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62q5u人氣都市言情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起點-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顛倒黑白閲讀-u5t8x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慕容复望着赵敏委曲求全的模样,不禁有些心疼,真想冲出去一巴掌拍死七王爷。
    好在这时华筝出来了,穿上盛装的她,身材高挑,雍容华贵,又不失英气。
    “二位在说什么高兴的事,何不说来让我也高兴高兴。”华筝笑盈盈的开口。
    赵敏与七王爷立刻起身恭敬的行了一礼,“参见公主殿下。”
    华筝摆了摆手,“好了,都是自家人,不用参见来参见去的,七王爷……”
    七王爷顿时受宠若惊,急忙道,“公主殿下叫我小七就可以了。”
    华筝不置可否,“看你跟敏敏谈得甚是开怀,可是有什么大好事没说与我听啊?”
    七王爷笑道,“方才小王正想邀请敏敏去樊城玩一玩,可她还有重任在身,只得作罢了。”
    华筝点点头,“王爷能够顺利取下樊城,敏敏厥功甚伟,你以后可不能亏待了她。”
    “那是当然,那是当然。”七王爷脸色闪过一丝不悦,脸上却一副理当如此的笑容。
    华筝当然不难看出他那点小心思,却也懒得多说,口中淡淡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是。”七王爷应了一声,随即又朝赵敏说道,“敏敏,机会难得,你要好好为大汗立功。”
    “敏敏晓得。”
    送走二人,赵敏脸色蓦地阴沉下来,掌心一道真气吐出,砰的一声,七王爷方才坐过的位置瞬间四分五裂,她尤不解气,浑身真气一震,四周劲风大作,叮铃哐啷一阵乱响,大殿被扫的七零八落。
    “啪,啪……”慕容复抚掌而笑,“人都走了,你这会儿发脾气有什么用,有种刚才就该一掌劈了他。”
    腹黑首席:許你愛我 支枕聽風
    赵敏闻言面色微变,猛地扭头朝声音的源头望去,不禁吃了一惊,自己身后何时多出一个黑衣人来,她竟毫无所觉。
    不知想到了什么,她脸色微一变幻,冷冷道,“是那个老狐狸叫你来监视我的?你回去告诉他,别欺人太甚,否则大家鱼死网破,他绝不会好过!”
    慕容复愣了愣,随即想起自己脸上还蒙着黑布,心念一动,是不是可以顺势套点什么有用的东西出来呢?
    但转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此时赵敏脸上委屈、愤恨等不一而足,他实在有些不忍心,遂扯开黑布,“敏敏,是我。”
    赵敏方才心神大乱之下,没有听出他的声音,此刻看到那张英俊的脸庞,登时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扑了过去,扬手一道凌厉的劲风直袭慕容复脖颈。
    “敏敏……”慕容复还想说什么,但掌风已到得眼前,他只好使了个铁板桥,身子往后仰倒。
    不料赵敏掌势突变,往下一撩,其目标赫然是会阴之处,这一掌若是拍实了,金刚护体也不管用。
    “靠,你玩真的……”慕容复吓了一跳,脚尖一点,身子往后滑出,同时手腕一翻,掌心吐出一道玄奥劲力,牵引着赵敏的手掌往前飞出。
    “乾坤大挪移!”赵敏掌力不受控制的偏移,不由气急,正好此时二人身体近乎平行,相距不过数寸,她腰身一扭,脖子奇异的往前探出一截,一口咬在他脖颈上。
    “嘶……”慕容复倒吸一口凉气,翻身将她抱住,二人劲力同时散去,又一同滚在地上。
    慕容复被压在底下,脖子生疼,又不敢运功抵抗,只好苦笑道,“敏敏,这一招是谁教你的?”
    赵敏没有松口的意思,嘴中含糊道,“你教的。”
    “胡说,我什么时候教过你这么无赖的武功。”
    “你就是个无赖,我只能用无赖的招式对付你,你说是不是你教的?”
    慕容复心念微动,展颜笑道,“那好,既然是我教的,我便再创一招破了它。”
    誤惹腹黑陸少
    赵敏立刻警觉,“你不许用真气,也不许非礼我!”
    慕容复白眼一翻,忽的探出一手捏住她的琼鼻,“这不算非礼吧。”
    赵敏呼吸不畅,下意识的松开嘴,一双大眼瞪着他,“这还不叫非礼,那什么才叫?”
    慕容复摸了摸脖子上不知是血还是口水的东西,没好气道,“就算是非礼,也是你先非礼我的,所以我说你这人不讲理,而且胳膊肘朝外拐。”
    赵敏一愣,“我怎么胳膊肘朝外拐了?”
    “得罪你的是七王爷,你不去找他算账,却拿我出气。”
    赵敏登时默然,半晌才问道,“你都听到了?”
    “不多不少,就听到他是怎么欺负敏敏的。”
    赵敏眼珠一转,“既然这样,你还不去替我出了这口气?”
