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ymzy4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諸天之從新做人》-第一一三八章 不斷消除的因果相伴-r6jr3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真正的救世主诞生了,恰时,第三次末日审判降临,因果锁链再现,无论是已乘飞船逃到外太空的,或者躲在地底深处,亦或是假死休眠……
    用尽任何方法的人们骇然发现,一切手段在这末日审判中,都完全没有用!
    无论是高官富商还是贩夫走卒,都难逃因果之虫的啃噬。
    没人知道它按照什么规律出现,也没人知道什么样的人能逃过审判。
    人们对因果根本不了解,总结不出相应的规律。
    “不,我不甘心!”
    “饶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为什么?我一辈子没做过坏事,为什么!”
    血海飄仙 白馬銀刀
    世界到处都充满了绝望的嘶吼和恐惧的呐喊。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三次末日审判,让各国秩序彻底瘫痪,高层彻底停止运转,整个世界已陷入一片毫无秩序的混乱,罪恶在滋生,杀戮在盛行,丑态百出。
    “救世主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我们?”有人在绝望呐喊。
    “只有救世主能救我们,他到底在哪里?”
    人们在绝望中奔走。
    与此同时,在吐蕃高原的许三多明悟了自己的使命。
    “我必须造一艘大船,然后把所有幸存下来的三岁以下的婴儿全部带走。”他看向冷锋,对冷锋道。
    婚後相愛:老公離婚請簽字
    “这就是救世主的使命?”冷锋面色一变,问道。
    “对。”许三多点头。
    明日紅顏
    “那除了婴儿以外的其他人呢?”冷锋问道。
    “他们得自救。”许三多道,“能在最后一次末日审判前赶到这里的人,就有希望活下去。”
    “那我们怎么通知所有人?”一边的加拉哈德问道。
    “不要通知。”许三多摇头,“命运会指引应该活下去的人,到达这里的。”
    许三多开始造船,何邪赋予他分辨“净土”的能力,所谓“净土”,就是不曾沾染因果的土地。许三多在冷锋等人的帮助下,将它们提炼出来,并用“净水”和泥巴,做成土坯。
    “你别告诉我们,你要用泥巴做一艘船!”冷锋等人不可置信地问道。
    “这可不是普通的泥巴!”许三多严肃道。
    在第四次末日审判倒数计时开始的时候,整个地球的地壳开始运动,海洋开始咆哮。
    除了因果审判,地球也开始发生各种灾难。
    到处都在地震,到处都在发生海啸、火山喷发、山体滑坡等各种各样的灾难。
    没人敢留在家里等死,所有人都动了起来,他们走上街头,走出城市,寻找生路。
    从这一天起,地震就再也没有停过。
    第三十五天的时候,海洋开始淹没城市,大洪水爆发了,全球人类死伤惨重。
    第三十六天,第四次末日审判准时降临,这一次,所有三岁以下的婴儿,全部被瞬移到了许三多的身边。
    大陆板块在移动,海洋在随意漂流,有些人误打误撞,来到了许三多造船的附近,他们开始留下来帮忙,造船的速度在加快。
    第四十五天的时候,地球人类活下来的已经不足一半了。
    第五十四天,许三多的泥巴船的地基框架打出来了,横切面面积高达十平方公里。
    被泥巴船土坯围起来的地方,任凭外界大地如浪翻滚,里面却风平浪静,这让人们对这个看着十分不靠谱的船终于生出了信心。
    赶来这里的人已经有数万人之多,他们分出三组,一组帮忙造船,一组照顾婴儿,一组负责饮食后勤,收集食物和资源。
    第六十三天,大半个地球已经被毁灭。
    第七十二天,除了大船所在的位置,外界绝大部分地球已经被虚无吞没,太阳已经变得黯淡不堪,月亮也彻底泯灭了。
    此时大船里除了婴儿外,已经聚集了数十万人之多,资源十分紧缺,开始出现争斗和厮杀。
    冷锋和加拉哈德等准救世主开始维持秩序,制定规则。
    第八十一天,地球彻底毁灭,大船外的所有生灵彻底死亡,就连大船里的相当一部分人也被因果之虫彻底吞噬。
