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wrtct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txt-第313章 自取滅亡分享-20om9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老臣无惧!”
    朝堂上,长孙无忌神色从容,压根就不畏惧那些攻击。
    舅舅,你比朕还厉害!
    李治只是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就知道自己扛不住这种规模的攻击。
    这说明了什么?
    舅舅大义凛然?
    不,这只能说明舅舅身后的力量强大。
    但……
    反元 悍威
    为门荫人数去捅天下权贵的马蜂窝……舅舅,你当朕是傻子吗?
    没有重大利益就去捅人,这不是有担当,而是蠢。
    舅舅想干啥?
    李治在琢磨着。
    晚些众人散去,长孙无忌留了下来。
    他看了王忠良一眼。
    王忠良楞了一下,心想你看俺做啥?
    长孙无忌的眼皮子蹦跳了一下,干咳一声。
    王忠良依旧不解。
    这个蠢人。
    长孙无忌说道:“老夫与陛下有话说,你且出去。”
    皇帝的身边人竟然这般蠢,可想而知皇帝的智商也高不到哪去。
    长孙无忌含笑看着王忠良目视李治。
    李治点头。
    等王忠良出去后,长孙无忌才上前,眼中多了凌厉之色,“当年你为皇子时,那些兄长争权夺利,为了这个位置不顾兄弟情面。如今你登基为帝,他们会如何?可会长久蛰伏?”
    李治木然。
    长孙无忌叹息道:“雉奴,但凡争夺过这个位置的,他的心一生都不会平静,但凡有机会就会图谋……”
    李治叹道:“其实……那些朕都忘了。”
    这个外甥心又软了,长孙无忌皱眉道:“魏王李泰最为阴险,当年若非是他,太子岂会如此进退失据?老臣想……”
    李治看去,只见长孙无忌双眼眯着,一股凶光透了出来,随后挥手……
    李治面色微白,“万万不可!魏王毕竟是朕的亲兄长,此事不可!”
    白銀之歌 羅森
    “雉奴!”长孙无忌大怒,再近前一步,“你读书无数,当年先帝也曾把你带在身边教导……你看看史书里那些心软的帝王最终如何?有几个得了善终?你要记住……帝王无情!”
    帝王无情!
    李治捂着脸,“舅舅……此事……此事万万不可!”
    长孙无忌跺脚,“你这般优柔寡断如何能成事?魏王当年说杀子传位与你,这是对你动了杀机。但凡涉及这个位置的,不见血……那是什么帝王!”
    李治深吸一口气,眼中有坚定之色,“舅舅,魏王是朕的亲兄长,不可动!”
    长孙无忌看着他,见他神色依旧坚定,才叹息一声。
    遵義歷史大轉折
    “迂腐!”
    李治看着他出了大殿,神色渐渐平静。
    身后出来一人,正是沈丘。
    “陛下,长孙无忌并无歹意。”
    李治微微点头,沈丘消失在后面。
    长孙无忌回到了值房,叫了郑远东来。
    “见过相公。”
    郑远东见长孙无忌面带微笑,就凑趣问道:“相公这是遇到了喜事?”
    “算是喜事。”长孙无忌笑着,随即话锋一转,“无情的帝王固然能让国家兴盛,但臣子却如履薄冰,胆战心惊,生恐自己成了帝王的刀下鬼。帝王仁慈……臣子也能放手施为,好啊!”
    郑远东笑道:“帝王无情,臣子怕是要朝不保夕了。”
    长孙无忌点点头,“告诉他们,褚遂良被惩罚的已经够了,上奏疏,让他回来。”
    郑远东应了。
    等他出去,长孙无忌端着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笑吟吟的哼唱着,竟然是近几年难得的轻松模样。
    ……
    王大娘要生了。
    等贾平安回家时,就见杨德利蹲在自家外面发呆。
    “平安,某有女儿了。”
    “也好。”生儿子是好,女儿是也好,后世许多人都是这么说的。
    “表兄别担心,以后继续生就是了。”
    这年头没有养老保险,没有医保,更没有电话,若是没有儿子,嫁出去的女儿真的和泼出去的水一个样。
    所以为了老有所养,必须得有儿子。
    杨德利摇头,“某不担心这个,某只是有些慌。”
    “慌什么?”贾平安觉得表兄这是初为人父,太过激动了些。
    杨德利说道:“孩子看着皱巴巴的,好丑。平安,某担心她以后嫁不出去……”
    贾平安笑了起来,“刚出生的孩子就是如此,过些时日就白白嫩嫩的。”
    最後的日記 浴火重生
    “果真?”
