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7ajuu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三百六十章 覲見讀書-a9nn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丹朱小姐别是憋着一口气要来跟皇帝告状吧。
    那皇帝肯定也趁着这一口气,给丹朱小姐一个教训。
    进忠太监对阿吉摆摆手,阿吉无奈又担忧的向皇城门跑去。
    进忠太监迈进殿内,看到皇帝正和小宫女玩猜拳,见到他进来,小宫女攥着手红着脸退开了。
    如今天下太平,皇帝也终于能随意的玩乐了,进忠太监又是心酸又是欢喜,只当做没看见,上前欢喜道:“陛下,六皇子到了。”
    皇帝呵呵两声:“来就来了呗。”
    楚鱼容说要以六皇子的身份来到皇帝身边,按照皇帝的意思,在京城附近转一转,然后就当从西京来了就好,但楚鱼容竟然回了西京,然后又从西京过来——莫名其妙的,装这个样子做什么。
    进忠太监笑道:“在城门那边停下了,带着兵进城怕惊动太大。”
    皇帝淡淡道:“停下来干吗?想让朕去接他啊,那岂不是更惊动太大?”
    “六殿下这样挺懂事的。”进忠太监笑着宽慰,“比贸然闯进来要好。”
    让大家都知道皇帝接六皇子来了,总好过进了宫皇帝突然把人介绍给其他皇子们要好,毕竟六皇子对大家来说,太陌生了——其他的皇子们也有时间酝酿一下感情。
    皇帝不去接,兄长们总要意思一下。
    皇帝哼了声:“他懂事,朕还不如期盼着陈丹朱能懂事呢。”说着坐起身子来,“太子也好,谁也好,让他们去接吧,朕懒得理他。”
    进忠太监明白,毕竟对皇帝来说,六皇子并不是久不相见儿子,父子两人也刚分别没多久,皇帝懒得去给外人演戏看。
    “朕先处置了陈丹朱。”皇帝说道。
    进忠太监低笑,是哦,处置一个陈丹朱是很费精神的。
    “不知道丹朱小姐又闹什么。”他说道,又想到了刚听到的消息,迟疑一下,“陛下,常家举办宴席,被周侯爷搅散了。”
    皇帝哪里知道常家是谁,尤其是跟周玄一比,更不在意:“搅散就搅散了,肯定是他们哪里做得不对。”
    进忠太监提醒道:“陛下,先前顾家的宴席,因为有陈丹朱参加,被其他人搅和了。”
    皇帝哦了声,想到这件事就兴致勃勃,太好笑了。
    “你说,陈丹朱当时什么表情啊!”他端着茶杯,乐滋滋的说,“太可惜了,朕不能亲眼看到。”
    进忠太监哭笑不得:“陛下,奴婢的意思是——”
    他的话没说完,阿吉在外高声禀告“陛下,丹朱郡主求见。”
    进忠太监便不说了,算了,反正待会儿丹朱小姐肯定要惹陛下,到时候一起说周玄为陈丹朱出头闹事的事,陛下就一起生气吧。
    皇帝淡淡道:“进来吧。”
    听到皇帝的声音,站在殿外的陈丹朱立刻示意阿吉快让开,再看身后,笑眯眯说:“我们快进去。”
    阿吉也看她身后,身后的人似乎是竹林——似乎的意思是,穿的衣服是竹林的,但长得样子不是竹林。
    先前在宫门前,陈丹朱带着这个人跟禁卫理论:“是骁卫,你们看不懂腰牌吗?”
    阿吉看到禁卫们一脸古怪,低着头打量腰牌,再抬头打量这个骁卫——
    阿吉跟着看去,那个骁卫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脸,只看颀长如松的身姿,让人不由眼前发亮——
    “这个兄弟。”那禁卫说,“我们没见过。”
    陈丹朱笑道:“将军送了我十个骁卫,竹林呢是日常在我身边,你们都认得,其他的几个都是暗卫,知道什么叫暗卫吗?就是不能让人认识。”
    禁卫心想,原来暗卫是这个意思啊。
    “竹林生病了不能来,换个骁卫护送我,不行吗?你们这样查我,是不信我,还是不信将军?”
