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ty3ub優秀都市异能 柯學驗屍官-第290章 演員熊先生閲讀-kroog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林新一分析得有鼻子有眼。
    他甚至说出了凶手曾经用戴着手套的手,从身后推过死者肩膀的极致细节。
    就好像他当时在场一样。
    这些都是林新一将从死者肩膀上找到的白色棉纱纤维,和树上神秘人留下的同材质白色纤维联系在一起,推测、还原出的成果。
    隨欲飛凡 沙丁魚
    而有了这样真实的细节,便让他那番“死者背上粘着凶手头发”的说辞变得更加可信。
    角田所长的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
    但看着林新一手里拿着的透明证物袋,他的目光却是陡然变得异样:
    “这…这就是从死者背上找到的头发?”
    “林管理官,这么重要的证据,你怎么自己带在身上?”
    “这不太符合程序吧?”
    “因为我不放心别人。”
    林新一将展示出来的证物袋又小心地放了回去。
    他神色平静地回答道:
    “以前警视厅出现过证物被人掉包的情况。”
    “从那以后,只要是这种能决定案情走向的关键性证据,我都会自己带在身上,亲自送去科搜研检查。”
    林新一把话说得十分自然。
    角田所长一阵沉默,目光闪烁不定。
    但他也没有再继续发问。
    他只是老老实实地跟在林新一身旁,与之一同在林间穿行。
    而林新一也佯作无事,只是继续发问:
    “角田所长,你再帮我想想:”
    “之前7起案子发生的时候,所里有没有人连续几次都不在岗位,找不到人。”
    絕世小受傾天下 月舞煙霞
    “这…”角田所长回答得滴水不漏:“林管理官你这可就为难人了。”
    “这种旁枝末节的事情,我平时就没怎么注意,现在还怎么想得起来具体某个日子,什么人不在所里?”
    “也是…”
    林新一略显失望地叹了口气:
    終極王者
    “既然找不到确切都嫌疑人,那就只能用笨办法。”
    “一个个地去比对DNA和配枪的枪弹痕迹。”
    “如果DNA和枪弹痕迹都能吻合,那这个人就是凶手无疑。”
    “是啊。”角田所长点头附和,仿佛全然不关自己的事:“既然都发现了凶手的头发,就多花点时间比对好了。”
    “不过,我还是不信凶手会是我们所里的人。”
    “我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察,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残忍恐怖的事情?”
    角田所长说话时正气凛然,显得很是镇定。
    林新一也无话可说,只能沉默着继续往前走,陪着角田所长去执行搜查棕熊的任务。
    两人一路无话,林间只有脚踩过落叶的沙沙声响。
    如果事态就这样发展下去,他们估计会一直这么相安无事地走下去,直到棕熊被找到。
    可就在这时…
    嬌妻成長日記 冬雪雨
    只见那密林之中,陡然传来了一阵沉闷巨响。
    那声音如同擂鼓,鼓点越来越密、越来越近。
    让人还没用肉眼看见,脑海里就能浮现出一头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的可怕画面。
    “棕熊?!”
    林新一和角田所长都脸色都为之一变:
    出现在他们面前都是一头成年棕熊。
    它头大如斗,体型健硕,肩背高高隆起,行动时能让人看到一身颤动的肥膘,还有那随风飘舞的油亮皮毛。
    客观地讲,这头棕熊很可爱,看着就像是一只胖胖的大仓鼠。
    但是…
    当这只“大仓鼠”流着口水朝人靠近的时候,一切就显得不是那么可爱了。
    “快、快跑!”
    角田所长腿上打着哆嗦,当即向后连连退了几步。
    而林新一的反应却极为迟钝。
    他似乎是被熊给吓傻了,只是讷讷地站在那。
    直到熊跑到自己面前,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角田所长,快、快开枪把那头熊给赶跑!”
    “是…”
    角田所长下意识地想要掏出腰间的小左轮。
    可就在手摸到枪把的那一刹那,他却不知怎的,犹豫着停了下来。
    而他这么一犹豫…
    那头几百公斤重的棕毛巨熊,就已经以一个泰山压顶的姿态,把吓得无法行动的林新一给轰隆扑倒在了身下。
    “啊——”
    林新一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被那头巨熊压在身下,那张血盆巨口里的两排锋锐獠牙,离他的脑袋只有咫尺之遥。
    “角、角田所长…”
    “你快点开枪啊!”
    林新一似乎是在绝境中爆发出了求生的力量。
    他额上青筋直爆,浑身肌肉绷紧成棱角分明的线条,用尽所有力气,伸手抵住了棕熊随时将要咬下的大脑袋。
    而这样的僵持显然维持不了多久。
    林新一看上去处于绝对的下风,随时都有可能脱力失手,命丧熊口。
    所以他只能绝望地向角田所长求救。
    而角田所长的表情顿时变得更加慌张:
    “我知道…我现在就开枪…”
    “可、可恶——我怎么连枪都拿不住!”