    杨德利眼前一亮。
    “真的不能再真了。”贾平安其实有些心虚,王大娘的肌肤遗传了王学友的黑,表兄也不白,要是这个女儿遗传了这些……
    杨德利随即就精神抖擞的去看女儿,抱起襁褓怎么看都看不够,“大娘子看着就是漂亮。”
    赵贤惠过来照顾,闻言诧异的道:“先前我说孩子出生时就是这般,你还嘀咕什么好丑,如今怎么又想通了?”
    杨德利理所当然的道:“平安说过些时日就好了。”
    合着老娘的话是屁,贾平安的话就是敕旨?
    赵贤惠气得想踹他一脚。
    “武阳伯来了。”
    王家的亲戚来了不少,有人见贾平安进来,就有些拘束的起身相迎。
    这位年少封爵武阳伯,据闻还是个大儒,她们觉着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贾平安拿出了贺礼。
    “这是玉如意?”
    有人惊呼。
    杨德利搓着手道:“你送这个作甚?不如送什么百鸟朝凤。”
    这个憨憨表兄。
    可赵贤惠也是如此。
    由此可见人人都有攀龙附凤的心思。
    有王家的亲戚说道:“武阳伯以后定然能做了宰相,若是得力,弄不好大娘子能进宫呢!”
    进宫伺候皇帝,生个儿子封王……
    这女人一辈子若是如此,不就是圆满了吗?
    贾平安说道:“孩子给某看看。”
    他接过襁褓,看了看这个小侄女,说道:“大娘子看着是个有福气的,一生如意。”
    大魔頭 釋迦摸你
    这便是他送礼物的寓意。
    什么荣华富贵,不如平安喜乐。
    他告辞回去,身后一群女人沉默着。
    “如意?这个兆头好。”王学友带着王大锤来了,捻着胡须说道:“平安的意思是说……他希望大娘子以后能平安喜乐,万事如意,但莫要去求什么富贵。富贵这东西啊!可遇不可求,一旦求了,你就会低头,人一低头就不会快活。”
    侄女的出生给贾平安带来了一份新的快乐,也带来了烦恼。
    “武阳伯。”
    张天下悄然来到了贾家,“昭仪问你,杨德利都有了孩子,你还要等到何时?”
    贾平安纠结的道:“还早。”
    现在就成亲,他还怎么潇洒?
    张天下话锋一转,“最近皇后很是活跃,慈眉善目的,经常和陈王在一起。”
    贾平安知晓那话儿来了。
    “昭仪在琢磨此事,却不得要领。”
    谁也想不到王皇后会用这一招来破局,所以当旨意一下时,都傻眼了。
    萧淑妃,包括武媚攻击王皇后的一个重要罪名就是无子。
    皇后无子就是母鸡不下蛋,怎么做皇后?
    王皇后也因此而翻身了。
    但这只是错觉。
    在李治的眼中,她就算是生了儿子也不配为后。
    所以此刻看似得意的操作,以后反而成了引发废后的绊脚石。
    “皇后无子……”贾平安淡淡的道。
    张天下身体一震,拱手,“咱这便回宫了。”
    “让昭仪放心!”
    最近几年是小圈子最疯狂的时候,堪称是所向无敌。
    长孙无忌很快就会改名为‘长孙无敌’,无敌,是多么的寂寞啊!
    但这也是他最后的疯狂了。
    张天下回到宫中,“昭仪在何处?”
    宫人回答,“昭仪在看鱼。”
    后面有个小鱼池子,水很浅,里面放养了十余条色彩绚丽的鱼。
    武媚的肚子已经不小了,她被人搀扶着,正在喂鱼。
    张天下近前,附耳低声道:“昭仪,武阳伯说……皇后无子!”
