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mr7w9熱門連載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ptt-第924章 瞐敏的遺物鑒賞-7o6hf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24章瞐敏的遗物
    陆寒一扫周围,见唯一存在的金鲤王,正在和两个老头大杀特杀,并未占到优势。
    整个海王岛的妖物,活着的几乎跑光了,彻底大势已去,分崩离析的妖族,对人族最为有利。
    他利用玄界之物,为自己登仙而垫脚,回报上已经仁至义尽,仓廪身上的仙王遗物,的确让他心动了一下下,但不知能否为自己所用,就贸然弄来,继而得罪那些蛇虫苍蝇,显然有些愚蠢。
    噗噗噗……!
    似乎仙界的检察官有些不耐,又开始加强仙法威能,仓廪抵抗的万丈光柱,接连遭到破解瓦解,转眼只剩近半。
    “快点表态啊?你也是在仙界曾经辉煌过的人,怎会不知仙王遗物的代价,这块子母仙王玉,可是瞐敏仙王的遗物,他冲击神境未成,留下无数宝藏……”。
    言方到此,后面的话就断了,因为仓廪正急切盯着陆寒,反而发现他脸庞抽搐了几下,继而就神色彻底冷酷下来。
    ‘瞐敏啊?就是那个以三目神光著称的小家伙?他可是号称有六七成把握进阶的,怎会如此下场……肯定又遭人暗算了。’
    重生之庶不為後 貓小妖
    不知为何,陆寒脑海翻腾,一个脸色始终有几分抑郁,却性格有些豁达,总是一身布衣裹身,满脸胡子狂涨,不在乎形象的身影,忽然越来越清晰。
    “好像传闻的确有类似传闻,但哪个地方出现,就被诡异的打压了下去,不要再婆婆妈妈,你……果真是废材,是我仓廪看错了。”
    和親宅妃:冷王別逗我
    仓廪自知再不施法,再无生存机会,抹去最后一丝盼望,在那枚莲花状的碎灵亡珏上,接连喷出三口精血,又从头部眉心,牵引出一丝精魂,何其紧紧相连。
    “仓廪孽畜,你休想再从此溜走,交出那件东西,本官可以赦免你进入轮回。”
    從今天開始教你們做人
    轰咔!
    九天之上,蓦然响起一声咆哮,从光束里传出,如万千炸雷响成一片,极具强者威压。
    “信你们?老子早就不知所踪了,呵呵!”
    一个中指,被仓廪呢喃中举起,向上挥了挥,然后满脸决绝,就将那件碎灵亡珏,狠狠扣在自己头顶。
    ‘号啊——呜呜!’
    仿佛天地大悲,酷似九州同哭,无比凄惨的悲号声,骤然以仓廪为中心,瞬间席卷万里,几乎山海失色。
    正在拼命厮杀的两个人族巨擘,以及金鲤王,距离已远达六七千里,根本不知此地发生何事,瞬间被波及到,顿时身躯凝住,接着就大口吐血向下栽去,全部跌入海中。
    无法计数的死灵,迅速滚滚冒出,将仓廪彻底包裹在内,并且向四外扩张,仿佛要化解这个界面。
    所在的空间,更被密密麻麻的苍白死灵,凶狠的啃咬出无数孔洞,甚至破破烂烂,一个黑洞快速形成。
    但扩张的死灵,才覆盖不足几十里,有毛骨悚然的咒语声响起,仿佛死灵之王的召唤,又如恶魔之魔的叱令,成功约束这些死灵,并且迅速回卷。
    一顿凄厉惨烈的痛吼,正是仓廪嘴里发出,陆寒直接开启灵目,就见他的灵婴快速消失了,化为万千精血,都被死灵吞噬殆尽。
    只剩个同样惨败无比的圆柱,上面探出三根金丝,死死拴住一枚金灿灿的戒指,正向黑洞缓缓落下。
    咒语声已失去人声,似乎是死灵自己在吟唱,簇拥着核心里的东西,速度越来越快,即将消失于黑暗。
    ‘我仓廪若不死,就是变成九冥煞王,也要杀到仙界,将尔等老贼一一抽魂夺魄。’
    诅咒般的声音,干讶却刺激神经,无比清晰的传来,高处的那道光束,又是一阵猛烈下降,如长龙捣进妖群,将金色光柱彻底摧毁,那件凝聚玄界奇珍异宝,才打造的小金刚乱法盘,直接四分五裂。
    但似乎,仍旧慢了一步。
    “你,快点出手阻止他,不惜任何代价,也要给本官延缓两个呼吸时间,只要成功,可在飞升时给你方便。”
    那个不容置疑,分外轰烈的声音,直接指向陆寒所在,震得空间突突乱跳。
    “什么?好……!”
