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

    vjpz3优美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35.不治,幕後,魏洲,業力拼鬥(第二更-6186字)讀書-72a2e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南露城,入夜。
    客栈,厢房。
    夏极凝视着小苏,她开始变得嗜睡,额头也滚烫,时不时还会重重咳嗽几声。
    她体内的恢复能力无比强大,但所有的力量却如被囚禁住了,而使得她仅仅拥有着十三境强者的恢复力,却没有其他力量。
    但这恢复力却如毒药。
    恢复力越强,她伤势就越重。
    吃补药等于吃毒药,吃毒药还是吃毒药…
    数十年前,她之所以还能维持清醒,大概是因为身体没有恢复,可去到万剑宗,用灵气恢复了身体后,反倒是伤势恶化了。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
    小苏又是被什么样的人袭击了?
    夏极看了一眼东方,隐约觉得此去可能是腥风血雨。
    但这又有何妨?
    他正想着的时候,颤着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是不是快死啦?”
    夏极柔声道:“没有,别乱想。”
    “齐愚,我的头好疼,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不怕死,但我怕记不起来那个人是谁。”
    夏极道:“那在记起来之前,不可以放弃希望。”
    说着,他又轻轻为她拉上被子,舒服的被单轻轻遮过了她的下巴,
    她重重喘着气,猛然小小的躯体一弹,如煮熟的虾子弓了起来,趴在了床边,发出一串儿剧烈的咳嗽。
    她好似要把肺都咳出来了,
    而几滴血红咳落到灰色地面上,如深冬红梅,刺目惊心。
    夏极能够医死人肉白骨,
    但这段时间,无论是白凰之火,还是以善业提升命格,他都试过了。
    没用。
    相反,白凰之火就如真正的火焰,会让小苏痛不欲生。
    善业则是完全没有反应。
    显然,这是一股强于他,或者强于这个层次的力量。
    那么,这究竟是老祖,还是其他什么人?
    忽然,小苏哭了起来,她扑到夏极怀里,“齐愚齐愚,我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泪水大滴大滴地落在夏极的怀里,湿了他的衣服。
    而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给她最简单的安慰,最简单的怀抱。
    这哭声让他心神慢慢摇曳起来。
    就如一点火焰,开始升腾。
    小苏紧紧揪着他的衣衫,身子战栗着,不时地又咳嗽着。
    如是这浩瀚宇宙里的一朵娇弱的花,快要枯萎了。
    夏极看着窗外的静夜。
    今天是第二天了,若是明早破天门还没有反应,那自己就直接过去了,毕竟那两人去往了何处他是知道的。


    此时。
    另一个黑暗的区域。
    高坐上位的一个男子静静倾听着破天门的汇报。
    汇报是关于昨日早晨南露城天地异象的。
    他听完之后,又细细问了几个问题,还让那去了现场的破天门弟子也出来说清楚。
    这位副门主在破天门敢嚣张,但在此处可不敢放肆,毕竟眼前这位可是半天山以南东域的最强者之一了,而破天门不过是他的诸多附庸之一。
    而他办事显然也有些眼头见识,早就让那两名弟子跟着来了,此时便是召了他们进来,让他们如实细说。
    上位的男子问清楚了描述,便是手指交叉着,陷入了思索。
    良久,他喃喃道:“你们回破天门,此事后续听我安排。”
    “是…”
    在这几人他离开后,那男子便是拍了拍手,然后侧头对着黑暗里幽幽道:“你不是正要回魏洲么?我既脱不开身,便是让此人随你一同吧。”
    黑暗里,一个轻柔的女声传来,“我怕他不行。”
    “口含天宪,言出法随,这等神通想来很可能就是这些年北地传的神乎其神的先生了。
    那《天宪》我看过,若此人精通此等法门,随你返回,至少护你当是无碍。”
    “护我?”那轻柔女声发出叹息,“除却你陪我一同,我才有信心能活着。”
    男子道:“我若一走,这南方的平衡就打破了,何况如今新劫已生,而这一次的劫妖却诡异无比…我甚至怀疑…”
    他说到“怀疑”两字时,忽地扭头看了看四周,好似黑暗里藏着邪恶的鬼怪似的。
    他后面的话没说,而是稍稍顿了顿,改口道:“不说这个,你若不放心,明早你随我一起去试一试那人。
    要知道,你若现在不走,今后怕是也离不开云洲了,因为这里很快也会乱了。”
    那轻柔女声道:“再乱也不会比魏洲乱。”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根本不明白那些人。
    那些人比劫妖还可怕,还恶毒。
    劫妖杀人是奉劫而行,而那些人杀人却是随心所欲,他们…不是人!都是一群畜生!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冒死逃来西方这小小的云洲吗?
    你知道理由吗?
