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rvai精品都市异能 進化之超越星辰討論-01626 行於深淵之上(二)展示-96xoe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公元2175年2月9号
    星瀚国际瀚空航天局渤海湾前哨基地。
    陈潇然接到组织命令的时候是一脸茫然的,他原以为自己顶多会成为地面模拟实验的演练人员,或者干脆去做个地勤之类的。
    然而现在他的身份变了。
    “探索者9号”已经提上日程,原本属于岳东升的位置现在转交给了陈潇然。
    基地大门是敞开的,左右两侧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几百辆武装雪履车,但它们不是来迎接大人物的,而是一座移动的生态基地。
    那东西远远看上去就像一根荧光棒,但靠近之后才会觉察出它的庞大。
    长九米,高四米的雪履车在它面前就像蚂蚁遇到了移动的矿泉水瓶。这台庞然大物移动的速度极其缓慢,据说还要再有一年的时间才能被安装到位。
    当然,这期间生态基地内部是处在高效运转状态的,有关“探索者9号”的一切活动都在内部展开。
    陈潇然前来报道的时候并没有第一时间被指引前往这座移动生态基地,而是去了前哨基地的地下穹顶。
    在那里,陈潇然第一次见到了正在组装的“探索者9号”以及十年后才有可能投入使用的“夸父3号”。
    錦衣王侯
    两艘探索者级宇宙飞船并不在一个量级。
    “探索者9号”更像小孩子,它只有九十七米长,四十三米宽,最高的地方离地也仅有十五米。反观“夸父3号”就是个超级壮汉,它足有三百七十二米长,一百米宽,舰体最高处离地七十五米,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庞然大物。
    不过“夸父3号”虽然大,却并不能像“探索者9号”那样从地面起飞,它虽然在这里被设计建造,可在正式开始执行任务之前它会被拆解成一万个组建单位,然后通过太空电梯运往星瀚国际航空航天局于五年前正式开始着手建造的7号星港。
    在那里,“夸父3号”会“重生”,并正式开始执行任务。
    同行的上尉对陈潇然说道:“本来说要三年的,现在听上边的意思,‘探索者9号’可能要提前发射了,咱们接下来一年估计都有够受的。”
    陈潇然与这个名叫方世杰的上尉并不熟悉,也看出来他应该不是中国人。
    不过将来是要一起执行任务的,陈潇然也笑着回应道:“既来之则安之,我相信付出会有回报的。”
    方世杰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到了新进人员接待中心后,陈潇然和方世杰还要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并在独立的隔离间内呆上一周才能正式进入基地。
    陈潇然对这些流程很熟悉,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次的隔离并不是一人一间,而是三人一间,并且是两男一女。
    陈潇然和方世杰是一起到的,自然被分到了一起。
    可他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姑娘被安排过来。
    在房间里放下私人物品后,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急着去分床,而是安静等待第三人的到来。
    他们是当天晚上九点多到的,原以为等上一会那姑娘就来了。
    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房门被敲响,正在和方世杰一起做晨起运动的陈潇然才见到即将和他们一起被隔离七天的未来同伴。
    冒牌狂少 寒江
    “你们好。”姑娘一身干练的陆军军装,没有编号,没有肩章,朴实无华,干净利落。但她的眼睛很迷人,是非常特别的一种深蓝色。
    正在做仰卧起坐的陈潇然急忙起身。
    两个二十多岁的小战士见到陌生女孩的时候居然还有点害羞。
    “你好。”
    梟寵枕上嬌妻
    姑娘看了眼房间里干干净净的三张床后微微一笑:“你们昨晚就睡地上?”
