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r3qkq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txt-第436章 太古神體熱推-xn1dx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小說推薦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冥冥中。
    一股力量传递而来,牵引着他。
    【任务:完成。】
    【备注:太古神体拥有者对你的行为很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你竟然无视一位可爱妹子对你的爱意,禽兽不如!!!】
    【奖励:太古神体。】
    【下次降临:十月一号!】
    特殊部门。
    宿舍。
    林凡睁开眼睛,撇过头,看到已经熟睡过去的老张,人参,母鸡,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梦境太长,他怕遗忘老张的模样,想永远将老张的容颜记在心里。
    脖子有些痒。
    抬手摸着。
    软绵绵的。
    摸到一条很丑的围巾,他表情有些变化,这是韩小小给他编织的围巾,没想到跟着回来了。
    “那真的是我自己吗?”
    林凡想着。
    想的很深,想弄清楚所有事情,可是以他的脑容量很难想明白。
    遥远的星空。
    有一颗璀璨的星球,这颗星球表面有许多神奇的光束如同通道似的,连接着星空深处,这是某大族的领地,主星连接着掌控的领域,能够最快的到达各个地方。
    星球内。
    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数不胜数的宫殿建立在山峰上,间隔的山峰有漂浮在空中的台阶相连,在一座主峰中。
    一群气息浑厚的老者焦虑等待着。
    族内天赋最佳的两位公主接受祖辈传承,不知情况如何。
    他们观察着里面的气息波动。
    就在先前那一刻。
    情况发生变化,他们很担心,想着里面不会是出现什么问题了吧,但随后气息平缓下来,让他们松了口气。
    这是韩族禁地,曾经韩族只是一个小族,但在漫长的岁月中,族内有一位无人在意的后辈,在所有人都未在意他的情况下,修成天尊之身,从而横渡难以想象的无尽虚空。
    因此,韩族便将这位老祖的旧宅改成族内禁地。
    因为里面蕴含着这位老祖留下的意志。
    一路官場
    禁地内。
    让老祖担惊受怕的两位公主早就已经苏醒。
    “姐姐,我好像做了个奇奇怪怪的梦。”
    “妹妹,我也是。”
    “这是老祖给我们的历练吗?”
    “应该是的,不过我怎么感觉,在奇怪的梦里,妹妹你好像有点骚呢。”
    “姐姐你好坏,小小才不骚呢,但我感觉梦里的姐姐好像有点笨。”
    “妹妹,你嘴角怎么有血。”
    “啊?”
    ……
    九月一号!
    清晨。
    “啊,睡得好舒服。”
    老张起床伸着懒腰,撇过头,就看到林凡站在窗前,发呆的看着外面,起床穿好衣服,走到林凡身边,没有询问,而是陪伴在身边,一起看着外面的清晨美景。
    “林凡……”
    “嗯?”
    “我感觉你有心事,跟昨天不一样,有种孤独感。”
    “是吗?”
    林凡有些诧异,微笑道:“不是有你们陪伴着我嘛,我没有孤独。”
    被圣上磨了那么久,如果不是他早就已经结束,对于林凡来说,他没想过那梦境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东西跟随着他一起回来。
    不管是谁,只要脑袋稍微正常点。
    就会想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有可怕的阴谋。
    甚至,都会仔细研究得到的‘太古神体’,只有他才会满脸不在乎,甚至都没想起还有这回事情。
    邪物公鸡醒来。
    第一时间盯着人参的裤衩,鸡眼贼明亮。
    拉啊。
    大早上的赶紧给我拉。
    邪物公鸡面部表情很激动,用力过猛,噗通一声,一枚鸡蛋落下,噗通……噗通连续不断,鸡蛋入雨后春笋似的,冒了出来。
    舒坦。
    每天任务完成。
    人参醒来后,习惯性的扣着鼻屎,挖了半天,仅有米粒大小的鼻屎,根须弹指,鼻屎落到地上。
    嗯?
    邪物公鸡看到此物,就跟看到性感妖娆的异性鸡似的,拍拍翅膀,若无其事的走动着,走到鼻屎处,趁着无人关注他的时候……
    哇!
    真香!
    原本安静落在地面的鼻屎,随着邪物公鸡路过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是哪位爱好环境的保护者,将鼻屎收走。
    早餐结束后。
    林凡取下围巾,叠好,站在衣柜前陷入沉思。
    许久后。
    将围巾放到黑暗的衣柜里,随着关门,衣柜逐渐变黑。
    啪!
    “我们出去吧。”林凡说道。
    “去哪?”老张好奇的问道。
    “去找我老婆。”
    “找你老婆干嘛?”
    “要钱。”
    “哦!”