    你若是知道,怕是会…”
    女子说着,忽地激动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她眼前如是出现了尸山血海,还有那站在骸骨顶端张狂大笑的人影。
    她忽地开始重重的喘气,如陷入噩梦之中。
    男子爆喝一声:“方初雨!!”
    三个字带着雄浑力量,如同阳光普照,顿时让女子心底阴寒淡了淡,从而平静了下来。
    然,她全身衣衫已经湿透了。
    “对不起,元宗主。”
    “无妨,明日你随我一起去吧,若是那男人可以,你随他一同走吧。”
    “元宗主…我…”
    “不必多说,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道路,都有着自己必须要去的地方。
    若是同路我们便一起,若是不同路,便相伴这一程就足够了,而无需成为道侣。
    山顶的风景未必比山脚的差,而我们需要攀登的是不同的山,不是么?”
    女子笑了笑,道了声:“谢谢。”


    次日早晨。
    小苏还在睡着,只有在梦里,她才会短暂地不咳嗽。
    夏极坐在窗前,桌上有着小二送来的八宝粥。
    对,自从前后之后,送来的免费粥就升级了。
    他泡了杯茶,从储物空间随意抓了本书,便是借着从窗户斜落下来的光,看了起来,习惯了。
    街市上逐渐地热闹了起来,而忽然,厢房门扉处传来敲门声。
    夏极放下书,打开门。
    门外站着两人。
    一男一女。
    男人裹了身金色战袍,板寸头,双目有神,唇角平开,有一丝不令人讨厌的上翘弧度,透着自信、沉稳以及威严。
    女子却是白绸衣,青纱系带箍出盈盈一握的细腰,肌肤水灵,长发如墨,笔直地垂落,脸庞算得上是顶尖的那一类,你便是在一座城市走上七天七夜,也绝对找不出一个能比得上她的。
    男子自报家门:“元青,为渡天门海往魏洲的事而来。”
    然后指了指女子道:“这位是方初雨,她本就是魏洲人。”
    夏极道:“齐愚,从云洲北地来。”
    简单的介绍后,夏极便是道:“进来坐吧。”
    他引着两人便是走入了厢房,与床榻隔着一扇锦绣屏风,坐在了圆桌前。
    方初雨知道自己这张脸对男人有什么样的吸引力,此时见到这男人只是瞥了一眼,便不再看,而那一眼里没有惊艳没有任何情绪,就如是看着普通人似的,心底便是生起了些好感,她现在就怕这张脸给她惹麻烦了。
    元青眼睛撇了撇屏风方向,问道:“尊夫人病了吗?”
    夏极了道声:“不是我夫人,只不过病了,我需要带她去魏洲寻找病根。”
    元青识人也有几分本事,早在一进来时便是嗅到屋内清清爽爽,而没有半点男女欢喜后的气味,而这男子双瞳更是清明干净,内藏日月星河,加上几句话一说,他便是明白眼前这人是什么样的人物了。
    何况,齐愚之名,他也是知道的,这就是那传法天下的先生,如今更被北地那些学了《天宪》的人尊称为大先生。
    虽然此举对所有宗门都不友好,但好歹仙凡之路的“火种”还被抓紧在宗门手中,并未动摇制度的根本,加上时间久了,他也不会刻意为此事而寻麻烦。
    既然如此…
    元青开门见山,也不绕弯地直接道:“大先生想过天门海没有问题。
    破天门是我下属的一个势力。
    而我们也是机缘巧合发现的这个秘密航道,这航道少有海妖袭击,只不过超凡者却依然会做噩梦,在梦里遇到劫妖。
    这条秘密航道上的噩梦劫妖虽然没有其他地方那么可怕,但却也胜过陆地不知多少倍,我虽早就听闻大先生之名,却还是想试一试手。
    除此之外,元青还希望大先生可以帮一个忙。”
    夏极瞥了一眼方初雨,转回目光淡淡道:“她是逃来西方的吗?”
    元青一愣,笑道:“大先生果然不是常人,确实如此。”
    夏极道:“我不过渡海,你却要让我卷入别人的因果里,这对等吗?”
    元青道:“常常听人说大先生教人向善,诲人不倦,却也嫉恶如仇,那么有关方姑娘的事,便让她细细说给你听,
    若是你听了,觉得愿意帮忙,那便帮。
    若是不愿帮忙…那只需胜过元青,
    元青依然会在过几日的船舶东渡时,为大先生安排上好船舱。”
    夏极忽道:“破天门做的是奴隶生意吧?”
