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hzoxd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第二百三十五章 現在,我想跟你做個交易熱推-o1jw5

    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小說推薦全修真界最奇怪的店鋪
    众修士联合起来发动攻击,摇摇欲坠的阵法自然抵挡不了多久,很快就让阵法里的人类与妖怪都暴露在外界。
    发现这群修士气势汹汹地落下,在场的人类与妖怪都下意识聚在了一起,恐惧地看着这群修士。
    “诸位上仙!你们要找的那些妖怪就在这里!!”
    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
    众人定睛细看,这才发现那群偷跑出去的壮汉就跟在修真者屁股后面,趾高气昂!
    ——很明显,就是他们将此地的位置告诉了周围修真者。
    这些入侵的修真者衣衫相似,看起来应该是同一宗门的人。
    领头的是一位头戴青冠的修士。
    他仔仔细细地打量所有小妖怪,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无法遮掩的贪婪。
    “啧!这里居然真有这么多变异小妖!”
    身旁的一位跟班也忍不住啧啧轻叹:“师兄,这些小妖受法则的影响都拥有了部分人身,现在放在外面可都是价值不菲啊!”
    青冠修士狞笑着点点头:“我当然知道……你们说,这里的变异小妖如此之多,全卖了可以换多少灵石啊?”
    听到这话,有几位修士微微一愣,对视几眼,犹豫开口:“师兄,咱们可是奉长老之命来四周搜寻变异小妖的。”
    话还没说完,青冠修士眼睛一瞪,有些不满。
    “你蠢吗?这里有这么多变异小妖,难道咱们真要都奉给长老们?”
    “啊?师兄,那你的意思是……”
    “你们难道忘了,你们师兄我都已经困在金丹后期百年了!等我卖一些小妖赚多点灵石,突破元婴期的几率岂不是大大增加?”
    青冠修士眼里带着憧憬,继续道:“等我踏入元婴期便能成为咱们凌霄宗的长老!到时候,你们得到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少的。”
    听着青冠修士画出的大饼,原本还想偷偷通风报信的修士也不禁陷入了犹豫之中。
    最后,也没人出声反对。
    发现没人打算传讯给宗门长老们,青冠修士心中大石落下,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猎物们上。
    “上仙……上仙?”
    前夫,你好毒 蘇蘇
    那群偷逃出去的壮汉居然大胆谄媚地凑了过来。
    “那个…您之前答应过我们,一旦我们帮您找到这些妖怪,您就会赠我们黄金万两……”
    “滚。”
    青冠修士根本不搭理这些凡人,毫不犹豫地喊了声滚,灵力一荡将壮汉们击飞。
    凡人哪里抵得住金丹期修士的一击,一个个毫无反抗之力,最终重重落在地上,生死未卜。
    “嗯?”
    北洋梟雄 雨天下雨
    也就是这么一转移注意力,青冠修士蓦然察觉到周身的空气剧烈波动。
    发现白柔全速袭来,他也丝毫不慌,当即从储物袋中摸出一张防御符箓拍在身上
    嘭——!
    白柔双手猛地砸在浮现的土黄色光罩上,却也只是发出一声巨响,光罩连裂缝都没有出现。
    “嗯?这么弱?”
    青冠修士也没想到气势汹汹的白柔居然如此之弱,很快便意识到这个化形大妖是外强中干。
    都不用他亲自出手,身后的弟子们便已经让飞剑射来。
    “白柔大人!!”
    “白柔姐姐!!!”
    白柔眼神坚定地挡在所有凡人和小妖面前,不一会儿便皮开肉绽,白皙的皮肤大片大片地暴露在空气里。
    见白柔瞬间被重伤,被保护的凡人和小妖一个个都焦虑万分,对入侵修士咬牙切齿。
    “啧,你这妖怪倒也有点意思……不如臣服于我,当我的胯下坐骑。”青冠修士看着白柔凸凹有致的身材,不可查觉地吞咽了一下口水。
    他本是抱着调戏的念头说出这句话的,未曾想,白柔居然点了点头,逐渐靠近他。
    “哦?这么刺激?”
