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dui9l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愛下-第五百八十九章 天道饋贈看書-n1jxx

    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諸天武道從武當開始
    刚刚出声的姚简此刻,发表了他的看法。
    姚简道:“大将军,戴先生掘昆仑密道,筑祭坛,所谋划的东西很不简单。”
    他是徐骁六个义子中比较奇怪的一个,出身道门,精于觅龙察砂,总随身带着一本被翻烂的《地理青囊经》,没事就喜欢蹲在地上嘴嚼尝泥土,擅长青囊堪舆觅龙之术。
    对于第一次知道戴道晋打算挖昆仑山密道,姚简极为震惊。
    这些日子若非徐骁用得着他,他几乎还在昆仑山里待着。
    姚简看不透那人的意图,但他知道昆仑山乃龙脉祖地,岂可随意挖之?对方所图谋的东西必然极大。
    龙脉祖地和国运相连,谁知道皇帝在这其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攻略北莽,版图扩大,必然会造成离阳帝国气运流动变化,会不会影响到那人的图谋?
    这些北凉上下不敢赌。
    那人可不是善茬,当年以神通手段陷地为湖,覆灭一城,可是历历在目。
    姚简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众人愈发感觉事情的复杂超出预料。
    大帐内,沉默无声。
    这些日子的大战,众人本就心身俱疲,今日又碰到了一个死局。
    半晌,徐骁才缓缓吐声:“姚简,你回昆仑山,顺便将这封信交给戴先生。”
    他是北凉之主,主意只能他来拿,谁都不敢替他做决定,这关乎这北凉上下无数人的命运。
    姚简领命。
    众人都没有出声。
    李义山见状,眼神闪动,笑道:“世事变化,岂能预料,将来柳暗花明也未可知。而且……若那位先生的谋划成功了,北凉也算薄有功劳,就算皇帝将来要兔死狗烹,想来那位也不会见死不救。”
    徐骁点了点头,“军师说得不错,行了,都下去各自做事去吧。”
    众人退下。
    他们都知道,就算那人护得了北凉一时,护不了一世。
    但他们别无选择。
    ……
    莲花峰。
    所挖掘的密道初始之地,姚简见到了戴道晋。
    戴道晋有些奇怪,朱无视找他何必这么麻烦,要让徐骁代为转达?
    他看完了信,灵神中念头生灭沉浮,理通了里面的弯弯绕。
    姚简见戴道晋看完了信,径自沉吟,没有打扰,站在一旁等待。
    戴道晋扭头看向姚简,笑道:“回去转告徐骁,配合皇帝北伐北莽,一切事情等以后再说。”
    姚简点头,嘴巴张了张,有些欲言又止。
    戴道晋摆手,“回去吧。”
    姚简无奈,只好离开。
    人走后,戴道晋看着手中的信件,面上笑容不改,轻声低语:“好,我倒想看看你想做什么。”
    朱无视如此迫切的要吞灭北莽,和他原本的计划的时间有些出入。传来的信件中的理由,看似都是为了以后计划的顺利进行,但却说服不了戴道晋。
    而且,信中还托他做一件事。
    ……
    入夜。
    一道身影如冯虚御风,穿过北凉营地,掠过河畔,终至北莽军营。
    身影在土坡上刚刚站定,北莽营地中,就有一道人影破空而至,至于其十丈之处。
    拓跋菩萨盯着面前的身影,俊美无铸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袍,仿佛要融于夜色之中。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什么。”
    拓跋菩萨点头,“你要做什么?”
    清冷的月光洒落,戴道晋轻声道:“杀你。”
    拓跋菩萨面色不变,气机开始涌动。
    “砰……”
    一声轻响,戴道晋如一团黑雾消散。
    “轰……”
    一只如白玉般的拳头和一只黑褐色的拳头砸在一起,沛然大力轰然作响,狂猛的劲气四溢,几乎将原本就不高的土坡又削去了一层。
    “轰……轰……”
    一拳接一拳,毫无花哨。
    如此大的响动,不止惊动了北莽大军,甚至北凉的军卒也醒了过来,只以为北莽要夜袭。
    戴道晋体内的血液哗哗作响,如烟霞一般的玄妙气息,在肉身内激荡,映衬的他肉身愈发晶莹通透,带给他无匹的力量。
    拓跋菩萨面色凝重起来,对方极致的速度和力量,实乃其生平仅见。
    “嗤嗤……”
    劲气砸出,激起地面上的土石飞溅,落在周围的北莽军卒身上,其铠甲与纸糊无异。
    北莽将领大声呼喝,命令大军后撤。
    他们也看到了是自家大将军和人争斗。
    另一边,披甲执锐准备迎敌的北凉军也反映过了,还想对面北莽的营地出了问题,遂派出探子查探,才知晓怎么回事。
    徐骁听到手下传来的消息,拓跋菩萨在和一神秘人在争斗,顿时神色微动,和李义山对视了一眼。
    随后,北凉几人潜伏前进,稍稍靠近了北莽营地。
    ……
    戴道晋停下动作,身上黑雾涌动,一股黑暗阴沉的气息扩散开来。
    拓跋菩萨看到这略显熟悉的的气机,顿时想到了每逢战后,战场上的“黑白无常,阴兵借阳道”,若有所思道:“那是你的人。”
    戴道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黑暗的笼罩犹如地狱的一角慢慢展露在这一方天地,他站立其中,银白色的双眸熠熠生辉,恍若魔神窥伺。
    角脉诸天的力量宣泄开来,黑暗笼罩着这方天地,清冷的月华也无法穿透。
    拓跋菩萨也被笼罩在其中。
    “在接我一拳。”拓跋耳边响起低语。
    无形的压力使得拓跋菩萨全身武道气息彻底提升到了顶点,他闭上了双目,尽管元神也被压制,但还是感知到了那人。
    轻飘飘的一拳,递到了他的面前。
    但他却只觉呼吸一滞,元神仿佛都要停转。
    戴道晋面色不变,裹挟着角脉诸天的力量的一拳,他有信心让对方失去反抗之力。
    拓跋菩萨无声怒吼一声,元神大方光华,忍着几乎碎裂的压力,挥出一拳去阻挡。
    “噗……”
    一道身影从黑暗中飞出,砸在地上。
    这道身影踉跄着,试了两次才站起来。
    黑暗褪去隐没在那黑袍人身后,月光重新洒落大地。
    远处的北莽军卒和暗处观看的北凉众人,这才看清那几乎站立不稳的人影,正是威压北莽江湖数十年的军神拓跋菩萨,不由大是震动。
    北莽大军蠢蠢欲动,却又畏惧。
    戴道晋一步踏出,来至拓跋菩萨面前,看着其灰白的脸色,淡淡道:“上路吧。”
    说着,伸出右手,反掌就要拍出。
    “嗡”
    “砰……”
    戴道晋仓促之间,蹬蹬后退了几步,站定之后,眼神眯起,看向前方。
    一道白蒙蒙的光柱,落于拓跋菩萨身上,对方的伤势呼吸间快速回复,并且实力犹在拔高。
    戴道晋抬头,望向那从天而下的光柱,喃喃道:“天道馈赠?”
    眯起的眸子泛起冷意,银色星辉再度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