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e3m3s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第4194章 星魄看書-o4or4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你快……救救我,我自会……替那乐菲儿解毒……”
    帝天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流逝,嗓音嘶哑的叫喊道。
    沈浪料定这帝天贪生怕死,语气虚弱的威胁道:“你……先告诉我解毒之法,我自会让凤前辈救你!否则,你就自生自灭去吧……”
    果不其然,一心求生的帝天听到沈浪的威胁之语后,彻底放弃了思考,嘶哑道:“我……告诉你,只要你救了我,我就可利用蛇夫座的白银圣器……”
    帝天话说到一半,浑身突兀涌起大量血色火焰。
    “啊!!!”
    帝天双目睁得滚圆,口中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肉身和神魂遭受到了某种极其霸道的烈火灼烧,痛入骨髓。
    眨眼之间,帝天那残破不堪的身躯在这诡异的血色火焰焚烧之下,手臂,四肢,面庞居然在一点一点的化作灰烬!
    星陨丹的反噬终于在这一刻到来。
    “不!”
    帝天痛苦欲绝,口中发出惊骇欲绝的尖叫声,面孔癫狂扭曲,用尽最后的一丝生命力冲着凤婵和沈浪发疯般的嘶吼:“救……救我!!!”
    眼见这惊悚的一幕,凤婵,沈浪和嫉妒女妖三人不禁面露惊骇之色。
    沈浪还没来得及继续发问,帝天便在痛苦的嘶吼声中,肉身被诡异的血色火焰焚烧成了灰烬,当场陨灭身亡。
    “啧!”
    沈浪咂了咂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自己都还没问出具体要如何救治乐菲儿,帝天就先一步死去。
    好在帝天最后一句话中透露出了一个关键线索,想救治乐菲儿,似乎要利用到蛇夫座的白银圣器。
    说来这蛇夫座的白银圣器,似乎就是那件“金蛇权杖”。
    金蛇权杖已经在凤婵手中,若能将此物认主,或许就有办法治好乐菲儿。
    待血色火焰散去后,帝天彻底神形俱灭,只留下了一颗奇异的光珠,漂浮在半空中。
    光珠状如鸽子蛋般大小,释放出星辰般的色泽,绚丽无比。
    “这是……”
    沈浪看到这光柱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一片浩瀚星空,不禁心神巨震。“此物应是那帝天遗留下来的‘星魄’,传说天星仙域的修士想成为星座使徒,必须要接受‘星之试炼’,自身融合星灵之力,凝练出星魄,才能被圣域之主封为星座使徒。
    ”凤婵拾起了这枚光珠,感知了一二,猜测道:“这颗星魄力量很弱,似乎是年代久远之物,应该不是帝天那家伙能凝练出来的东西。八成是他机缘巧合之下寻到此星魄
    ,融合到了魂体之中,也算走了狗屎大运,得到了蛇夫座的传承。”
    “总之,此物大有用处,你且好好保存,待你恢复之后,再来研究!”凤婵将这颗星魄用玉盒装了起来,交给了沈浪。
    “此物如此贵重,我……”
    沈浪有些犹豫。
    “我什么我,你替本后诛灭了帝天,本后难道还抢你的战利品不成。好好收着吧,这东西你必定能用得上。”
    凤婵将玉盒硬塞给了沈浪。
    传说只有星座使徒才能动用白银圣器,那金蛇权杖是蛇夫座的专属圣器,想动用此宝,有可能还要借助这星魄的力量。
    “多谢凤后。”
    沈浪颤颤巍巍的抬起双手,朝着凤婵抱了抱拳。
    见沈浪虚弱之极,凤婵立即传音吩咐战场中的一名长老,先带着沈浪回城主府休息。
    下方的战局已经毫无悬念。
    三圣教修士死的死伤的伤,逃跑的逃跑,只剩下不到千万人。剩下的这些残党,彻底翻不起什么风浪了。
    仅仅一炷香时间过后,九黎城修士大军就已经将三圣教残党全部歼灭,大获全胜。
    九黎城修士做梦都想不到,原本岌岌可危的九黎城居然能反败为胜,甚至还能歼灭贼军的主帅帝天。
    他们先前都抱着了必死的决心,万万想不到竟会有如此梦幻般的战果。
    即便是大战结束,众九黎城修士激动的情绪也久久未能冷却下来,几乎所有修士都在谈论着诛杀帝天和三圣教两具尸傀的神秘修士。
    这次九黎城之所以能大获全胜,基本都是这位神秘修士的功劳。
    凤婵下令禁止城中修士议论此事,沈浪毕竟是天选者,身份行踪不宜过多暴露。
    大战结束后,凤婵将嫉妒女妖,梦璇儿和怜星等人也安顿在了城主府中休息,并赐予了三女不少战利品,以聊表谢意。
    沈浪则在广天宫内打坐恢复,先前他在战斗中大幅度动用魔种之力,元气和魂力透支的厉害。换做别的修士估计早就力竭而亡,好在沈浪先前在大战中服用过一瓶元凤琼液,外加体内的琉璃心灯火种持续不断的为自身补充元气,身体除了虚弱之外,几乎没什
    么大碍。
    他在广天宫仅仅待了十天时间,身体状况就完全恢复如初。
    广天宫内十日,外界也就只过去了一天。
    第二日,沈浪便容光焕发的走出了广天宫。
    时间紧迫,他必须早点救治乐菲儿,离开广天宫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凤婵。
    嫉妒女妖,梦璇儿,怜星等三女也跟随着沈浪一同面见凤婵。
    来到了城主府大殿内,凤婵依旧坐在宫殿正前方的玉椅上,气色奇差无比,肉身也变得更加干瘪衰老,全身散发出浓重的死气。
    昨日与帝天厮杀令她透支元气魂力,内损十分严重,显然没那么快恢复。
    沈浪见凤婵身体状况如此之差,不禁面露一丝担忧,深施一礼:“沈浪见过凤前辈!不知凤前辈你的身体状况……”
    “无需担忧,本后这把老骨头也算硬的很,没那么羸弱。倒是你这小子,身体恢复的不错。”
    凤婵感知到沈浪气息如常,生命力旺盛,惊叹之余,心中也倍感欣慰。
    想到元凤血脉能被如此惊艳绝伦的天才继承,凤婵也算了却了最后一桩心愿。
    “过奖了,凤前辈本该好好养伤,是晚辈贸然叨扰。沈某急着来见凤前辈,也是想快点救治菲儿!”
    沈浪开门见山的说道。
    凤婵微微叹气,神色黯然道:“本后的心情与你是一样的,但这次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这话一出,沈浪脸色大变,追问道:“难道菲儿依旧没办法救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