    武媚的身体一震,眸色平静的道:“知道了。”
    皇后无子,那便另辟蹊径,收了陈王做假子。
    好手段!
    她回身缓缓而行,淡淡的道:“武阳伯敏锐,此事亏了他的提醒,从今日起,少和皇后争锋,蛰伏着。”
    那个阿弟果然是在盯着宫中,他没有这个需要,那便是为了我筹谋。
    回到寝宫,有女官说道:“昭仪,若是这一胎是皇子,昭仪内外无援……将会举步维艰。”
    这是隐晦的建议武媚寻找外援。
    关键是这事儿不犯忌讳,王皇后、萧淑妃……但凡家中有势力的女人都会里应外合,为自己和皇子谋求好处。
    而目前的好处就是……太子之位!
    武媚挑眉,“我有自己的帮手。”
    女官捂嘴,“昭仪说笑呢!”
    张天下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癫狂了。
    武媚淡淡的道:“我在感业寺时认识了武阳伯,以姐弟相称。”
    女官愕然,旋即叹息,“武阳伯虽大才,不过却无权势。”
    这等人怎么能当做是外援?
    而张天下却颇为心惊,晚些等人出去后问道:“昭仪,在此时把和武阳伯的关系说出去……会不会不妥?”
    滅神記2
    武媚摇头,“他一直看着无忧无虑的,只是为了我筹谋。可你却不知……我也才将知晓,他身为百骑统领,早就和关陇那些人成了死对头。”
    张天下一惊,“昭仪,武阳伯有那些老帅帮衬呢,还有崔氏。”
    武媚看了他一眼,“那些老帅帮衬也有分寸,至于崔氏,世家看重的是利益,平安有多少利益给他们,他们才会帮助多少。他一个少年在外苦苦支撑……若是这一胎是个皇子,他也算是有了依靠。”
    末世穿雲
    有皇子在手,以后说不得就能翻身。
    而且武媚有了儿子,地位也会截然不同,能在宫中给阿弟帮助。
    张天下觉得不妥,“可皇后若是认了陈王为假子,随后陈王必定会册封为太子……”
    “你别高看了皇后。”武媚淡淡的道:“开始我还不解,平安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陛下对皇后并无情义,若非有长孙无忌他们在支持,皇后早就站不稳了。这等时候她拉了陈王为假子,这是害了陈王!”
    张天下悚然而惊,“难道……陛下竟然有废后之心?”
    “你以为呢?一个同床异梦的皇后,她掌控的皇子会是帝王的贴心人?陛下会担心自己被这一对母子给架空了。更要紧的是……”
    武媚起身,张天下赶紧扶了她一下。
    “陛下才多大?”武媚的眉间冷漠,“皇后在这等时候认陈王为假子,便是为了太子之位而来。你想想先帝时的太子。”
    张天下只觉得脊背发寒,“先帝立了太子,随后多番关爱亲切,可渐渐的就变了……最后父子反目,兵戈相向。”
    武媚淡淡的道:“在权力之前,父子算得了什么?王氏此刻想推了陈王为太子,这便是在逼迫陛下。一个年轻的帝王将多了一个对手,你说陛下会如何?”
    “她这是自取灭亡!”张天下想起了贾平安的那句话,不禁赞道:“武阳伯果然厉害。”
    “他说了什么?”武媚笑着问道。
    她在宫中确实是孤立无援,但现在阿弟却能不断给她支持,用自己的分析给她帮助。
    “武阳伯说此事无须担心。”
    武媚笑道:“他这般聪慧,我只是发愁该寻了哪家小娘子嫁给他。那个住持娃娃脸,就怕稳不住权贵之家……”
    这是在许诺吗?
    昭仪断言贾家必然会成为权贵之家。
    张天下想着那个少年,不禁有些艳羡。
    少年权贵,还是权一代,这本身就是个传奇。
    “天气不错。”武媚走出寝宫,看看天色,“让他们准备些吃的,今日在外面吃。”
    “昭仪,这有失身份。”有女官劝道。
    我是幸存者
    武媚从容的说道:“我本非世家女,有何身份?速去!”