    角田所长瞬间患上了帕金森。
    他哆哆嗦嗦地打着颤,一只手都握在枪把上了,却怎么也握不稳,更掏不出,举不起来。
    就这样,又过去几秒…
    林新一眼见着就要坚持不住了。
    角田所长那惊慌失措、六神无主的表情,才终于变得镇定下来。
    不仅仅是镇定。
    还多了一抹冷漠,一份戏谑:
    “真是都…”
    “我还以为你是特意安排了人手在旁边埋伏,想拿什么假证据来诓我。”
    “现在看来,你这是偷偷带了录音机,想要把我的话录下来?”
    “算了,不想了…”
    “等你被熊咬死了,我自然会仔细地检查你身上的东西,想办法验证的。”
    要是旁边真埋伏了什么人手,看到林新一陷入这即将命丧熊口的危险境况,他们是不可能不现身的。
    所以,角田所长可以确定,现在在场的就只有他和林新一两人。
    这让他觉得自己很稳。
    “你在说什么啊?!”
    林新一被巨熊压在身下,拼死与之角力。
    那重压使他脸色涨得通红,似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快、快点开枪救我!!”
    “呵呵。”角田所长报以冷笑:“这是你自找的。”
    戲愛甜心 唐雅
    “想在没人的地方用假证据套我的话,却阴差阳错地把自己给送进熊的肚子里了。”
    “看来老天爷都在帮我啊!”
    “你、你什么意思…”
    “什么套话…我带来的证据明明是真的啊!”
    林新一艰难地抵抗着那只大仓鼠的熊抱,那目眦欲裂、青筋虬结的骇人模样,看着好像体内的血管都要承受不住地爆开:
    “快…快点救我。”
    “呵呵。”角田所长冷笑不止:“装听不懂?”
    “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地相信,你会把这么重要的证据带到自己身上吗?”
    “而且,你明明都已经在怀疑凶手是我们派出所的人了…”
    “可当我说出自己昨天下午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时候,你竟然对我连怀疑都不怀疑一下。”
    “装得这么明显,蠢货…”
    “不要太小看人啊!”
    “你….”林新一彻底绝望了:“你果然就是那个凶手!”
    “没错,哈哈哈哈…”
    角田所长得意地笑道:
    “凶手就是我。”
    “之前的7个人,也都是我杀的。”
    “整整7个人啊…那些高高在上的酒囊饭袋,竟然连一点察觉都没有。”
    “这就是曰本的警察。”
    “像我这种真正有才能的人只能在山沟的派出所里发霉发烂,而那些靠着侦探才能破案的废物,却能安稳地在府警本部升官发财!”
    这番话他已经压抑很久了。
    现在看到林新一,这位年纪轻轻级别就比自己大上几阶的警视厅管理官,竟然如此狼狈地在自己面前哀声求救…
    角田所长不禁快意地笑出了声。
    而他笑着笑着…
    却是有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林新一已经保持着“下一秒就完蛋”的姿态,撑过去好多个一秒了。
    “你怎么还有力气?!”
    角田所长心中愈发觉得不妙。
    而他这话一说出口…
    林新一就突然不挣扎了。
    他的手仍然牢牢地摁着熊的脑袋,一双腿也如蟒蛇一般,紧紧地缠在那熊腰之上。
    动作姿势都和之前一样。
    只是林新一现在不动了,只有熊还在挣扎。
    角田所长:“???”
    此时此刻,角田所长才骇然发现…
    之前看着,好像是林新一在抵抗熊的啃咬。
    但实际上,却是棕熊在抵抗林新一的束缚。
    他就像是一把钢铁铸成的巨锁,死死地锁住了那头巨熊。
    不仅不让它走,还牢牢地摁住了它的头,让它时不时地作出朝下方啃咬的假动作。
    “你说我是在用假证据套你话?”
    “那你可真的猜对了。”
    林新一缓缓把身上压着的巨熊推开,那动作看着沉稳,就像是掀一层稍显厚重的被子。
    然后,摸着棕熊毛茸茸的大脑袋,他微笑着站了起来:
    “角田所长,我来之前就秘密调查过了——”
    “昨天的景区派出所就只有你没有不在场证明。”
    “如果凶手是派出所警察,那就只能是你!”
    “所以我设了一个局。”
    “我让已经发现棕熊下落的警员不要声张,然后设计让带队警官安排分散搜索,把你引到这里。”
    “结果证明,你的反侦察意识的确很强,心思也远远比常人更加缜密。”
    “我用假证据钓鱼的计谋,马上就被你发现了。”
    “但是,很可惜…”
    林新一笑摸熊头,声音愈发凛冽:
    “你没有想到,这头熊也是我安排的演员。”
    “当你以为周围没人可以放心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掉进了我的陷阱!”
    话音刚落,原本寂静无人的树林里,陡然闪现出数道身影。
    有毛利兰、服部平次,也有被请来作见证的,大阪府警本部的警官。
    他们手里甚至还拿着录音机和摄像机。
    角田所长:“…….”
    什么玩意?
    把自己的脑袋放在棕熊嘴里,让他放松警惕?
    这踏马是人能用出来的计谋吗?
    角田所长有点想哭。
    總裁大叔,霸占人妻 沈默隱冬
    而在他之前,熊先生已经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