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th136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偵查分享-no3ze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侦查
    让农人亲手割下将熟的麦草,葬送一年辛苦的丰收希望,绝对是时间最残忍的事情。
    这样的苦难,百年来宋人经历过太多,如今,轮到夏人了。
    梁永能转过头不忍再看,眼中已然有了隐约的泪光。
    一骑飞马狂奔而至:“左厢神勇军司急报——”
    梁永能接过军报,却是左厢神勇军司统军叶悖麻送来的,言宋军由王中正带领出麟府,正在抢掠曲野河南。
    满山满谷都是宋军,除了十五员大将旗号,还发现了王中正的中军有一面超级大的大旗,上面写着“代天惩讨”四个大字。
    梁永能立即判断出种谔一支兵马乃是佯动。
    就算不是也没关系,无定河沿途还有好几处城防要塞,宋人要攻下却也不容易。
    而曲野河南乃是梁氏根本,那里有十万顷的麦地和十几万农奴。
    大宋在麟府路的兵力最弱,但是正因为如此,那边西夏的军力也相对薄弱。
    宋人果然狡诈,选择了离夏朝精兵最远的地方动手,而且一动就让梁氏痛彻心扉。
    那一片地方又是秉常衣带诏里送给了宋人的,宋人从那里出兵,也不是完全意料之外。
    “代天惩讨”这四个字,宋人要是没有圣旨,绝对不敢乱写。
    所以,那里一定就是宋军主力,
    梁永能为自己事先与家先生的正确分析感到庆幸,现在自己早已远离了萧关,摸到了嘉宁军司的夏州,轻兵三日就能从草原突袭到曲野河南,打王中正一个措手不及!
    为了保险,梁永能还是留下了铁鹞子驻守宥州,防备敌人从两川或者无定河出来,而自己带领五万精骑,朝曲野河南的唯一城池银城扑去。
    要是梁永能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河东军十五将里边,有十二将都是乌合之众,只怕会气得喷出血来。
    然而他并没有机会知道,就在大军刚过石州的时候,梁永能再次接到军报,种谔包围了无定河边的重要城池——米脂城!
    种锷的进展过于神速,曲野河南的熟麦与河套的熟麦相比,还是河套的更加重要。
    梁永能只好将对抗王中正的任务交给叶悖麻,而自己坐镇银州,等待铁鹞子赶来。
    无定川,是黄河的重要支流之一,上游是源于长春梁东麓的主要支流红柳河。
    这条河又称银川,因为它在银州与榆林过来的榆林河交汇。
    之后向南流经陕北的啰兀城,米脂城,绥德军,顺安寨,最后在青涧城汇入黄河干流。
    沿河两岸,曾是历史上许多大战的发生地。从汉唐以来,就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反复争夺的战略要地。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这条河,不知道埋葬了多少为了各自民族的生存,而战死在此的男儿。
    种谔率军在米脂城下大战三日,却是雷声大雨点小,强弩箭支耗费了不少,却不敢附城而登,每当宋军靠近,城守令介讹只要一通乱射,宋军就吓得狼狈而退。
    见到宋军连攻城器具都不具备,加上收到大帅即将来援的消息,将宋军孱弱的消息传给梁永能后,令介讹更是让将士安心休养,只等大帅到来里应外合。
    秋日的河谷,极易出现浓雾,这一天等到次日浓雾散去,令介讹登城而望,不由得目瞪口呆。
    环城四周,一夜之间多出了一圈的壕沟!壕沟外还多了一圈的铁丝网!铁丝网外,还有一圈古怪的大车!
    糟了!宋人这是围城打援,要让大帅落入陷阱当中!
    然而说什么都晚了,令介讹曾试图带兵出击,然而这一次厢车车板后的控鹤军再没客气,鹤胫弩转眼就将三百敢死队射杀,连壕沟的边都没有摸着。
    令介讹心胆俱丧,吓得躲在城中佛堂里念佛,只求菩萨保佑大帅能强破种谔,救他逃出生天。
    又过了两日,梁永能才在银州候齐兵马,八万大军才一起沿着无定川南下。
    连日大雾,给宋军和夏人都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孙能趴在山梁边看着山下河谷的大雾直皱眉。
    这娃被王中正那套做派吓坏了,正好控鹤军转拨种锷提辖的圣旨传到,孙能连夜就带着控鹤军急行军,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不一会儿,战壕里跑来一个人,乃是鄜延钤辖高永能的弟弟高永亨:“孙大哥,来了!”
    孙能拿帕子擦拭望远镜上的水雾:“直娘贼的看不清,多少?”
    高永亨兴奋地说道:“八万多人,辎重无算!孙大哥,这把发大了!”
    “大你个头,也不怕撑死!赶紧回去组织骑军!”孙能骂完又转头对军司马下达指令:“都隐蔽好,千万不要露出破绽,种五憋了十年的大仇,谁要是让夏人识破圈套,一准会给他弄死!”
    看着山下还是不放心,抄起和田遇田老三同款的黑乎乎的带镜神机铳:“警卫连,跟我摸下去看看!”
    军司马大惊:“协领使不得,大军还得你来指挥!”
    孙能轻蔑地笑道:“能抓到我的夏人,还没生出来。”
    将狙击服披在身上:“不亲自看看,我不放心!”
    一队小队从山梁下来,悄悄摸到河谷边一个小坡上的灌木丛里。
    控鹤军和囤安军长期协同作战,两军当中都有不少长于对方技能的好手,孙能手下这一帮子,都够得上丛林特战高手的级别。
    没过多久,夏人的斥候骑着快马从小队眼皮子底下经过,很快成交叉队形在河谷大道上往来。
    孙能从怀里摸出一个怀表一样的东西,将旋钮从0刻度扭到120,放到了身前。
    钟表的小型化是个系统工程,如今的钟表,已经被加工到了盘子那么大,去掉了摆锤之类,可以随军了。
    但是怀表这么精致的东西还没出来,孙能手里的这个,只能叫做定时器。
    第一个回马的斥候落入孙能眼里,孙能瞥了一眼定时器,才半个小时。
    这样的天气里,斥候侦查前进,半个小时不会超过十里,这群夏军的骄悍可见一班。
    前军过去了,差不多两万多人,着装不一,多是蕃骑,除了有一军三千人看着比较彪悍外,其余都是仆从。
    军队里指挥和钤辖还在有说有笑,完全没有将前方战事看在眼里。
    也是,五天都还没有能够拿下米脂寨,梁永能心目中,种五郎不过如此。
    很快,孙能就看到了夏人的最大倚仗。
    一人三马,一马骑人,一马负甲,还有一马轮换。
    马匹非常健壮,都是西域良种,还有人也非常精悍。
    铁鹞子!
    每个铁鹞子的旁边,还有一二轻骑,那是铁鹞子的仆从。
    接着是大队的精骑,旗帜,大车。
    孙能通过狙击神机铳的瞄准镜,见到了一个头戴毡帽,耳戴金环的锦袍夏人大官,由一队精兵环卫着,神色轻松地前行。
    孙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梁永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从四百米的标尺下优哉游哉地过去,除了牢牢记住梁永能的穿着坐骑,啥都不敢干。
    八万大军,通过孙能的观察点,都用了整整一日,太阳落山之后,河谷中雾气再次升腾,孙能才带着小队重新摸回了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