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f2zk6精华小說 建造狂魔 好多牛-第895章 我手頭有點緊閲讀-e6x2h

    建造狂魔
    小說推薦建造狂魔
    沙城无名大酒店。
    这是继运河开发区、尼奥布拉斯、迪拜天成海岸之后,天成国际控股建造的第四座直属餐饮部门。
    像古岳大酒店、黑旅馆连锁、飞碟体育馆假日休闲酒店,分别属于天味餐饮、天乐旅游、天成体育事业。
    归属不同,服务群体不同,也造就了不同的装修风格和品牌效应。
    无名大酒店无星无级,主要用于天成内部会议、重要外宾招待、高级领导人会晤等等。
    运河开发区的无名金碧辉煌,尼奥布拉斯的无名机械重金属,迪拜天成海岸的无名钻石闪耀。
    而沙城无名。
    古朴到极致的华夏风。
    走廊两侧,圆木撑顶,一排跑马灯垂直而下。
    厅内屏风古画,雕龙流苏,外围软榻旁边摆放着琴、箫、笔、砚等古件,中间安置太师椅、八仙桌。
    远处高山流水,一座室内假山在雾气缭绕中若隐若现,后方琴箫齐奏,两名古侠客刀枪斧钺战个痛快。
    如此氛围,即便怀疑某人居心叵测的科技联盟大佬们,也忍不住放缓脚步。
    这时。
    長生謠之烽火來兮
    葛小天一袭长衫,在阵阵战鼓声中,霸气登场,“坐!”
    众人呆若木鸡:“……”
    “既然来华夏,那就入乡随俗,我们这习惯饭桌上谈事情。”
    “您不会摔杯为号吧?”松下董事长对华夏文化颇有研究,看向令众人噤若寒蝉的数百名手持刀盾的盔甲壮汉。
    “哈哈,当我是什么人。”
    葛小天微笑着走到一名甲士身边,拍拍其肩膀,“这只是模特,秦兵马俑,活的。”
    “……”
    “都坐吧,上菜上酒。”
    不多时,两队靓丽姑娘端来一份份精致菜肴,年轻侍者帮忙满上五星茅台。
    酒过三巡,桌次间也互相熟悉。
    葛小天放下筷子,叹口气,“你们知道,S病毒横行,我旗下商铺收不了租,影视无法上映,就连汽车也卖不动,全都在亏。”
    “国内账户资金砸在沙城这个项目里,海外账户资金又放给黄金期货玩家,回头还要给国际清算银行缴纳短期贷款滞纳金,最近手头有点紧呐。”
    不等众人回应,葛小天话音一转,“不过嘛,天成家大业大,随便从某个控股集团抠搜点,凑个千八百亿不是问题。”
    科技联盟大佬们知道正题来了。
    有钱,不就代表天成有足够的资金,向大家支付研发或代工费用么。
    然而……
    葛小天嚼着牛腩,含糊不清道:“但S病毒影响各行各业,如果我现在从旗下控股集团抠搜资产进行变现,整体价值肯定会缩水,预计缩水比例高达20%,也就是变现一千亿,要比之前少拿两百亿。两百亿啊,一个上市集团就这么没了。”
    南棒子三醒:“葛先生财力雄厚,不差这点钱。”
    “坐着说话不腰疼,换作是你,瞬间蒸发两百亿,你甘心?哦,估计到时候你早就不是三醒董事长,说不定早就蹲进号子,陪KS集团董事长打游戏去了。”
    “……”
    “所以啊,我思来想去,决定跟大伙好好聊聊。”
    葛小天提前吃饱喝足,擦擦手,“咱们也算老熟人了,不如把设计费、研发费、代工费、生产费等等,先欠着?”
    “葛先生……”摩托萝拉和惠普厂家几乎同时起身,准备拒绝。
    葛小天摆摆手,“别客气,要相信我的人品。”
    “……”
    谁特么相信你的人品?!
    摩托萝拉总裁:“葛先生,S病毒对我司也有很大影响,同样急缺资金,不如这样,我做主,咱们风险均摊,您先垫付40%,后续咱们等产品销售,再补上剩下的60%怎么样?”