    元青道:“此事我不辩解,但其中是非,大先生去到了破天门,便自是知晓,世上善恶难分,元某自问无愧于心。”
    夏极道了声“好”,于是便看向方初雨道:“还请方姑娘把事情原委说给我听吧。”
    元青起身道:“我去外面走走…”
    方初雨道:“元宗主,不必了,这些事本也该直接说给你听了。”
    说罢…
    她便是娓娓道来。
    魏洲与云洲不同,地域更辽阔了。
    而那片土地上有妖怪,有僧人,有宗门,有凡间王朝,这比云洲的形式更复杂了。
    也许正因为这样,魏洲宗门对凡间王朝的打压没有云洲这边狠。
    凡间王朝也很自觉地帮宗门办事,而宗门也世外清修。
    妖怪与僧人之间的杀伐倒是从没断过,妖怪化形变了人,这心性一关过不去,需得去人间走一遭。
    但妖怪哪里知道多少人间法度,更多是凭着自己喜厌做事,个中还有一些极端的妖怪,更是惹了祸事。
    所以,僧人便是四处镇压,降妖伏魔。
    方初雨是魏洲一个正道大宗门的圣姑。
    本来相安无事。
    但百余年前,魏洲忽然出现了一批人,这些人实力古怪而且强大,有许多力量甚至是这个世界所有没有的。
    最关键的是,这批人肆无忌惮,行为处事没有半点顾忌,也不讲半点规矩。
    大抵就是不管佛妖宗门还是凡人王朝,但凡看上了谁,就帮这个谁杀了她的敌人,
    不仅杀,而且还动辄屠城灭宗,
    从上到下,从老到小,无论男女,鸡犬不留。
    手段之残忍,便是妖魔也是瞠目结舌。
    于是,天下彻底乱套了。
    其中各种匪夷所思的恶心,令人发指,无法穷尽。
    最关键的是,这一批人他们从来都觉得自己是无辜的。
    他们杀起人来,理所当然,
    而你若是不给他去杀,那么你就是邪恶的。
    你若是没有立刻自杀,他便会灭你满门。
    方初雨就是遇到了这批人里的一个少年。
    那是她在山中历练时无意遇到的一个少年。
    她发现那少年时,少年受了重伤,于是她好心的为那少年疗伤,甚至还为他解答了许多问题。
    本以为这是一个善行。
    但如果再来一次,方初雨保证绝不会救他,而是会直接一剑杀了他。
    之后,那少年找到了她,问这问那的,她也一一帮忙,而有时候少年也会从山下买些凡间的吃食,说是请教问题的回报。
    方初雨怕伤了这少年的自尊,何况这些吃食也大多是便宜的东西,便都一一吃了,毕竟宗门之中投桃报李的事很正常。
    再后来,忽然有一天,那少年忽然说要娶她。
    方初雨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她告诉那少年,自己是宗门圣姑,宗门对自己期待很高,此时需要潜心修炼,没有想过寻找道侣。
    那少年便是让她别做圣姑了,让她叛出宗门。
    方初雨直接回绝了。
    那少年便是露出阴厉之色,当时却也没多说。
    几年后,方初雨有一次与另一个宗门的师兄外出历练,恰好在城中遇到那少年。
    那少年神色冰冷,忽然大声质问她“为什么要背叛他”。
    方初雨莫名其妙。
    然后那少年又厉声问她“知不知道他为了这份感情付出了多少”。
    方初雨更是瞠目结舌,她绞尽脑汁,却想不清楚这少年到底付出了啥。
    也许是他给自己买了点吃的?
    何况,这是啥感情?
    那少年忽然就愤怒了,开始疯狂地骂她,又说“你给我的耻辱,我会百倍千倍的奉还”。
    于是,他爆发出了匪夷所思的力量,直接杀了她身边的师兄,然后一怒之下,屠了她历练的那座宗门的下属城市,杀人如麻,然后还说“这是你逼我的”。
    方初雨急忙逃离。
    但这还是噩梦的开始。
    然后,那少年屠灭了之前那宗门师兄所在的宗门,之后还扬言“这只是刚刚开始,一年后他会亲赴风晴宗报仇雪恨,让当年看不起他的人付出代价”。
    方初雨所在的宗门是风晴宗。
    宗主知道这事后,便是让她逃跑,同时对外宣布将她驱逐出门。
    但是…
    那少年还是去了风晴宗。
    然后,杀了对她恩重如山的宗主,之后自己扶持了一个,然后开始四处寻她。
    她四处逃跑,机缘巧合之下坐船来到了云洲。
    但风晴宗里还有不少她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她的亲人,她不能一走了之,便是想着在云洲寻找一位强大的帮手,一同返回,未必是要杀死那人,但至少希望可以护佑自身周全,可以救出几个亲友。
    这般一寻便是五十年,本是希望元青与她一同去魏洲,但元青牵扯势力极多,无法脱身,所以这才希望能与夏极一同。
    夏极听了之后也是大概明白了。
    他问:“那些人的力量是什么样的呢?”
