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5oi49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153.現實、僞物與求知者陷阱看書-lsplf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DEN城有一位行走于灵异世界的怪客,看到他倒映的影子之后,那个人就会无故失踪,永远都不会回到这个世界上。
    “网络社区传说吗……”刚刚去警局问候回来的路上,财前晃特意在杉崎曾经跑过的街区停留了一阵。
    那道从玻璃中一闪而过的阴影似乎依然停留在脑海中,给街角带来一丝凉意。
    阴冷的风从背后吹着,深秋的太阳已经被地平线吞没。
    想到之前在警署中的对话,财前晃更加茫然了。
    不知道警方是不是查到了一些线索,自己并没有将那个阴影告知警方,每当话头涌到嗓子眼的时候都会被堵住。
    如鲠在喉大概是用在这里的。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不想将这个线索告知警方呢?
    财前晃不是傻子,如果尽快将那个线索告知警方并且让他们根据线索查下去的话,或许就能得知杉崎先生失踪的真相。
    相反,自己得知了那个线索,拖得越久,那么自己的处境就会跟着变得更加危险,天知道那个阴影会不会盯上自己。
    那个阴影似乎并不是人类,带来的凉意一直都在身边徘徊。
    仔细回想起来,自己在和警方对话的时候就有预感,这些事情是不能告诉警方的,他们没有能力处理……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处理这些事情。
    越是调查,牺牲者就会越多……
    财前晃捂住了脑袋,越是去思考,越容易受到不知名的影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就在附近徘徊。
    “牺牲者?”
    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个词汇?杉崎先生现在的状态只是失踪而已,但是自己却毫无怀疑的下意识将他并入到了死者的名单。
    沿着杉崎当时惊慌失措跑过的路径,财前晃就这样漫无目的走着。
    直到进入某条通向郊区路的小巷中,财前晃才终于停下脚步,转身看了一眼上方的摄像头,沿着摄像头的方向,财前晃看向了那道阴影曾经掠过的窗户。
    窗户上此刻映出了财前晃的脸,深秋的风将自己的脸吹得一片白,显得有些沧桑。
    当初,那道阴影就是从这个地方掠过的吗?它追着杉崎,随后,杉崎就神隐了。
    那究竟是什么?
    这个世界还潜藏着不为人知的角落吗?或者,那些孩子们编造的上不得台面的都市传说都是真的?
    几名靓丽的女中学生说笑着从财前晃的身旁经过,看到举止怪异的财前晃,既惊慌又好奇的打量了一阵,随后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快步离开。
    注意到了自己的行为有些奇怪,财前晃摇了摇头。
    不论如何,这个世界表面还是正常的,虽然还有着未知存在,但是至少大家还能在这个世界愉快的活着就是一种庆幸。
    就在这时,财前晃怀中的决斗盘忽然间响了。
    从怀中掏出决斗盘,看到上面显示的联络信息来自于SOL公司,财前晃不由得皱起眉头。
    经过上一次的事件,财前晃越发看重与妹妹的感情,所以他原本并不打算接。
    但是电话铃声一阵高过一阵,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于是接通了电话。
    “财前部长!请问您在哪?”电话中的声音很焦急。
    “出了什么事情?”财前晃皱着眉头问道,“我现在从警察局出来的路上。”
    “第二个人失踪了!也是我们这边的前员工!”
    “什么?”财前晃一愣。
    寵婚,蓄謀已久
    “是的!他们让我通知您,让您赶快过去……”
    其余的话已经听不清了,财前晃将决斗盘缓缓放下,眼神有些微微发愣。
    这是一场针对SOL公司的袭击吗?像是汉诺骑士那样的攻击者?
    他不知道。
    但至少今天的晚饭,自己的妹妹又要一个人吃了。
    深秋的风更加萧瑟了,仿佛有一道现实看不见的黑影从身旁掠过。
    今年一定是难熬的一秋啊。
    财前晃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
    ……
    “你找到的情报是怎样的?”playmaker遨游在link vrains世界,看向决斗盘,问道。
    “据说是伊格尼斯的目击情报资料,大概……”艾说道。
    “大概?”playmaker的眼中闪过一丝古怪,“怎样的伊格尼斯?”
    “具体情况是怎样的,还不太清楚,”艾看了眼情报,“只是有好几个目击证明而已,至于说是不是,还得过去看过之后才知道。”
    “新的伊格尼斯吗?”playmaker看向远方,前方是一片茂盛无比的森林,脚下却是一片向下的交错铁块构成的台阶。
    错乱的仿佛乱码一般无序排列。
    “风、火、暗……剩下的就是水、光和土了对吧?”