    陆寒正愠怒无比,瞐敏仙王的身影,还在脑海盈盈绕绕,听到喝令后差点爆发雷霆之怒,却瞬间腼腆的一笑,连连点头答应。
    他的右手,如波动波浪般扭曲了几次,前方多是出现一个暗绿色泽,并且伴有惨白色纹路的大号触角,电管火石之间就射进黑洞内。
    “哈!还会木灵化煞?很好,本官……”。
    “啊——!”
    但惨叫声,瞬间结束了那威严的话语,伴随着又冒出一股惊厥狂怒,还含有‘狗腿子’‘小人’之类的咒骂和诅咒,接着就轰的一股剧烈震颤。
    只见陆寒伸出的修长暗绿触角,前半端诡异的消失了,深入破碎黑洞的部分诡异无踪,而且一团死灵追了上来,似乎遭到其吞噬。
    大武梟
    “好厉害,我竟然被伤到……”。
    他立即拔腿便逃,但九天上又是一股恐怖波动卷下,迅速将那些死灵剿灭,一道仅有筷子粗细,纤细无比的黑白丝线,闪电般伸入滚滚黑暗。
    噗!
    “该死的,又被仓廪跑掉了,就差那么一点,哎呀气死本官了,再找他极其困难。”
    九天上,一切波动和威能,尤其是光束和黑白丝线,在几句狂怒咆哮后,就开始快速消散,隐约还有几个不同的怒极之音响起,似乎检察官周围还有不少人。
    “喂喂!我虽然没有成功……也因此受伤了,那飞升之劫……?”。
    陆寒顿时急躁无比,对着苍穹大喊大叫,目光蕴含无限火热,以及几许期待。
    天心羅盤
    “你这个该死的蠢货,竟然如此废物,若自己再聪明些早点阻拦……好吧,既然本官已经许诺过,自然会在你渡劫时,好好的招待一番,嘿!”
    呼啦啦……!
    漫天暴雨倾盆惹下,周围黑云迅速压来,填满这片天宇,界面法则终于扑到,对着现场一片狂轰乱劈,几如雷海再现。
    ‘狗东西,所谓界面法则,也是欺软怕硬的辣鸡!啐!’
    鄙夷的呸了一口唾液,陆寒无视嘈杂和紊乱,转身向海王岛核心遁去,但他的脸色,逐渐喜笑颜开,一抹阴谋得逞的满足。
    此刻,还未见到李霄然和白眉大师出现,那个金鲤王同样没有冒泡,死灵界的法咒,的确对生灵伤害甚大,还是恢复缓慢的那种。
    他自然听出那位监察官盛怒下的许诺,将‘好好招待’四个字压的很重,里面的歹毒之意,傻子也会胆寒。
    非但不会被照顾,反而成为发泄桶,一旦飞升大劫降临,肯定不死不休。
    没有操控之人,一切阻碍都拦截都威能骤减,被陆寒摧枯拉朽的破除,然后进入最大的巨岛,将护卫那里的几个圣阶打死打残。
    巨岛的巍峨,几乎不亚于天武圣山,但陆寒只想开启七大妖王亲自掌控的那间密室,足足六天后,才有个身影再次凌空,并围着整片岛屿转了一圈,才向西北飘然而去。
    紧接着,就传来海王岛接连坍塌的恐怖异象,数万里内大海轰鸣,所有海浪都像这里猛击,上千丈的海啸凶狠不绝,恍如灭世大潮。
    雪山飛狐
    月余之后,整个人族前沿的海岸,终于再次露出往日全貌,但早已损毁严重,只能推倒重建。
    每个修士并未彻底松懈,他们得到消息,海族各支大军,虽然大半退走,仍旧数目不详的力量,盘踞在千万里外的深海
    因为上面说七大妖王虽然死伤惨重,仍旧没被尽数除去,各族溃逃无数,极为可能卷土重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看来小道消息不可靠啊,哪个混蛋说的妖王尽数死绝,海王岛老巢都沉入海底了,我特么的要揍死他。’
    ‘哈哈!没有机缘登上那里,还不能凭空自我安慰了,随他们去闹腾吧。’
    太昊门大殿,周围戒备森严,负责维护安稳的,竟然是连个副门主,这大殿内,一群渡劫期老怪物,都在侧耳聆听,主座上的年轻人,几乎滔滔不绝,持续讲了两天一夜。
    又是四天后,一间密室内,两个老者满脸惨白,正对着一个青年苦笑着叙述。
    “陆道友,金鲤王不愧为深海巨擘,我们当天莫名晕厥受伤,又几乎同时醒来,那孽畜就开始边打边跑。白眉大师拼着重伤,才和我一起打爆了其肉身,灵婴也只剩半截,他还是逃过陨落之灾。”
    李霄然捶胸顿足,似乎到嘴的美味竟被丢了,而白眉大师自从回来后,一直闭门不出,二人同样起色很差,但他体内的灵婴,总是昏昏欲睡,似乎精元欠缺严重。
    “足矣!金鲤王不会再出现的,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和死掉的区别,只是裹走了自己的不菲财富。至于白眉道友,我会将其恢复如初的,但自此百年内,陆某就要巩固自身,不会再插手玄界诸事,并准备离开这里。”
    “啊——!”