    在整个地球都彻底被因果之虫的虫潮淹没之前,这艘泥捏的大船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眼光中隆隆而动,驶向幽深的太空。
    崩崩崩……
    在这些幸存的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无数的因果锁链绷断,缠绕向何邪的三号分身。
    这个世界以主动消除大部分因果为代价,被何邪保留了下来。
    而世界得以延续的因果,则被归于何邪身上。
    何邪任由这些因果加身,细细体悟。
    那艘大船最终会停靠在一颗新的恒星前,变成一块悬浮大陆,大陆上的人,会在新的家园休养生息。
    而这个世界,也会在废墟中重获新生。
    何邪的三号分身被整个世界的因果束缚,不得解脱,不得离去。
    他枷锁缠身,就像是昔日的辰南一样。
    “原来如此……”
    最终,在无数因果之虫啃噬而来之际,何邪崩碎了这具分身。
    極品賭王 死神6635
    但因果锁链未曾失去目标,几乎是同时便跨越时空,准确锁定何邪本尊,牢牢扎根在何邪本尊的身上。
    本尊及时展开十方绝域和禁天源界,将汹涌而来的因果之虫封印进去,然后急忙端坐于虚空,化解这次危机。
    经历了三次因果之旅,何邪已对如何处理自己的因果,有了些许地头绪……
    狂妃逆天,絕品廢材嫡女
    与此同时,何邪的第四分身来到了绣春刀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何邪留下痕迹最多,待过时间最长的世界之一。
    由于何邪的存在,这个世界没有了满清一朝,早了三百年发展资本主义,并且因为何邪的缘故,武功盛行至今。
    在这个世界,何邪留下的因果最多,纠葛最深。
    四号分身没有选择回溯世界,而是在这个世界找到了丁白缨的转世之身,陪她在这个世界的“后大明”时代,又活了一世。
    这一世,何邪的四号分身选择跟丁白缨一起变老,走完了平平淡淡,却充实温馨的一生。
    百年之后,四号分身开始在此世界逆因果,消除自己作为崇祯大帝时对世界的所有影响。
    他化为心狠手辣的野心家,在这个世界掀起腥风血雨,成为和平年代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成了以一己之力改变世界格局的规则破坏者。
    最终,四号分身彻底消除了何邪在此世界留下的因果,全身而退。
    何邪的五号分身来到了夏洛特烦恼的世界,这一次何邪回溯时间,重回过去,以本来身份指引夏洛和徐太浪两个穿越者完成了正确的重生之旅。
    浪子神鷹
    新的旅程和旧日时空的因果纠缠,使得这个世界的因果产生异变畸形,因果劫数提前爆发,因果之虫提前降临。
    何邪本尊降临此世界,和因果之虫大战。
    而此时,本尊的因果也初次爆发了,最终,何邪无奈下只好自我封印,无暇顾及其他分身,开始全力备战因果。
    好在经历了之前几个世界的实验,何邪已经摸索到了自己逆因果的路子。
    為君情醉又何妨
    嫡女狂妃:太子請自重
    再加上他是武道逆修,面对因果的初次爆发,他竟凭借觞能和各种手段,遏制住了因果虫潮,双方陷入僵持对峙。
    但这只是暂时的,因为因果之虫源源不绝,但何邪的精力却不能永不衰竭。
    而且如果何邪想不出其他办法,他就会像是元始天尊和辰南一样,永远枯坐在这里,跟因果之虫作战,直到有一天他精疲力竭,被因果之虫彻底淹没自身……
    在本尊因果爆发的那一瞬间,何邪的其他分身就彻底失去了和本尊之间的感应,但也都明白了本尊所面临的的处境。
    在和因果的大战之中,任何分身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只要何邪的意识还有一丝一缕还存在于世间,因果就绝不会消亡。
    分身们很清楚,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帮本尊赢得这场凶险的战斗。
    而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各种方法逆因果,为本尊感悟因果添砖加瓦。
    何邪的六号分身来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
    在上一世,他在此世界奠基武道基础,以辟邪剑谱入道,剑走偏锋,最终成就剑道独尊。
    一醉沈歡:總裁,你真粗魯 蘇子
    归根到底,他走的还是邪路。