    “是啊。”艾点了点头。
    “剩下的伊格尼斯都是怎样的?”playmaker很快就想到另一个问题,想要与性格古怪的伊格尼斯接触,事先了解一下比较好吧?
    “噫?你在问我对他们的印象吗?”
    來自無限世界的男人 筆行哲
    “是。”
    “让我想想啊……首先是光之伊格尼斯,性格冷静沉着,相当于我们的领队,但他太聪明了,让我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然后是我们的副领队水之伊格尼斯,拥有明辨谎言和真相的能力,所以电子界中既没有谎言也没有阴谋……”
    说到这里,艾的脸上拟人化的表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哎呀,说起来也不是往我自己的脸上贴金啦,水之伊格尼斯超级依赖我的!肯定是对我有意思没错了!”
    好家伙,这又是一个秀口一张就是整个桃园的。
    Playmaker斜眼,“这样啊。”
    艾这个时候说的话要反着来听,水之伊格尼斯超级依赖他?不,估计是他超级依赖水之伊格尼斯,没准把人烦着了,反手就是一拳。
    “剩下的还有炎之伊格尼斯不灵梦和风之伊格尼斯温蒂,你已经见过他们了,嗯还有……啊对了!地之伊格尼斯!一个很稳健很不善言谈的人……”
    说着,艾从一旁捞过某个小身板,“对对对,就像是这样,又高又壮,一身橘色……嗯?嗯!??这不是在这里吗?!地之伊格尼斯!?”
    土橘色的小人悬浮在playmaker和艾面前与他们对视。
    “他就是地之伊格尼斯?”
    “对对对,”艾说道,“就是他!”
    “厄斯。”地之伊格尼斯忽然间说道。
    大陸最強法師
    “哈?”
    “你们可以叫我厄斯,这是我现在的名字。”地之伊格尼斯厄斯说完,转身,一道数据的漩涡出现在空中。
    “跟我来。”厄斯说完,转身进入了漩涡。
    “厄斯啊?这个名字倒是很合适,和我想的如出一辙……喂你等会儿!还没有说完话呢!”艾抬起头就看到厄斯进入了漩涡,从数据中心消失。
    新世紀的德魯伊
    “走了。”playmaker对艾说完,也跳进了漩涡中。
    “一个个都是急性子吗?”
    Playmaker与艾同时跳入了漩涡中。
    就在漩涡从空中消失的时候,几道身影忽然间出现,越过playmaker他们消失的地方,朝着森林的方向飞去。
    数据通道的出口在一片茂盛的森林中张开,厄斯与playmaker的身影相继跳出,随后数据通道关闭。
    “你还真是挑了个好地方啊,厄斯,这里是之前看到的那个森林吗?”艾环顾四周,这片茂盛的森林和温蒂那里的完全不同,有着充足的生气和灵动。
    记忆中水之伊格尼斯貌似也很擅长做这种事情,不愧是厄斯呢。
    “顺便一提我的人类名字是艾。”
    听到这个名字,厄斯转过身来,挠了挠头,“艾?因为你是AI所以就叫艾了吗?原来如此……很合适的名字。”
    春日宴 白鷺成雙
    “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你会理解我的……”说到这里,艾止住了这个话题,“对了,厄斯,你知不知道光之伊格尼斯和水之伊格尼斯在哪?”
    “阿库娅。”
    “?”艾满头问号。
    “是水之伊格尼斯的名字,阿库娅。”
    “啊,原来她也给自己起了一个人类的名字吗?”
    嘯傲天穹 朝歡夕拾
    “不,是我给她起的,”厄斯说道,“今后也请你们用阿库娅这个名字称呼她。”
    “喂喂喂,原来是自说自话……不对!别扯开话题!你知不知道光之伊格尼斯和……阿库娅他们在哪里吗?”
    “他们不在这里。”厄斯摇了摇头说道。
    “我知道……”艾无力的扶额,“和你说话好费力气!”
    Playmaker抬起头看向天空,却发现了异常,环顾四周,没有看到那个主娱乐区的菱体场地。
    “这里不是link vrains主要区域对吗?”
    總裁:億萬契約過期啦!
    “诶?不是刚才那片森林吗?”
    “是……”厄斯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艾感觉火大。
    “这里是我另开辟的一个文件夹,”厄斯回答道,“和link vrains不同。”
    “哦,原来是这样,说起来,你和温蒂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开辟一个其他的世界啊,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知道阿库娅和光之伊格尼斯去哪了吗?”
    艾又重复了一遍,这一次厄斯没再打岔。
    “不知道。”
    三个字顿时消除了艾全身的力气。
    “喂喂喂……我问了三遍,结果你的回答就只有三个字吗?”
