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okyy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第七百二十三章 冷漠的美麗鑒賞-68h24

    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小說推薦正常人的夢魘成長記
    精神力受到重创,血统被剥夺,让施全真比身体受到伤害还痛苦。
    但他毕竟是经验丰富的游戏者,意志力非凡。
    虽然仍旧不知道,自己的血统是怎么被从和自己已经无关联的尸体上给剥夺下来的,在现在,暂时不重要了。
    “以为剥夺了我的血统,就能胜过我吗?”忍受着脑中和胸口的痛苦,施全真讥笑:“即便我变弱了,也不代表你比我强。”
    他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红,整个人仿佛全身血液从身上的所有毛孔中被挤出来一样,非常恐怖。
    轰!
    随着皮肤变成暗红色,施全真整个人爆炸开来。
    将楚人封锁的空间都给炸了开来。
    猩红的血雾,飘荡在空中,诡异恐怖。
    施全真原本站立的位置周围五百米内,都被炸出了深达百米的大坑。
    就连那虫洞都在爆炸中收缩消失了。
    只有距离他最近的楚人,仍旧站在原地。
    她的脚下,是直径不到她两肩距离宽度的圆柱形。
    除此之外,她手中施全真原本的尸体,也随着那爆炸连根毛都不剩了,只有一小块尸体身上的衣服布料碎片,仍在手中。
    “不愧是团长级的强者。”楚人的脸色再没有之前的从容了,要挡下这强大的自爆威力,她消耗也不小,不得不动用世界之力。
    丢掉手中的碎布,脸上和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身上属于自己的血液,倒流回伤口中,直到伤口彻底恢复完好。
    世界之力将她包裹住,让周围的血雾都无法靠近。
    这些血雾,她可不敢触碰,否则即便是她,也会死在血雾中的。
    楚人向四周看了一圈,视线范围内,都没有施全真的身影,但她知道,施全真并没有死,或者说再次复活了。
    这种团长级的游戏者,经验丰富,别说是复活的方式了,就算封锁了空间,阻止了那些复活方式,他们也一定有方法复活的。
    楚人冷笑低声自语:“现在是你最虚弱的时候吧,以为躲起来就能安全吗?你始终不清楚,这里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抬高了音量,像是在对周围的人说话:“你以为没有联系,就没有联系了吗?在这里,没有联系,我也能给你建立起联系来,我会再杀你一次,然后将你身上的一切,都给剥夺下来。”她对施全真恨极,要施展自己的所有手段,将那个男人折磨一遍,在这个据点世界里,她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不是无来由的自信。
    在她右手边一公里外,突然出现一个人型,有着六只由光组成的翅膀,悬浮空中,赫然是施全真。
    他给自己兑换了一个天使血统。
    虽然没有经过锻炼,血统力量非常弱,可也比没有血统要好,而且以他的经验,再弱的血统,也能发挥出比没有血统时更强的力量,让自己得以自保甚至杀敌。
    施全真没想只顾着逃跑,而且现在如果不杀是楚人,自己也没法跑掉。
    他只希望,这个世界的世界之主,能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余的游戏者身上,让自己有机会尽快解决掉楚人,再找到机会逃出去。
    这次真是亏大了。
    ……
    当楚人与施全真打起来时,白甜甜三女,也越过了从空中落下的于博书,冲向了那些在世界之力浪潮下,受到重创了的游戏者们。
    “容姐姐,快醒醒!快回来吧!”
    一名容貌秀丽的女游戏者,满脸焦急,向着朝他们冲来的花幼音大喊。
    她是蔷薇花园的人,叫做柳诗雅,是花想容的迷妹,曾经受到过花想容多次的帮助,对她极为崇敬,因此对于花想容突然脱离蔷薇花园,加入一个男人的队伍里完全不能理解,在她看来,花想容是天生的月亮,而于博书只是地上的虫子,就算有点实力,也不过是放屁虫而已,完全配不上花想容。
    哥幾個一起混過的青春 那些習慣
    事实上,在她心目中,虽然知道花想容也有找男人的一天,但她认为,没有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花想容的。
    所以她认为要么是花想容一时鬼迷心窍,中了于博书的花言巧语,要么就是被于博书用某种力量控制住了。
    从经历了刚才的一波世界之力浪潮后,勉强支撑下来的她,更愿意相信是第二种了。
    逆水行周 米糕羊
    作为蔷薇花园中,花想容的迷妹,她自然是知道花幼音这一普通平凡的面目的。
    “诗雅,我们一起全力以赴,只要能伤到想容,以她的力量,就一定能清醒过来的。”
    说话的,是位于柳诗雅右边百米之外,一名叫做费朗的男游戏者。