    而王皇后此刻却在和陈王吃饭,身边伺候的人一大堆。
    “陛下来了。”
    李治刚议事完毕,进来见室内这么多人,就微微皱眉,然后笑道:“朕这是来看看,你们吃,回头记得走动消食。”
    王皇后和陈王送走了李治,回头笑道:“陛下关心陈王。”
    她的眉间多了得意,看向李忠的目光中也多了些慈爱。
    李治一边走一边问,“萧淑妃那边如何?”
    王忠良说道:“萧淑妃一人在寝宫里用饭,说是邪祟……唯有陛下去方能驱除邪祟。”
    两个女人在争夺他,一个还给他准备了继承人。
    朕想驾崩!
    那个疯女人。
    “去武媚那边看看。”
    还没到地方,就听到了笑声。
    大殿侧面的空地上,两个年轻宫人正在跳舞。武媚肚子大,就坐在墩子上,其他人席地而坐,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笑着。
    阳光明媚,武媚的笑容纯真,就像是孩子般的。
    李治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突然就笑了,“朕饿了!”
    王忠良赶紧回身,“奴婢这便去准备饭菜。”
    天下第一萌夫 悅薇
    这个蠢人!
    朝花夕拾 三千世
    李治淡淡的道:“朕脚疼!”
    王忠良大惊,“奴婢这便……这……陛下要不就在这里吃吧。”
    还好,没蠢到家。
    “陛下来了。”
    有人看到了李治。
    武媚侧脸,见到李治后微微一笑。
    这笑容说不出的干净,就像是看到夫君从田地里归来的妇人。
    李治疾步过去,“莫要起身,坐着。”
    武媚坚持着站起来,“给陛下准备饭菜。”
    吃了一顿类似于野餐的饭,李治只觉得心情大好。
    晚些回到自己的地方,长孙无忌已经在等候了。
    “舅舅可是有事?”
    李治吃的有些多了,犯困。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中宫无子,东宫无人,这究竟不妥,老臣听闻陈王聪慧,皇后有意收为假子,如此中宫安心,东宫有人,再无不妥。”
    这是为王皇后说话来了。
    中宫有子,东宫有人,东宫在太极宫之侧,乃是太子的居所。
    这是委婉的劝李治立李忠为太子。
    李治含笑道:“朕还年轻。”
    这么年轻就准备太子,你们真当朕是个短命的?
    可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连个接班人都没有……长孙无忌抚须笑道:“有备无患罢了。”
    “朕要仔细想想。”
    ……
    百骑,贾平安看着手中的消息,觉得有些烫手。
    “有人举报火星湾贾家侵犯邻居的田地。”
    邵鹏抬头,“火星湾是你的食邑?”
    贾平安点头,“贾家不靠种地活着,上个月杜贺才去了火星湾查看,并未有此等弊端,这是怎么回事?”
    “让人去看看。”邵鹏一脸老前辈的模样,“此等事你最好避嫌。”
    本来事情就不大啊!
    贾平安不在意。
    第三天去的人回来了。
    “是引水打架,贾家吃亏了。那边还恶人告状。”
    擦!
    贾平安怒了。
    “谁干的?”
    “当地的豪族范亨。”
    邵鹏一脸睿智的道:“此事一看就是误会,那范亨多半不知你的底细,加之你少去火星湾,如此那边就成了没阿耶的孩子……此事咱看去几个人警告一番就是了。”
    “人呢?”他分析完毕,却发现贾平安不见了。
    “包东!”
    外面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去铁头酒肆,叫一批恶少去火星湾。”
    “聪明!”邵鹏赞赏的道:“让恶少出手,如此就是争执,谁能说小贾的坏话?”
    “某告假数日,就说是病了。”
    邵鹏急忙追了出去,可贾平安脚下飞快,外面很快传来了阿宝欢喜的长嘶声。
    “小贾!你特娘的这是要去闯祸不成?回来!”
    贾平安上了阿宝,一溜烟就跑了。
    ……
    求月票,月初有保底月票的书友,恳请投给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