    眼前的女孩子收起了笑,眉眼竖起,似乎生气,但嘴角又扁了扁,似乎哀伤。
    “将军尸骨未寒,你们眼中就已经没有他了——”
    禁卫吓了一跳忙摆手:“郡主,我们可没这个意思!您,您——”
    阿吉听的叹口气,丹朱小姐要在皇城门口一路二闹三上吊了,他上前打断:“陛下有令,传丹朱郡主觐见。”
    陈丹朱哀伤的小脸立刻笑盈盈:“还是阿吉好。”又对那禁卫嘻嘻一笑,“你别生气,你不认识,陛下认识这个骁卫,毕竟是陛下亲自挑选的,陛下见了肯定会高兴的。”
    禁卫看着一会儿哀伤一会儿笑颜如花的女孩子,哪里生得了气,都说丹朱小姐凶,他们这些在皇宫当差的可从未见过丹朱小姐凶巴巴,就算有时候摆出凶巴巴的样子,但怎么看内里都是娇滴滴的,就像家里的姐妹撒娇发脾气——看,这位陛下身边的公公都说了可以进去了,丹朱小姐还不忘对他们安抚一声。
    禁卫板着脸让开路,看着女孩子脚步轻快的过去了。
    这个骁卫被带进宫,阿吉也不太惊讶,以前竹林也常跟着进来,但此时看到陈丹朱要进殿,还要带着骁卫,他忙制止。
    “陛下可没让他进去。”
    以前竹林是进去过,但那是陈丹朱跟贵族小姐们打架,竹林作为从犯被审问。
    重生之軍醫無雙 姚啊遙
    陈丹朱伸手推开他:“阿吉,你不要挡着,我是来给陛下送惊喜的,有好事呢。”
    才怪!阿吉心里喊,但他要伸手挡住丹朱小姐,紧跟在丹朱小姐身后的那个骁卫长腿跨过来:“不得对郡主无礼。”
    不知怎么轻轻一碰,他就蹬蹬退开了——
    这个骁卫,竟然敢在皇帝的殿前出手围护丹朱小姐?这胆子比竹林要大的多啊!
    阿吉只能看着陈丹朱带着骁卫进殿,也不管了,反正一会儿就要被陛下赶出来。
    回鄉小農民
    皇帝坐在龙椅上,看到女孩子快步进来,轻快灵巧,如同一只小鹿,他有些奇怪,陈丹朱竟然不是哭着进来的,不是受了欺负吗?不哭怎么告状?
    先生,求放過
    “陛下。”陈丹朱高兴的道,“臣女——”
    皇帝冷哼一声:“既然是郡主了,宫廷的礼仪一点都不知道吗?”
    陈丹朱忙收起笑端正施礼:“臣女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皇帝将茶杯轻轻晃了晃:“陈丹朱,朕正要找你,你现在是郡主了,应该学学宫廷礼仪,免得失了皇家体面,进忠啊,让少府监安排一下——”
    什么,学礼仪?在宫里?陈丹朱忙忙的唤陛下:“臣女不用,臣女出身贵族,该会的都会,不会丢了陛下的脸面。”
    皇帝板着脸喝道:“你现在这是哪里的贵族礼仪?”
    陈丹朱再次缩回去,又想到什么:“陛下,臣女来是有大事要说的。”
    怎么被陛下抢了话头?
    修仙狂少在校園
    看她的样子,皇帝心里得意,吹了吹茶水往嘴边送,呵了声:“你还有大事呢?”
    陈丹朱连连点头:“有有。”将身后的人拉过来,“陛下,您看我把谁带来了。”
    我的農場在非洲
    谁?皇帝喝着茶看过来,他自然见到陈丹朱带了骁卫进来,只随意的晃了眼,似乎是竹林又似乎不是,不过无所谓了,现在陈丹朱把这个骁卫推过来——
    有什么好看的?
    那一直低着头的骁卫抬起头,展颜一笑。
    他的面容俊美,笑的如璀璨星河,连站在一旁明媚娇艳的女孩子都瞬时黯然了。
    长的,果然是好看。
    皇帝一口茶水喷出来,举着茶杯连声咳嗽。
    进忠太监扑过去惊呼“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