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g15r2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第一百八十九章 瘋了的克勞奇熱推-7k2rg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威廉离开弗利维教授的办公室后,在礼堂门口碰到了海格。
    海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像极了便秘。
    和弗利维教授的一袭谈话后,威廉也懂了,他连忙道:“我下学年选了保护神奇动物课。”
    海格缓了口气,想要拍拍威廉的肩膀,却被他躲了过去。
    这一巴掌拍下来,不躲的话,肯定要跪在地上。
    “还不错,算你有点良心。”海格气冲冲道。“今年,乔治和弗雷德都没有选我的课。
    这俩坏小子,我白对他们这么好了!以后要是再夜游禁林,我肯定扣他们的分。”
    威廉无奈地笑了笑。
    塞德里克倒是选了海格的课。
    肯定要选啊,他要制作魔杖,必须得对那些神奇动物,有着很好的了解。
    海格每次都带来危险的魔法生物,他薅……上的很开心!
    “秋呢,她六年级会选我的课吗?”
    海格净问些尴尬的问题,威廉只好含糊道:“我也不知道,她没和我说。”
    秋肯定没选啊,这还用说吗?她已经受够了炸尾螺,决定放弃这门课。
    她以前还是很喜欢这门课的,但海格起到了一个很好的劝退效果。
    但又不好明说,秋下学期只能先躲着海格了。
    不止是秋,玛丽埃塔……很多学生都决定不选。他们实在被海格整怕了。
    威廉看着海格的脸色,岔开话题,小声道:
    “你和马克西姆夫人怎么样了?”
    “别提她!”海格怒气冲冲,攥着拳头道:“我不想再看见她了。这辈子都不想。”
    好家伙,威廉直接好家伙。
    之前是谁说想看见马克西姆夫人,看一辈子的那种?
    现在又开始再也不见了?
    希望海格硬气一点,以后不会打脸。
    “走吧,我带你去看些大宝贝,千万别告诉别人。”
    海格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拉着威廉朝外面走去。
    他们顺着草坪来到了魁地奇球场,然后穿过看台间的一道裂口进入了球场。
    魁地奇球场不再平整、光滑,似乎有人在这里砌起了无数道长长的矮墙。
    这些矮墙错综复杂,蜿蜒曲折地伸向四面八方。
    海格得意地拍拍手,指着他的杰作,问道:“我想你大概猜出要在这里要做什么吧?”
    威廉打量着错综复杂地矮墙,猜测道:“迷宫吗?”
    “是的,天才的创意。”海格带着威廉靠近了一些。
    “第三个项目非常简单,三强争霸赛杯就放在迷宫中央,哪位勇士能第一个找到它,就能获得满分。”
    “应该不止是迷宫吧?”威廉快速记着那些道路。
    如果只是迷宫,勇士们肯定能提前搞到迷宫的路线图。那样就太没有难度了。
    龍魂劍士
    穿越時空之抗日獵人 烈陽化海
    “还会有许多障碍。”海格心情好了起来,他欢快地说,“我会提供一大堆小可爱——很温顺的魔法生物。
    还有一些符咒必须解除……”
    很温顺的魔法生物……如果是别人说,威廉脑海里浮现的是独角兽之类的动物。
    既然是海格说,他脑海里出现的则是火龙、炸尾螺……
    海格肯定会施展浑身解数,让这个迷宫变得不那么“危险”。
    海格带着威廉,又四处观察了一会迷宫,两人才离开了操场。
    海格去了城堡内,威廉则一个人坐在黑湖边。
    他魔杖挥动,变出了羽毛笔和羊皮纸,照着刚刚的记忆,快速绘画着迷宫的道路。
    一阵轻微脚步声,威廉余光瞥去,嘴角翘起。
    赫敏悄悄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也不说话。
    她弯下腰,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打量着他在那勾勾画画。
    重臨巔峰之冠軍之路 陌夕月
    赫敏眨了眨眼睛,轻声问道:“是第三个项目吗?看起来像是迷宫。”
    “是啊,海格刚刚告诉我的。要在魁地奇场地,设置一个迷宫,你需要记住路线了。”
    赫敏看了一会,打趣笑道:“我终于发现你不擅长的东西了。”
    好吧,确实歪歪扭扭,威廉称得上一句灵魂画手。
    他停下笔,将赫敏抱在怀里,转身望着黑湖道:
    “应该让安妮来画,她比较擅长这个。”
    “你也可以学啊,这样以后可以给我画肖像。”
    赫敏抬起头,脑袋顶住他的下巴,理所当然道。
    有道理!
    威廉确实该学画画,这样可以给赫敏画肖像。
    就是泰坦尼克号里,杰克给肉丝画的那种!