    白柔的娇躯带着独特的野性,伴随她婀娜靠近,青冠修士也有些意外。
    腹黑小寶:廢女娘親太搶手
    当然了,他自然不会信这虎妖会如此轻易地投降,防御光罩也没撤下。
    “放过他们所有人,我愿臣服于你。”
    鲜血从伤口不断流出,白柔面无表情,静静地等待青冠修士的回应。
    中國雇傭兵
    ——她已经透支了妖力,不可能持续战斗,只能选择投降。
    青冠修士眼球一转,想都没想:“嗯,我答应你。”
    说罢,他一拍储物袋,搜寻着御兽法器。
    见青冠修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白柔不禁看向生死不知的壮汉们。最终她无奈摇头,瞬间化为虎形真身,燃烧精血,用最后的力量攻击在青冠修士的光罩上。
    这临死一搏终究还是发挥了作用,光罩产生了几条裂缝,可惜依然没能破开防御。
    “孽畜,不识抬举!”
    青冠修士被这突然袭击惹怒了,一掌拍向白柔,完全倾泻出金丹后期的力量。
    白柔全力一击后当然无力抵挡,瞬间被青冠修士击飞,虎身连连撞毁后方的茅屋,最后倒在了那众人修建的庙宇前。
    “不是说了答应你了吗,为何还要殊死一搏?”
    “呵…出尔反尔之人,我又怎会信你……”
    白柔大口大口吐出鲜血,奄奄一息的她,神情终于不再能装成平静,而是彻底被绝望覆盖。
    球之混
    所有被白柔庇护的凡人和小妖彻底崩溃,疯狂跑到白柔身边,眼中都泛起了泪花。
    腹黑皇子妖孽妃 睡笑呆
    “白柔大人……”
    “白柔姐姐……”
    草根職場手記 梅三賤
    一声声呼唤响起在耳畔,白柔意识逐渐模糊,生机也不断逝去。
    她真的太累了。
    独自维持隐藏阵法多日后,她的妖力早已被挥霍一空。阵法被破后她还遭到了反噬,刚才还被攻击至重伤,甚至还燃烧了精血……
    如今,她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生命在鲜血流淌中不断流失。
    “快服下。”
    姜离走进,从袖中掏出一颗治疗丹药,打算喂在白柔口中。
    白柔奄奄一息的声音响起,仿佛是呼唤着最后的希望。
    “大藤啊……”
    “嗯?”
    姜离将丹药放在白柔口中让其服下,这才稳住了白柔的伤势,让她免于一死。
    也就在这时,白柔的话,让他微微一愣。
    “你真的……还要伪装吗?”
    “嗯?”
    一听这话,姜离蓦然睁大眼睛,确实是没反应过来。
    看着白柔此刻坚定的眼神,姜离沉默了许久,这才无奈地开了口:
    “白柔姑娘,你是怎么发现的?”
    偷來的老公
    白柔微微摇头:“我在附近山中修炼了数百年,可从没听说过有一位叫大藤的藤妖。”
    姜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好奇发问:“既然我身份不明,那你为何容我进入此地?”
    白柔看了看小犬妖:“当时是小犬妖带你来的,他天生就能感应到别人的善与恶……要不是他拥有这能力,我也不会允许他自由进出阵法。”
    “原来如此。”
    姜离无奈一笑,倒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份居然早就暴露了。
    白柔强撑着起身:“快……我在这继续拖住他们,你快将小妖怪和凡人都带走……”
    也就在这时,姜离身后传来了那群修士的议论声。
    “这两个妖怪聊啥呢?”
    “简直是目中无人!”
    都市近身兵王 授權
    下一刻,无数飞剑带着凌厉的气势攻来。
    “白柔姑娘,你舍己为人的精神让我觉得伟大……请原谅我之前静观其变、试探你意志的行为。”
    白柔发现无数飞剑射来,当即眉头皱紧,大声提醒姜离:“小心后面!”
    獸人之一方天 伏翼
    可无论白柔怎么提醒,姜离头也不扭,依然微笑地看着她。
    “下面,请允许我做自我介绍。我真名为姜离,真实身份是一位商人。”
    “喂!你快看后……”
    白柔话还没说完,瞳孔便猛地一缩,死死地看着姜离的身后。
    姜离明明头都没有扭过去,但无数射来的飞剑却是诡异地停在半空中,就连那凌厉的气势也一样被凝固起来,一切都仿佛被暂停了!
    “这怎么可能……”白柔失声惊呼。
    下一刻,姜离随意地打了个响指。
    空气开始扭曲,飞剑开始破碎……发起攻击的数十名修士飞剑被毁,瞬间引起反噬而吐出一大口鲜血。
    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姜离的背影,一个个都吓得呆在了原地。
    姜离则眼神深邃,郑重地对已经目瞪口呆的白柔说道。
    “白柔姑娘,现在,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