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b93l7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txt-第一千零一章 讀書人讀告示-n7qla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谢谢少爷!”
    秀儿清秀的小脸露出欣喜之色。
    方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带着她朝城门的方向走去。
    这津州府城不算大,甚至用不到马车,走路便能到很多地方。
    从方休所在的地方走到城门处仅仅只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秀儿说的没错,城门口的确是贴了一个告示。
    也是有不少的百姓围绕着这个告示,凑着热闹,却是不知道这告示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
    方休上前想要看一看,却是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大冬天的一袭青衫,手拿折扇,轻轻的扇风,明明冻得瑟瑟发抖,却是咬着牙的坚持。
    没错,那站在告示旁边的正式那津州知府的侄儿,赵子平赵公子。
    此时此刻的他就站在这告示的旁边,强撑着看着告示上的内容。
    底下的百姓好奇的问道:“赵公子,赵公子,这告示上到底写的什么?”
    “对啊!赵公子,你是读书人,快点儿给我们读一读呗!”
    赵子平听见百姓们的议论声,本想骂:正在看呢!催什么催!
    可是听见那句,赵公子,你是读书人。
    原先的怨气又是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
    他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着那告示,一字一句的读道:“津州港口,海寇肆虐,今卫所疲敝,屯兵倦怠……”
    读了好长时间,百姓们都是认真的听着。
    赵子平读完后,环顾四周,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视,问道:“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没听明白,这说了半天,到底是啥意思。”
    “好像是有海寇要来了吧。”
    “海寇?津州港不是不闹海寇了吗?怎么突然又有海寇冒出来了?”
    “就是啊!这海寇不会上岸吧,不会到津州府来吧!”
    “英国公不是建立了一个津州卫所吗?那卫所的兵卒都去哪儿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赵子平听了,却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感情自己在这里读了这么半天,每一个人听得懂的,那自己在这里白费什么功夫?
    他看着这些百姓,越发的不耐烦,想要骂人。
    但是,还没有开口,便听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颤声道:“赵公子,这告示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我们都没有读过书,听也听不懂,您是读书人,给我们解释解释呗。”
    读书人……
    赵子平听见这三个字,眼眸一下子亮了。
    自己乃是读书人,读书人便要有读书人的气度,不能跟那些蛮横的武夫一样。
    圣人曾经说过,百姓们就是需要教化的。
    若是这些人都读过书,什么都懂,那还要自己这个读书人做什么呢?
    于是,大声的解释道:“其实没什么内容,很简单,这告示就是说津州港口那边突然冒出了一伙海寇,咱们最近想要出海打渔的,这几天可以歇一歇了。
    还有就是津州卫所的士卒还有军屯的屯兵们,这段时间都是累了,人数也少,在陆地上保护一下大家还成,到海里跟那些海寇搏杀就差了一些,想要各位踊跃的报名,另组建一支剿寇卫队,把那支海寇给打退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颤,却还是咬着牙,不愿意多披上一件大氅。
    与此同时,时不时的还要扇一扇扇子。
    在他的眼里,读书人就该是这样的。
    站在这城门前,有辱他世家公子的身份。
    但是只有在这里,只有面对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户们,他作为读书人的优越感才能体现。
    其他的地方,无论是勾栏,还是青楼,亦或者是酒楼。
    其他的人也都是读书人,而且还有吟诗作对,他就比不上了……
    他一个人站在台上,洋洋得意,自己乃是一个读书人。
    台下的人却是因为这则告示,陷入了议论中。
    “什么?还真的有海寇了?”
    “听赵公子的意思,这海寇还挺厉害的,卫所的兵卒加上军屯的屯兵们都是打不过,要咱们有什么用?”
    “对啊!就是,咱们种种地还行,让咱们去打仗,那还不如去京都府做工呢!”
    “听说现在在京都府修路,一个月能领三两银子呢!比打渔挣得银子可是多的多。”
    “实话实说,我要是年轻一些,我一定去京都府修路去!”
    “谁不是呢……”
    “那海寇来就来吧,只要别打到津州府就城,实在不行,咱们就到京都府去谋个生路,总归是不能饿死…..”
    方休站在人群之中,听着众人的议论声,眸光沉沉。
    这知府发布这个告示,出乎他的意料。
    这百姓们议论的声音,更是如此。
    他从没有想过,这些百姓对于从戎竟是厌恶到了这般的地步。
    他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这个时候,那赵公子却好似发现了什么,眼眸忽然一亮,朝方休这边走了过来。
    “嘿,小子,你不就是昨天在城门口堵着本公子路的人吗?怎么,今个儿没带上你的那些护卫!”
    方休抬眸,看了赵子平一眼,没好气的道:“老子心情不好,别招惹老子……”
    “……”
    赵子平听见这话,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
    随即,面露怒色,瞪着方休,怒道:“本公子乃是读书人,你知不知道侮辱读书人,该当何罪?”
    秀儿站在自家少爷的身旁,上下打量了赵子平一眼,清秀的小脸十分不屑的道:“就你也算是读书人,别说是我家公子,你怕是都不如我。
    也就只有在这里,面对这些不认识字的百姓们,能勉强算是半个读书人,在其他的地方,你也算是个读书人吗?”
    秀儿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人对自己少爷态度不好。
    这赵公子昨天的时候就针对自家少爷,少爷没找他的麻烦,没有想到他今天又凑了过来。
    赵子平听见这话,眼眸之中迸发出怒火,瞪着秀儿,没好气的道:“你一个女子懂个……”
    本想骂人,想起自己乃是读书人,后面那个字又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道:“懂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