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02mnb精华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626章 但下次還會相伴-xkwsn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不过小树真的很乖哦,”步美赞扬道,“没有哭,也没有闹。”
    老實人的傳奇人生
    諸天玩家在線 倆菜一湯
    “那凶手是把尸体埋在山里了吗?”柯南追问道。
    “我想应该是,”光彦正色道,“到了山里之后,他搬走那个东西,离开了二十多分钟才回来。”
    “等回来的时候,趁着货车在红绿灯前停下,我们就赶紧带着小树下车了,”步美道,“之后我们就打电话给池哥哥。”
    毛利小五郎顺便给池非迟加了酒,喝了口酒后,问道,“你们知不知道埋尸体的那个地方在哪里?”
    “不知道……”
    光彦、步美、元太齐刷刷摇头。
    “那就有些难办了,”毛利小五郎摸了摸下巴,“就算你们说看到有人杀人,找不到说得过去的依据,也没办法报警啊。”
    “那辆货车的篷布破了洞,我偷偷看了外面,记得路线。”泽田弘树稚声道。
    然后,被无视了……
    “嗯,”毛利兰笑眯眯宽慰,“小树最棒了!”
    泽田弘树:“……”
    他是真的记下了路线!
    柯南也觉得那是小孩子不懂事乱说的,一个一岁半的孩子怎么可能记下单程近90分钟的路线?
    估计是想说看到了商店和大树什么的吧。
    毛利小五郎直接忽略了某个一岁半孩子,问步美三人,“那你们记不记得吵架那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有没有什么线索?”
    “仓田货运!”光彦回想着,“他们提到过这个。”
    “凶手好像称呼另一个人铃木董事。”步美也道。
    元太立刻接话,“他叫凶手是叫仓田社长!”
    一妃沖天
    “我们还记下了那辆货车的车牌号,”光彦又道,“是新宿车牌1015!”
    “今天晚了,明天去那个叫仓田货运的公司问问,”毛利小五郎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舒了一口气,陶醉笑道,“清香爽净,饮后余香,不愧是拿过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一等优胜金质奖的名酒耶!”
    最強殺手系統
    “爸爸,你节制一点啦。”毛利兰无语提醒。
    “我知道!”毛利小五郎吃了块草莓水晶糕,又喝了一大口酒,笑眯眯道,“不过今晚担心了那么久,我要多喝两杯来安抚一下心情啊!这么搭配着吃,感觉真是太棒了!”
    池非迟默默喝了口酒。
    他的毛利老师在喝酒方面,也是‘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下次还会’。
    不到半个小时,毛利小五郎以头锤桌,‘咚’一声,提前退场。
    柯南愣了一下,抬眼看酒瓶。
    三十年的老白汾酒,53度……
    大叔还一口接一口地喝,明天还能去调查吗?
    ……
    翌日。
    废弃大楼前,池非迟带着泽田弘树到的时候,光彦、元太、步美、柯南都已经到了。
    毛利小五郎缺席,理由是:昨天晚上十点多才吃晚饭,再加上喝了不少酒,宿醉、犯困、没精神……
    柯南解释了之后,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池非迟,“毛利叔叔还说,你是他的弟子,带大家调查一下这种小事就交给你了,这是他的名片,如果要找人问事情的话,就告诉别人你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弟子,他的粉丝会很乐意帮忙的。”
    池非迟收好名片,“那个车牌号呢?”
    泽田弘树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
    他不记得这个案子的详情,可以跟着跑跑,就当顺便带泽田弘树玩一趟。
    虽然他不记得剧情的案子估计本身也精彩不到哪里去,但比起那些一开始就索然无味的案子,多少能保留一点期待。
    “毛利叔叔打电话让高木警官帮忙调查过了,”柯南认真了些,“确实是一家叫仓田货运的公司的送货车。”
    “进去看看。”
    池非迟抱起泽田弘树,带着其他孩子进了大楼。
    在步美、光彦、元太所说的案发地点,地上并没有血迹。
    “你们说的就是这里吗?”柯南看了看周围,有一些散乱的货箱,但是都没有血迹。
    “嗯!”步美点头。
    池非迟放下泽田弘树,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喷瓶,在地上喷了点液体,伸手挡了一下外面的光线。
    “池哥哥,你还带了鲁米诺试剂啊……”柯南心里暗自咋舌,池非迟每次做什么都能准备好可能要用到的东西,不愧是多啦A池,而作为一个侦探,他来之前都没想过带这些,羞愧。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又在附近地面上喷洒了不少鲁米诺试剂,看着亮起来的荧光,“看血液溅射情况,是钝物重击头部留下的。”
    “凶手在处理了尸体之后,又回到了这里,清洗了地上的血迹,”柯南看向旁边的纸箱,“还把这些纸箱散乱放在了这里。”
    池非迟站起身,光靠这个,还是没办法报警立案。
    “我来之前调查过,仓田货运就在这附近,”光彦道,“我们干脆过去问问情况好了!”