    从部门出去的时候,有几道目光从远方袭来。
    異界歸來 魚丸
    刘影喜欢带着人参去洗澡。
    还有一道目光就是林道明。
    修眼神功
    身为茅山高人的他,不屑跟刘海蟾一般见识,你修你的道家法门去吧,我捡我的屎,谁都别拦着谁,看谁能笑到最后。
    “奇怪,总有家伙惦记着我。”
    無限開掛
    骑在邪物公鸡身上的人参寻找目光来源。
    没看到。
    路过的人都很普通,没有那种穿透性极强的目光。
    没有多想。
    拎着绳子,策鸡奔腾,稳当的走,不要动来动去。
    酒店。
    慕青喝着早茶,看着外面的风景,从未有过现在这样的轻松。
    曾经,暗影会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
    就在她想着这些事情时。
    门外传来敲门声。
    慕青起身,透过猫眼,咦……这么早过来干嘛的?
    开门。
    “老婆,我好想你。”
    刚打开门,林凡就抱着慕青,举动有些果断,慕青惊呆在原地,双手不知往哪里放,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她的情况就像是被强行安插上了一个身份。
    林凡的老婆。
    不过女人嘛……都喜欢宽厚有力的肩膀,她对林凡的感觉还很不错。
    “你想我吗?”
    很久没有看到,真的很想念。
    田園小酒師 藍牛
    虽说慕青跟林凡之间没有说经常见面,但接触的这段时间,她知道林凡是什么样的人,为人很好,就是有时看起来好像有点呆呆的,真的很可爱。
    人参感叹着,“该死的狗粮啊。”
    如此新鲜的词对人参来说一点不陌生,看来学到不少现代社会知识。
    林凡松开慕青,摊手道:“老婆,我想要点钱。”
    “啊?”慕青被林凡这番操作搞的有点懵,不是舍不得给,而是她没有想到林凡大早上就找她来要钱。
    林凡有些拘谨,就跟原生态家庭似的,金钱都在女方那里保管,男人看似凶狠,霸道,说到喝酒,霸气侧漏,说到夜不归宿时,霸气侧漏。
    可是一旦谈到钱就原形毕露,畏畏缩缩,只敢在不谈钱的时候,重拳出击。
    “我没准备乱用,就是最近我喜欢钓鱼,我想买几副鱼竿。”
    夏離歌的快穿人生 火蘊離愁
    林凡解释着。
    老张好奇的看着,啥时候学会钓鱼的,都没有看到,但听说钓鱼是件很有意思的活动,老张很期待。
    慕青是位有钱人。
    当红巨星。
    身价比不上小宝,但几个亿还是有的。
    “有手机吗?”慕青问道。
    “有。”
    “有微信吗?”
    “没有。”
    慕青拿过林凡的手机,给他注册账号,随后将她的银行卡绑到微信里。
    “我操作给你看,你要学会,以后买东西,就拿手机支付就好。”
    林凡看的很认真。
    陡然间。
    手腕上的手表被慕青看在眼里,表情微微一惊。
    如果没有眼瞎的话。
    这手表的价格……好像有点小贵。
    许久后。
    “学会了吗?”慕青问道。
    林凡道:“学会了。”
    慕青道:“我卡里的钱还有不少,买贵的可能买不起,但买些鱼竿是没有问题的,这是我的联系,如果有事情,可以给我发信息。”
    “好的,谢谢老婆。”林凡微笑道。
    慕青心中落泪,都还没有感受过爱情的滋味,就被人喊成老婆,以前听到的时候,蛮受惊吓的,而现在已经习以为常。
    喊就喊吧。
    閃婚遊戲:總裁先生輕輕愛 明月生涼
    又不会掉块肉。
    她一直想知道,林凡到底是为何要喊她老婆,明明没有见过面,可是身为女人的她,能够感觉的到,林凡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一种感情。
    直白点……
    就是爱情。
    “我有话想跟你说。”林凡说道。
    慕青道:“什么话?”
    林凡犹豫着,要不要将小小的事情说出来,可是想来想去,总感觉有些不太好,随后摇头道:
    “没什么,我去买东西。”
    “老婆,再见。”
    慕青诧异的很。
    有些看不懂。
    有什么话可以跟她说,为什么会表现成这样,是哪里有问题,还是说这件事情的影响有点大,想想还是不说的好呢。
    关上门,慕青背靠着门,仰着头,看着天花板,陷入沉思,她不知道被林凡看上是否是一件好事,但她知道,林凡肯定是认准她了。
    “我现在是在包养小白脸吗?”
    慕青自言自语着。
    外面。
    老张羡慕道:“你老婆真好,我真羡慕,都给你钱用呢。”
    “我的也是你的。”林凡说道。
    “啊,是老婆吗?”
    “不是,是钱。”
    “我就说嘛,不可能的。”
    两人闲聊着,聊得话题看似没有什么意思,但两者之间的友情是很深的。
    虽然林凡在梦境中生活了将近两百年的时间。
    性格应该会很孤僻。
    可是跟老张见面后,一切都会变成以前的模样,开启内心,曾经熟悉的林凡就会回来。
    小顾渔具店。
    “老板在吗?”
    林凡站在门口问道。
    站在柜台里的老板是位中年男子,听到声音看向门外。
    眼瞎啊……
    我不是站在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