    科技联盟有着完善的电子科技上下游产业,在经历数轮科技风暴后,各个集团抱团取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彻底沦为利益共同体。
    因此,摩托萝拉总裁说出条件之后,诸如三醒、松下、惠普、索尼爱立信的大当家,全都沉默不语。
    唯有被孤立的诺基亚总裁,似乎想说些什么。
    但诺基亚有“手机老大“的傲气,并不认可某人提出的赊账。
    葛小天伸出手,道十一递上13号大雪茄,闷上一口,缓缓吐出,新型无尼古丁烟草的香气,顿时弥漫周边空间。
    附近几个大佬先是微微皱眉,旋即眼神一亮。
    “哦,这是香水型雪茄,不含尼古丁,反而能调节身体机能,并且,可替代香水。”
    侍者为每一位贵客送上木盒装的13号大雪茄。
    看众人俯下脑袋轻轻嗅动,一脸享受的模样,葛小天示意监控拍下来,传给天娱打广告,旋即幽幽道:
    “摩托提议的垫付40%,我很认同,但大家知道,截止目前,仅在华夏智能一卡通有多少吗?”
    “五亿部。”
    “准确来说,算上01版老年智能一卡通,以及02学生版、工业版、农业版、商业版,还有刷卡机,总计七亿部。”
    葛小天起身走到太师椅背后,弹出一块弧形显示屏,调出GIS系统,“虽然龙天科技支持老版本智能一卡通服务,但许多现有智能一卡通属于01版,如今两年过去,新旧机型换代,加上天成产业链进一步扩大,老设备不支持新增加的产业服务,最终导致这些用户中,约有五分之一需要更换新机。”
    “也就是说,天成国际控股此次非公开招标的订单,是一亿部智能一卡通,总订单金额约三千亿,如果垫付40%,我就需要筹集一千两百亿红钞。”
    “之前我说了,现在套现很亏。”
    殘王嗜寵小痞妃 逗喵草
    葛小天说话的时候,侍者已经将贵宾各自太师椅后背的弧形显示屏,折叠到贵客身前。
    某些吃的慢,或者刚刚开始吃的人,连忙放下没学会的“筷子“,一边擦手,一边了解招标信息。
    一亿部,别说在华夏,哪怕对当前整个母星的科技市场来说,也是超级大单。
    三醒总裁开口道:“葛先生,数量如此之大,我们承担不起与之对应的损失,必须支付全额订金。”
    摩托萝拉总裁也收到科技联盟通用暗号,“葛先生,抱歉,我收回我之前讲话,不能采用40%垫付方案,我的新意见与三醒一样。”
    “那就麻烦了。”
    葛小天愁眉苦脸的坐回椅子。
    众人看到这一幕,瞬间明白天成处境。
    如果龙天科技不向天成提供服务,除了在座的众人,谁还能给天成研发专用智能一卡通?
    或者说,不是大家求着葛老二要订单,而是应该是葛老二求着大家帮研发。
    “哟西。”
    松下总裁忍不住发出声,旋即收集下意识露出的笑容,还好,葛某人并没发现。
    沉默中。
    被加拿达霍顿通用汽车暗中收购的黑莓总裁,开口道:“葛先生,既然您现在急缺资金,有想要大量智能一卡通,我们黑莓倒是有个折中的办法。”
    “哦?请讲。”
    “黑莓集团计划在03年进军华夏电子市场,需要厂房、驻地、办公大楼、销售店面,不如您把这些折现给我们,用于抵扣研发生产费用。”
    “这才多少?顶多一两个亿。”
    “其实,相对这些商业设施,我们更看重天娱国际。”
    黑莓总裁说完,其他集团总裁忽然反应过来,现在不正是瓜分天成产业链的最佳时机吗?