    池非迟没有反对,带着一群熊孩子去了仓田货运公司。
    ……
    “抱歉,打扰了。”
    坐在前台的两个年轻女孩抬头,看到一个一身简洁的黑色休闲装、神色沉静从容的年轻男人进门走来,立刻站了起来。
    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看得步美三个熊孩子都愣了愣。
    就像在迎接领导视察一样耶……
    柯南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低声调侃,“收敛一点。”
    跟池非迟相处久了,他有些习惯了池非迟身上的压迫感,但他能理解这两个女员工的感受。
    就像他上次住院时,看到池非迟带着灰原哀进门,第一感觉就是‘这两个人不是来探病,是来寻仇的’,这家公司的前台接待突然抬头看到池非迟进门,那种感觉估计比他住院时还要强烈……
    池非迟没有搭理柯南的调侃,将毛利小五郎的名片递给前台妹子,“你好,我是毛利侦探事务所负责人毛利小五郎的弟子,我的老师在调查一起事件,让我来了解一下仓田货运的情况。”
    “啊……你好,”前台妹子接过名片,低头看了看。
    “是那个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吗?”后面长头发妹子也走上前看名片。
    “那个……是不是我们公司出什么事了?”前台妹子一脸担忧。
    池非迟解释,“昨天这几个孩子目击到了一件奇怪的案子……”
    “啊!”光彦指着墙上挂的照片,惊呼出声,“就是这个人!”
    元太也看到那张留着八字胡男人的照片,“池哥哥,这个男人就是凶手!”
    “大姐姐,请问这是你们的老板仓田社长吗?”柯南仰头问道。
    前台妹子点了点头,“没错。”
    “他现在在哪里?”步美急切问道。
    “请快点带我们去找他!”元太也催促着。
    “我们仓田社长都是每天下午才到公司的。”长头发妹子道。
    “啊?要等到下午?”光彦也有些着急,“那样凶手早就逃跑了!”
    池非迟看三个孩子,眼神阻止三个孩子咋咋呼呼,见三个孩子乖乖安静下来之后,才转头问两个女员工,“你们公司有没有叫铃木的人?”
    “有,我们的董事就姓铃木,”前台妹子转身走到照片墙前,指着一张照片,“这是我们公司聚餐时拍下的照片,最左边的就是铃木董事。”
    池非迟看着照片。
    这个公司的员工不多。
    照片上,除了那个姓铃木的董事、仓田社长、这里的两个女员工以外,就只有三个男员工。
    最左边的铃木董事略侧着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手里拿着一支烟,身前矮桌上的烟灰缸里也塞满了烟头,一看就是个老烟枪。
    “你们铃木董事和仓田社长关系怎么样?”
    “虽然他们是一起成立公司的好朋友,但这段时间吵得很厉害,”长发妹子回想着道,“听说是铃木董事想独立出去自己开公司,具体的情况,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上帝之手
    “新宿1015是你们公司货运车的车牌号,对吧?”池非迟又问道。
    “是的!”前台妹子点头。
    “货运车在这里吗?”
    “在,就在后面的车库里。”
    “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
    “好的,请跟我来。”
    事情顺利得不像话。
    柯南心里有些感慨,或许不用打出大叔那个名侦探的旗号,只要池非迟一来,也能这么顺利。
    武嘯陰陽 旱術浮遊
    一进门就被气场压制了啊。
    到了车库,车牌号新宿1015的货车确实停在车库里。
    货箱里散乱放着纸箱,在靠货厢门的地方,确实有一滩红色,不过并不是血液,而是红色油漆。
    “怎么会这样……”元太听柯南说只是油漆,有些不解。
    “池哥哥,可以用鲁米诺试剂检验出血迹反应吧?”光彦期待问池非迟。
    “刚才用完了。”池非迟轻描淡写地说着,走向货车前面。
    “啊……”光彦、元太、步美顿时失望。
    不对!
    柯南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池非迟的用意。
    他明明记得池非迟刚才收起瓶子的时候,他看到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试剂没有用,池非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不知道犯人在哪里!
    如果检验出货车货厢里有血迹,就证明三个孩子的证词很可能是真的,那就可以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但这样一来,就会惊动犯人,让犯人逃走。
    情難自禁 叫我女王大人
    池非迟不对车厢做血迹检验,是基于对少年侦探团证词的完全信任,也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接下来,应该是想办法把不知道躲在哪里的犯人引出来!
    池非迟走到副驾驶座,蹲下看了一下车轮。
    柯南思索着,也跟了上去,看着干净的车轮,低声道,“凶手应该冲洗过车子的车轮和车底。”
    “嗯。”
    池非迟也发现货车车底太干净了些,起身,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
    柯南垫起脚探头看,突然怔了一下,立刻转头看向池非迟。
    池非迟轻轻点头,跟柯南对了一下答案。
    泽田弘树看这两人又玩‘默契行动’,刚想伸手拉池非迟的裤脚,手伸到一半停住,转向柯南的衣角,“柯南哥哥,我也要看~”
    池非迟:“……”
    这是平时恶意卖萌的假小学生,遇到了另一个恶意卖萌的假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