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rndls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逢春 ptt-第220章 脫身讀書-8c0nb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看向冯橙。
    刚刚梁公公就在找冯大姑娘吧,原来是带着冯大姑娘看锦鲤时栽进池子里的。
    至于有没有可能是被冯大姑娘推下去,看热闹的人半点没往这上面想。
    冯大姑娘又不是疯子,把伺候贵妃娘娘的内侍推进水里有什么好处?
    最奇怪的是贵妃娘娘的内侍为何领着冯大姑娘逛御花园?
    看着美貌出众的少女,一些嫔妃暗抽口气,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该不会贵妃娘娘在拙夏园时没有选中冯大姑娘当儿媳,而是想让冯大姑娘进宫替她固宠吧?
    再看苏贵妃总是能令人惊叹的美丽,这么想的人又迟疑了,因而越发好奇内情。
    众人瞩目下,冯橙面色苍白,难掩惊惧:“第一次走在御花园中,什么都看不够,公公介绍我看锦鲤就专注看了,实在没想到公公为了给我挪地方掉进了鱼池子里……”
    小梁子气个半死。
    这小贱人太能装了!
    还有,明明是锦鲤池,锦鲤池,什么鱼池子!
    他觉得嘴里的鱼腥味更重了。
    冯橙对于内侍的憋屈心知肚明,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对着苏贵妃屈了屈膝:“娘娘让我折几枝蔷薇花回去,没想到出了这种事,小女子实在惭愧惶恐……”
    苏贵妃冷眼看着说话的少女。
    三分惊惧三分内疚三分茫然外加一分委屈,要不是在瑶华宫亲眼见过这丫头冷静从容的模样,她还真要被糊弄过去了。
    而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能揭穿对方。
    苏贵妃抬了抬眼皮,神色慵懒,仿佛丝毫不把这点意外放在心上:“是小梁子不够稳重,让冯大姑娘受惊了。”
    冯橙松了口气的模样:“娘娘不怪我就好。”
    “怎么会。”苏贵妃眼波流转,语调轻柔,“本宫瞧着冯大姑娘就喜欢,以后冯大姑娘常进宫陪本宫说说话。来人——”
    從此紂王不早朝 烤魚的魚
    “送冯大姑娘出宫”这句话还没说出来,就听一声喊。
    “皇上驾到——”
    在场之人全都跪了下去。
    老婆老婆,我愛你 妖千千
    苏贵妃作势欲跪,被大步走来的庆春帝一把拉住:“爱妃免礼。”
    苏贵妃直起身来,问出心中疑惑:“皇上怎么过来了?”
    艷驚兩朝:眸傾天下 慕容湮兒
    裝備異界 大水草
    庆春帝笑道:“忙了一阵子出来透口气,朕瞧着这边热闹就过来了。”
    他说着扫一眼跪成一片的人,状似不经意问道:“什么事这么热闹啊?”
    農女醫妻:高冷相公無限寵
    苏贵妃冲着小梁子抬了抬下巴:“这奴才笨手笨脚,没想到连皇上都惊动了,实在该死。”
    小梁子忙磕头:“皇上饶命,娘娘饶命!”
    庆春帝一见落汤鸡般的小梁子,好奇心大起:“究竟怎么了?”
    小梁子看了苏贵妃一眼,见她不吭声,只好简略说了原因。
    假戲真婚 逐雲之巔
    尽管他说时只提了冯橙一句,因为实在没办法一个字不提,庆春帝还是留意到了:“爱妃叫了礼部尚书府的大姑娘进宫?”
    “嗯。”苏贵妃淡淡应了一声。
    庆春帝环视四周:“哪位是冯大姑娘啊?”
    特種近身高手
    头埋得低低的冯橙应道:“臣女在。”
    庆春帝只看到一个脑袋瓜。
    简单活泼的发髻,上面插了一对小小金簪。
    看不到模样,庆春帝越发好奇了,“抬起头让朕瞧瞧”这话险些脱口而出。
    好在他还记得苏贵妃就在一边,默默把话咽了下去。
    可好奇之心没有消。
    “嗯,能入了爱妃的眼,可见是个好的。赏。”庆春帝随口说了句场面话。
    苏贵妃手心都掐疼了。
    皇上在说什么屁话?
    “谢皇上,皇上万岁。”冯橙响亮谢恩。
    “好了,都别跪着了。”
    跪着的人哗啦起身,心道皇上这才想起来叫他们起身,可见在贵妃娘娘面前他们都不算人。
    当然,这种情形嫔妃们都习惯了。
    閑時看雲卷雲舒
    庆春帝想起叫众人起身的原因,还是为了瞧瞧冯大姑娘长什么样。
    他想起来了,皇姐也对冯大姑娘另眼相待。
    冯橙站起来后,庆春帝终于看了个大概,心中只有一个感慨:冯尚书的孙女生得真好。
    “爱妃若是觉得无聊,就常叫冯大姑娘进宫陪你。”
    苏贵妃睨了庆春帝一眼,抬手撩了撩头发:“有皇上常来看妾,妾怎么会无聊呢。”
    趁着二人说话的时候,冯橙用余光打量着庆春帝。
    庆春帝如今四十出头,看起来却只有三十七八岁的模样,儒雅英俊尚未发福,与老头子还扯不上一点关系。
    冯橙暗暗叹口气。
    长得人模人样,却宠出苏贵妃这样的妖妃,难怪遭雷劈。
    苏贵妃突然看过来,淡淡道:“冯大姑娘进宫有一阵子了,家里定然惦记着,早些回去吧。”
    “赏赐的礼物一并带上。”庆春帝跟了一句。
    苏贵妃:“……”
    冯橙带着御赐礼物离开皇宫暂且不提,苏贵妃应付完庆春帝回到瑶华宫,扬手就甩了小梁子一耳光。
    “你怎么办的事?”
    小梁子湿衣裳没换,更不敢喊疼,用见鬼的语气说出真相:“奴婢趁冯大姑娘看鱼时推了,结果没推动,然后冯大姑娘一脚——”
    他伸出一根手指:“只一脚就把奴婢踹进鱼池子里了——”
    填坑吧祭司大人
    呸,锦鲤池!
    苏贵妃听愣了:“你是被冯大姑娘踹进鱼池子的?”
    小梁子张张嘴,没胆纠正,委委屈屈点了头:“是啊,娘娘您说冯大姑娘哪来的这么大力气?”
    他飞进鱼池子时有种感觉,如果冯大姑娘需要,他还能飞得更远。
    苏贵妃被问住了。
    若不是小梁子跟了她多年,办事还算靠谱,她一个字都不会信。
    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轻轻一脚把一名内侍踹进鱼池子?
    那莫非是个妖女?
    还有皇上——想到庆春帝,苏贵妃心一沉。
    不知是不是多心,她觉得皇上对冯大姑娘过于关注了。
    苏贵妃其实从不在乎后宫中那些蠢材,今日却莫名生出危机感。
    是因为冯大姑娘的年轻么?
    她抬手抚上依然光滑柔嫩的脸颊,吩咐道:“镜子。”
    黑道皇女未成年
    琉璃镜中现出女子丰美的容颜。
    苏贵妃仔仔细细检查一番,盯着眼尾处微不可察的细纹许久,沉声道:“拿药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