    慕容复怔了怔,“怎么替你出气?”
    “当然是杀了他!”
    慕容复脸色一下变得有些古怪,“我深入虎穴,你既不问我怎么来的,也不问我来干什么,却叫我去杀一个手握重兵的蒙古王爷,如果不是清楚你身上的每一根毛,我都怀疑你是襄阳城的人了。”
    赵敏俏脸红晕一闪而过,从他身上爬了起来,掏出一块手帕认真的擦了擦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那么高的武功,闯哪不是轻轻松松,我又何必多问,至于你来干什么,无外乎三件事。”
    “哦?”慕容复一愣,“你倒说说,哪三件事?”
    三流王爺一流妃
    赵敏白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慕容复目光微闪,自顾自的起身,打着哈哈说道,“不说就算了,今天到此纯属意外,就此别过。”
    说完竟真的要转身离去。
    赵敏一呆,“你这就要走?”
    神禁 朕布衣
    “不然呢?晚上睡你这?”慕容复说着,脚步却没有停下。
    赵敏目光闪烁一阵,忽的脸色一冷,“慕容复,你刚才是从哪里出来的?”
    “发现了么……”慕容复心头一跳,脚步加快了几分,头也不回的说道,“我真的只是路过,顺道来看看你,现在人看到了,我真的要走了,再见。”
    “慕容复,你给我站住!”赵敏的声音冰冷了几分。
    “我……”慕容复无奈转身,却突然语塞,只见赵敏眼眶通红,眼角已有泪花闪烁,他讪讪一笑,“你说不走,我就不走。”
    赵敏瞪了他一眼,忽的扑过来,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胸口,口中骂道,“你这个花心鬼,大色狼,连华筝公主都不放过,你还有没有人性!”
    俊美公子俏妖姬
    慕容复心底最后一丝侥幸也散去了,刚才他就发现,自己离开那浴桶后,虽然把衣服弄干了,却忘了处理气味,而且水迹干涸之后,那些花瓣的香味会更浓,也难怪赵敏能够嗅到了。
    他心念电转,轻轻将她揽了过来,口中说道,“敏敏,你先听我解释。”
    赵敏被他强行抱住,又挣扎不开,只好将脸转向一边,一言不发。
    慕容复继续说道,“今晚……今晚我本来是想来找你的,找了一晚上才找到你的营帐,不想我进来之后,却撞见华筝公主正在沐浴。”
    赵敏斜睨着他,那意思明显是在说,你编,继续编。
    慕容复继续道,“当时我以为那是你……”
    “所以你就欺负了她对吗?”赵敏冷冷打断他。
    “你真是太了解我了……”慕容复心中暗暗想道,嘴上自不敢说出来,急忙摇头,“没有的事,我还什么都没做,就被她发现了。”
    赵敏听后眉梢眼角没有一丝相信的意思,不过还是问道,“后来呢?”
    慕容复苦笑道,“你看看我这身打扮就知道了,相信任何人撞见都会把我当个贼,我当然不能让她惊动旁人,就制住了她,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是威胁加欺负吧?”赵敏再次打断道。
    “都差不多……”慕容复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本来我已经说服了她,她也不打算惊动守卫,岂料这个时候你来了。”
    赵敏狠狠白了他一眼,“这么说还怪我咯?”
    “那倒不是。”慕容复讪讪一笑,“虽然你确实来的有点突然,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根本不需要躲,可华筝公主却异常紧张,生怕你撞见她屋里多出一个男人,所以……所以……”
    惡食之門 黑天秤
    赵敏冷笑道,“所以你就躲到她浴桶里去了?”
    慕容复正色道,“是她极力要求的,真的,其实我心里极不情愿,不过那种情况你也知道,若是她反咬我一口,这蒙古大营我怕是出不去了,所以只能将错就错,遂了她的强烈要求。”
    “她要求的?”赵敏一愣,随即嗤笑一声,“拜托你说谎也说得像样一点好么,华筝堂堂大元公主,金枝玉叶,千金之躯,她会主动要求你躲进她的浴桶?”
    慕容复一听这话好似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当即反唇相讥,“公主又怎么样?细数历朝历代的公主王妃,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多了去了,你怎就知道华筝公主不是其中一个?你怎就知道她雍容华贵的外表下,其实内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他本想说内心龌龊,但想了想还是嘴下留德,换了个比较隐晦的词。
    赵敏白了他一眼,“你少诋毁人家,华筝公主是我们草原上最高贵、最圣洁的木棉花,多少人散尽千金,只为博她一笑而不可得。”
    慕容复立刻打蛇随棍上,一本正经的说道,“胡说八道,敏敏你才是大元最高贵、最圣洁、最漂亮的那朵花,她华筝还远远比不上你。”
    赵敏纵然仍是不信,可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不觉一甜,怒意也消散几分,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你可敢当着她的面把这话说一遍?”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