    如果能收购一家天字开头企业,不但能顺利进入华夏市场,还能瞬间拥有牢固的消费群体。
    不过,现在是黑莓时刻,按照科技联盟规定,大家不能抢,不能压价,等黑莓拿到订单,回去再瓜分。
    毕竟黑莓自己造不出完整手机,需要用到三醒的屏幕,松下的晶体管,西门子的电路板,软微的系统……
    “天娱啊!”
    重生之慣 紅帆布
    葛小天露出“意动“神色,皱眉沉思片刻,摇头否定,“抱歉,天娱刚跟迪拜签了合同,大家知道,迪拜王和迪拜亲王,认同的是我这个人,不是天成,我不能背信弃义。”
    “葛先生仗义!”
    黑莓时刻终结,松下总裁连忙站起,开启松下时刻,“其实,您可以拿天成水泥产业跟我司置换订单。”
    “那是天成根本,我能自掘坟墓?”
    松下时刻终结,西门子登场……
    接下来,风水轮流转,数十家超级高新科技企业相继报出条件,或看上天乐旅游,或看上天成物流,甚至软微比尔也亲自打开视频会议,说看上天成网购……
    葛小天的脸色“越来越差“,几乎唬了起来。
    众人兴奋之后,瞥道两侧目露凶光的甲士,连忙偃旗息鼓。
    葛小天愁眉苦脸的揉揉小碎发,将其搞的乱糟糟一团,犹如战败的元首。
    尚未开口,被霍顿收购的黑莓,再次登场。
    “葛先生,你不舍得产业链,不如把您手头的控股,转让一部分?”
    “不可能,我手里全是牛股!”
    “距我说知,您的黄金期货在上涨几天后,又开始下跌了。”
    “你要这个?可以!”
    葛小天“眼神一亮“,排排桌子,“来人,签合同。”
    “No no no!”
    黑莓总裁连忙摇头,“我想要的是您手中NT房地产股票。”
    “你在想屁吃。”
    黑莓总裁也不恼怒,“NT房地产股票,自上市以来,一路暴涨,几乎起飞,但受S病毒影响,2月中旬之后,持续下跌。葛先生,您的财产正在蒸发,与其握在手里,不如转上给我们黑莓,只需五百亿富兰克林股价,您就能如愿所得,拿到一亿部智能一卡通。”
    “五百亿股价?四千亿红钞?我特么还不如直接抛了。”
    “纽约证券、北美全民银行和NT房地产其他股东,允许您大量抛售吗?”
    “……”
    “所以,转让给我们黑莓,换取订单,才是最佳选择。”
    在2012影响下,NT房地产股票的价值,远远超越软微、因特。
    其他总裁再也顾不上劳什子科技联盟内部规定,为了各自利益,纷纷出刀。
    松下:“葛先生,您只需转让给我们三百九十亿富兰克林的股价,这个订单我们松下帮您完成。”
    诺基亚总裁:“我们只要三百亿!”
    听到报价,科技联盟众人神色一僵,看向诺基亚总裁的目光,从鄙视转变为冷冽。
    那意思仿佛是:你完了!
    “安静,我是不可能转让NT房地产股份的。”
    黑莓总裁:“葛先生,这是您唯一选择。”
    “……”
    葛小天陷入沉思。
    许久。
    点支13号大雪茄。
    再次沉思。
    至尊棋皇
    又是许久。
    哑着嗓子开口道:“我不想置换订单,我想套现。”
    “您的意思是?”
    “我们华夏有句老话,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不放心把智能一卡通订单全权交给一家企业。所以,我同意转让NT房地产股份,但我需要现金,可以是任何有价货币。”
    科技联盟众人闻言,低声交谈,随后跟各自团队,或者集团总部联系。
    与此同时。
    无名大酒店顶部光电设备转动,捕捉一道道或用加密手机,或卫星电话,或用特殊通讯器向母星各地传输的“信号波“,加以模仿,一边将模拟信号送向目标终端,一边将信息破解,并传到葛小天脸上看似普通眼镜的智能眼镜显示屏中。
    很快,雷达捕捉反馈信号,同样模拟,一边传给科技联盟众多总裁,一边送到葛小天智能眼镜中。
    不到一分钟,一场母星史无前例的“商业信息战“结束了,涉及资金近五千亿红钞。
    葛小天推推眼镜,并不惊讶科技联盟对NT房地产股票的渴望。
    因为它确实是一个超级牛股,至少2012来临之前不会暴跌。
    但天科重启,用不了太久,天成就会成为科技联盟的眼中钉,考虑到北美“制裁“这把大杀器,从现在起,天成就要抛售北美那边的资产。
    当然,明面上,天成在北美只投资了NT房地产。
    黑莓总裁:“葛先生,根据计算和估价,我们认购您手中1.6%的股票。”
    “1.6%?112亿富兰克林?”