    陈潇然闻言回头一看然后答道:“没有,我们带了防寒睡袋。”
    寵寵欲動:總裁,別亂來! 晏遲
    姑娘瞧见了叠放整齐的睡袋,对陈潇然和方世杰的好感增加不少:“我叫郝英爱,华南陆军第一大队某部见习特勤指挥官。”
    H说完向两个同为军人的大男孩敬了个军礼。
    陈潇然和方世杰也赶紧回了军礼并做了自我介绍。
    这是他们的初次相逢,也为未来共同面对极端残酷挑战打好了基础。
    封闭隔离的七天里,在房间里的三人基本上听不到外头任何的声音,也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就连吃饭都是直接事先准备好的速食产品。
    七天里,三人对各自的身世经历以及内在性格之类的做了一些简要的自我介绍以便迅速增进彼此了解。
    通过聊天,陈潇然了解到。
    方世杰和陈潇然一样,原本也不是这次探索者9号行动计划的第一人选,是之前的那位出了事故,现在还昏迷着,方世杰才临时顶替。
    同时陈潇然还得知方世杰其实对外太空有些厌恶,他很不喜欢幽闭的环境,因而曾多次向组织提交报告,说明情况,希望组织予以采纳并另选人才。
    可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最终来到渤海湾的还是方世杰。
    方世杰也再没有提过意见,只在临行前对依依不舍的家人说了四个词:“服从安排。”
    至于郝英爱,她应该是这次行动的领队或者副领队,因为按照她自己的说法,从她得知自己即将参与“探索者9号”行动后,她所属的华南陆军第一大队的首长们就有意将她培养成具备领导素质的人才。
    郝英爱也不负众望,即使面对一群不服她的男兵,最终还是被郝英爱用自己独到的方式收服的“服服帖帖”的。
    不过,看似完美的郝英爱也有一点小毛病。
    那就是她对陌生环境的存在一定程度的应激反应,这种反应的体现程度视具体环境因素波动。之前郝英爱曾被安排前往华南神州3号穹顶增援一批执行抓捕任务的特勤人员,结果到了地方后,郝英爱就因为那地方的住宿环境太多干燥潮湿而生了一场大病。
    听闻方世杰和郝英爱都各自有各自的小问题后,陈潇然就觉得有些古怪了。
    按道理说,方世杰和郝英爱的问题都是与“探索者9号”即将面临的挑战所应具备的能力极为不符的。
    组织在考察人员的时候肯定要尽可能的规避这些不可控的变量因素对行动执行的干扰。
    但现在看来,组织似乎有自己的想法。
    而陈潇然说起自己的问题的时候,方世杰和郝英爱的反应明显要比陈潇然听闻他们的“弱点”后来的更大。
    原因无他。
    几乎丢了半条命的陈潇然现在全仰赖于一套仿生义体得以完整。
    但深空远航不是地面作战,身体残缺可以说是大忌中的大忌!陈潇然在听说岳东升因故无法再执行“探索者9”号任务的时候,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接替者。
    所以他和方世杰一样向组织汇报了个人的情况,并坦诚说明了自己存在的问题。
    然而最终的结果陈潇然和方世杰也完全一样。
    “深空远航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不过就前几次的分析报告来看,身体完整与否对任务执行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了,因为上一次行动的唯一幸存者金艳生先生也是个佩戴义体的残疾人员……额……当然,我不是对残疾人有偏见啊,我只说就事论事。”郝英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婚到底:老公別亂來
    陈潇然并不介意,他本来就是个残疾人,但这又没什么好觉得丢人的。
    “嗯,爱姐说的对,应该是我多虑了。”陈潇然是三人中年龄最轻的,自然以哥和姐称呼方世杰与郝英爱。
    通过几天的相处,三人要比刚开始相处的轻松很多了。
    方世杰笑着道:“也许我们认为的缺点在组织看来是不可多得的闪光点呢?你们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陈潇然和郝英爱闻言都一脸愕然的看着方世杰,大概是觉得这兄弟的脑回路实在清奇吧。
    终于到了第七天。
    隔离结束了。
    陈潇然三人早早的收拾了各自的私人物品,并换上了隔离之前拿到的基地服装。
    在房间里坐了有一会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方世杰起身走到门前贴着门听了听外头的声音,然后纳闷道:“奇怪了,不是说七天到了就有人来带我们去训练基地吗?怎么没动静了?”
    话音刚落,门开了。
    然而门外并没有人。
    方世杰好奇的向门外看去,跟着就愣在了原地。
    “我去……这……这是怎么回事?”郝英爱和陈潇然闻言也都起身走过来。
    当两人看清门外的环境后也都一脸错愕。
    只见原本明亮干净的基地通道变成了幽暗的岩石走廊,那四壁上如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菌类物质闪烁着黯淡的幽光。
    陈潇然心里咯噔一下,跟着就意识到了什么,他说道:“会不会是特训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方世杰闻言一怔:“哎?一点征兆都没有就开始了?话说都没人提前通知我们啊。”
    郝英爱相对镇定的多,她看了看门外向下延伸的走廊,然后退回去从包里取出一枚闪烁的小球。
    激活后丢出门外,小球滚动,发出清脆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