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gil3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第七百五十三章 源天紫氣,開天四聖器熱推-uwowu

    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小說推薦帶着滿天神佛穿越
    “怪不得我在灵界遍寻不着,原来须菩提的量天尺在你手上,交出量天尺我考虑不杀你”九黎的身影若隐若现。
    只是一次短暂的碰撞不灭便知道自己远非九黎的对手,不过交出量天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开天四大圣器万兽枪,玄天剑,量天尺,地书,每一样都拥有神鬼莫测之力,而执掌四大圣器的便是生于混沌中的大圣。
    只不过洪武地膜的地书被易宗送给了阎立,阎立自己也不知道他手中的地书会是圣器。
    量天尺在灵界才有复兴的希望,他还要等待须菩提的出现原物归还。
    “那你只能死了”
    圣境乃是无上境界,但九黎成圣与天地未开的混沌时期,圣境虽是绝颠人物,但对九黎来说除掉紫金不灭炎对他来说虽然会麻烦一些却也不是无法做到。
    两大圣境的出现让整个西海生灵都在颤抖,万丈狂澜风波四起,就连龙岛上的龙皇龙敖感受到这样的气息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
    “九黎住手”
    青衣易玄甫一出现便轻描淡写的平息了西海狂波,并且将两大圣境的威压消除。
    “快走”
    易玄示意不灭离开,不灭也顾不得客套瞬身离去,九黎准备去追但被易玄拦住。
    “怎么,你要与我一战?”九黎狂霸,长枪指着易玄。
    “你我不能一战”易玄摇摇头拒绝“你难道没有感觉到这个天地越来越脆弱了吗?你我若是放手一战这个大陆根本承受不了”
    “当年龙更始自爆肉身西州化作沧海,那一场大战如果放到这个时代,怕是十三州都将不复存焉”
    “与我何干,就算天塌地陷万物毁灭又能奈我何,与天地同寿不过是普通人的追求,我早已经达到超脱”九黎并不在乎。
    “妖族尊你为圣,你难道忍心看着他们与这天地同毁?”易玄反问。
    “我九黎终其一生只在乎一个人,但是你知道的她死了”
    “那你也不要忘了当年你我在混沌中时的誓言,守护这一方天地”易玄还是不想放弃。
    終極兵王 皖江四少
    “这个大陆本就不稳定一场场大战下来更加脆弱不堪,你我纵有天大神通又能如何,难道还能再开天地?这就是洪武大陆的命数”九黎并不是很关心。
    “我自有办法”易玄取出了几片带着朦胧之气的玉片,九黎看后有些惊异。
    “记录了天地万道运转的造化玉牒,你之前深入混沌多次难道就是为了它?”九黎反问。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我要以身合道”易玄语气坚决“但在此之前希望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压制十三州那些大妖百年内不动刀兵,稳固天地给我合道的时间”
    “我倒想反问你一句,你本万劫不灭,为了这些蝼蚁以身合道舍弃自己的意志与天道融合值得吗?”九黎并不理解易玄的做法。
    “九黎,你我师兄弟确实拥有无尽的寿命,但我觉得我比你更加幸运,你还陷在过去无法自拔,而我这些年的旅途中我找到了生命意义。
    听风吹花落,看生死轮回这是世间最美的景,那些普通人繁衍传承,品尝他们经历世间百味。
    无论是盖世英豪还是撮尔小民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精彩的故事,而这些年人族所经历的更是波澜壮阔,实在是精彩啊。”易玄说的陶醉其中。
    九黎虽然不以为然,但是易玄相信自己的话已经为他种下了一粒种子。
    “我答应你并不是我怜惜天地,这世界对我而言可有可无毫无用处,我答应你是因为作为对手,你值得我的尊敬”
    阎立和元一继续往禁龙渊底部下潜,当年因为龙更始自爆毁灭的大陆全部葬在了这海底,一连几日在黑暗里摸索终于找到了不灭说的哪一处崩坏的时空。
    “道士,我记得你有一颗连天葫芦藤”元一问道。
    古龍同人之惜花弄月
    依附与洪武的有不少断域,前往这些断域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借用连天葫芦藤,当年阎立曾得到一颗。
    自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个青玉葫芦,无论是断域还是破碎的空间都连接着混沌,混沌中的任何东西都带有极强的毁灭性,哪怕是一阵风都足以毁灭一尊无上境。
    洪武万物相生相克,而这葫芦没有别的用处,却能够定住破碎虚空中的地风水火。
    “走吧!”
    两人一头冲入了漩涡中破碎的虚空连接着混沌,刚踏入其中便遇上了一阵蓝色的风。
    “箕巽之风”
    阎立面色微变,这箕巽之风在洪武威名很盛,天海风崖的风海神朝正是依靠着箕巽之风和天晶尘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手中的青玉葫芦在虚空中放大,葫芦外一层淡淡的护罩将阎立和元一保护在其中,虚空中没有灵力,如果消耗过大得不到补充必定葬身此地。
    有青玉葫芦在手,阎立有了几分保证,但在混沌虚空外围转了一圈都并未找到。
    “不灭说那些愤怒的妖魂将龙更始的龙魂钉在了虚空中,为何咱们找不到”
    “难道还要深入?”