    他是花想容的追求者,在第一层时,就疯狂的追求花想容,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为此进入无数危险的游戏世界中,冒生命危险赚取积分,只为了付来往于一层各城之间的通行费也在所不惜。
    当他知道花想容只在第一层为蔷薇花园镇场时,他并没有跟随,而是知道那样只不过是单纯的舔狗而已,舔狗是没有未来的,因此,进入了第二层,他知道,花想容早晚有一天会进入第二层的,所以先到第二层等着他,强化自己的力量,让自己能够配得上她。
    可惜的是,花想容确实来第二层了,但却和一个男人有着暧昧不明的关系。
    自己每次去找她,换来的只有礼貌的回应。
    随后,很快就听到她脱离蔷薇花园,与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消息。
    这消息,如晴天霹雳,让他心中痛苦不堪。
    同样的情况,不止他一人。
    作为曾经第一层的最强者,和蔷薇花园的招牌,花想容的爱慕者和粉丝,不止他们。
    这次进来的就有九人,四个迷妹,两个迷男,以及三个爱慕者。
    再見及再愛 慕波
    黑名單上的守護者 獵鷹
    还有很多人都没有进来。
    他们都希望花想容能够回到蔷薇花园去,最少,就算无法阻止花想容,也要将那个迷惑或控制了她的男人给杀死。
    花幼音飞在空中,凭借着的,不是任何技能或血统能力,而是单纯的世界之力,她在最早吸收了那个世界之主后,就已经懂得掌控世界之力了,世界之主更是杀了不少,更别说这个世界的世界之力,属于他们队伍,她作为队员,自然更容易调用。
    楚萝莉的力量,源源不断,于博书之前那次力量海浪,对她来说,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花幼音面带微笑的打了个响指。
    花衣展开,如同戴了个人皮面具一样,平凡的容貌,被美丽的容颜所替换。
    花幼音变成了花想容。
    “你们一起上吧,既然你们敢来,那我会杀死你们的。”
    我不要你可以嗎
    她的表情中,话语中,没有任何犹豫或劝解。
    魔主
    这些自己的爱慕者、追求者,自己的粉丝,在她眼中,就像是陌生人。
    花想容一挥手,地面三公里范围内,无数植物拔地而起,将她面对的游戏者囊括在内。
    各种植物,用各种攻击方式,向这些游戏者进行攻击。
    蒼恒
    武道天尊
    花想容落在了一颗树顶端,面带浅笑。
    在植物林中,她就是女王,任何一株植物,都是她的肢体末端,没有人可以在她的植物中隐藏自己,就算是团长级的游戏者来也是一样。
    “容姐姐!!!”
    一名迷妹周碧儿,大喊着,释放出无尽高温火焰,试图点燃自己周围的植物,这个时候,她顾不得手下留情了。
    上千度的熊熊烈火,却连一颗树叶都没法点燃。
    重生之顛覆大宋 重生武大郎
    一株大树枝干,如同鞭子,将身处火焰中心的周碧儿抽飞了出去,让她准备施展的另外技能被打断。
    花癡皇後 78803838
    然后,几株高达数百米的苍天大树,就像在打羽毛球一样,用修长的树枝,将周碧儿打来打去,让她无法施展技能,也无法使用终端机中的道具。
    至于那熊熊烈火,则被一颗高达六十米的巨大花朵,从花心中喷出的乳白色汁水给浇灭了。
    花想容一抬手,手中出现一把由植物构成的长剑,正好挡住了突然出现在自己右手边,手持一把单手斧朝着自己右手劈来的费朗。
    小巧的单手斧,能够一斧头将地面劈出长达千米深数十米的裂缝,也有如摩西开海那样,将大海短暂分开的力量,可却劈不开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翠绿植物剑。
    花想容美丽的脸蛋,微微向右偏了一下,露出动人的笑容:“我可没有这么容易被人偷袭哦~。”
    随着她的话,费朗赫然发现,在单刃斧被挡住的这一瞬间,自己周围就出现了无数植物,将自己包围住了。
    “想容!!!”
    他发出凄厉的叫喊声,连同那单刃斧,整个人被那些植物缠缚全身,随后,被植物向下方的植物林中拉了下去,如同被魔鬼拉进了深渊地狱一样,只不过,这是一片绿色的地狱。
    “哈,还真是顽强呢。”花想容微微摇摇头,脸露笑容的称赞,这七名游戏者,尽管深处自己的植物地狱,却没有被瞬杀,哪怕他们已经在于博书的一击中被重创,却任然拼命抵抗着。
    甚至不停用各种方式向自己靠近,向自己叫喊,期望通过叫喊,让自己回心转意。
    不过正如之前她向白甜甜所说的那样,她绝不会对这些人手下留情的,他们必须死,这也是她想要让外面那些没能进来的人看到的。
    “那你们就去死吧。”
    花想容的声音很轻,但一阵清风,却将她的话,带向了绿色的地狱中去,清晰的带进那九名游戏者的耳中。
    随着那如清风般轻柔悦耳的声音,绿色地狱立刻狂暴了起来,无所不用其极的向那九名游戏者攻击了过去,不断的消耗他们仅剩的力量。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中,透着冷漠与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