    而这一世,他却打算堂堂正正走出个煌煌大道来。
    而且,为让因果彻底逆转,他封印了自己的所有力量,打算重走一遍林平之的生命路。
    很快,何邪来到了上一世穿越的那个时间节点。
    月夜,密林,一个黑巾蒙面之人,正以剑拄地,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她只露出一双眼,然而这双眼却灵动至极,明亮而清澈。
    “怎么样?动不动得了?”这女人一开口,声如黄莺,清脆悦耳。
    这个时候已经是福威镖局的血案发生之后了。
    福威镖局被破,林震南夫妇被青城派弟子擒获,林平之夜奔逃走,被一直潜伏在城中的岳林姗和劳德诺联手搭救。
    此刻仍未脱离险境。
    上一世,何邪跟岳灵珊就在此地分道扬镳,然后他历尽艰险返回福州城,取了林平之祖传的辟邪剑谱,自宫练剑,走上一条举世皆敌的无敌之路。
    而这一世,何邪不打算这么做了。
    “林公子,我功力不够,虽解了你的穴道,但却不能使你气血立即畅通。”岳灵珊眼带歉意道,“我先去引开追兵,你在此稍歇,不要发出响动,半个时辰后,就能行动自如。”
    眼看岳灵珊就要离去,何邪突然微微一笑,道:“岳姑娘高义,林某感激不尽,只是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姑娘一走,在下孤身一人,一旦遭逢变故,实难幸免,正所谓好人做到底,不如姑娘直接带我脱离险境,免得白费一番心血。”
    岳灵珊怔了半天,心中啧啧称奇,显然没料到面前这个落魄的公子哥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面不改色说出这样一番话。
    但是——很有道理啊……
    “可是我武功低微,若是带着林公子你,只怕……”岳灵珊苦恼道。
    何邪笑道:“无妨,我略通乔装之术,可将你我扮做游方道人。只是有时遇到蟊贼,却少不了姑娘出手。”
    “啊?”岳灵珊有些发愣。
    “姑娘是答应咯?”
    “啊……答应!答应!”
    何邪很快利用天龙八部里学自阿朱的易容术,将自己扮做一个中年道人,而将岳灵珊则扮做自己的道童。
    他此刻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也不会用不合规则的技能,这易容术,倒是可以用的。
    半个小时后,两人大摇大摆向林外走去。
    青城派的人已经封住了山林,两人在走出林子的时候,被十几个青城派弟子挡住了去路。
    岳灵珊下意识一机灵,吓得脸色煞白。何邪回头对她微微一笑,这小姑娘这才心中稍稍安定,然后变有些羞愧,暗恼自己竟还不如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
    “站住,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一个瘦高个的青城弟子站出来喝问道。
    何邪认出此人乃是青城三代弟子于人豪。
    他淡定自若,微微一笑道:“贫道忽悠子,乃清凉山五庄观道人,携小童云游四方,寻仙问道。”
    他一捋颌下三缕长髯,微微挑眉道:“观诸位风采,不像是剪径小贼,不知何故拦我主仆去路?”
    男配的小填房
    于人豪等青城弟子上下打量着何邪和岳灵珊,来自阿朱的易容术,使得他们根本找不到任何熟悉的特征,便放松了警惕。
    再加上何邪气质飘渺,谈吐不俗,又是道人,于人豪自是不愿招惹。
    微微一拱手:“原来是忽悠子道长,在下有礼了,我等是在此围剿一个魔道妖人,不想惊扰了道长,实在抱歉,道长请!”
    说着,于人豪喝令众青城弟子让开一条去路。
    何邪微微一笑,负手带着岳灵珊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出得树林,走远了些,岳灵珊难掩兴奋叫道:“林公子你好本事啊!当着他们的面,他们也认不得我们!”
    何邪呵呵笑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岳灵珊道:“什么大技小技,好用就行,林公子,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往东走,”何邪不假思索道,“我们去找令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