    两人并不像继续深入,混沌虚空的边缘已经危险重重,青玉葫芦灵光正在不断为混沌的力量所消耗,若是继续深入哪怕是青玉葫芦这样的奇宝也未必能保证两人的平安。
    “源天紫气值得我们冒险”
    判官的腹黑花嫁 顏小度
    始祖境终究不是修炼的终点,踏足圣途才能让佛道两门昌盛不衰。
    下定了决心后,青玉葫芦提速朝着混沌深处那一团浑浊的星云中冲去,在混沌中哪怕是一粒沙子都足以致命,浑浊的星云中尘埃如利箭被葫芦灵光所挡下,阎立和元一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灵光罩即将破碎之前两人好像来到了另外的世界,阎立低头一看,一块庞大的陆地漂浮于无尽虚空中。
    一些无疑中与这大陆相遇的陨石,飓风,乱火都被一层结界阻挡在外,这便是洪武大陆的全貌。
    “找到了…你看哪里”
    元一一指不远处,一头身长千万里的龙魂被几根巨大的尖刺钉在虚空中。
    箕巽之风吹过,这些细微的砂砾有如刀刃从龙魂身上削下大片的血肉,一声凄惨的龙鸣声响起。
    “这便是龙更始的龙魂!”阎立震撼的看着眼前。
    当年龙更始以性命施展龙族禁术,让所有人的妖魂永生不灭同样自己也反受其害处,被剜去一大片的妖魂很快便在此长起来,日日夜夜承受这样的痛苦连死去都做不到。
    “人?居然是人?”
    龙更始的龙魂看到元一和阎立后,语气中带着欣喜与激动。
    “无量天尊”
    “快,快救本帝出去,你想要什么本帝就会给你什么!”
    这是这么多万年来,第一次有人踏足这里,也是龙更始获得解脱唯一的希望。
    “若是贫道师兄弟想要源天紫气呢?”阎立问道。
    “源天紫气?”
    无论龙更始有多急不可耐提起源天紫气依然强行镇定了下来。
    “两个小子你们胃口也太大了,你知道本帝当年为了这源天紫气付出了多大代价?”
    龙更始语气不善,阎立毫不怀疑,如果不是他被钉在虚空恐怕早就杀过来了。
    “前辈已经被钉在这里几百万上千万年受尽混沌之苦,这些苦难和源天紫气比起来孰轻孰重”
    阎立的话触动了龙更始,这些年他不止一次的已经后悔当年的决定,失去了千万年的自由。
    “已经接近千万年了啊”龙更始的语气柔软了下来“我那孩儿无间你们可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思念着他啊”
    “龙无间已经成为了新的龙岛之主,为当世圣境之下的最强者”
    “好,好,有我当年力震群妖的风范”
    龙更始老怀大慰,硕大的龙首探了过来在两人身上嗅了嗅。
    都市奇兵 魔語冰殤
    “你们身上为何有我龙族的气息,可是有我龙族之物?”龙更始有些兴奋的问道。
    “龙族之物?是这个吗?”阎立取出了之前龙无间给他的罗盘。
    “就是这个,上面有我儿的气息”
    龙更始目光温柔硕大的龙首贴过来在冰冷的罗盘上蹭了蹭。
    “是我对不起我儿啊,被困了这么多年也该结束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你能不能把这罗盘”
    阎立本不想节外生枝,不灭临走前曾说龙更始性情凶残卑劣万不可信,但提起龙无间龙更始神情悲伤不像作假,双目中更有泪珠滑落,想来千万年的折磨让他有所改变。
    詭域屍咒
    “这是当年我留给无间的玩物,无论我身在何处这罗盘都会指向我的位置”
    龙更始见两人有些犹豫,因此继续说道。
    犹豫再三之后阎立还是不放心,多次观察着罗盘并未发现任何异样,这才把罗盘递了过去。
    那只龙更始在得到罗盘后神情大变居然一口将罗盘咬碎,放声大笑起来,被钉住的龙魂剧烈的挣扎起来。
    “糟了,上当了”
    阎立和元一同时出手,手中的术法砸向龙更始,但罗盘碎裂的地方升腾起白茫茫的雾气,龙无间居然凭空出现在了此地。
    “哈哈哈哈,这罗盘确实是我给我儿的玩具,但同时内刻着一个传送法阵,如果无间遇到危险可以瞬间回到本帝的身边,没想到如今倒是救了我!”
    龙更始说吧放肆的狂笑起来,阎立和元一的攻击被龙无间化为无形。
    “父王”
    “无间,源天紫气就在为父的龙魂内,现在为父的龙魂要借用你的肉身,不要抗拒”
    “源天紫气!”龙无间眼神一喜,只要是始祖境便无法抵抗着圣基的诱惑。
    “这源天紫气定然不能便宜外人,但你是我儿子,不留给你我能留给谁”
    “好”
    龙无间显出金色的五爪神龙真身与龙更始的龙魂慢慢重合,那些尖刺将他妖魂钉住,但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了龙身,而且是最完美的肉身,世间在无人能束缚住他。
    廠花幾朵落我心 周董
    無主殺星 夜魘
    龙无间出现的时候阎立便知道此行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晚安,族長大人
    “本帝在此受苦多年,你们两个也尝尝吧”
    龙更始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重见天日,甚至都懒得与他们动手,不过在离开之前龙更始一口龙炎震碎了青玉葫芦的护体灵光。
    “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