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7gr2k好看的小說 我的妹妹是idol討論-033章 很快就要見面了,禮志。看書-darvu

    我的妹妹是idol
    小說推薦我的妹妹是idol
    那只小鸟,会歪着脑袋伫立在扶杆之上。
    繾綣邪郎情 辛琪
    那双灵动的双眼就此定格在被泷一一点一点撕掉的面包片上。
    之后,它低下头,不断的啄取着他掌心处的面包屑。
    吃下肚的时候,会发出美味的脆鸣声。
    “你能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真的很好。”
    泷一托着腮帮,指尖以极其轻柔的力度在小鸟的背部来回游走着。
    小家伙或是很喜欢这种舒适的按摩,吃完了所有的面包碎屑之后,会舒服的半眯着眼睛,直接跪坐在了他的手背上。
    曾经有过一段时间,Sakura是和他一起养过小鸟的。
    那是处于天空清澈湛蓝的某一年的夏季。
    那片令人心旷神怡的深蓝色,至今为止,只是想起就好似可以再次闻到那片山丘上嫩草发出来的清香。
    与Sakura一起养鸟的时候,每天傍晚放学之后,都会带着被关在鸟笼里的小鸟前往那里。
    那只鸟因为和他们长期相处,已经认可了他们,所以直接打开鸟笼也不用担心它会在下一时间立即飞走。
    于是,虽是站在全州的土地上,但那颗心却已经飞回了樱花国的家乡。
    坐落在山上的加贺屋,可以用“满上遍野”这个词来形容的青草随风起伏。
    真的只有离开了之后,才会格外体会到思念那里的情绪会浓郁到这种地步。
    像以前所身处那里,远方飘来的湿润的绿色植物的香味,山下较远处可以看见被云雾所包围的城市小镇。
    像一片海上卷起白色的层层浪花一样,与Sakura以及那只鸟在一起的时候,人,自然,鸟,这一切看起来都格外的和谐。
    不过,现在身边再无别人,只剩下了自己。
    终究是要强迫自己学会一个人行走于世界之下。
    所以,此刻开始带给身体剧烈温暖的一样。
    泷一抬起了头,全州的天空不比东京纯粹,但…似乎具有另一种可以迷住自己的魅力。
    不管是否雨雪交际,那一颗光球,像极了黄礼志的那双特别的眼睛。
    光彩夺目,且对视的时候会感受到炙热的温度。
    它完全可以融化与她对视的人的意识,只是,那个女生自始至终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曾经一度认为那双眼睛会给她带来灾难,所以黄礼志说起自己在学校的经历时,会对于被同学欺压排挤的部分,以轻描淡写的态度带过。
    被同学排挤,孤立吗?
    嗨,周醫生
    泷一眨着眼眸陷入思索,细想一下,在很年幼的时候,自己也有过这种经历。
    那个时候,他还未从大火的阴影中走出。
    意识恢复过来,泷一被手掌一股难以言喻的酥痒感吸引。
    一鸟一鼠正以相同的姿态挺直身躯,伸长脖子与他对视。
    身边一同处于天桥通道上的人被这样的一幕吸引,会安静的举起手机。
    但更多的人在拍鸟的时候会下意识的将镜头的中心对准他的脸蛋。
    泷一对待这只鸟充满了温和与小心,生怕因为激烈的举动去吓坏了它,让它飞走。
    他想到了在东京大学校内的操场上,那个女生捏着面包屑,蹲在草坪上一片一片的喂着被吸引而来的鸟儿们。
    “你们也会很用心的为了明天的到来而活下去吗?
    如果我会像你们一样可以尽情的飞翔的话…大概我会飞到那种地方。”
    她对几只不断吃着面包屑的小鸟们这样的说着,喃喃自语的脸上时而闪过对生命延续的渴望,以及对自身机能在不断流逝的坦然。
    那种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呢?
    泷一的瞳孔渐渐覆盖上了朦胧的薄膜,他轻轻一次次的抚摸着手上的鸟儿。
    然而那只鸟儿或许是觉醒了享受的属性,开始跪坐在他的手背上,偶尔会发出满足的啼叫。
    “你也是和她一样吧,为了明天的生活而努力的活着,所以你能活在这个城市,真的很幸运。”
    他忽然看到了在那个时候,她的手背上也是捧着一只这种颜色的鸟。
    通体褐色,像缩小版的鸽子一样。
    当它们彻底接纳眼前的人类时,会勇敢的选择扭转脖子与人对视。
    听说,全州的春天也能看到樱花的绽开。
    那个时候,从她的嘴里得到了这样的消息,泷一觉得自己生出了几丝兴趣。
    汝矣岛公路的十月樱已然初放,这里也是。
    不过,也许全州地区的樱花是会比汝矣岛那里多出几分不同的意味。
    与此同时,全州土地上温暖的空气,已经让这座城市从雨中的寂静苏醒了过来,抬头看向前方广阔的天空。
    她在医院病房里的时候,会经常说“重新活过来以后,我非常想念全州的天空,这一点,前辈是能够理解我的吧?”
    最後的祖師
    那时的泷一会选择去点头,然后在她的询问下说出三山木村的天空与东京存在多少差别。
    回想起犹如昨日重现,映刻在眼帘身处的那一抹干净纯粹的微笑。
    泷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这片名叫‘全州’的世界接受了。
    肌肤不再是冰冷的,那只鸟儿正作为这个世界的福音传播者,无比亲昵的低下头蹭着他的手背。
    如果是这样的话,不如理解成自己被这个世界所轻抚拥抱了。
    那种情绪刚刚浮现出来的下一刻,手背上的那只鸟扑闪扑闪拍着翅膀飞走了。
    起飞之前还颇有灵性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似是要记住这个陌生,但又十分善良友好的喂它吃东西的人类。
    然后记住他的相貌一切特征,将这些东西回去报告给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唯一的修道者 凡人喲
    说不定…它会降下祝福赐予那个被认为是幸运的人类。
    鸟儿在天空中飞翔,不知名却着实可爱的野花。
    长有翅膀围绕着花儿纷飞的小虫子。
    很难想像在全州这样的地方可以看到临似村里的景象。
    这个地方如此的美丽。
    非常的值得自己好好游览一番。
    但这些本就属于它的美丽,那时黄礼志却在书信里没有进行过多的说明。
    也许,对于久居在此地十多年的她而言,这里的一草衣物,一街一景都已经习惯到骨髓中,除非是开着推土机将这座城市彻底的推翻重建、
    否则,仅仅是一点的变化,是不会让本地人的心荡起多少的波纹的。
    但不管怎么说,泷一已经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祝福。
    就像两年前,黄礼志受到了东京的祝福,身体在枯竭的边缘又重新活了过来一样。
    转身。
    握住背包上的肩带。
    KIKI快速的爬进他胸口处的口袋里。
    在转身的时候,会感受到整颗星球都在跟随着自己的脚步旋转。
    自己旋转的时候,它是在旋转的。
    自己跳跃的时候,它在用自己的身躯承载着自己的跳跃,将自己送到更高的地方。
    这一切都自然无比,犹如星云骤转。
    意千重-國色芳華
    薄情首席:調包夫人難馴服
    之后,因为剧烈肢体举动而被震荡开来的空气,会再次聚集到自己的身旁。
    我来了。
    泷一轻声对自己说道“我来到了你的世界,很快我们就要见面了,礼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