    方初雨道:“很奇怪,有的人明明境界不高,但却能爆发出极强的力量,但那种力量却又似乎是一次性的,因为那人施展过一次后,之后便不会再用了。
    而力量的方式也千奇百怪,就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一样,有的能直接让人晕眩,有的能一个看似平平无奇的人忽然变得极强,还有的能让疗伤变成损害,还有的会让人一直处于虚弱状态,无论怎么防范也防不住。”
    夏极忽道:“等等,疗伤变成损害是什么?”
    方初雨想了想道:“如果是普通人受了那伤害,顶多只是虚弱,而若是超凡者受了那损伤,强大的恢复力会折磨着超凡者,让超凡者在痛苦与绝望里慢慢地死去。”
    夏极奇道:“这力量如此强大?”
    方初雨露出回忆之色道:“我虽只是听说,但见过那人用的力量…
    许多力量,就好似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借用了某个存在的。
    之后,许多人便是这么理解。
    若是他自己的力量,也许还能破开,但那个存在太过恐怖,只要沾了,便是不可逆的。”
    夏极沉默了下来。
    一瞬间,他找到了有关小苏失忆的第二条线索。
    一旁的元青则是听得目瞪口呆,“天下竟还有这些东西?”
    他压了压心绪,便是看向夏极问:“大先生,你可有决断?”
    夏极沉吟了下道:“我愿与方姑娘一同去往魏洲,姑娘的因果我也会去帮理开,但姑娘需得听我的。”
    方初雨微微蹙眉。
    她还未说话,
    元青便是手一抬,让她不需多说,然后看向夏极道:“大先生真是很自信,那我们便是来过一手吧。”
    “好。”
    两人眼神微微一转。
    忽地,元青抬手。
    两粒小黑点儿便是从地面飞了起来。
    落在了桌面上。
    细细看去,竟是两只体格差不多的小蚂蚁,厢房里铺设了地龙,而角落之处有些地方则是老化的厉害,故而生了蚂蚁窝,而这两个蚂蚁当是外出寻食的。
    元青道:“神通一道大先生已经展露过了,端的是极上层次了,无需过手。
    那么,你我便是论一论业力。”
    他指着两个蚂蚁道:“你我各施业力,来促成它们的命格变化,使得它们可以临时化身到其他生命层次。
    然后,这两只变化过的蚂蚁对杀,以此来论道,可好?”
    夏极露出些感兴趣的神色,道了声:“善。”
    两人说罢,方初雨稍稍退开些,在远处观望。
    夏极调动业力,一指凌空点在蚂蚁上。
    白色善业浇灌入了蚂蚁体内。
    那蚂蚁忽地顿下了,如是很舒服似的,但却还是因这突来的“袭击”而感到慌张。
    紧接着,它似是有了点灵性,好像是感到了什么,便安静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那蚂蚁周身的壳开始变黑,越来越黑,黑如金属,金属越来越厚,
    对应的,蚂蚁的体型也开始变大,逐渐地大到了人的拳头大小,而那一身的黑色已化作了铠甲。
    空气里传来金属压缩的“哧哧”声,那铠甲越发的凝实,呈现出极为厚重坚固之感。
    又接着,蚂蚁的三对足开始立起,内里竟是化出了锋利的金属刃,外部勾起。
    这还未结束。
    哧哧哧…
    数声轻响,那蚂蚁竟又生出了三对足,以支撑庞大沉重的躯体。
    而这十二只足,已经化作了十二把镰刀。
    尾腹虽也覆了厚甲,但却显得幽绿,似蕴藏着奇异的毒素。
    夏极好奇地看着。
    若不是这元青提议,他倒是真没去思索业力的这种用法。
    此时,他已沉迷其中。
    仿是生命需要悠长时间的进化,在他的指尖,极快地完成了。
    那蚂蚁越来越大。
    咔咔!
    桌面无法支撑,四脚压着地面,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
    紧接着,又是一声爆裂声。
    原来是那十二道镰刀无意间的轻轻一动,这桌面便是被割裂。
    十二镰足铠甲毒蚁落到地面,地面顿时又碎了…
    皲裂之纹,密布成了蛛网。
    而这诡异蚂蚁的体型还在变大,逐渐变得如同小猪子大小,才停了下来,整个儿散发着极度危险的气味。
    但它到底有点儿灵性,竟对着夏极人性化地拜了拜。
    夏极这才稍稍停顿,抬头看了一眼对面,想要了解一下对手的进度。
    然后…
    他看到元青瞪大眼看着他,眼里一副见了鬼的神情,而他手中的蚂蚁却还是一点未变。
    夏极问:“元宗主何以不动?”
    元青苦笑道:“不比了不比了,我认输。”
    然后,他转过头看向此时也瞠目结舌的方初雨道:“初雨姑娘,有大先生与你回魏洲,胜过元某百倍。”