    “准确来说,股价是110亿富兰克林。”
    “张口给我抹掉两个亿?”
    “这是我们能接受的最高估价,毕竟它在持续下跌。”
    “现在价格只是暂时的,等S病毒结束,它还能翻倍。”
    “但您等不到那个时候,您现在急需智能一卡通。”
    “……”
    黑莓总裁:“葛先生,现在晚上八点,北美那边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即将开门营业,时不等人,您再犹豫,说不定等会开市,NT股票又要跌,说不定我们总部给的估价,会更低。”
    “哎……”
    葛小天叹口气,拿起没抽完的13号大雪茄,默然许久,手指弹弹桌面,示意财务人员,“拟订股票转让合同。”
    黑莓起了个好头,其它企业也不落后,纷纷送上差不多的报价。
    当然,为了后续订单,众人没敢狠宰。
    省的把其逼急了,摔杯为号。
    几乎同时。
    天成国际控股通知霍顿、股王老巴、摩根财团,宣布出让股票之事。
    摩根荣登NT房地产第一大股东,对此没什么意见。
    霍顿和股王老巴更没什么意见,甚至为科技联盟的NT新股东准备一场上层人士交流会。
    可以说,除了葛小天“一败涂地“,其余皆大欢喜。
    而等合同签订完,纽约开市,NT房地产股票在股王老巴操作下,噌噌的往上涨。
    本就对此不担心的科技联盟总裁们,愈加扬眉吐气。
    就在众人想要继续商议智能一卡通订单时。
    从大厅外走来两名中年男子。
    “卫华?”
    “他们来做什么?”
    03年,卫华只是通信服务商,为通讯运营商提供技术支持,没有“手机业务“,更没有芯片设计和研发。
    而WH store的SG产品,是从龙天买的授权,委托万事科技代工。
    严格来说,卫华只是SG特许经销商,因为SG是龙天独家所有,也是龙天创造。
    卫华和龙天演了两年,群众看不明白,科技联盟却早就发现端倪,毕竟龙天科技主打游戏娱乐,卫华科技主打商务办公,用的都是ARM架构的Soc芯片,正好互补。
    只不过,卫华商务版SG市场占有率极低,毕竟北美有横空出世的苹果,分流了大部分商务人士,而华夏商务起步晚,真真正正搞商务的,又在用龙天SG pad,或SG笔记本。
    因此,科技联盟并未制裁卫华,任其铺设亚欧光缆、亚美光缆,甚至极地光缆……
    想想也很奇怪,这两年,卫华竟然铺了五条洲际海底光缆,两条跨洲际陆地光缆……
    葛小天看到卫华任总,知晓对方在万事那边验完货,就乘坐商务机直飞沙城。
    “葛先生,晚上好。”
    任总环顾坐在四周的科技联盟总裁们,“葛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打算收购天科。”
    “天科?”三醒总裁对这俩字有些印象,但怎么也想不起是做什么的。
    “哦,你好。”
    任总听到疑惑,主动打招呼,“天科不出名,但天科有款产品却闻名于世。”
    “什么产品?”
    “一号机。”
    “???”
    樓小樓傳奇
    “我们卫华准备组建手机业务部,希望未来能有机会跟诸位交流经验。”
    葛小天闻言,“满脸惊喜“,“哦?任总雄才大略,开始布局手机了?凑巧我们在召开智能一卡通招标会,不如您也参加。”
    “我们只是小企业。”
    “试试嘛,又不花钱。”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