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白酒市場一“醬”難求 渠道囤貨熱錢炒作

    白酒市場一“醬”難求 渠道囤貨熱錢炒作

    (原標題:白酒市場一“醬”難求 渠道囤貨熱錢炒作)

    證券時報記者 王基名

    “要不是維繫客戶關係,誰願意出貨?”在茅臺大熱的背景下,近段時間醬酒紛紛發佈漲價文件。而今年以來茅臺系列酒爲代表的醬香酒也突然火爆,近期酒商朋友圈流傳的一張今年來的醬酒漲價圖尤其吸睛,部分醬酒漲價幅度高達85%。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從資深醬酒銷售人士處瞭解到,醬酒迅猛漲價的背後,市場炒作明顯,“渠道主動囤貨,熱錢進入”,市場甚至出現“菸酒店賣貨價沒有進貨價貴”的現象。而在醬酒紛紛漲價的背後則是與白酒行業格局變更密切相關的“醬酒熱”,業內人士預期,醬酒的上升期還將持續5到10年時間。

    系列酒漲價潮

    在2020年這個不同尋常的年份,白酒在後疫情時代的第一波漲價,是4月份時茅臺部分醬酒出廠價上調10%~20%,而醬酒的提價並未終止。2020年至今,貴州茅臺酒的提價傳聞幾度落空,但包括茅臺旗下系列酒在內的其它醬香酒則漲勢如虹,醬酒熱也越來越受到關注。

    進入10月份,在國慶中秋雙節後的傳統淡季,部分醬酒廠家提價的文件不斷流出。其中貴州金沙回沙酒銷售有限公司定製酒出廠價從2020年11月4日起提貨價上調30%~40%;國臺酒自10月1日起不再接收訂單,11月1日起國臺龍酒供貨價上調200元/瓶。另外,釣魚臺、漢醬、珍酒、郎酒、習酒等也紛紛發出調價或停貨通知。


    科創大咖匯聚 探索無限可能

    不得不說,醬酒熱在疫情下的2020年尤爲顯眼,其中最顯著的是茅臺集團旗下的系列酒產品。河南茅粉會王佔甫介紹,雖然近幾年(茅臺)醬香系列酒都比較火,但今年出現特殊情況,“特別火,醬香系列酒市場全面漲價,過了中秋之後,醬香系列酒都漲價了,基本在50%~70%的幅度。”

    11月初在酒商間流傳着一張今年醬香酒的價格漲幅圖,並配文稱:“要不是維繫客戶關係,誰願意出貨?醬酒賣給消費者,不如賣給黃牛賺錢。”

    按照圖片信息,茅臺旗下醬香酒系列產品漲勢迅猛,位居第一梯隊。漲幅較高的茅臺迎賓酒、遵義1935,今年以來價格分別漲85%和70%,茅臺旗下的其它主要產品如賴茅、珍品王子、醬香經典王子,今年以來漲價幅度分別達50%、55%、55%。另外,釣魚臺、國臺等品牌醬酒今年以來漲價幅度分別爲30%、25%。即便漲價幅度較低的郎酒和習酒部分產品漲幅也達20%。

    從上述漲價產品可以看到,不僅是茅臺旗下的醬香系列酒,國臺等茅臺鎮的醬酒甚至包括郎酒等均在漲價。而這種現象在茅臺鎮數量衆多的小酒企中同樣存在,茅臺鎮某小規模酒企人員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介紹,他們以及鎮上其它酒企也有漲價,幅度大概是在15%左右,“但老客戶是不漲價的。”


    段寧出任一汽-大衆銷售有限責任公司大衆品牌公關總監

    多重因素共同作用


    正大清江總經理朱勇:爲公衆提供全生命週期的健康管理和服務

    從漲幅來看,茅臺系列酒是漲幅最猛的產品。王佔甫介紹,茅臺迎賓漲得比較瘋,原來每件300多元現在已經超600元了,普王子由原來的每件600多元上漲至1000元左右,貴州大麴、漢醬等也都漲了。

    對於這種現象,作爲資深醬酒經銷商的王佔甫對記者分析:“主要是市場行爲,在供給偏緊的預期下,渠道主動囤貨,包括熱錢進入。”他分析,今年不乏茅臺系列酒缺貨的信號,敏感的渠道商第一反應就是“這東西要少了,可能要漲價”,就開始囤貨;另外,因爲茅臺強大的品牌力,市場對系列酒的認可度極高,消費者對提價接受度也明顯比其它品類酒高,“消費者認同才能往上走。”


    長安凱程F70攜“十大領先優勢”全球首秀

    據王佔甫反映,目前在醬香系列酒流通渠道有一種狀況:因爲漲價太快,菸酒店、超市等渠道客戶一度出現“店內零售價還沒拿貨價高”的現象,“他們原來進的貨便宜,很迷茫。”


