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1aq3v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唯我正邪之路笔趣-第九百六十六章 一直被忽略的情報分享-imvdj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确实是很重要的情报,只是那忘玄燕口中所言,是否值得信任?”回到造化山庄内的冷初洛对欧阳赤离说道。
    欧阳赤离神情有些严肃,来回不断踱步,直至片刻后才肯定的回答道:
    “应当是真的,这也解释了为何雷怜王能布置出笼罩一个域的隔绝大阵,并且这个大阵如今还在运转,这其中的能量供应,也唯有此才能顺利解决。
    况且,龙王大人可还记得冥域。”
    冷初洛眉头微皱,点了点头,当时初次得到冥域的消息,还是林陌与雷空王刚刚达成合作协定,雷空王所免费附赠的一条消息。
    (部分详情见第六百九十四章。)
    就是冥域中人于金霆域的驻扎地点,但是自己带人前去后,却扑了一个空,虽然通过留下的少部分资料,可以确切推断出冥域这个势力确实存在。
    但之后对方便销声匿迹,直至前些日子自己和林陌切磋时,两人的领域融合才意外发现了那冥域七宫之一,寒水宫·副宫主·水泽贤的踪迹,从而将其抓获。
    可是获得的情报也是少之又少,只因其身上被下了一种特殊的诅咒,无法泄露关于冥域的详细信息。
    听到欧阳赤离无故提到冥域,这让冷初洛突然有了一种猜想:“你的意思是,我当初所调查的那处地点有问题?”
    (部分详情见第六百九十八章。)
    欧阳赤离轻轻扇动手中的朱雀羽扇:“之前冥域的无故出现,以及将目标对准我人界会,本就是让人十分不解。
    若是将所有的线索串联起来,那么这些日子以来金霆域所发生的一切真相,都显而易见。
    知晓金霆域中的那个秘密的,不仅有忘玄燕,还有雷怜王府以及冥域。
    所以这几方势力才会围绕金霆域布局,而我人界会也会无缘无故成为这个靶子。
    其根本只是因为我们占了不该占的地方。
    冥域当初驻扎的那处位置必然就是那个地方的所在,但对方用了一些术法师的手段进行遮掩,并且明面上遗留下那本所谓的日记和一些情报资料,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冥域这个势力上。
    从而忽略了那处地点的特殊之处,只能说因为情报的不对等,加上对方的应急手段极为高明,才会让我们到了今日才察觉到所有的真相。”
    冷初洛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本来觉得冥域的人不过是些老古董,没想到一个个的也挺阴的,也就是因为他们的布置,才让自己走入了误区。
    若是早点发现那处地点,人界会这边就能提前布局,也不会发生今日这般措手不及之事。
    欧阳赤离看到冷初洛的神情,安慰道:“龙王大人不必自责,惯性思维下,再加上龙王大人不修术法,才会忽略了关键之处,一切都情有可原。”
    冷初洛脸色有些难看,虽然知道欧阳赤离是在劝慰自己,但是这话听起来总感觉有些别扭。
    随即转移话题道:“欧阳先生的术法威力倒是不俗,这倒让我有些刮目相看,以欧阳先生的战力应该在人界会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不过那忘玄燕也不错,其实力竟然丝毫不逊于欧阳先生。”
    欧阳赤离此时却苦笑一声:“龙王大人过誉了,而且那忘玄燕不是逊于我,而是远远超越我了。”
    这倒让冷初洛有些不解,毕竟在他看来,两人交手期间,招式威力近乎相仿,所用手段也都差不多,怎么在欧阳赤离口中,自己就成了弱势的一方。
    欧阳赤离见此解释道:“我虽是木火土三修,但最强的还是木系术法,不过有天王大人赠予的朱雀真羽加持,如今的我火系术法最强,再加上木生火,所以我之前所用的招式已经是最强的几招。
    龙王大人,你认为我二人为何突然动手?”
    冷初洛摇了摇头,这点他还真的不知道。
    “只因我二人想通过交手,从而判断出对方的风格,即为布局思路。
    每一个能称之为智者的人,都有自己的习惯,这不代表智者就不变通,只是因为通过自己的棋路打败对手,更能展现自身的智慧。”
    冷初洛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随即认真的点点头,示意欧阳赤离继续说下去。
    “而我的风格就是直来直往,擅以阳谋,见招拆招,正面破局。
    这通过我的术法也能看的出来,侵略如火,出手便是最强招式。
    可是忘玄燕不同,他习惯隐匿,擅长借势,这一次他就是算计各方势力互相厮杀,从而让自己一方彻底跳出这个大泥潭。
    所以他虽然手持魔鸦霜羽,看似对水法有了相当高的加持,这也让所有人以为他最擅长的就是水法。
    可事实恰恰相反,他最擅长的亦是火术,特别是那充满诡异和不详的魔火。
    这也是他的风格,藏拙,永远让人猜不出他最强的一招有多强。
    所以当时那几招的对拼,实则是用己之长攻彼之短,最后的结果却是平分秋色。
    不过无妨,我也得到了想要的情报,智者本就依靠的不是手中的力量。”
    原本冷初洛还目露担忧,听到欧阳赤离自信的言语,也不由松了一口气,随即好奇的看向欧阳赤离。
    欧阳赤离却突然大笑一声:“哈哈,智者之悲,莫过于此。”
    冷初洛黑着一张脸,我特么在这等你解惑,你却卖关子。
    还好欧阳赤离也看到了冷初洛的不爽,当即解释道:“他没有一个好的主上,一个能让其尽展其能之主,所以长久以来他才养成了这种风格。
    只因他在顾忌主上对他的忌惮,虽然如今我们不算是敌人,但以后肯定会对上,仅凭借这点致命的漏洞,他已落后了三子。”
    “那么你不怕引起天王的忌惮吗?”冷初洛突然问道。
    欧阳赤离却没有回答,只是其双目中流露出的信任,已是最好的答案。
    “他本就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冷初洛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叹道。
    也就在这时,冷初洛的铁杆小弟,不对还是师弟,王薄正急急忙忙的带着一个衣衫褴褛之人快步进入大厅。
    此人正是紧赶慢赶,终于回到造化山庄的卢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