    两人先喜后惊,白眉大师诵了句道号,几乎难以相信,一个青年从出现在此界,到转眼飞身离开,加起来也没二百年。
    但李霄然骇然后,立即想起一件事,外海两大祸患,他们只打垮了最大的,而且扣住海王岛彻底覆灭的消息,只怕人族又要继续安逸懈怠,他们需要持久练兵,安逸中无法强大。
    韋小寶下江南 勁草
    “那三只小兽,我会在飞升前去一趟深海云宫的,他们没有胆量再次兴师,至于其他细枝末节,甚至玄界人族的气运,皆看他们自己了。”
    陆寒给这两人,留了二十瓶太极神丹,外加一本仙界神通,并在三天后,又拿出四瓶仍带着高温的不知名神药,此后就再未现身。
    人族和海族众妖的大战,自此安静了足有十七年,之后的某一天,不知是何原因,又爆发了将尽两年的大规模厮杀,然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拉扯和互相袭扰。
    在鏖战时,每个时辰都很漫长,但随着安稳时光越发宽松,反而感觉荏苒似箭,即便没有闭关,百年岁月仍旧匆匆溜走。
    这期间,好多后起之秀脱颖而出,历经万千凶险,明悟生死道机,纷纷进阶成功,化神以及苍元境界的多如牛毛。
    星辰界
    有被瓶颈卡住,郁郁无法突破的修士,就成群结队跑到外海,寻找大妖一决雌雄,或者就此陨落,或者收获颇丰。
    昔日的落云宗,早没了人影绰绰的热闹局面,这里曾经繁华,曾经不可一世,却快速的跌落进历史。
    现在矗立的,仅剩下几座崭新的云宫,除此之外就是击杀大阵,连防御之类的套路都没有,原本的山门前,坑坑洼洼遍地焦黑,一副凄苦之色。
    但几乎高阶修士都知道,这处方圆千里,都成了固定的渡劫之地,听闻主角是几个凶残的魔物,都可以力战渡劫老祖,他们还只是这里的守卫。
    偶尔出现三男两女,各个容颜惊人,只是境界低微,除了化神便是元婴,加上此前从未见过,无法让强者侧目,都猜测是陆寒新收的俗家天才弟子。。
    云宫西边的山岳,时而魔气滚滚,时而呼啸怒吼,东边则寂静如斯。
    后方的洞府,更是许久未曾出现人影,自从陆寒进去,一道光幕隔断内外,至今已经百年幽幽,就连外边劫云暴雷滚滚,也未见他现身。
    直到有一天,无数片七色彩云,忽然诡异的飘动而来,正将这片大地笼罩,几道雷霆诡异轰响数日,又莫名其妙的散去。
    一个青年,在众目睽睽的好奇注视下,大大咧咧从后方走出,身上淡雾渺渺,似乎还未褪去浩然之气。
    但转眼间,青年气势大变,曾经光华烁烁,法体灵婴闪光,此刻带着几分陈旧古朴,再无修士气息,如同凡间里农家的书生。
    没过多久,茫茫外海的正东方,在天海交接之处,响起轰隆隆巨响,并伴随怒吼惊怒之音。
    三个妖王围着一个青年,按照大阵步伐绕圈,攻击无比凶悍,大阵的阵眼上,除了上万块的高品质灵石在缓缓消耗,竟然以玄天灵宝为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