    增加了發生事故的風險?沃爾沃召回XC60汽車

    “這麼大量的醬香酒大部分都在渠道上囤着,不排除後續崩盤的可能。”王佔甫繼續稱:“醬香系列酒並沒有特別緊缺,也不具備飛天茅臺那麼大的金融屬性,只是在多因素下共同炒作把價格炒起來了,如果崩盤的話好多人會受傷、會賠錢。”

    從市場上來看,茅臺鎮普通醬香酒的市場也確實並未如近期漲價這般熱,上述茅臺鎮某酒企人員告訴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雖然近幾個月行情有所恢復,但整體還是比去年稍差些。”

    對於缺貨信號,記者查詢到,年初時茅臺醬香酒營銷公司對外曾發佈致歉信,提及“近期由於產能、基酒、包材受限,多款產品無法按需供應”,其中有今年漲幅較大的王子酒和迎賓酒等。另外,在10月中旬習酒漲價幾乎同步的四季度營銷工作會上,習酒董事長鍾方達曾表示“做好開源節流,嚴格執行全面配額銷售”。

    茅臺系列酒是貴州茅臺雙輪驅動中的重要一環,2019年茅臺系列酒銷售收入首次突破百億大關,並且將2020年目標定在收入100億元。但從今年貴州茅臺公佈的數據情況來看,在系列酒提價的情況下,前三季度系列酒銷售收入和去年基本持平,甚至有小幅下滑。也就是說系列酒在前三季度的銷售不但沒有放量,甚至還有所下滑。

    對於系列酒前三季度的情況,某長期跟蹤茅臺的券商分析人士曾對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表示:“系列酒不是銷售不好,而是公司主動調整。前兩年茅臺系列酒增速較快,但也遺留了一些問題,今年茅臺系列酒並沒有放量,而是價格往上走,實際是在整固系列酒的市場。”

    醬酒還能熱多久?


    吃進去的美容產品 未必能讓你美得由內而外

    “醬酒熱”是近年來的熱詞,甚至已逐漸成爲行業焦點。在10月末貴州白酒企業發展圓桌會議上,作爲近年來茅臺鎮醬酒投資代表的金東投資集團董事長吳向東表示,“現在很多代理商不是在來貴州的路上,就是在從貴州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想代理醬酒,代理熱,消費也熱。”

    從數據看,醬酒的表現也確實亮眼。根據行業數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醬香型白酒產能約55萬千升,完成銷售收入1350億元左右,實現利潤約550億元,在銷售收入和利潤雙雙實現20%以上增長的同時,以白酒行業7%的產能,實現了21.3%的銷售收入和42.7%的利潤。

    產業資本也在加大對醬酒的投資力度,而且部分上市酒企業紛紛加入。

    其中典型代表是金東投資集團,2009年金東投資集團以8250萬元全資收購當時破產重組的珍酒廠,又先後投入10多億元對珍酒進行改造。去年底,金東投資集團與茅臺鎮所在的仁懷市簽訂投資意向,將在未來10年內,在仁懷投資超200億元,建設醬酒釀造和酒旅文化展示基地,項目地離茅臺酒廠直線距離在5公里之內。

    建設製造強國  築牢實業根基(產經觀察・着力發展實體經濟①)

    另外,勁酒在2016年開始在茅臺鎮佈局,併購了貴州臺軒酒業有限公司,更名爲勁牌茅臺鎮酒業有限公司,並投入巨資擴產;洋河也在2016年收購貴酒,之後又陸續收購了厚工坊生產基地等多個酒廠;正在謀求上市的國臺酒,在今年1月併購了海航集團旗下貴州海航懷酒51%的股權,將後者基酒資源納入囊中,目前貴州海航懷酒已更名爲貴州國臺懷酒酒業。

    在茅臺鎮之外,也不斷有酒企加碼醬酒。今世緣在去年8月份發佈清雅醬香國緣V9,對外宣稱是清雅醬香型白酒;就連濃香白酒王者五糧液在2010年也曾高調推出醬香產品——永福醬酒,2015年在此基礎上又推出醬十五。

    對於醬酒熱,在王佔甫看來,“這是一個逐漸侵佔濃香型市場的過程,醬香酒份額的上升可能還要持續5到10年,會保持緩慢增長”。不過,王佔甫也表示:“廠家可能會把熱度適當壓一壓,因爲這種短時間內的暴漲,對於廠家、品牌、渠道和消費者都不好。”

    某資深白酒戰略專家在其“鐵犁判酒”專欄中表示,在今後較長時間內,醬酒都是中國白酒最熱的板塊,而這波熱潮至少可以延續到2030年,屆時醬香白酒的銷售數量可能達到30-40萬噸,佔到行業產量7%-8%,佔行業銷售額35%左右。

    中歐高級別人文交流對話機制會議召開


    《哈利·波特與魔法石》“校友歸來”版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