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iieo精华玄幻小說 我殺了惡龍-第七百四十五章 宴會閲讀-pugdr

    我殺了惡龍
    小說推薦我殺了惡龍
    本来是休息的一天,结果因为一场打雪仗,两姐妹累得不行,第二天继续休息。
    不过第二天她们也不出去钓鱼了,就在花园喝喝茶,看看书,下午的时候在城堡外面建设的新城市走动,去港口看看。
    今天休息的还可以,格雷和艾莎商议,明天带她们去吃美食。
    于是第三天和第四天带着她们在全国各地品尝美食,顺便感受王国的风俗文化。
    第四天下午的时候,卡鲁斯回来了,梅瑞达和贝儿都不在。
    格雷告诉他,暂时不用去四大部落了,什么时候去,格雷会通知他,其他人也不许去。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有这么做,她决定相信小茉莉,相信她为了美酒和巧克力可以拖住梅瑞达,让卡鲁斯按照正常的频率去,不用刻意拖延时间。
    然后递给他一枚金币,告诉他如果去的时候艾莎女王还没离开王国,而梅瑞达又打算回来的话,尽量多带点四大部落的东西回来。
    也不用刻意拖延,出海的时候把金币扔水里就行了。
    卡鲁斯满脸纠结的表示,“陛下,我们能换一个其他的东西吗?金币我舍不得扔。”
    閨暖 安瑾萱
    虽然他现在也算是有钱了,但是勤俭的品质没有丢。
    “少废话,你不会扔在浅水区,然后再捡回来?”格雷对他的不知变通深感失望,这都不知道想,怎么能接受自己交给他的任务呢?
    “是!”卡鲁斯羞愧的低下头,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竟然没有想到。
    第五天,格雷和艾莎商议,带她们去打猎,去森林里猎杀魔兽,来一次野外烧烤。
    结果,这一天就格雷打了头野鹿,艾莎和安娜把这次打猎当成了郊游,开心的骑着马在森林里转动。
    这次郊游很完美,格雷手把手的教艾莎怎么骑马,她以前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当然不会骑马了。
    倒是安娜,虽然不怎么厉害,但是骑着马跑起来还是可以的。
    第六天的晚上,终于到了格雷给她们准备的宴会,侯爵大人和侯爵夫人邀请了许多贵族。
    莫道千年不相思
    “这位,就是遥远的北方国度阿伦黛尔的艾莎女王。”格雷站在艾莎身边,将她介绍给众人。
    “女王陛下!”众人微微行礼,表示尊重。
    喪屍少女的神醫守則 美糖
    “这位是艾莎女王的妹妹,安娜公主。”
    同样,众人再次表示敬意。
    四魂纏枯骨
    “那么,宴会现在开始!”
    随着格雷的宣布,宴会正式开始,城堡里顿时热闹起来。
    巾幗嬌 恕恕
    人们纷纷和自己的女伴开始跳舞,这第一支舞,当然是和女伴一起跳了,而未带女伴的,便是寻找心仪或者看的顺眼的贵族小姐一起跳。
    直到第二支舞的时候,大家才能自由发挥,邀请一些人跳舞。
    所以艾莎的第一支舞毫无疑问的是在格雷手里,安娜接受了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贵族男子的邀请,一起进入舞池。
    一支舞跳完,格雷和艾莎向众人致意,然后格雷邀请了安娜,她也没有拒绝。
    这种场合,就算是她也不会拒绝给格雷面子。
    舞会很热闹,格雷当然没时间一直在这里接受那些贵族小姐的邀请,第二支舞结束之后,便带着艾莎一起来到阳台上,静静地欣赏下面热闹的场景,还有天上绚烂的夜空。
    “你们在这里啊,要吃蛋糕吗?我给你们拿了一点。”
    安娜,专业电灯泡!
    “吃点吧!”格雷叹了口气,接过蛋糕,他怀疑安娜在艾莎身上装定位仪了。
    “那些贵族小姐都在找你呢,你怎么不下去和她们一起跳舞啊?”安娜趴在栏杆上,随口说道。
    “都跳过了!”格雷摇头,都跳过的,除非是里面有特别优秀的,否则他是不会和她们跳第二遍的。
    “跳过了,我怎么没看到?”安娜奇怪,她明明只看到格雷和艾莎还有自己跳,然后就和艾莎上来了。
    “我母亲生日,我父亲生日,我的生日,还有重大节日,一年至少就是四场宴会,当然都一起跳过了。”格雷解释道。
    每一次宴会,都有贵族小姐找他跳舞,他不可能都全拒绝的,总要挑几个跳几支舞,和大家一起开心一下。
    这样就算后面离开了,她们也不会说什么。
    而且,那些贵妇人他是不会答应的,他只和小姐们跳,这大大减少了工作量。
    安娜点头表示明白了,原来是这样,跳过一次就算是跳过了。
    “格雷,我听说你的王国是你抢来的?”安娜安静了一会儿,忽然又好奇道。
    “你怎么知道的?”格雷眯起眼睛,他的好奇心反而比她还重了,这个时候,是谁告诉她自己的王位是抢来的?
    “那个人,听说是什么伯爵之子吧,我没听清,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安娜嘀咕道。
    格雷皱了皱眉,王国内伯爵还有几个,而且对方说是伯爵之子,但也不一定是真的,倒是不好查。
    算了,现在王国蒸蒸日上,人民只怕早就忘了老国王是谁,没必要去花大力气管那跳梁小丑,敢露出来就弄死他。
    鳳駕鸞歸 寸心蘭
    “是啊!”格雷点头承认了。
    “看吧,艾莎,我就说他是个坏人!”安娜警惕的看着他,眼里倒是没多少害怕。
    “我们这几天也看到过王国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很尊敬格雷,也觉得自己过得比以前好很多,就算格雷的王国是抢过来的,那也一定有他的理由。”艾莎坚定地说道。
    “艾莎你没救了!”安娜无语,虽然她也不太信,但是也不会这样毫无理由的就选择信他吧。
    “是你没救了,你走不出城堡了。”格雷对着安娜冷笑一声,讲起自己的故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国王许诺谁救出公主谁就是王国继承人,然后老国王出尔反尔,公主还要动手。
    于是年轻的屠龙勇士决定掀桌,把老国王拉下马,自己当国王的故事。
    “那个国王真可恶!”安娜愤愤不平,有种要把他从地里挖出来打一顿的冲动。
    媽咪誰是我爹地
    “格雷,你做的没错,你现在让王国变得更好,就说明你比他更适合当国王。”艾莎安慰道。
    “好厉害!”等格雷讲到自己平叛,安娜拍着小手,两眼放光,似乎恨不得自己当时在场。
    格雷俯首靠近她耳边,轻轻说道:“我可以帮你推翻艾莎,让你来当女王。”
    安娜噔噔噔后退几步,摆出防御姿态,满脸警惕的看着他,“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什么让我得逞,我是在帮你啊。”格雷一脸你不识好人心的痛心模样。
    但是安娜早看透他了,不就是想让自己当女王,把艾莎接到这边吗?
    门都没有,想看艾莎就去阿伦黛尔,以后艾莎的孩子还是阿伦黛尔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