    “是九个字。”
    “他们不在这里”和“不知道”两个答案加起来正好九个字。
    “喂!别在这里和我讨论数学问题!你这是在鄙视我的智商吗?”
    “是。”
    艾号被击沉了。
    “厄斯,你出现在这里,是在引我们过来吗?”playmaker打断了艾的抓狂,要让艾说起话来会没完没了。
    话痨伊格尼斯。
    “你们来了,就是在引你们过来。”
    厄斯的话让playmaker和艾同时抬起头来,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同时问道:“什么意思?”
    “我故意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出来,在网络论坛上注明了伊格尼斯的行踪,就是为了引人过来,同时观察一下谁是我的朋友,谁又是我的敌人。”
    “等……等一下等一下!”艾连连摆手,“你的意思是……我们都上了你的当?你就是故意引我们过来的?”
    “是。”
    “为什么?”playmaker奇怪的问道。
    厄斯低下了头,似乎是在一字一句的斟酌,半天之后,才抬起头。
    “因为电子界毁灭的前夜,阿库娅曾经把我叫过去,叮嘱了我一些话,那之后,电子界就毁灭了,阿库娅也跟着失踪了,我觉得这不是巧合。”
    “哈?你的意思不会是……”艾瞪大眼睛,“你是说电子界的毁灭有古怪?”
    “是。”厄斯点头。
    “你不会觉得电子界中出了叛徒吧?”艾说道,“有能力毁灭电子界的,只有我们六个啊?”
    对于艾的疑问,厄斯似乎也陷入了犹豫,但是在纠结一阵之后,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是。”
    “但是我刚刚还在说,电子界是不存在谎言和欺骗的,你这不是打脸吗?而且还有阿库娅在……”
    “所以现在阿库娅失踪了。”厄斯说道。
    “所以,你怀疑阿库娅的失踪和电子界的毁灭有关?”playmaker明白了厄斯在想什么,“你们中的叛徒,在囚禁了阿库娅之后毁灭了电子界?”
    “是。”这一次厄斯的回答没有迟疑。
    的确,很符合逻辑,因为阿库娅的存在所以电子界没有谎言和虚伪,但是如果阿库娅消失了,那么伊格尼斯的背叛就理所当然了。
    所以,厄斯才会塑造出这样的一个世界躲在里面,等待有人找过来?
    等等?一个人?躲在这里?
    “你怀疑我吗?”艾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我怀疑所有人,”厄斯回答道,“所以我在观察,得知了我的情报之后,赶来这里的是我的同伴,还是我的敌人,现在我已经确定的敌人只有SOL公司,他们在大力搜捕我,汉诺骑士还没有出现,然后就是你们。”
    “这还真是一个伤人的说法。”
    “如果是敌人呢?”playmaker问道,“如果你的敌人进入了你的领域,你会怎么办?”
    “如果是敌人的话那就不用担心了,这里是我的领域,这片土地上孕育的一切都是我的同伴。”
    随着厄斯的话音落下,四周那些生机勃勃的树木开始颤抖起来,以艾和playmaker的肉眼就能观察到,那些树木的根须正在深入土壤,并且树干也在不断拔高。
    整片林海都在颤抖着。
    “停停停……”艾满头冷汗,“不用动了不用动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的确很强,而且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林海的颤抖停了下来,树木停止了生长,仿佛又变回了那个寂静的森林。
    但是两人都知道,只要厄斯心中一动,整片森林都会变成他的战士和同伴。
    “呼——”艾长舒一口气,本来想着是来见朋友的,但没想到这里竟然是陷阱啊……
    “对了!以你的迟钝大脑是想不到这么绝妙的主意的吧?”艾忽然间指着厄斯喊道,“这是谁帮你想的?你找到自己的搭档了吗?”
    “是的,我的脑子很迟钝。”
    “诶?”艾愣了一下。
    “但是,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解答你们的疑问。”
    “好的,请讲。”艾压下火气,老实巴交的点头。
    “一个我暂时可以依靠的同伴,”厄斯回答道,“我不信任他,但他替我想的注意至少不会对我造成伤害,并且能为我提供帮助。”
    厄斯不愿意多说,艾也不敢多问,要知道这里是厄斯的陷阱,天知道身边的大树会不会一拳头打下来。
    “你把我们找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playmaker说道。
    “playmaker……”厄斯看向playmaker,忽然间战意十足的说道:“来和我决斗吧!”
    “!!!”
    “阿库娅曾经对我说过,很快,电子界就会分裂,人类和伊格尼斯,我会站在哪一边……我想从你这里知道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