    威廉嘴角勾起,伸手去抚摸赫敏的下巴,笑眯眯不作声。
    半响,女孩恼怒道:“你摸哪里!”
    威廉愕然低头,讪讪缩回爪子。
    原来是不小心摸到一座小巧山丘了。
    只见赫敏满脸涨红,咬着嘴唇,气喘吁吁。
    这时,身后再次传来脚步声。威廉扭过头去,皱了皱眉头。
    克鲁姆沿着黑湖,慢慢朝两人走来。
    萌妻擒拿酷總裁 檸檬茄子【完結】
    “噶兰杰小姐,我可以跟你说句话吗?”克鲁姆用蹩脚地英语说道。
    赫敏从威廉怀里探出脑袋,微微有些吃惊。
    “可以,没问题。”
    “那你能跟我去那边吗?”
    克鲁姆显然不太想让威廉听到。
    赫敏直接摇摇头道:“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
    “哦,好吧……”克鲁姆犹豫着,脸色阴沉地盯着威廉。
    冰山老公請上鉤 紀風舞
    威廉笑了笑,用下巴蹭了蹭赫敏的头发。
    克鲁姆酝酿着情绪,他犹豫了半天,正想说话,不远处的芦苇荡中出现了异常动静。
    威廉站起身,赫敏也是站起身,第一时间掏出魔杖,警惕地望着前方。
    一个男人突然跌跌撞撞地从芦苇荡中钻了出来。
    威廉眯起眼睛。
    ——巴蒂·克劳奇。
    他看上去在外面漂泊了许多日子,长袍的膝部被撕破了,血迹斑斑,脸上也布满伤痕,胡子拉碴,面容灰白而憔悴。
    聖王
    他的模样很奇特,但最古怪的是他的行为。
    克劳奇先生似乎在跟什么人说话,而这个人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他嘴里不停地嘀嘀咕咕,还打着手势。
    威廉与赫敏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都拎着魔杖,小心地朝克劳奇走去。
    “克劳奇先生,您不是去找卢多了吗?”威廉问道。“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克劳奇先生没有看他,只管对旁边的的芦苇说个不停。
    “……韦瑟比,你办完这件事之后,就派一只猫头鹰给邓布利多送信,确认一下德姆斯特朗参加争霸赛的学生人数,卡卡洛夫捎信说要增加学生……”
    “然后再派只猫头鹰,给马克西姆夫人送信,她可能也要增加学生人数,既然卡卡洛夫的人数增加……”
    “他怎么了?”赫敏警惕道。“好像在和珀西说话。”
    在暑假的时候,克劳奇就一直叫珀西为韦瑟比,双胞胎还用这个称呼,嘲笑过珀西。
    克劳奇先生眼珠突出,如同一个精神病人,直勾勾地瞪着前方,嘴里无声地念叨着。
    然后,他朝旁边踉跄几步,扑通跪倒在地。
    “这不是裁判吗,他怎么了?”克鲁姆也走了过来,他惊慌地低头看着克劳奇。
    “邓布利多!”克劳奇先生大口喘着气说。
    他扑了过来,一把抓住威廉的长袍,但他的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威廉头顶上方。
    “我要……见……邓布利多……”
    “好的。”威廉点点头,“我现在就带你去找他,发生了什么事情,谁袭击你了吗?”
    “我做了……一件……蠢事……”克劳奇喘着气说。
    他看上去完全疯了,眼珠向外突出,滴溜溜地转着,口水顺着下巴滴落。
    “一定要……告诉……邓布利多!”
    “告诉他什么?”赫敏说。
    但克劳奇又陷入发狂的状态,他继续自言自语道:
    “谢谢你,韦瑟比,你办完那件事后,我想喝一杯茶。我妻子和儿子很快就要来了,我们今晚要和福吉夫妇一起去听音乐会。”
    克劳奇似乎弄混了时间,提起了他的妻子和儿子,仿佛他回到了几十年前。
    “你们谁去找邓布利多教授吧,把他叫过来,我在这里盯着。”
    克鲁姆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威廉与赫敏同时翻了个白眼。
    现在离开去叫人,才是傻瓜行为。
    克劳奇行为异常,肯定知道什么。
    他离开后,说不定克劳奇就会被人杀死。
    再说了,叫人哪里还用到亲自去叫……是不是巫师啊?!
    只见威廉魔杖挥动,一只银色的海雕,从魔杖尖端钻了出来。
    它展翅飞翔一圈,朝着校长办公室飞去。
    威廉拿起安全表,准备找些镇定剂,给克劳奇服下。
    一道绿色的光芒,突然阴险地从芦苇荡里射了出来。
    ……
    ……
    (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