提自己被揍的事情。
    左小多嘿嘿的乐,凑在吴雨婷耳边,小声的说明事情始末,自己可不是损,而是促成这桩美事,顶多也就是多看几场戏而已。
    “这孩子……”
    吴雨婷摇摇头:“这货心底里也是喜欢那个项冰的,只是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小孩子都这样,一个小男孩喜欢一个小女孩,才会去欺负她……”
    吴雨婷叹口气:“李成龙这孩子,智商已经到了一般老妖怪都难以企及的地步了,但唯有这情商还停留在六岁阶段,倒是好男人一个,比你小子强多了……”
    左小多委屈极了。
    “妈,你这话太让我伤心了。你看我多专一,我从四五岁就喜欢念念猫,到现在还喜欢念念猫……”
    吴雨婷翻个白眼而去。
    真有出息你!
    早晨,仍旧是李成龙独自一人上学去了,左小多还是没去,他还有大把的假期在手呢。
    我是風水相師
    这会,他正在打扮自己,将自己打扮的英姿勃发,帅气逼人,一脸的正气凛然,阳光潇洒。
    然后,才和左小念出门了。
    这一天,可说是左小多梦寐以求的大日子!
    快穿女配:攻略男神寶典 長思
    带老婆逛潜龙高武!
    向所有人宣布,这是我老婆!
    “有一天,我要拉着念念猫的手,对所有人说,这就是我老婆!”
    獨寵囂張狂妃
    这个目标,今天就要实现了。
    左小多意气风发,诗兴大发,即兴赋诗一首。
    带猫漫步潜龙中,迎接一片赞美声;
    快来羡慕嫉妒恨,我只傲然哼哼哼……
    好诗好诗!
    真是应景!
    今天的左小多,走路都像是在飘,嘴里就好像是含着一块蜜糖,甜到心里,一路嘴巴都咧在耳朵上。
    左小念很无奈,可这家伙一大清早就来恳求,也只好答应。
    “以后这种一起出现的场合肯定不少,先要适应一下……”左小念是这么想的。
    再说,确定了关系,公布了出去,以后那些对自己有想法的,合该望而却步了。也是少了许多麻烦。
    所以虽然羞涩,心中虽然仍有几多紧张窘迫,却还是跟着左小多去了。
    “左老大今天要带媳妇来学校!”
    李成龙早晨说了这句话之后,全班同学基本就没分开过,所有人都在一起聚集着;就等着看了。
    其中几位对左小多有意思,且对自家容貌颇有信心的女同学,更是悄悄打扮了一下。
    听说左班长的媳妇也是出身凤凰城,一个边陲小城,弹丸之地,妥妥的乡下丫头,能有几分颜色!
    倒要让左大班知道,他的女朋友与我相比,那叫一个黯然失色!
    之后自然会看到我的好!
    要不然这家伙虽然情商不低,但表现却比教主还教主!
    就左小多媳妇事件,连文行天都很好奇。
    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让那样的贱货这般守身如玉?在学校,居然连女同学的手都不拉,除了一拳给人家毁容、一拳打塌了胸……之类的事情之外,别的事儿全都没做过……
    好奇啊!
    叶长青项狂人刘一春成孤鹰高副校长等,也一水的在一班的附近溜达着;五个老头儿尽都倒背着手,从这边溜达到办公楼;等到快到彼端的时候再溜达回来。
    然后顺便到校门口视察视察,然后再往一班走。
    “一定要好好看看,可别随随便便就找一个。”项狂人对叶长青道。
    “嗯。”
    叶长青点头。
    “要是太次,我们项家还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项狂人继续道:“一个个胸大屁股大个子高长得壮,绝对能生儿子那种!”
    “如果看着不怎么满意,我就让她们使美人计了。”
    一边,成副校长冷笑一声:“你们项家那不叫美人计。”
    项狂人愕然:“不叫美人计叫啥?”
    成孤鹰揶揄的一笑:“在别人家是美人计,在你们项家,就叫霸王硬上弓啊!”
    噗!
    叶长青与刘一春不约而同的喷了出来,连声咳嗽。
    这两个老货,今天简直是没节操了。
    一班的所有学生,一会儿就有个请假的,说是上厕所,实则却是溜到校门口去看看。
    然后一脸尿完了的轻松样子溜回来,摇头,还没来。
    然后过几分钟就有人又上厕所了……
    如此连续七八个人之后,早已洞悉真相的文行天无奈的叹了口气。
    “今天不上课了,自习。你们爱干啥干啥吧。”
    说完,文行天径自拎出来一把椅子,坐在了门口。
    人同此心,我也很好奇啊,连讲课都没情绪了,不自习怎么行……
    “美不美?”好多人都将这问题抛给了唯一的知情人李成龙。
    “你们见过天仙吗?”李成龙问。
    追愛小甜心
    一起摇头。
    “比天仙还美!”李成龙仰起头,道出心底之言。
    “你见过天仙?”项冰登时不舒服了。
    “没见过。”
    “那你凭啥这么说?”
    “我就这么认为的,一家之言,干你甚事?”
    “呵呵,看你这个样子,好像是你媳妇似的。”项冰斜着眼:“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别做梦了,那是左小多的媳妇,人家得媳妇,你惦念的着么?”
    “我没做梦,也没惦念。”李成龙瞪眼道:“再说我惦念不惦念,跟你有毛关系,要你扎刺?信不信我揍你?!”
    项冰眼圈红了,一挺胸上前:“你敢!”
    “我不敢!?”李成龙一脸狞笑,摩拳擦掌的站起来,就要一拳招呼在胸膛上。
    一边,项冲咬牙切齿。
    孟长军亦是一脸扭曲。
    活著活下去 猥瑣帝
    特么你就不怕你一拳打得你儿子以后没饭吃……
    正在这时候……
    “来了来了来了!”
    在墙角只露出半个脑袋侦查的郝汉嗖的一下子缩回头,振臂高呼。
    轰!
    众人都跑了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远方通往校门口的方向,左小多满身昂扬,正如同飘一般的往这边飘过来……
    那一脸控制不住的嘚瑟笑容,看到谁都拱个手:“哈哈哈,我媳妇儿,这是我媳妇儿……”
    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